游客,你好!登陆/注册
第38章 还是鲜衣怒马有情郎

仙界,丹穴山——

“……雾儿……雾儿!”

我朦胧之中被唤得有了知觉。

是父皇还有母后……我这是……回来了?

“北庐元君,小女为何还不醒过来?这样下去,可要耽误时辰了。”父皇焦急道。

“凤君不如先一步赶去九重天与众仙家汇合,这里有小仙守着,主人一醒小仙稍后就到。”

凤君与夫人相互示意后:“那便有劳北庐元君了,本君感激不尽!”

说罢,便再没了任何动静。

半晌,夕落贴到我的耳边:“主人~您可别睡了,快醒过来啊!事态紧急,您可别关键时刻掉链子啊~~~~”她用肝田之气拉长尾音。

我一下子睁开了眼,属实被她这番举动惊了一惊。

原来对外的那些清高脱俗、高不可攀都是假的,她还是那个古灵精怪的小灵猫。

“哎呦我的祖宗哎……您可终于醒了!您要是再不醒,我这小官就不保了!”她扑上来,委委屈屈凄凄惨惨戚戚。

我抬起手顺了顺她:“落落,你怎么在这?还有,谁要罢你的官啊?”

她歪过头,把脸露出来:“我来守着您啊!还不是天帝那老官儿,说什么你跟天族的太子要是有什么闪失,就要削了我跟司命的官。”

“什么事连司命星君都给牵扯进来了?”我用力起身,却因腹上的大脑袋压得一个劲儿打颤。

夕落看我艰难,只得赖赖地起身,顺手搀了我一把:

“此事说来也怪,您说玄冥上神刚把魔君打到重伤,他哪来的法力竟然连生死簿都控制住了,最奇怪的是我与司命全都未曾察觉到生死簿有任何异常,直到它发作,才发现您与那天族太子在人间的命数已被篡改。”她一脸认真。

我听罢长叹:“怪不得天帝爷爷这次这么大火气。”

我四周环顾:“那我父皇母后呢?他们去哪了?”

“他们自然是去……”她突然定在那里,然后倒吸一口凉气:“坏了!”说罢便要施法。

我反应迅速,一把拉住她:“你先说,说完再走。”

她话语急促:“现在众仙家都在九重天汇合,为了防止人间最后的结局走向混沌,计划合力抹掉生死簿上被篡改的内容,这种做法空前绝后,所以需要强大的法力支持,您安心休养,多余的我回来再跟您解释,事不宜迟……”

话音未落,眼前便出现一片紫雾,待那团紫雾散去,夕落便没了踪影。

我愣在原地,脑子里马不停蹄地理解着落落叨叨的一大堆话。

‘归于混沌?不懂不懂;魔君哥哥获得额外法力?运气真好,我就没碰上过这种事;生死簿被篡改?那我本来的命运啥样?’

“天族太子……难道这太子就是尘铭?”我在屋中自言自语,没成想念出这名字的时候胸口里面偏左一点的位置却突然疼了起来。

我想起当年在亶爰山的时候,听一个青鸾哥哥说历劫之后便会脱胎换骨,进入更高的境界。

‘那我之前是上仙,所以这次应该……’想着便单手一挥,将本身显现出来。

嗯!周身仙气明显磅礴了许多,与之前果真不同了,但……我仿佛并未感受到那种应有的透彻,实在与从前并无两样,虽看起来像是个上神,却无实质的压迫感。

啧……缺点什么呢?

我冥思苦想,但总也想不出个所以然来,只能暂且放一放,半神半仙就半神半仙罢,起码也比没历劫成功的强,还算说得过去。

思来想去,竟琢磨出个疑问‘师父什么时候给魔君哥哥打成重伤的!??’这个问题想来耽搁不得,我便要动身找师父问个明白。

一站起来,忽然感觉好像真是少了什么,下意识一抹‘唉?我玉佩呢?’

‘掉床上了?’我回身翻了个底朝天,结果什么都没找到,逼得我神识都开了,居然寻遍了整个丹穴山也徒劳无功。

奇了怪了,挂在身上好好地,能去哪呢?

回忆多时,蓦然想起,竟然是让我带去了人间!

可我哪记得清我把玉佩丢到哪了,不用说我脑子不好使,就是找那脑子好使的,这人间须臾数年也够他忘得了。

我化成真身,飞出丹穴山,我得追上夕落,让她帮我回忆回忆那物什到底落在人间什么地方了。

当我到了三重天,看着面前的天门,我犹豫了。

我想起那与我有约的梨林之人了,

他……是否安好?

正踌躇不定之时,面前飘来一团雾:“凤娃娃,你要是再耗下去,那生死簿上的东西可都叫人删干净啦。”雾散音落。

原来天帝爷爷这么神通广大,算了!本姑娘有什么做不了的,不就是天庭一个仙官么,明明是他言而无信,本姑娘为何要躲,这时候不能怂!

