游客,你好!登陆/注册
第1章 婴儿

片刻后俩人慢慢抬起头互相看了一眼,这才坐直身子。

胖子用他那肥爪来回划拉胸口,瞪着滴溜溜的小眼四周扫视着说道:“什么玩意,这么大声,差点给我吓死!”

大龙也是被这声震耳欲聋的惊雷吓得差点抽过去,心脏彭彭直跳。

忽然,他抬头一看,发现不知什么时候天上的阴云已经消失,正午的太阳又直直的照射下来。

胖子也发现这种情况,奇怪的说道:“怎么这边天气这么怪,突然阴天晴天的,又干打雷不下雨,真是奇了怪了。”

大龙也是点点头,刚要附和道就听见一侧的树后传来“哇~哇,呜哇~呜哇”的叫声。

哥俩齐齐的打了个哆嗦,目光瞬间便对着传来怪声的树木看去。

只见一颗成年人腰粗的大榆树被刚才的惊雷劈的差点断成两截,不时的有烟雾从干枯的树杈中冒出,那不停的怪声就是从树后传来。

胖子使劲咽了口唾沫哆嗦着说道:“哥…这这这…这不会是树妖成精了,老天爷看不过去给他劈了一下吧,要不就是这树妖修为够了正在这里渡劫,那哇哇叫声不会是渡劫成功了吧。”

大龙也是心里直冒冷气,但面子上不能乱,大声说道:“你他妈少看点那些奇奇怪怪的小说吧,什么乱七八糟的东西,有妖怪他也不会跑到佛堂附近来吧,他也不怕佛爷给他收了去啊,走!过去看看去!”

“哈?!我…我不去,哥你也别去,万一真是妖怪成精,现在刚渡完劫正虚弱着呢,咱俩过去不是给他送口粮呢,你听这哇哇叫的,勾引咱俩过去呢,哥你可千万别闹!”胖子急忙后撤了两步还拉了拉大龙。

本来心里就犯嘀咕的大龙听这死胖子说的有板有眼的更是手心直冒冷汗。

但一抬头看着锃亮的太阳又瞅瞅不远处的佛像,深吸几口气,彭彭直跳的心脏又慢慢平静下来。

多年的义务教育和生活阅历使他成为一位坚定的无神论者,定了定神,大龙故意大大咧咧的说道:“那几天咱们在这附近逛了逛,不远处不是有条小溪吗?估计是从水里游出来的娃娃鱼,咱俩把它捉住,不吃也能卖钱呢,我记得这玩意挺贵的!”

“哥,你可别欺负我读书少,那鱼还能上岸吗?照我说还是快走吧,本来不也是要走吗?”胖子还是坚定撤退的念头拽着大龙往后撤。

大龙没好气的打掉他的手,转头从灶台上抓起一把菜刀,边往树后走边说道:“娃娃鱼,那是娃娃鱼,你生物老师死的早啊?没教你娃娃鱼是两栖动物,能上岸的?”右手握住菜刀掂了几下:“在这等着,看你哥我今天给你抓个大家伙回来!”说完头也不回的朝树后走去。

胖子急得满头汗,挫着胖手一边来回转,嘴里一边嘀咕:“作,作,你就作死,早晚让妖怪给吸干了!”

没办法,这胖子农村出身,打小在村子里听这种鬼怪故事长大的,成年之后又爱看一些奇奇怪怪的书籍,闹成这样也不足为奇。

眼看着大龙马上就要跟“妖怪”见面了,这胖子把心一横叫道:“哥你等等我,咱哥俩一起会会这老树妖,他妈的!”说罢,围着灶台找了一圈发现没什么趁手兵器,不得已下只能拎起那把黑黝黝的铲子,瞎鸡霸耍了一下,急忙跟了过去。

马上到树下的大龙听胖子喊了这么一嗓子,不由的站定,转头看着这死胖子一副“壮士一去不复返”的架势,忍不住哈哈大笑起来。

胖子走到他面前,没好气的看着咧着嘴笑的大龙说道:“欠你一条命今天就算还你了。”

大龙拍了拍胖子敦厚的肩膀笑着说:“好,这次算你还我了,哈哈哈哈!”

有些事看破不说破,但鲠在心口却十分不舒服,如今这话一出口,两人都好像长出了一口气。

自发生那件事之后,两人的气氛一直有些微妙,虽然说不上互相埋怨,但却一直有些不尴不尬的,这些话一出口,便感觉舒服很多。

那哇哇声一直传来,俩人不方便多说,握紧手上的兵器慢慢走到树前,大龙使了个眼色,胖子神会,俩人一左一右的朝着树后摸去。

胖子闭上眼一个极速转身扬起手上的大黑铲,大声壮胆的喊道:“何方妖孽,吃你爷爷一铲。”说着手上便是一阵乱舞,完全一副泼皮无赖打架的姿态。

大龙眼疾手快急忙拉住胖子的手,指着树底喊道:“你快看!”

