游客,你好!登陆/注册
第27章 命案会议

刑警大队会议室里,谭晶晶紧张的坐在坐在会议桌的一角,静候着会议的开始。

感受着现场沉重的气氛,谭晶晶有一种缓不过气来的感觉,虽然并不是第一次参与这样的会议,可是,这是她第一次看到这么多个警界的高层参与了进来,而且,秦队因为个人原因,并没有出现在会议室里。

大约过了五分钟后,黎薇,陈焱辉和容翰林先后走进会议室,三人在各自的位子上落座。

“关灯!”主位上的黎薇淡淡的声音响起,下一秒会议室的灯灭了,投影像里显出了东郊水库捞上来的死者的照片。

容翰林站定在投影仪前,向在场的众人介绍死者的情况:“影像里面的这个女孩就是东郊血案的被害人程茗肖,女,二十五岁,目前是一个无业自由人,她的死亡推断事件大约是昨晚深夜十一点到凌晨一点左右,不过,经过现场的考察,被害人有可能在更早以前就已经被放置在了水库中……”

说着,容翰林也是将所有的搜证照片全部放了一遍以后,对着旁边的人使了一个眼色,随后,灯便重新亮了起来。

“根据被害人家属的说法,被害人在十天前以出门工作为理由消失,期间没有任何人知道被害人去了什么地方。”容翰林继续说着,“但是从被害人的遗体状况,体内的大多数器官都已经被人偷梁换柱,而且从遗体没检测出了药物残留的痕迹。”

黎薇对着容翰林点了点头以后,站了起来走到容翰林的边上,认真的说道:“这次的案件非常特殊,上面已经下死命令了,不管怎么样一定要把这件案子完美结束掉。”

“我们现在的主要调查重点有两个,第一在被害人失踪的这十天里的行踪,第二,被害人体内体内衰竭器官的原主人,以及被害人自身器的去向,因为偷梁换柱的手法简陋,可以暂时排除一部分目标。”说完,黎薇看向了谭晶晶说道,“此次的调查以秦鹏海的小队为核心,小谭,关于这次会议的结果,你转告一下秦队!”

“是!”众人应道。

“散会!”

散会之后,黎薇,陈焱辉和容翰林以及其他的所有人迅速的撤离的会议室,先后离开大队,各忙各的事情去了。

杀人案,一直以来都以复杂而已著称,几乎每一起杀人案的背后都能牵扯到非常大的事情,就好比之前查出来的那起毒品交易,以及这一次的器官,即便是没有杀人这个罪名,只要够严重都是能够判个死刑的罪名。

不过想想也是,不是迫不得已,谁会愿意去杀人呢是不?又不是那种精神病患者。

……

叮咚!叮咚!叮咚!

门铃响了三下,前来开门的是被害人程茗肖的父亲洪泰,他看到站在门外的卢俊有些疑惑的皱起了眉头。

“请问您是?”

“程先生,我的名字是卢俊,是一名律师,关于这次的案子,我们能进去和您聊聊吗?”卢俊很客气礼貌的问道。

“律师?律师来找我能聊什么?警察都找不到犯人,律师难道就能提前给犯人安上罪名不成?”程梁史的脸色不是很好看,就要直接把门关上了。

很显然,他这是把卢俊当成跑过来给自己拉业务的业务员一样的存在了。

“请稍微等一下,我不是为了律师的业务来的,我是为的协助报案。”卢俊的脸色一下子就尴尬了起来。

“协助办案?”程梁史半信半疑的审视了一下卢俊,转头看了一眼坐在屋里的妻子,叹了一口气,“好吧,我们在院子谈好了。”

“打扰了!”卢俊点了点头。

程梁史引领着卢俊在院子里找了个石墩坐下,然后从屋里端了一小盆不知道放了多久的水果,坐到了卢俊的面前。

“你真的是为了办案来的?警察今天已经来了两趟了,我那婆娘现在还没缓过神来,希望你不要在她的面前提起肖肖的事情。”程梁史脸色还是有些阴霾的,盯着卢俊,瞳孔中还有着显眼的血丝。

或许吧,有些人表面上并没有表现得有多么的痛苦,可是有些人那只是不愿意把心中的痛展现给别人看而已。

“你想知道什么?”

卢俊的脸色稍微严肃了一点,从口袋里拿出了一支笔跟一个小本子,慢慢的说道:“我知道警察已经问过很多了,所以我现在更想了解你的女儿平时是一个什么样的人?”

