游客,你好!登陆/注册
第47章 沧桑的人

收拾好几件衣服,打车就去往火车站,一路颠簸最终第二天的早上七点下了车,一下火车又打车来到泽明大学,将近七点半到肆湘大学校门口,又在大学旁边找到了一家宾馆将就一下。

中午十二点就在附近的一家饭店吃饭,吃着正起兴,肩膀给人拍一下。

“陈哥哥?”是个很甜的女声,语气听起来特别耳熟,可是总是想不起是谁,我一时间心里产生疑惑,这里该不会有人认识我?

转头看到程明媚穿着雪白的短裙微笑的站在我背后,也不知道是不是我的错觉,感觉今天看她的样子特别好看,特别清纯,看她能蹦能跳的,伤也好的差不多了,可令我没想到能在这个小饭馆那里碰见她。

“你怎么会在这里?”我问她。

“怎么不能,来这里吃饭啊!”程明媚说完坐下来,“让我来猜猜,你是不是来找唐婷九的?”

“你猜对了,我是来找她的。”我点了点头道,“她人呢?”

“她生病了,现在正在宿舍里安病,”程明媚说道。

“怎么生病了?”我问她,她摆了摆手,说,“不过是小小的发烧感冒而已,没什么必要的。”

“哦,这就行,你让她多喝点热水!,对了,你们出入不是需要学生证吗?”我有点纳闷,“难不成我要翻墙进去?”来之前我向司机大哥打听过肆湘学院,说是贵族的私人学校,既然是私人学院,那安保设施肯定很全,我还在想我进去是不是要翻墙进去,以前上学逃学,翻墙我可是拿手的好活。

程明媚听完轻轻的笑了笑,道,“陈哥,你还真是幽默,你进去可不是什么难题,学生证的这种东西我自然有办法搞到手!”。

在这里也找不到任何关系开后门,我还以为我真的要翻墙进去,既然她说有办法我就不需要这么鲁莽,直接从前门进去省心又省时间。

吃了饭没过多久,她果真就弄了一张学生证,拉着我直接往前门走,周围的大学生看到后纷纷投来羡慕的眼光。

只不过门口的那些肥胖保安把我给拦下来,拿着我脖子上的学生证跟我前后对比了一下,最后他竟然说了一句,“没毛病!”

听到这一句话我差点吐血,要不是程明媚拉着我,估计,我非要和他吵起来,这学生证上面是一个长满痘痘的丑人男生,脸还比较胖,他竟然说一句没毛病!

程明媚说这学生照上面的照片是大一拍的,这张学生证的主人现在是大四,样子都变了,门前的保安这么说也很正常。

一进来就把学生证给摘下了,说实话,这个学生证上面的照片还真的让我吃不消。

她们现在读大一,唐婷九先是读了两年医校后他家人凭着地位和关系转过来的,唐婷九的哥哥是当兵的,爸爸是个副市长,想不到她背后还有那么硬的后台,只不过她的后台这么硬也不够我的硬。

“你们是在哪上课的?”我问道。

“我们上的大多数是余教授的课,距离他的教室就在前面不远了,你们要不要见一面?”我有点诧异,原来余教授也在这里教学,但是转念一想也是,考古学家兼历史教授,还是考古界小有名气的,不赚的外快都对不起自己的名号。

中午期间并没有太多的大学生,大多数都是一些小情侣在小路边秀恩爱。

我没上过大学,真的没想到这里的美女竟然有这么多,但是比起唐婷九她们的颜值还差那么一点,毕竟肆湘三校花,这个外号起的一点都不错。

程明媚看了一下表,道,“她一直有个习惯,中午这个时候总会休息,估计一点半就能醒过来了,现在才一点,我带你去逛一下。”

刚走没多久程明媚接了个电话,说是快递到了,要在外面拿快递,让我待在这边不要乱走,肆湘大学很大,不认路的随便走很容易迷路,让我随便找了一张凉椅坐下来等她。

没想到泽明大学修建的这么好看,周围都一些不走心的装饰,脚底下的鹅卵石铺出来的小路每隔两米就有一个路灯,还是太阳能的。

“陈劫然?”正当我分心的时候听到耳边有人叫了我一声,我下意识的回头朝着声音的源头看过去,发现我旁边不知道什么时候坐着一位一身黑,脸上带着墨镜的人。

我怀疑我听错了,四周左右得看了看,来找我的?可是我和他根本就不认识。

“别看了,我找的就是你。”他摘下墨镜,露出一张看似只有二十多岁的小清新的脸庞,可是在这张脸的眼睛里,我能看出他的沧桑,他在人间的磨难。

“你认识我?”我有点不解。

“当然认识,我们先前见过面,但,我们见面的地方有点特殊!”说完嘴角微微上翘,墨镜在他手里转了两圈后一眨眼,一把熟悉的东西出现在他手里。

看着他手里的东西我愣了愣,脑海里翻出这东西的记忆,再次把目光转到他的脸上,他手上的东西我认识,是辛忌的那把白刃,连带刀鞘,出现在他手中,“认得出了吧?我相信,你的记忆不会很差!”

