游客,你好!登陆/注册

第172章 阿尼

在东部城郊与森林交界处,被木桩篱笆圈起了一片野地,里面零星分布着几个帐篷。

有经验的人仔细看的话,就能看出这些看似普通的篱笆上镌刻着灵纹,这是特殊的防侵入篱笆,上面的灵纹里往往带着【雷电】之类的灵气,只要有活物接触篱笆,这些灵气就会自行触发。

里面人来人往,大多数是中年人和壮年人,唯一的年轻人是个皮肤晒得黝黑的精瘦小伙,他也是干活最卖力的一个。

他的名字叫阿尼,或许这不是他的真名,不过大家都这么叫他,他也就把这个当做名字了。

“阿尼,还剩下三号帐篷没投食,我想去休息一下,你帮我做了吧,食物就放在那边。”

一个略显邋遢的微胖老人从他身边走过,拍了拍他的肩膀。

“呃…这……”阿尼少见地露出为难的表情。

“啊,抱歉,要是你不想去就放在那吧,我待会再自己做。”

“不不不,我可以的,你去休息吧。”

阿尼笑着摆摆手,快速忙完手中的活计,然后小跑着靠近三号帐篷。

他能承包所有的工作,除了投喂那些“商品”。

并不是因为他不会做,而是那些“商品”的眼神和状态往往能让他感到难受,尤其是那些能够口吐人言、灵智极高的灵气生物。上一次他投喂时就有一只即将被出售用作灵器制作的灵兽不断乞求他放过自己,它还有一窝幼崽嗷嗷待哺。

可能是因为他永远忘不了那双绝望中带着希望的眼睛,所以他现在不敢面对这些“商品”。

他走进去,强迫自己变成一个盲人,变成一个聋子,无视那些哀嚎和呜咽,快速将所有食物分发出去,离开了帐篷,跑到一片空地上大口喘气。

“阿尼,你怎么了?”他的身后传来沉稳的声音。

“我没事,不用担心……呼。”

阿尼转过身去,面对自己的老大——一个名叫西尔特的中年男人。他光滑头顶上的三条疤痕格外瞩目,据说这是他第一次遇到妖族时被抓的,没错,他曾经是个经验丰富的老猎人。

尽管他现在还是狩猎者,但是已经称不上猎人了。

“你不用抢着干活,我待会去教训一下那些偷懒的家伙们。”

“不用了,谢谢老大的关心,我不介意的。”

“怎么样,快三年了,习惯这样的生活了吗?”

“……还好…吧。”阿尼的声音小了下来,又陡然拔高:“不管怎么样,我都会努力的!”

西尔特摇摇头,丢给阿尼一瓶可以缓解疲劳的饮料,转身离开了,转身时还嘀咕了一句:“你还是不懂我的意思啊。”

阿尼拿着饮料站在原地,对老大的话摸不着头脑。

(唔…是我做的还不够好吗?早知道以前就多读点书了,现在脑袋不灵光啊。)

在“天网”中,他是唯一的普通人,也是唯一没有受过教育的人。因为是文盲所以连清点账目、阅读公告这种小事都做不了,虽然没有人因为这个而责备或是鄙视他,但他自己十分自卑,所以努力做自己力所能及的体力活,希望能帮上忙。

这三年来他们被各路人士不断追杀,他们不断逃亡,辗转世界各地,他总觉得,要是自己有战斗力,说不定能帮上更大的忙。

他们这次停留在这个危险的地方是因为上一个据点过早被佛罗斯特发现并捣毁,在预约的买家没有准备好新据点的情况下,他们只能通过很久以前留下的后备法阵传送到此处。佛罗斯特只能判断这个法阵通向巴弗洛,无法判断具体位置,多少能争取到一点喘息的时间。

不过停留的这段日子,他的同伴们没有闲着,先是来了一群裹着黑袍子的人,进了老大的帐篷不知道在谈些什么,然后那段时间他很罕见地闲了下来,大家都很默契地没让阿尼做厨房之外的任何事,有一天晚上,他还被老大关在了帐篷里。

他听大家说最近老大在研发新灵器,据说威力很大,他们彻底掌握后说不定可以成为很好的反制手段。

(真好啊,老大要是早点成功就好了,这样说不定能过得比现在更安定一些。)

说实话,他更喜欢安定平和的生活。

不过现在他光是能活着就已经很幸福了,怎么能挑剔呢?

从老大将他解救出来的那一刻起,他就已经决定一直追随老大了,就像这里的其他人那样。

他大口喝光瓶中的饮料,恢复精神继续工作。

接下来的工作是检查篱笆的坚固性,他戴着手套,提着工具箱巡视四周的篱笆。

当他走到一个帐篷后时,发现篱笆旁趴着一只麻雀。

不,那只鸟比麻雀要大一圈,尾巴上垂下两根银白尾羽。

阿尼快步上前查看,发现这小家伙还活着,他记得这一块的篱笆带着的灵气是【麻痹】,估计这小家伙是误碰了篱笆,暂时麻痹了。

“这好像是银丝山雀吧?”

银丝山雀是宠物市场常见的宠物,不仅有观赏性,而且它们的灵智在鸟类中算比较高的,不如鬼鸦那般狡猾,通人性倒是没问题。因为可以人工繁殖所以并不在他们捕捉售卖的范围内。

(把它丢在这里有点可怜,我把它带回去照顾一段时间老大应该不会介意吧?)