路过瑶池,闷头飞上九重天,这一路都未曾见到他的身影。

由三重天始,我既没有绕远路去寻他,又在边走边四顾,搞不懂,我到底还是想见他却不想被他见到,却也期盼着他能见到我。

想来这四万五千年本姑娘一向都大大咧咧爱憎分明,怎的去了趟人间,回来竟成了这般自相矛盾,真是新鲜了。

刹那间,远处射来晃眼的光,我猛然回神,差点忘了正事。

朝着光源寻过去,我见到了一片举世盛景,虽然只是听说我与那天族太子出生时的盛况,却也敢保证,此情此景与我俩当初那番不分伯仲。

各路神仙各司其职,纷纷环绕在生死簿周围。

司命星君与身为北庐星君的落落站位在生死簿前后,一个输出法力将各层传来的法力吸收传与对方,另一个将接受的尽可能施展,同时观察生死簿有任何异动。

此二人身后的第一环由凤族、狐族、虎族、灵猫族、鲛人族五大族长仙君作为主力输出(父皇母后也在其中),龙族作为保卫军以防此刻魔族乘虚而入,而身为翎族族长的梒栎此刻并没有到场,因为他们与生俱来的生活需求,目前已经迁徙到了相对温暖的北方。

第二环则是增长、持国、多闻、广目四大天王,天官、地官、水官三官大帝法力加持。

第三环则由风伯、雨师、雷公、电母、日游神、夜游神、十二金钗、九曜星法力输出外加护法。

第四环至第九环便是各路星君、元君、真君以及众多散仙组成前来护法或加持。

“众仙听令,逆转之仪,开始!”

司命一声令下,霎时山呼海啸风起云涌,雨滴回升,氤氲松散,江河逆流,落叶重接,仙界中的万物都在不断重复回到上一秒的状态,而生死簿中的人间,也正从我们下凡开始一幕幕消失。

我到的时候还有些零星小仙于我前后入场,我便混入其中,步步渡过去,到了父皇母后他们那环时还差点被发现,幸好他们与落落为对立面,我躲到了父皇身后夕落便看到了我:

‘小殿下!!?’她将自己冥想的传到我脑海里。

我回她:‘落落!帮我找个东西!我玉佩落在人间了!’我在爹娘身后挤眉弄眼。

她一脸死了妈一般:‘嗐唷我的小祖宗哎……’她被我气到语塞:‘您可真是我祖宗!’说罢便示意我靠近她。

不巧,此刻母后看向了夕落,看见她一副一言难尽的表情对着自己,竟然迷惑地转过了头,父皇也察觉到了什么便要扭头看母亲。

然而本姑娘十分机敏,看到夕落示意就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进了生死簿的回忆中。

当我身处玉佩丢失的地方时,方才逃过爹娘法眼的那般得意一下子消失得一干二净。

此地,乃我身死之地。

而此刻,我却要以第三视角再观看一遍自己的死亡过程,这真是个值得纪念的事。

到了外面才知道,原来那房门被横上了三块硬木抵住,我穿进屋里,才发现我已然倒地,哦,原来我已经死了。

身前地上一大滩显眼的血迹,那中央好像是有什么东西凸起才会显得这红色深浅不一,房间实在太暗,我看不清那究竟是个什么东西。

此刻的我与那时一样,多么希望这扇门能够打开。

想着,身后的门猝然爆发出撞碎的声音,只一声巨响,外面的光便洒进了这间昏暗的屋子里。

我猛地一回头,那是我生前最希望看到的模样,见那人一身残破铠甲,没了头盔的万千青丝梳起发束略显凌乱,右手紧握着剑,左脚却让破碎的木门刺伤。

他原地怔了怔,手中长剑应声落地,然后一步一定地走向血泊中的我,将我抱起搂进怀里,他先是唤我雾儿,后来便是一声比一声绝望地喊着丫头。

他埋下头,臂上肩上都微微颤抖,他哭了,悄然无声。

眼前这一幕让我的心隐隐作痛,却还没等我产生难过的感觉,院子外面便开始有了脚步声,声音杂乱到听不出有几个人。

当我反应过来后转过头时,那群人已经闯进了院子里,而尘铭早不知何时重新拾起了佩剑,一眨眼便杀了出去,他动作迅猛,一剑接着一剑的砍得凶狠,刀光剑影,血花四溅。

我看得出神入化,正以为这场战斗快要结束时,也不知从哪冒出几个不要命的竟冲着屋里来了,怎料尘铭一个飞剑来了个一“剑”双雕,而后乘着风似的从人身上拔出利剑,顺便一个反手刺向背后,紧接着便是侧身翻跳,待其稳稳落地,又三人愕然倒地。