“……”

下一章全书完
同类热门
  • 亿万追妻,腹黑总裁一婚成瘾亿万追妻,腹黑总裁一婚成瘾馒头222|现言别墅里。优雅的钢琴曲舒缓的流淌着,淡淡的月光透过落地窗照进来,和别墅里柔和的灯光消融在一起,一个高大挺拔的男人怀里搂着娇小纤细的女人,随着旋律轻轻地旋转着。外面的一切似乎都不重要了,世界只剩下他们两个人,就像一对甜蜜的恋人。
  • 暖爱入人心暖爱入人心木荷花_|现言他是知名的室内设计师,是别人眼中谦谦有礼的好男人,可谁都不知道他曾是个极度内向的人。她因乘坐的火车脱轨,她来到了异世的现代,认识了暖阳般的他。……“晚晚,如果你知道了我的出生和我曾经是个极度内向而且还抗拒所有人的人时,你会介意吗?”她摇头。因为不会再有那么一个人会在她出尽洋相的时候给她一件简单的外套,也没有一个人会在大冬天里为了让她吃早餐而大老远买了早餐在树下等她……她永远不会知道他那么做只是很简单的因为,全世界没有人比我更爱你。
  • 霸道总裁,娇妻快逃霸道总裁,娇妻快逃唯倾茶|现言“霍枭你爱上的到底是我,还是被当作替身的我???????”,当年因为自己弹的一首曲子得到他的爱,却未曾想过姐姐却取而代之。阴差阳错自己决定放手,但谁会想到一夜醉酒却酿成大祸。离开这里是最好的选择。再次相遇,源于一场葬礼。暮色的雪,他怨恨的眼神又有谁能读懂。在怨恨的眼神中“姐是否在你去世前,我不该去见你??????”当他翻开两人的日记才发现原来自己一直错怪她了,他决心放下一切站在她面前“淼淼让我们重新来过,你愿意接受我吗??????”最爱的他站在面前她该何去何从???????????????????一厢情愿,就得愿赌服输。
  • 原来你是我上辈修来的福分原来你是我上辈修来的福分王子童|现言白昊程和程安欣没结婚多久便生下了一个小包子,三年后,某天下午程安欣做了晚饭对小包子说:“宝贝你帮妈妈给爸爸打一个电话,说妈妈已经做好晚饭问他什么时候回来”。 某小包子已经做好坑爹的准备了,“妈妈爸爸没有接电话,刚才说一个漂亮阿姨接的” “漂亮阿姨?白昊程你完蛋了!”程安欣听到自己儿子说没接电话,还是一个女的接的,立刻对小包子说“准备家法伺候………… 某小包子偷笑………………
  • 泽少的甜品泽少的甜品一苏清泽|现言冰冷的地下室里,安静的只能听见微弱的呼吸声,被囚的是一个双手被拷着铁链的小女孩,长长的睫毛微微颤抖着,皱了皱眉,她睁开了双眼,异瞳,这是个笼子?惊恐占据了她的身心…… “少爷,这个人类女孩怎么处置?” “……先养着”同是孤儿的遭遇使他冰冷的眸子染上一层雾气,瞬间温柔了许多,银白色的发丝散发着独特而神秘的光芒,他戏谑的嘴角透露出几分期待的神色,那就看你自己的造化了。 “少爷第一次留下人类,给我好生看着!”一个身穿黑色制服的金发男人吩咐道,如果没有刚才那位的出现,他的颜值可以说是令人惊叹都不足为奇了。
  • 善良的说谎者善良的说谎者呆钥|现言女主名陈熙,存在感低下。青梅竹马叶端言找到了她,明明那么冷酷,缺那么温暖。诠释幼稚班到大学的小说。【8年了,熙儿你还是没变】PS:第一幕出现的是客串
  • 桐话桐话free寞|现言林桐这辈子最不屑的就是那种纨绔子弟,明明什么都不懂,却偏偏要装作自己什么都懂的样子。可她偏偏就遇上了顾予城,标标准准的纨绔子弟。更要命的是,她发现自己好像爱上他了?!他们之间的故事,以一句“不可能”而开始,经过一句“我爱你”而到高潮,最终又能否以一句“在一起”而happyending?
  • 抱不住太阳的深海抱不住太阳的深海凉月|现言他努力他上进,却也还是被生母嫌弃!她嚣张她跋扈,不过只是想保护自己。“还不滚?现在的你,只值这个价!”他的声音清冷带刺,眼神冰冷而又不屑。她弯下身将地上撕碎的衣裳一件一件的捡起来,手指紧紧攥着那一张百元大钞,关节泛白。爱她的,被她亲手送进监狱。她爱的,恨她入骨!?她是引人注目的太阳,他是暗潮汹涌的深海,本就殊途,如何同归?
  • 决绝年华:我站在原地等你决绝年华:我站在原地等你若然如晴天|现言你与我之间,有着这个世界上最远的距离,因为,我就在你面前,你却不知道我爱你,没关系,亲爱的,我会一直站在原地等你的。
  • 星空下的美好祝福星空下的美好祝福楚碧曦|现言她是豪门千金大小姐,可是在外人看来,真正的千金大小姐只有她的妹妹“芸允莉”,她抢走了属于她的一切,包括男朋友,还怀了孕,芸甜蜜知道后,进了酒吧........当芸甜蜜醒来后,发现自己的衣服凌乱在地上,浴室中传来了“哗哗哗哗”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