游客,你好!登陆/注册
水青

这个作者还没有添加简介!

作品列表

  • 小女生职场修行记小女生职场修行记水青小说完结一位刚从学校毕业的80后的小女孩,初入职场,事事不顺,差点被炒鱿鱼,又不小心当了小三。她在最失意时得到一位精通传统智慧的高人指导,从一个小业务员成为公司的高级管理人员,收入增加了十倍,还找到了满意的伴侣。她的男友本是一位诸事不顺的低等公务员,在她和高人的指点下也得到了晋升,开始觉得事事顺利。第37章 后记2019-09-25 14:21:19
热门推荐
  • 影帝,大橘为重影帝,大橘为重九天霜华|现言她被人设计陷害,在圈内声名狼藉,所有的好友都倒戈相向;身败名裂,一朝重生,真正成为旁观者时,却发现,真正对她好的人,从始至终只有那么一个——尽管他们都算不上是真正意义上的朋友。一个未来影后重生俘获猫控影帝的故事。
  • 崩坏世界之救赎崩坏世界之救赎昂首笑风雷|轻小说一道光芒从天空落下。 那么的鲜红,璀璨。 宛如太古洪荒开辟天上星辰地上万物的大火。 那是什么? 是诸神陨灭之时黄昏的落日? 是斩却星辰,熔铸神国的焚天之炎。 在这片如同幽暗地狱的废土上空,神庭的主宰者抬头仰望,看穿了幽邃的天空。 然后她看到了,一柄剑,和一个人,带着烫金般的高温烈焰从天而降。 像是巨人般愤怒而又清晰的咆哮响彻与耳边。 “请铭记,人类的名字。然后去死吧,神!” 火焰爆炸与万物碰撞的声音交织成为一首宏大的镇魂曲。 这是献给世界的救赎,也是自己的救赎。
  • 异世逍遥邪尊异世逍遥邪尊雪风|玄幻子曾经曰过:“流氓不可怕,可怕流氓有文化!”一个现代顶级流氓杀手,穿越到残羽大陆,开始了他逍遥的一生…人不犯我,我不犯人,人若犯我,杀你全家!
  • 爹地来了,妈咪快逃跑爹地来了,妈咪快逃跑许许一生|现言五年前,一场阴谋设计,她身败名裂,九死一生。 他对她恨之入骨误会丛生。 五年后,再次相逢,她收起满心爱意,利用他报仇雪恨。 他一心报复,伤她辱她。 唐安辰:不是说我勾勾手指,天涯海角都跟我走吗?我勾了,米绾,你为什么还不跟我走? 米绾:对不起,请勿打扰。 他们宛如两只刺猬,相互深爱却也相互伤害。 当五年前的真相被狠狠撕碎,他才知道自己一直误会了她。 从此天上地下,他只想要把她锁在身边,宠爱一生。
  • 一往情深:boss带回家一往情深:boss带回家无声拥抱|现言继母逼她离婚,老公出轨姐姐,甚至被污蔑成小三,在她最落魄的时候,遇到了他。难道说,上帝为你关了扇门,还真会再开一道窗?“宋笙宇,你到底想要从我这里得到什么?”“得到……你的心。”他对她无微不至的照顾与关心,令她渐渐走出阴霾,把心交了出去。没想到,一切并不如表面的那么简单!当揭开真相的时候,她还能坦然地继续待在他身边吗?
  • 我有五个大佬爸爸我有五个大佬爸爸单双的单|现言被师傅捡来的小和尚五岁了,该下山找爸爸了。 小和尚软软抱着一只小狼崽,迈着小短腿儿冲过去就抱着自己爸爸的大长腿奶声奶气的喊道 “爸爸!” 一声爸爸,喊得五位大佬齐齐虎躯一震! 软软刚找到爸爸的时候: 一号爸爸冷漠“小孩子什么的最麻烦了。” 二号爸爸不屑“笑话,我有这么多喜欢我的粉丝,会在乎这多出来的一个小团子。” 三号爸爸拎着小团子“同学你认错人了,回去写作业。” 四号爸爸嘴里叼着一根烟挑眉“碰瓷?” 五号爸爸一脸小懵逼“我有女儿的吗?” 和软软相处几天之后,爸爸们齐齐真香了…… “这是我闺女,你们都别和我抢!” 从此……… 五位大佬过上了每天争夺软软监护权的日子。 江锦城眼巴巴的看着软团子“……那我呢?” 五位爸爸齐齐冷眼看着这个和他们抢女儿的臭男人! “滚一边儿去!”
  • 梁晓声文集·长篇小说(套装)梁晓声文集·长篇小说(套装)梁晓声|小说梁晓声先生以直面现实的态度进行深邃的哲学思考和精致的文学创作,在这些作品中,他真诚而又爱憎分明地记述历史,深入剖析复杂多变的社会问题,其中渗透了社会历史的变迁、风俗人情的移易、人性心灵的内省。他的作品因此被称为“史性与诗性的综合体”,承载着重要的文学价值、史学价值和收藏价值。
  • 异世界的战场生存异世界的战场生存老衲想吃肉|军事夫唯不争,故天下莫能与之争。 君有不为,故天下事无有不为。
  • 诡谲死灵书诡谲死灵书我是安子若|都市顾境轩的成长中饱受屈辱,死灵书现世掀起厮杀不断,血气少年凭借力量改变窘境,为护所爱他毅然踏上继灵者之路,牵出惊世阴谋更引来疯狂报复,万人争抢的死灵书究竟隐藏怎样辛秘?卷入其中的他究竟是顺势而下还是逆天抗争?当阴谋真相大白天下,他又会如何决断?且看顾境轩如何步步为营揭开不世阴谋。
  • 洪荒之逍遥小剑仙洪荒之逍遥小剑仙一而再而三|仙侠须弥山下,孕育了诛仙四剑的剑脉通灵,化而为人,引来众圣。 最终,身负诛仙四剑的通天教主成功将其收入门下,成为了自己的又一名弟子。 然而,随着时间的推移,通天却是有点怀疑自己这个收徒的决定究竟是对是错了——逍遥子,你练的究竟是剑还是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