可他刚要抬眼看我,院墙外立刻窜出数十人,他们手持弓箭,一副禁军打扮,想来九皇子已然成功篡位。

再下一秒,万箭齐发,我瞬间冲了出去挡在尘铭身后,可所有的箭都穿过了我,扎破盔甲,插进了尘铭体内。

他马上就脱了力,接着一口鲜血喷涌而出,双膝便重重砸在了地上,最后朝着我尸身的方向,长跪不起。

同类热门
  • 谜之爱谜之爱暖日的午茶.CS|幻情遇到谜一样的男人,他的身上有太多的未知,可是对他的爱确是真实的。。
  • 重生之夫人重生之夫人夜无眠.0|幻情阴错阳差,一朝还阳,世事变迁,且看艰苦一生,活过九十八的她,一生运气爆棚,怎么成为人凰。
  • 魔女重生之颠覆世界魔女重生之颠覆世界暮雪幽梦|幻情她,是异世高等大陆的大能者,是神和魔都不敢招惹的人,她实力强横却遭受了最信任的人的陷害,来到地球,成为了世界五大家族排名第一的上官家唯一的大小姐,天生丽质的她倾国容颜不说,高达450的智商也不是说着玩玩的,年仅十三就已上知天文下知地理,琴棋书画样样精通,而且能文能武能歌善舞,堪称完美,可是,命运这么爱戏弄人,她真的就只能这般度过一生吗?她这般强大那她的那个他又是怎样的存在?她又为何会来到地球是天意还是人为?
  • 长生曲之长生怨长生曲之长生怨我叫墨颜菇凉|幻情一缕孤魂孜然一生,风浪也见火海也下,是非不问,恩怨不论,只在那青灯古佛前许下一世的心愿。 都说百年修得同船度,千年修得共枕眠。千古之年,她换了一具又一具的身体,依然孜身游荡在红尘,欢声笑语过了一世又一世。 直到今日,佛堂佛下的佛陀动了她的情,似是多年前的眼,似是多年前的梦“红衣展,拜花堂,鸾枕憩,缺一人” 西畔柳枝烟欲袅,帘外山潭秋水碧,待君回首把妾忆,妾欲一生恋君惜。 ————————————————————— 时光荏苒,轮回千年,几度痴梦忆不起,几度回首已成空。尘缘入梦,寻那隔世红尘路上独舞的芊影。 只知相思不知谁,淡淡的愁绪懈怠了一世又一世的记忆。 这世的风依旧很大,这世的红尘依旧很乱,这世的路走来一人。 几世的虚妄,几世的轮回,尽不知红尘路上错了千重,居然全都凝成了殊途。 人鬼殊途,最是不能同相恋。
  • 小猪:跟着兔子有萝卜吃小猪:跟着兔子有萝卜吃一只兔几|幻情这绝壁不是正剧!!!当兔子遭遇小猪——“名字。”“我,我叫百迟。”“白痴?倒也挺适合你的。”“……”小猪完败。重重危机,步步迷局,一只无形的手在背后推动这一切。“开始了呢。”“这里,好热闹啊。”“你就是她。”“好久不见。”谁是我,我是谁,轮回的答案在掌心成为永恒。这是蠢萌二人组经过奋斗一路实现梦想的故事。
  • 星辰共舞星辰共舞佟尔|幻情一个拥有绝世美貌的精灵,因为使命来到凡间,为拯救族人而努力。不料,在凡间经历情结,遇到一生的挚爱,他们的爱情该何去何从?
  • 妖缘狐恋妖缘狐恋猫九月|幻情算命的说:此女是祸害,留不得....村民们说:妖怪....在被放弃的她遇到了它...狐说:天下人负你,你还有我。
  • 尽三生之缘起尽三生之缘起默凌安|幻情上古时期,天地存亡的危难之际,众神以身为界,投身于天地之间,化为六界。 剩余不多的神便留在神界,守护这一方天地的安宁与长存。 不知过了多久,神界出了个不世天才,其天赋比之远古神界最优秀的神也不差。 然而,此小神并不是个安分的,调皮捣蛋,打架闹事更是家常便饭。偏偏身份不凡,年幼不知深浅,又法力强悍,少有人敢惹。至此,神界再无安宁。 直到有一天,一枚上古令牌的出现,改变了一切……
  • 千秋醉:重生言灵三小姐千秋醉:重生言灵三小姐幕时雨|幻情她是言灵最后的血脉,重生为了陆府三小姐,这个爹竟然不是原装爹?就连娇滴滴的三姨娘也是玩蛊高手,自己还是她养蛊的容器?!
  • 风华绝代:废材三小姐风华绝代:废材三小姐徐小流|幻情她本是杀手界的传奇,不料执行任务时出现意外一朝穿越,她风府的废材三小姐,废材转眼成了天才,本以为这一世要孤独一生,但他却已强硬的方式闯入她的世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