游客,你好!登陆/注册
第16章 不见

原因很简单:丽妃这贱人,竟趁着她准备新人入宫事宜的空儿,来害她的女儿!

一想到年仅三岁的绎延受这等苦楚,她便恨不得咬碎一口银牙!

她看着众人离去,这才沉着脸站起身来,对一旁的品桦道:“你之前说的……关于那人偷窃的事,可是真的?”

品桦立刻点头:“是真的,娘娘!咱们得动作快些,免得丽妃提前知道了,早做准备。”

皇后品了口茶冷静下来:“就这两日吧!也好叫她在新人面前大大丢一次颜面。”

“是。”品桦答道。

皇后起身,换回了笑脸:“走吧,跟本宫去偏殿看看绎延。”

……

众人出了凤仪宫,便各奔东西。一路上,云点玉感受到了姜觅的异样。平日的她聒噪得很,今日……都快到倾云宫了,她硬是一句话也没讲,沉默地望着一成不变的风景。

临到进了茗湘苑,姜觅这才深深吸了口气,又重重吐出来。

“哎呀!那,那丽妃娘娘这是在给我们下马威啊。头天请安就这样,若是得了宠,岂非要……”

看到她脸上半无血色,云点玉难得逗她:“呦!原来你也有怕的时候啊!那不妙,将来这种戏还很多呢!”

听到她的话,两人皆是沉默。

“诶!说起来,你那姐姐明日不会真去御花园吧?”姜觅见气氛太过严重,随口道。

谁知,云点玉笑得勉强:“她,我们不用管。她,一直以来都有自己独特的解决问题的方式,管了多事。”

姜觅看她深色诡异,刚想说些什么,只听门外传来笑言:“两位姐姐这是在说些什么?”

云点玉听着莫名熟悉,回头一看,是选秀当日与她套近乎的那个秀女。没想到……她也入宫了。

徐庭枝见云点玉出神,玉手轻抬:“想什么呢,点玉。你这样子好生可爱!”

云点玉咧嘴一笑,与姜觅介绍了徐庭枝。

“你们真好!住在一个宫殿,主位又是个宽容和善的。不像我,住在甘泉宫。偌大的宫殿,只有主位——不受宠的庄贵嫔和我两人。偏偏,这庄贵嫔又是个爱摆架子的,真难过!”

云点玉安慰道:“好了好了,真是难为你了,待会儿我给你做些点心,你带回去吧!”

徐庭枝微笑:“好啊!那,我要双色豆糕。”

姜觅正在嚼着云点玉桌边的糖蒸乳酪,一听这话,猛的跳起来:“我也要!”

大伙儿又笑作一团。

当晚,乾清宫内。

皇帝颜凌仍坐在御书房批阅奏折。他那张惊为天人的脸,落在大太监福贵的眼里,却成了催命鬼。

太后吩咐了,今晚皇帝务必要进后宫宠幸新人。可……皇帝这样子,不像是要与周公相会啊。

他纠结地来回踱着步,看见净事局的小桂子已端着盘子来了时,愈发着急。

这模样,在小桂子眼里,就成了皇帝迫不及待。

于是,他凑上前,谄媚地说道:“福公公,皇上已是一月有余未进宫了吧?那太后可不得着急了?”

福贵瞥了他一眼:“你也知道?”

“是是是,”小桂子笑得愈发开怀,“皇上,是不是已经……”等急了?

福贵却是眼睛一转:对哦,小桂子呈上来的牌子,与他何干?于是,他也道:“是是是,别墨迹了。”

“得嘞。”小桂子兴冲冲的进到书房,却发现不对劲:皇帝怎还在批折子?

小桂子心里一凉,奈何颜凌好巧不巧地抬起了头,淡薄的嗓音仿佛成了他临死的背景音乐。“何事?”

无奈,小桂子只好硬着头皮:“皇上,请,请您翻牌子!”说完,他便头一瞌,将盛放着头牌的玉盘高举过头顶。

颜凌看着他颤颤巍巍,径自走过。

良久,小桂子抬头:人呐?