“你......”他说话的语气让我一下子想起一个人,“你是他?我好像记得你的名字!”

“哦?那你说说!”他翘起二郎腿,我嘴巴一下子打岔,我的确记得他,我们之间的确见过面,可是当时,他并没有留下名字,只是留下他这个人的轮廓。

“呵,别想了,我根本就没有留下名字,即便你绞尽脑汁都没用,你还算是记得我!”男子轻笑一声,把手上的白刃扔给我,“你留着,可能对你有用,我只是算借给你!别弄丢了!你赔不起!”

“大老远从海南飞过来我只跟你说三件事,希望你不要打岔!因为,我说话不喜欢人打岔!”一只空空的手从后背拿出一个盒子递给我,打开盒子,里面装的是老式的录音带,是要用收录机播放的那种。

“这什么东西?”我问他,“你有眼睛,你不是瞎子!”他用刻薄的语气对我道。

“一,小心陈元雄!他的话,不要相信!”他说完我怔了怔,陈元雄是我二叔,他怎么知道我二叔的名字,难不成又是在二叔手底下干过的?

“编号01的胶片电影中的那栋教学楼就是这栋!”说完他站起来指了指背后那栋教学楼,我看着那几栋挨着的教学楼心说难不成这么眼熟,原来这就是编号01的拍摄地点,等等,他怎么知道胶片电影的事?“你进去之后找到c444这间废弃的教室,里面有你想要的东西!”之后就把一把铁钥匙交到我手上,应该是c444的钥匙。

“幂香甜!你香香姐的事要你自己去查!你自己的家人知道来龙去脉,可是他们不会告诉你,没有为什么!”

“等等!你怎么知道这么多?还有,那些录像带,是不是你寄的?还有!你是不是知道香香姐的下落?为什么我家里人不能信?这些你一定要告诉我!”我此时也忍不住了,脑子里的问题一下子全蹦跶出来。

“只有一件事我是能告诉你的!寄录像带的人能帮助你!他是你最后的一根稻草,但是这根稻草,是救你命还是害你命,你自己理解!其余的事,你要自己去查,自己去看,还有,不要对任何人说关于我的事,我不希望我在一些人的嘴里出现!”他说完这一句话后坐起来转身就走,我想叫住他,说不定,他知道许多事情。

可是刚站起来,他就消失不见!可是我手里面的铁钥匙,和两片录音带还在我手上,怎么回事?我是碰到鬼了吗?回忆起他说的话,一时间感觉迷失了方向,关于自己家的事,我想知道太多了。

“陈哥哥!”我转过头来就看到程明媚抱着个快递气喘吁吁的跑到我面前。

“哎呀!累死我了!”她跑到我面前喘几口气。

“对了,程妹!我,我刚刚来电话,是我堂表弟,说是让我过去看看他,随便给点生活费给他!”哪来的堂表弟啊?我说出的话自己都不相信,可是程明媚竟然单纯的点点头相信了。

“这校卡,出去还要用吗?”我拿出校卡问道。

“不需要了,出去的时候就不需要了!”程明媚说完从我手上拿过校卡。

“对了,你看完你堂表弟之后就回去了吗?”程明媚问道。

“后天才回去,如果唐婷九好了之后想见我你就把我名片给她,那个时候走得急并没有给她名片。”我说完把拿出名片交给她,她和我闲聊几句后跟我说了声goodbye就快步走向那几栋教学楼楼。

