游客,你好!登陆/注册
知苍

这个作者还没有添加简介!

作品列表

  • 今天我也想追到沈先生今天我也想追到沈先生知苍现言连载人们都说沈先生高不可攀,如同天上的星星一样遥不可及,可舒软眼中的沈先生是这样的: 沈先生:软软,你就吃一口嘛~ 舒软:不吃,你好烦哦! 沈先生:你确定吗? 舒软:嗯……唔!!! 恭喜沈先生喜提一个巴掌! …… (男女主双洁,超级甜!)第17章 第十六块小甜饼2020-11-22 07:53:59
热门推荐
  • 聊斋好莱坞聊斋好莱坞魔幻的石头|都市“嘿,夏洛特,你拍的这电影里,女鬼的特效做的可真逼真!怎么做的?” “你说那个啊,那个是真的女鬼。” “……” 一代恐怖电影大师的传奇。 一本好莱坞的聊斋志异。 一个末法时代的法师故事。 ——你以为这是娱乐小说?这其实是个灵异小说。 ——你以为这是灵异小说?这其实是个都市小说。 ——你以为这是都市小说?这其实还是娱乐小说。 书友群:689661093,欢迎加入
  • 精分少女要恋爱精分少女要恋爱夜薄卿|青春患有精神分裂抑郁症的少女,某天精分了。 从此少女开始了精分日常模式。 —— 少女每天有三线:上课,被恋爱,精分病。 青梅竹马的尚琛哥,温润如玉,整天想着和少女谈恋爱,重归于好,修复关系。 少女对此表示:抱歉,我无法承诺。 尚琛落寞离开,少女内心压抑。 校园精分,恋爱好难。 少女戴眼镜的时候,是她本身。 摘下眼镜,是她妹妹,林卿。 且看少女如何在精分病中,融入新的人生,开启精分恋爱之旅。 (备注:没有融合)
  • 末日新世界末日新世界暗黑茄子|科幻从天而降的卡片带来了末日灾难,也将世界带入了新的纪元。食物卡、生物卡、装备卡、元气卡……这是一个崭新的世界,作为一个在新世界有着三年生存经验的人来说,重新回到起点,他的人生路会不会大不一样?
  • 霸爱娇妻霸爱娇妻日雪落|现代言情他怒吼:”我不管你是怎么想的。我可以明明白白地告诉你,我对你没兴趣。现在没有,以后也不会有。我们也不会再见面了,所以我不需要知道你的名字。就这样吧,再见!”她伤心:“你不记得我了吗?你真的不喜欢我吗?可是我喜欢你,我一直都很喜欢你。喜欢了这么多年,喜欢到忍不住到处在寻找你!上天可怜我,终于让我找到了,你叫我如何能放开你?”
  • 坑爹儿子鬼医娘亲坑爹儿子鬼医娘亲森森|古代言情听说玉家大小姐玉清落刚嫁入于家,新婚之夜丈夫丢下她带着心爱的女人离家出走了。听说玉清落在嫁入于家半年后,莫名其妙的怀孕了。听说……玉清落死了,和肚子里的孩子都被烧死在了一间四面漏风的破庙里,死无葬身之地。只是——六年后,玉清落摸了摸身边站着的小不点,轻哼一声,问,“听说你死了,有没有报仇的冲动?”“你怎么不去报仇?她们还说你死了,还说你死状凄惨,还说你偷人,还说你应该浸猪笼,还说你样貌奇丑,还说你……啊,娘亲,你再抽我脑袋我就离家出走了。”“现在有没有报仇的冲动了?”玉清落挑着眉,轻哼一声。“……有了。”【情节虚构,请勿模仿】
  • 黄金眼在都市黄金眼在都市草根三太子|都市大学毕业生程波,四处找工作未果,在一个机缘巧合下,从祖传玉貔貅身上得到了一个传说中“黄金瞳”这样的一个特异功能!从此,医学上又是一台活CT!可谓是财源滚滚,对于程波来说是一段怎么样的考验呢?
  • 都市绝代仙尊都市绝代仙尊大小饭|都市仙尊归来,绝代风华,守护自己的家人和女人,走向人生巅峰。
  • 穿越当家小媳妇穿越当家小媳妇麻辣千金|现言{双洁,甜宠,空间} 顾小麦重生了,重生成了一个吃不饱穿不暖,面黄寡瘦的小白菜。 后妈面甜心苦,奶奶是个偏心眼,亲爹虽然疼她却太忙没法管她。 顾小麦愤怒了,这破家不要了,她要活下去,她要分家,要致富,要考大学。 于是,后妈悲剧了,亲爹后悔了。 而勤劳的顾小麦也遇到了真的值得她珍惜的亲人爱人朋友。
  • 异世之暗黑全职者异世之暗黑全职者纯洁的牲口|游戏一个混异界的家伙,倘若获得了暗黑七大职业的全部技能,如何混得风生水起?擂台上到处充斥着巨大的冰封球,突然一个瞬移到对手的背后,变身成狼,脚踩狂热光环,一个狂怒爪击,差不多该躺下了吧?什么?还没死?那你看看脚下,满擂台的都是刺客的电火陷阱,走一步就要你的命。~~~暗黑全职者一群:满暗黑全职者二群:24013604暗黑全职者三群:满暗黑全职者四群:满暗黑全职者五群:2607947VIP二群:26752553(本群仅有起点VIP方可进入!进群者请发截图认证)都是新群,请大家不要重复加,上网时间充裕的朋友可以有空帮忙管理一下新群!..特种群2群今日开放,本群仅限制109版本暗黑战网玩家或对战网有兴趣的玩家进入,每周发放战网账号,群号72023105!
  • 勒胡马勒胡马赤军|历史宁平城之战掀开了西晋政权的终章,根据史书记载,上起王公大臣,下至将吏兵丁,尽为胡军所杀,竟“无一人得免者”…… 不,在尸山血海里,还是有一个年轻人爬了起来,他手执一柄如意,狠狠地向胡帅额头砸去! 中原陆沉,衣冠南渡,在这血与火的炼狱中,在中华民族又一次浴火重生的乱世之中,从近两千年后穿来此世的裴该,又将怎样度过自己坎坷而辉煌的一生呢? “我有一诗,卿等静听:丈夫北击胡,胡尘不敢起。胡人山下哭,胡马海边死!部曲尽公侯,舆台亦朱紫……”勒住那匹咆哮肆虐,践踏文明的胡马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