然后,后宫诸人皆从各个眼线那儿知道:皇上……去了宸佑宫。

众人皆惊:宸佑宫,只住了一位嫔妃——贵人云淑妤。

云淑妤原本都要就寝了,谁知外头忽的进来一位公公,脸上的肥肉都快堆到耳根:“小主,恭喜了!”

“什么恭喜?”云淑妤一头雾水。

“皇上,要来咱们宸佑宫!”

“什么?”云淑妤手一抖,桌边的茶杯碎了一地。她压抑不住如潮水般席卷了她的兴奋之情。

云淑妤立刻站起身来,随后想到不够矜持,又红着脸坐下。

再怎么说,她也不过十六啊!

良绘也止不住笑意:“小主,换身衣裳吧!好迎接圣驾!”

“你,说的有理。”云淑妤轻笑。

颜凌坐在龙撵上逐渐靠近宸佑宫。

别问他为什么,他只是想到宸佑宫是宫里最老的宫殿,年久失修,怕出些事情罢了。

待到门口,颜凌一下龙撵,就听一温温柔柔的声音:“嫔妾给皇帝请安,皇上万福金安。”

轻轻督一眼——是他不认识的人。但看着还挺漂亮的。

颜凌没说话,任由云淑妤跪在门口,一脸难看。

他进去兜了圈,顺便吩咐还在同情云淑妤的福贵:“找个时间,命人把这宸佑宫给朕好好修修。”

“奴才遵旨。”福贵看皇帝有要走的意思,小心翼翼地问了句:“皇上,六宫都知道您来宸佑宫了。”

“是吗?那和朕有什么关系?”颜凌凉凉地说。

云淑妤顿时脸色煞白。

颜凌再次督了眼摇摇欲坠的云淑妤,冷冷道:“下次面圣,别抹太多脂粉。还有,朕……不爱粉色。”(作者ps_你会打脸的)

说完,颜凌毫不留情地走了。只留一身粉红的云淑妤,瘫倒在地,默默垂下一滴泪。

与此同时,同样正打算入寝当的云点玉,听到门外慌张的声音:“小主,小主!不好啦,不好啦!”

云点玉揉着惺忪的睡眼,问道:“怎么了,小羌子?我正打算睡觉呢……”

“小,小主,留,留心……”

“留心怎了?你别急,好好说。”留熏见他上气不接下气,不由得着急起来。大晚上的,可别出什么事才好!

“留,留心姐姐不见了!”