他小心翼翼地捧起银丝山雀,将它带到自己的小帐篷里。

这种时候他就很庆幸自己独住一个很小的帐篷了,不会给别人添麻烦也不会吓到银丝山雀。

“虽然不久后我们就要走了,不过在那之前你一定会恢复的。”

他口中的不久估计就是这几天的事了,大家最近都很紧张,他看得出来,不用想也知道是情报泄露越来越严重,又有人要来找他们的麻烦了。

“我叫阿尼,就叫你阿兹吧,我喊你的时候要回我哦。”

“叽。”

还没缓过劲来的阿兹居然有气无力地应了一声,这让阿尼很是惊喜。

(呀,突然很理解那些热衷于养宠物的人了。)

他脸上露出略带喜悦的笑容,扯下床上的毯子铺在地上,将阿兹放置在毯子上,提起工具箱继续巡视篱笆。

他也想和阿兹多玩一会,不过最近是特殊时期,防守方面可不能松懈了,大家把这么重要的工作交给他,他必须做好。

毕竟,他可是对老大说过他会努力的。

同类热门
  • 帝殇原来是你帝殇原来是你鹿四先生|玄幻无尽的岁月,化成点点星光,最终消失殆尽。我曾热情似火的对待世间,最终演变成了超乎常人的淡然与心如止水的看待世间。但最终那颗死寂的心,去依旧在疼、再痛。可惜这痛苦的来源,始终没有变。仍然还是你。我依旧在那儿等你。曾经已经逝去,何必紧紧抓住不放。明知道,但始终不愿意放手,也许只是为了那曾经深寻的答案,而我只等一句,只等一句。_____归忆回世人只知天界中有一位隐居的神。有一段不为人知的过去。却不知我和你的故事只源于,当初那惊鸿一瞥。____叶回痕
  • 西游之强者崛起西游之强者崛起薛小五|玄幻“五百年前我师父曾大闹天宫,今天,轮到我孙天落了!!”一个青年,手持九变,一声怒吼,迎着云霄之上的百万天兵天将,杀入重围。…………“大善,我且问你,我师父何在!!”“悟空魔性复生,我送他去镇魔殿,祛除心魔,方得归来。”“狗屁!!我师父魔性早已消泯,秃驴,你还我师傅!!”“孙天落,苦海无涯,你切莫多作恶孽!!”“我若成魔,你奈我何!!!”
  • 万界至尊万界至尊财气纵横|玄幻少年楚铮乃是前世巅峰强者,因渡劫失败而重生到一个同名同姓的孱弱少年身上,前功尽弃,面对女友的背叛与同龄人的嘲笑、讥讽、碾压,他凭借前世强大的修为知识,将这帮可恶的贱人,狠狠的踩踏,用他们的鲜血,来成就自己前世的辉煌。
  • 隐者季翔鹜隐者季翔鹜z金泽|玄幻有这样一个群体,世人称之为隐者。自古至今,滚滚红尘中隐者们或隐或现的身影似乎一直就在我们身边。正所谓有人的地方,就有江湖,有江湖的地方,也就有修行的隐者。有人说见过他们做的事情,也有人说那只不过是幻觉。有人相信他们的存在,也有人不相信他们的存在。不管你信不信,反正这个故事都要继续。
  • 烽烟烽烟绝世小刀|玄幻陌上人如玉,公子世无双——这就是烽烟。当弃儿流着泪看着家园被焚烧,当手里的的武器只剩下拳头,当勇士嘴唇干裂的望着夕阳,当鲜血滴在破碎的战旗上——乱世开始了。且慢看——锦绣河山,风云变幻;有男儿——横刀立马,惊涛拍岸!
  • 邪心刀皇邪心刀皇望红|玄幻在这个世界,实力就是话语权,没有实力连蝼蚁都不如。南宫云,一个乞丐少年,受尽欺负。十三岁生日那天觉醒传承记忆,一步步强大起来,灭诸神,凌诸天,炼制无上本命武器。面对大敌,一往无前,战之,杀之我若不无敌,谁敢无敌;我若不在诸天之上,谁敢在诸天之上看南宫云如何一步步凌驾与诸天之上
  • 蛮族天下蛮族天下左脸|玄幻某一天,天灵域突然来了一批奇怪的人,他们骁勇善战是天生的战士,不过他们爱好和平最终成了这片广阔无垠的大陆的守护者,人们称他们为蛮族,和平的生活终于被入侵者打破,一群异常强大的怪物来到了这个世界,他们充满血腥,以杀戮为乐。双方爆发了惊天之战。最终蛮族以微弱的优势取胜,蛮族族长更是将他们封印在一个牢笼似的空间里。三百年后蛮族突然消失,在二十年后的今天,封印濒临破解,这次天灵域的危难又将由谁拯救。
  • 凌天战尊凌天战尊清风戒少|玄幻当众神如天上流星坠落之时,万物皆变,当少年退去青涩的皮囊,当一具具的尸体堆积成山的被踩在脚下,他将成为无冕之王,世界总在脚下。
  • 狐爱5000年之待狐爱5000年之待出尔反尔01|玄幻世间就是这样,什么都有,什么都无。一直在人类世界之外,有个奇特的种族——魔法族。他们一直不为人类所知,只有一人孤身前往人类世界只为守护一人。本作品在虚幻的同时也反映了唯美的爱情和现代的社会情况。
  • 圣龙大陆圣龙大陆风神战航|玄幻一位少年因一场奇遇获得圣龙传承,从此一飞冲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