随着胖子的一声大喊,刚才那哇哇声已经消失不见。

顺着大龙手指的方向看去,成人腰粗的榆树底部好像被什么动物给掏空了,借着天光能看到黑黝黝的树洞里躺着一个浑身光溜溜的婴儿,紧闭着双眼,此时好像因为听到声音而不再哭喊,蜷动的双手不停的张来张去。

胖子的两只手举着大黑铲被大龙一只手扶着,大龙的另一手正握着一把寒光闪闪的菜刀。俩人看了看树洞里的婴儿又转过头来互相看了看对方。

片刻,大龙咳嗽了一声,缓缓放下双手,把菜刀扔在一边。胖子更是借着哈欠做了个标准的战术后仰,顺手将举在头上的黑铲给抛在身后。

胖子打破尴尬指着洞里的婴儿说道:“娃娃……鱼?哈!老大你是真的能扯。”

大龙抿了抿嘴,没有搭理他,脱下外套就要去抱里面的婴儿。

胖子急忙拦住他拉向一边,悄悄说道:“哥你不感觉奇怪吗?这荒山野岭前不着村后不着店的,哪来的婴儿?咱俩一直在这附近,就算有人来弃婴咱俩也不可能没发现吧?而且,这婴儿身上连件衣服都没有,也不像是弃婴啊?”

“那是树精?渡劫成功了?变成婴儿了?”大龙没好气的说道:“不然怎么办?把他扔在这里咱俩走?”

胖子讪讪的不再说话,心里琢磨着“树精什么的好像是真的有点奇怪啊,不过这婴儿的来历确实非常蹊跷,该怎么办呢?”

大龙怎么会不知道胖子想什么,鬼神之说他虽然嘴上不信但确实心存敬畏。

况且,这婴儿的来历确实处处透着诡异,晴空突然乌云密布,不见下雨,闪电劈树,莫名突然出现在树洞的婴儿……

“哇阿~哇阿~”婴儿的啼哭声打断两人的沉思,大龙现在也管不了那么多了,总不能让他自生自灭吧。

急忙用脱下的外套伸进洞里轻轻的将婴儿裹住。

胖子有些欲言又止,终究还是没有多说什么,确实,把一个婴儿扔在这荒郊野岭的,这种事他俩干不出来。

将婴儿轻轻的抱出来,四只手掌能轻松的将其托住,俩人不自觉的露出笑容。

“这小不点挺白呀哥,我看都快透光了吧,还挺软乎,嘿嘿。”胖子盯着这五十来厘米的婴儿笑着说道。

“嗯,小孩子都这样吧,我也没结过婚哪懂这些。”大龙也是不自觉轻声说道,仿佛怕声音太大会震坏这个晶莹剔透的小人一样。

“哥,先抱去给佛祖看看,看看是不是什么奇奇怪怪的东西。”胖子终究感觉不妥,还是忍不住说道。

大龙冲着他翻了个白眼却也没多说什么,从胖子手里接过婴儿轻轻的放在臂弯上,缓缓的走向佛堂。

胖子想了想还是捡起地上的菜刀和黑铲急忙跟了上去。

上一章
下一章全书完
同类热门
  • 孤魂传说孤魂传说孤魂传说|都市一个简单的涂鸦故事,俗套的穿越,从默默无闻到顶级明星,这本不是言语的本来意愿,奈何人在江湖身不由己。
  • 末法唯一仙末法唯一仙周葛亮|都市三界绝仙,我可挣得那一线生机......
  • 售菜刀麻绳|都市一个90后北漂销售,人生从一张白纸开始,内心逐渐走向成熟的心路历程。
  • 瞳祭:赤瞳祭:赤镜凌|都市大滴大滴的雨。空无一人的街道。这里发生过什么,无从考证。只有一个人知道答案——只是,他自己都不知道自己背负着什么。
  • 发明家老爸的逆天儿子发明家老爸的逆天儿子小yu|都市发明家老爸给学霸儿子留下来一件逆天神器使其儿子成为逆天人物。学习,泡妞,打架,小弟满天下。
  • 逃离幻想乡逃离幻想乡江水浸寒|都市一款祖传的游戏,改变了他的一身。身?恩,是身没错啦。…………本文纯属虚构,一切存在和不存在的没羞没臊的东西都纯属本人臆想……意见可以提,但请勿乱喷。谢谢。
  • 没有谁,比我更会败家没有谁,比我更会败家甚火|都市“老爷不好了,少爷花光了家里的10亿流动资金,就买了一堆草根树皮回来。” “什么这个败家子,老子就算有百亿资产也不是这么花的啊。” “老爷不好了,少爷飞上天了。” “老爷,江北四大家族送来了100亿,说是给少爷补身子的。” “快,快扶我起来,我要去看看我那败家的麒麟儿!” 这是一个靠败家,越败越富有的有趣的故事......
  • 降魔舞降魔舞光牙|都市曾经,剑与魔法在我们的世界风行一时,这些强大的不仅力量象征了所有者的权利和荣耀,更使得人们有力量来对抗阴影中梦魇般的恐怖。然而这些掌握在为数不多的人手中的强大力量,在他们对抗邪恶的过程中也引起了大多数人的恐惧。几乎是本能的,在威胁消失之后,人们毫不犹豫的选择了将这些力量抹杀掉。猎杀、囚禁、火刑……最终,这些力量失却锋芒,失落在不为人只的角落里。松了一口气的人们选择了一条更加简明和大众化的发展道路——科学。经过数百年的发展,科学使得人类文明发展到了惊人的程度,而那些曾经被压制在黑暗中的梦魇,也在长久的沉默后开始了蠢蠢欲动……
  • 我和地府有个契约我和地府有个契约大龄男神|都市方晨梦中意外与地府签订契约,一觉醒来成为阳间代理人。随后他就发现,被地府给赖上了!
  • 独自流浪独自流浪东林|都市在世纪之交的年份,一个少年的青春给他带来了什么。经历的一切是否就是自己所要承受的。独自一人的旅行就是那永远达不到的终点,自己只能在孤独的路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