下一章全书完
同类热门
  • 田宠医娇田宠医娇红了|古言一朝穿越,叶红袖成了赤门村的一名小村姑,左手银针能救人,右手银针能虐渣,发家致富不在话下,弄得上门来提亲的人差点要为了她打架。 这下,某腹黑汉子坐不住了,我早就相中的小媳妇怎么能让别人拐了,于是计计连环,撩得叶红袖心驰荡漾,心甘情愿为他生娃娃。 (一对一,爽文,甜宠文,欢迎入坑)
  • 倾城偷心贼倾城偷心贼佳人无药|古言一双素手倾天下!她,是小偷?好吧,是的。还是那种特别逗比的小偷……与他初见,她了偷人东西,最后怎奈,她不经意偷的是他的心。当初被灭门的柳家二小姐,如今令人闻风丧胆的狡猾神偷。戏捕快,撩少主,遇兽王,又获得兽王一生一世的独宠。她偷走了一个人的心,一个小包子。预知包子是谁的,请仔细看文。
  • 客官,来找茶客官,来找茶谣倾初|古言有没有搞错,怎么说他也是把她从坏人手中救下来的恩人,不就亲了一口,立刻就赏了他“五百”。大赛中她就这么“幸运”,跟他抽中了一组?!组就组,可为嘛他的书童会变身,还拜托他们去找仙叶?!找就找,可为嘛她跟这个混蛋辛苦做完任务、取回仙叶、还被他占了诸多便宜后才说……仙叶有假的?!刀剑相对,是谁的心在作怪?“啧,这里的茶真难喝。”杯子摔地。“喂,客官是来喝茶吗?”横眉冷对。“哼,我就是来找茬的!”拍桌而起!
  • 朝朝不暮暮朝朝不暮暮别家阿宝|古言树倒猢狲散,赫赫有名的威望世家凤家一夜之间败落。小孩长者被杀,年轻男子充军,而女子则沦为军妓,成为玩物!就连最疼爱她的姐姐也死在了刀剑之下!十年间,褪去一身青涩,小小少年,女扮男装,忍辱负重,只为换得有一天含冤昭雪。权谋?抱负?责任?爱情?亲情?友情?当更大的阴谋来袭,该当如何?她答曰:灭我满门者,伤我至亲者,挡我路者,死路一条!今生今世,遇神杀神,遇魔杀魔,谁敢挡我?!
  • 凤冠凤冠羲吉羽|古言弃坑、搬文.
  • 红颜倾君心红颜倾君心空耳苒苒|古言陈恩心:他走了却又来了,陈恩心惊呆的看着他擦身而过。想喊他的名字,却又开不口,像是被人扼住了脖子。她是那么的想他,那么的想他啊。思念成海化成泪流下…你等着我,我这就到你身边去,绝不再放弃!南宫哲,你还欠恩心一份爱情你知道吗?南宫哲:这女子总看着像旧识,但却又不知何时何地遇见过。心总会在看见她莫名时悸动,许是喜欢她单纯的模样又许是喜欢她鬼灵精怪的样子…陈恩心,你只能是属于我的,你要的我都给你你永远陪着我可好?
  • 胖妃爆笑来袭胖妃爆笑来袭鹿小宝|古言大美妞穿越成大胖子闹玩?!人家的小小蛮腰呐?人家的大胸脯呐?人家美美的锥子脸呐?胖没问题看姐逆袭成大美妞!渣男,种马君靠边站,姐还不想那么早结婚麻麻说天天想着结婚的人不是好宝宝!闲来无事开个小店,挣点小银子给爷爷买好吃的。听说世界那么大,宝宝想去看看;听说江湖挺好玩的,宝宝想去耍耍。什么?爷爷不同意!好说偷偷跑路…不要问宝宝是谁,宝宝是集美貌,智慧,财富一身的妙妙不对,言清兮小宝宝,记得喜欢我就好了不要爱我!大哥:“小妹不要闹了,爷爷让你回家嫁人!”
  • 嫡女策:覆君江山嫡女策:覆君江山金倚清|古言尸横遍野,血流成河。一剑穿心,她含恨跌入莽莽火海,才知一切都只是一场骗局……她从院子里的梨树上跌落,成了残疾。前尘埋恨,那个曾经说爱她的人虚伪的继续欺骗。她将计就计,故布迷局。大雪之夜,一杯酒入喉,她失了清白……他是一人之下万人之上的太子,却为了她,甘愿默默无闻,拱手天下。他是风流浪荡的京都第一美男,繁华看过,终只为她驻足。而他,机关算尽,颠覆了她的一切,却让她永难甘心。当一切重头再来,她能否步步为营,诛心诛情?以情为引,以江山为局,颠覆命运的桎梏……拱手让江山,低眉恋红颜。
  • 妖妃天下:黑化皇妃太毒辣妖妃天下:黑化皇妃太毒辣南宫千语K|古言有形的装逼是有限的, 无形的装逼是致命的。 还在上大三的楚歌一不小心,被一道闷雷劈中,竟然给劈穿越了。 她穿越成了蚩尤族唯一的族人,天凌国皇贵妃慕容楚歌,却被人拉去祭祀。 ——在那个时代里,女人卑微如草根,就算她是天凌国的皇贵妃,也逃不过这样的命运。 “天理难容啊,天理难容!” 『无脑爽文+装逼文+抽丝剥茧寻幕后大boos』
  • 风华绝代红颜决风华绝代红颜决南珠有泪|古言一朝穿越当小姐,回首再顾成皇后。只因微微回眸,却再难割舍。也许这就是现实,不论身在何方,仍是挣扎的生活。深宅的积怨,争王的血腥,后宫的残酷。如履薄冰,小心翼翼,步步为营。我所追求的,不过是在残酷的斗争中获得久违的温暖,获得属于自己的爱情!只是,当尘埃落定,留下的只有一地繁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