游客,你好!登陆/注册
思文旎

这个作者还没有添加简介!

作品列表

  • 倩依何倚倩依何倚思文旎短篇完结他们之间高于友情,不是爱情,类似亲情;她们之间高于友情,不是亲情,类似爱情。也许这就是青春里注定的一场情殇。倩依,倩倚兮。第13章 爱丽丝2020-02-14 05:54:18
热门推荐
  • 神级男护士神级男护士无量|都市在一次千年渡劫中,蒋飞遭奸人暗算,坠落重生到一个妇幼科男护士身上,重生到了家族灾难降临的前一年:那一年,初恋女神和前世妻子婀娜多姿,那一年,羞涩小护士,极品女医生,美女蛇老师柔情似水,那一年,妩媚女杀手,绝色女明星,冷傲女总裁含苞怒放……
  • 某科学的火影忍者某科学的火影忍者红叶知玄|轻小说某宅在某宅神那里得到了三次抽奖和一次穿越机会,运气爆棚的他抽中了E级皮肤,A级技能,S级天赋,于是根据“能力--危险度”守恒定律,他被送进了火影世界。 假定一个细胞在单位时间内能提取到的能量为1焦耳,一个忍者有130兆细胞,平均精神力为100,平均每个C级忍术消耗的查克拉可以转化为3.6×10^6×100焦耳、消耗的精神力为10,忍者的精神力和细胞能量每小时可以恢复10%,那么请回答以下问题。 求初代为什么脑不灵光? 求带土为什么为爱痴狂? 求小李为什么积极向上? 求鸣人为什么嘴遁最强? 求纲手怎么能保持Ru量? 这是一个试图用科学手段解决火影中的未解之谜的故事。(大雾) PS:书友群47-24-24-699
  • 隐婚萌妻:总裁,我要离婚隐婚萌妻:总裁,我要离婚天蓝的蓝|现言为躲避父亲安排的商业联姻,她找了一夜惊喜的对象做老公。渣姐嗤笑她找另一个穷酸鬼!父亲怒骂她找了个不三不四随便男!然而,当她遇到欺凌,穷酸鬼如天神降临,救她于危难。当旧爱纠缠不休,又是谁在他身边霸道宣称:林先生!小默是我的老婆!终于有一天,某女忍不住疑惑了:你到底什么来头,我今天好像在公司听到他们叫你总裁?某男:宝贝儿,这时候办正事要紧。某女:这么频繁,你就不怕过劳死?!某男面不改色:憋着才内伤!
  • 快穿:宿主快跑,boss黑化了快穿:宿主快跑,boss黑化了老龟不愚|科幻(由于书名起的有点……嗯,所以提前说明下:本文无男主) 君凌天一觉醒来,被一个小不点绑定了,然后就是…… 系统:宿主,咱就不能安静的打个酱油,不搞事情吗! 君凌天:不搞事情?可以,你先去死。 …… 系统:宿主快跑,boss又黑化了! 君凌天:哦,我已经闪人了。 …… 系统威胁道:你要在这样,我就解除绑定了。 君凌天一脸期待:那你倒是解除啊。(正好她可以回去睡觉。) 系统:……那你还是搞事情吧。 君凌天嫌弃的斜睨着它一眼:继续下个任务。 系统泪奔,好绝望,好不想宿主做任务!
  • 仙国帝尊仙国帝尊山阴老鬼|玄幻修仙者,修己身,大道尽头,不过一人长生。 修气运,建运朝,一人得道,便是举国飞升。 我要这诸天仙魔,都奉我为主。 我要这万界众生,都以我为尊。 王朝、皇朝、帝朝、圣朝、天庭。
  • 不灭武帝不灭武帝小马哥|玄幻来自地球世界的吴良,带着神秘吊坠降临到神武大陆,成为一个破败家族的少主,而且本身还遭受残害,丹田被废,他的到来能改变这一切吗?神秘吊坠又是何物?且看吴良如何逆转乾坤,斗天战地,成就不灭武帝之尊。
  • 霸气宝宝:这个爹地我要了霸气宝宝:这个爹地我要了~浅莫默|现代言情“脱掉。”“我脱你二舅姥爷!”第一次参加打黑的片儿警颜小鱼同志遭受调戏,一声咆哮豪气放枪,引爆炸弹,惹上黑道军火少当家,从此陷入苦海挣扎。颜小姐怒:“老子不孕不育,你还要!”少当家莞尔:“这个,要试了才知道……”接着,在各种“特色治疗方法”下,霸气宝宝出生了!
  • 腹黑傻王,绝宠王牌弃妃腹黑傻王,绝宠王牌弃妃君飞月|古代言情一朝穿越,她成了西凉国镜月世家的“哑巴嫡女”。大婚之日,被人联合坑害,爱人被妹妹夺走。而她镜月晓梦竟然配给了百里皇朝的皇长孙,偏生这皇长孙是一个傻子。好,傻子就傻子。她护他,爱他便是……好好好!你敢嘲笑他?姐缝了你的嘴,看你还能够嘲笑人!哼哼哼!你敢欺他傻?姐送你一针,让你精神错乱,看谁比谁傻!来来来!你敢抽死他?姐卸了你的双臂,看你还能够抽人!腹黑的爷啊,你不是傻子吗?你现在知道娃娃怎么生了?传言他是人人可欺的傻王。智商犹若七岁孩童。实则他腹黑之极,暗下里更是拥有足以毁天灭地的势力。他宠她,纵她,爱她,让她成为九州大陆,人人羡慕嫉妒的女子。【情节虚构,请勿模仿】
  • 恶魔囚笼恶魔囚笼颓废龙|游戏一款不受任何保护的地下游戏,一群追逐权利、财富、生命的玩家! 命不久矣的秦然,选择进入其中——为了活下去的机会! 企鹅群(VIP全订:547350184;普通:392362642) 请关注:吃货龙 有食物~有菜单~也有彩蛋~
  • 探险寻踪记探险寻踪记抱笔入梦|灵异国玺是“天命所归”、“祥瑞之兆”,刻字:‘受命于天,既寿永昌’那么今天它又到那里去了呢?无论民间,还是统治者们,都在极力的寻找它的下落袁大总统在找,蒋大总统也在找,日本人也在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