我故意往校门口走,转了一圈后接着就折回来,走向那几栋录像带里的教学楼。

下一章连载中
同类热门
  • 冥夫大人你可好冥夫大人你可好甜腻的黑夜|悬疑我本来一不信鬼神之说逗比少女,却被一只不明身份的贼帅男鬼缠上了,整日整夜的提心吊胆。自认为终于找到了高人却被那只男鬼吃了?!还扬言道:“夫人~你好狠心呐~好让为夫心寒呐~不要做点什么补偿补偿为夫?”“......”“嗯~为夫替你想好了呢。心伤~用肉偿~今夜......为夫便将你吃干抹净了。如何~”“......”妈.蛋有种把穴解了让小爷好好‘夸夸’你啊?
  • 天降鬼夫:将军太磨人天降鬼夫:将军太磨人锦书|悬疑李阮殊的情敌很特别,地位是冥界的判官,性别可男可女可攻可受,长相惊为天人,逼着李阮殊跟男人争男人,跟女人争男人,争来争去这个人竟然喜欢上自己,搞得自己的男人跟他来争自己。鬼夫宠妻,穿越千年宠爱你,宠妻的人不少,宠妻的鬼你见过吗?安凛夜贵为冥神,在宠妻的方面却一点儿也不含糊,你不喜欢我,好,那我就先把你变成我的妻,床也上了,娃也生了,生米煮成熟饭,然后一点一点用温柔吃掉你!
  • 快穿地府:阎君靠边站快穿地府:阎君靠边站汤小悦|悬疑白晓常很无奈。一场突如其来的车祸让她来到传说中的地府,被人连蒙带骗当上了白无常,签的还是一百年长约,开始了快穿,不,勾魂生涯。白晓常很郁闷。她的工作伙伴黑无常“黑土”,各种干扰她,不是把她扔到河里,就是把她快要勾到魂的妹子用美色诱惑走……作为一个合格的白无常,她下得了水沟,逛得了青楼,当得了奸商,卖得了萌,美少年快到我碗里来,少女什么的你别走……啊喂!等等!这个工作伙伴怎么还把她按在塌上!某“黑土”:小白,累了吧,你躺着,我来~
  • 我阿姨十八年前生下的那个猫女我阿姨十八年前生下的那个猫女八爪葵|悬疑发生在我亲人家的诡异奇事这件事真的是太让人称奇了,这十几年来一直困扰着我的家人,为此我想我还是把这件事写出来吧,也好听听大伙的看法。
  • 十世之黄泉尊者十世之黄泉尊者苍月晨曦|悬疑地狱里有这么一句话:铁打的黄泉,流水的阎王。从地狱诞生至今已有一百三十六位阎王,而黄泉却只有二十一位。 端木伊人,从出生起便顺应天意,寻回三魂七魄,接黄泉之位。而若要寻回三魂七魄,却要入轮回十世,生生凄苦,世世杯具。 如今,是第十世,若是成功,便位列黄泉,一人之下,万人之上。若是失败,便是身死道消,魂飞魄散。 是生是死,她说:佛挡弑佛,魔挡屠魔。
  • 冥婚鬼夫冥婚鬼夫花开半落|悬疑传说把灵魂压给冥王?就可以获得永生奈何桥水?彼岸花美饮一碗孟婆汤水?问一句生死为谁此后不生?不死?不毁?不灭游荡三界之中?行勾魂引路之事称?灵魂摆渡人而我不求永生.只为留下这份回忆只怕我会忘了...你是谁不再懂情为何物?却在我心的深处?走了百次阴阳路?却不再敢看红颜墓奈何桥上看轮回?你却不知我是谁?我不在你身边陪谁替我给你画这眉眼中生死淡如水?你依然是那么美?生生世世皆为鬼?只为你却不曾悔这封信还未写完?因为我心从未寒?这份情我不想还?只因放下情太难每个灵魂摆渡人?心上都有一道痕?明明情字这么沉?等的人却不曾闻他在等?等你某一世的轮回中赏赐他一个回眸
  • 药师也见鬼药师也见鬼欢喜佛|悬疑天生的阴阳眼,无意中撞开了一道大门,遇见了不靠谱的师傅,叫醒了不该醒的人,走上了那条寻常人不曾想过的路。在荼蘼身边整日发生着许多离奇的事情,你想知道吗?那就跟来吧……
  • 阴夫缠上身阴夫缠上身霸王别基友|悬疑我是一个大二女生,为了赚钱多次给人冥婚冲喜,在一次和死人睡觉的时候竟然怀了阴胎!阴胎降生以后,九阴之体的我,四处招引恶魂,各种牛鬼蛇神接踵而至,吊死鬼、女水鬼、撕面鬼……我该如何应对?
  • 轮回有时:往事如梦轮回有时:往事如梦囡囡璃梦|悬疑由校园灵异事件而牵扯出的一系列故事。学校后山的无名花埋葬了谁的罪恶。诡异的替罪人。村落的大屠杀?祭祀?都市连环杀人案真相是什么?
  • 诡异在线中诡异在线中慢点说|悬疑【你使用道具“崂山派破煞符”对“血衣”造成致死一击。】 【你已击杀“血衣”。】 【恭喜升级,解锁权限:阴阳眼、谛听耳。】 洛封站在灯光昏暗的走廊里,手提一柄斩尽魑魅魍魉的绣春刀,回头望着从房间里蜂拥而出的一群群怪物,嘴角一抽: “这就是所谓的新手级副本?!” …… 非系统文、非无限流,简介无能,一看便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