游客,你好!登陆/注册
无饿

这个作者还没有添加简介!

作品列表

  • 妖主万界妖主万界无饿玄幻连载妖魔鬼怪是否真的存在?仙神是否就在身边?世界与世界的连接,也许就是个转身的距离。前尘消散,周悠重生在苍茫宏大的天地间,成为一名拥有魔狐血脉的妖族。接着他发现,有灌口二郎神庙,当代传人出世,三尖两刃枪斩妖除魔!有花果山洞天,妖帝传承者翻江覆海,力撼天下!还有广寒宫当世宫主,风华倾尽天下,以魅弑神,以仙姿降伏众生。第5章 无情也无泪2019-09-27 14:24:05
热门推荐
  • 隐婚520天隐婚520天雪馨儿|现代言情她误惹男神逼婚,“想娶我,好处?”,他勾唇:“除了我,谁还能给你一辈子幸福?”“自恋!”她气结。宝宝PK男神篇:“妈咪只会嫁给我!”,男神:“凭什么!”,宝宝得意洋洋指着自己:“我才是妈咪最爱的人!”
  • 中国企事业单位工商税务优惠政策指导全书中国企事业单位工商税务优惠政策指导全书张巍主编|经济随着我国改革开放的不断深入、社会主义市场经济体制不断完善,社会主义法制也不断建立健全,各企事业单位面对的工商管理情况将日益复杂,这就需要各企事业单位的相关人员对工商和税收的法律法规、相关政策具有深入了解。
  • 旧唐书旧唐书欧阳修 宋祁|公版本书为公版书,为不受著作权法限制的作家、艺术家及其它人士发布的作品,供广大读者阅读交流。
  • 天荒地老凤醉凰兮历久弥香天荒地老凤醉凰兮历久弥香上邪乱|幻情1800年前,破苍一剑,剑断魂亡。他说:“栖栖,你能救天下苍生,唯独不能救我......等我。”而她拥着宇宙洪荒,女娲圣命,变得不再善良。 1800年后,人间仙境,他问:“你是谁?”而她下意识地说:“凛......”然后泪流满面。她忘了,她是谁,他是谁...... 大婚之日,他给她一剑,诛仙一剑,诛仙不诛神,却能痛得撕心裂肺
  • 回到唐朝当皇帝回到唐朝当皇帝七月初三|历史码字作家刘衡穿越附身唐太宗三子汉王李恪。大唐贞观年,上有天可汗唐太宗李世民,前有权臣长孙无忌,后有孝子晋王李治,刘衡在唐朝探险之旅刚刚开始,且看他如何回唐改命,神断天下,兵锋所指,扬我国威!
  • 磨了10年剑的我终于可以浪了磨了10年剑的我终于可以浪了西风啸月|武侠十年磨一剑,只为一朝锋芒! 穿越到一个肝了一年多的武侠游戏世界之中,白礼觉得命只有一条,一上来就怼天怼地,被像撵兔子一样追的抱头鼠窜,游走在生死边缘的这种任务还是交给别的穿越者吧。 我们的口号是,先猥琐发育,通过自己对这个世界的先知先觉先练一下号。 十年不鸣,一鸣我要天惊地动!
  • 重生铸梦重生铸梦银色纪念币|都市带着十几年的经历和先知,赵泽君一头扎回2001年。 ************************** 新书已发欢迎围观《重生燃情年代》 这是一个烈火烹油,风云激荡的大时代。 激情燃烧在每一个有理想的人心中,奇迹每天都在发生,数不清的传奇故事和英雄人物,如流星一般划过天空,谱下绚烂篇章。 再次睁开眼睛,梁一飞回到了似曾相识的90年代。 然后,一飞冲天!
  • 重生福晋求和离重生福晋求和离羽且|古言【实力互宠,团宠女主,坚决不虐女主】 苏樱经历了尔虞我诈的宅斗,旁观了硝烟弥漫的宫斗,在她做了皇后的第八个年头上,终于疲惫的闭上了眼睛。 最后的一口气,她想的是:好累啊!来世再也不要为了某个男人而活。 不料,她又睁开了眼。 啊?回到了圆房之前的十五岁? 离开,离开,一定要想办法离那个冷面腹黑的男人远远的。 可是,当梦中的人和事件重现时,她忍不住想去改变。 唉……想让大家都有一个好的结局嘛,毕竟谁活的都不容易。 后来她发现,别人倒是都顺利了,和离一事,却不顺。眼看着肚子大了,她惊恐了。后宅成群的女人呢?成群的孩子呢? 苏樱:“爷,那个钮祜禄氏怎么样?聪明慧黠、温婉大气又不失端庄。” 胤禛:“不怎么样。” 苏樱:“年氏呢?年轻貌美,个性独特,她兄长又是重臣,能给爷助力。” 胤禛:“爷何需一介女子来帮衬。” 苏樱:“爷,您没事多往李氏那里走走,看她的身段就知好生养,多让她生几个孩子,为皇家开枝散叶。” 胤禛:“你还想不想和离了?” 苏樱:“想想想,真的想,非常想。” 胤禛:“说点爷爱听的。” 苏樱:“……” 一句话简介:重生福晋本想让大家都有一个好结局,却无意中成就了自己。 推荐完结文《丧萌世子燃萌妃》
  • 外星学霸成神记外星学霸成神记清辉若|科幻成长的过程总会很压抑,这不是一个看着很爽的故事。报仇的方式不只有杀戮,公平也不仅仅依靠拳头。他只是一个普通的少年,且看他如何成神成学霸,用自己的方式去成为规则的制订者,俯视人生和那一林朽木。
  • 限时妻约:裴少,我们不约限时妻约:裴少,我们不约木槿|现言结婚当日,新郎忽然换人。男人宛如天神般从天而降。“你是谁?”她惊慌失措。被问到的男人嘴角勾起一抹邪笑,“连我,都不认识了?”“你疯了?!今天是我和尚阳的婚礼!”她拼命挣脱男人魔性的大手,却被他死死压在墙上动惮不得。“媛媛,我说了,你的男人,只能是我,而你的婚礼,少了谁,恐怕都不能少了我……”三年前,她是骄傲的公主,拒绝了身为穷小子的他。三年后,他是这座城市的主人,俾睨天下。白色头纱被他掀起,男人扯起一抹优雅邪魅的微笑,“潘媛,你以为你还能逃得掉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