游客,你好!登陆/注册
第70章

齐国,与平日并无不同,上至宫廷,下至市井,一派太平盛世。

“谨遵殿下之令。”

朝臣告退后,顺岁走了进来。

“属下已让青衣实行毒杀计划。”顺岁禀道。

“让他的死来的莫名其妙又理所当然些。”话里却分明有着暗示。

顺岁垂首低眉道,“是。”

齐音甚是满意,笑问:“秦国呢,进行得如何了?”

一天复一天,……顺岁慢慢开始觉得,长公主越发地像极了太师,他竟一时不知该喜该叹。

他拱手:“回殿下,顺丰和张懿一个唱红脸,一个扮白脸,双簧唱的还是不错的。”顺岁忽而想起一事,又道,“哦对了,还有一事。太师让属下问您有没有什么想要的?”

齐音抬眸对他一笑,“嗯?”

“今年的生辰礼物。”他解释。

“如果…我跟你说,我想要李显。你会不会觉得我很变态?”

顺岁一时错愕。

“哈哈哈…逗你玩呢。”

“您若真想要,属下便是偷也派人偷来。只是那棺椁太过庞大,不好偷运罢了。”只见他是一副很认真的模样。

“我只要里面的骨灰坛子。”

“君王下葬,自然是行君王之礼。怎可能被烧成灰烬?”

闻言,齐音不觉红了眼眶,“他的墓穴里确实只有一个骨灰坛。”她的眼睛定定看着前方,喃喃自语:“百年之后,我想与他合葬。”她声音很轻柔,却又坚定。

“是。”顺岁离去。

——小说分界线——

这一天,楚王宫,朝堂。

“嘘,别大声,陛下还在休息。”小卫子低声阻止他们。

他们会意地躬身施礼。

王位上,李赫似乎闭目养神。

“可、卫公公,早朝时辰到了,这……?”

“让大臣们进来吧。”

“是。”

沉重的宫门被侍卫们一齐打开,众大臣按照品阶缓缓步入大殿。

“吾王,万岁,万岁,万万岁!”纷纷朝他躬身行礼。

本该说平身的李赫却迟迟没有动静。

大臣们脸色变得古怪起来,丞相开口道:“陛下?陛下?”

接下来惊人的一幕出现了,众目睽睽之下“哐”的一声,李赫竟口吐血身子直直倒下!

全场哗然!

“传太医!快,传太医!”

混乱之际,丞相瞳孔收缩,只仰了头,俨然看见卫公公朝他轻藐地笑。

他怔住,隐约有些明白了。

——小说分界线——

天和十二年,楚王李赫病逝,诏告天下。其子李宣继位,遵姜贵妃为太后,命大将军公孙起辅佐。

至那日起,茶馆说书在民间不断地发展壮大,听书捧场成了百姓最常见的休闲娱乐方式之一。各种各样的话本故事总是被说书人说得引人入胜,吸引听书人络绎不绝。

而其中一个话本一直是民间广为流传,话本说的是一个宋国女子突然出现,并嫁给楚王,还受到楚王的盛宠。

宠妃死后楚王大病一场,日日积累,终猝死。

她因为得到了楚王的真爱而名声四起,当人们谈及这段佳话是否为真,我们不得而知,但是我们能够知道的是,这个话本将永远流传下去。

……

后记:一年一度的诸侯大会,上座依旧坐着三王。

大厅内议事声闹哄哄的。

齐小白打着哈欠,单手托腮出神。

公子玉手端一杯茶,浅啜一口。

齐小白突然想到了什么,忙喊了一声:“阿成…”

赢辰、玄成同时:“啊?”了一下。

“你啊什么啊?”齐小白瞥了一眼秦王,后又看向玄成道:“你来给大伙念念,滕国雁门关百姓的十里血书……”他一句话落地,厅中满座诸侯,半数以上都是惊然。

议会还在继续。

上一章第69章
下一章全书完
同类热门
  • 皇宫奇遇:格格太傲娇皇宫奇遇:格格太傲娇梦境荒芜|古言某天她外出游玩,却不料惹上了他,明明她身份尊贵,为什么却在他面前就没了?
  • 冰城攻略冰城攻略becky风|古言简介:天山风云际会,古元群雄争霸,纵是儿女情长,终是一场浮华虚梦,英雄斗破权势武林,谁在观望潮起潮落,谁为胜败黯然神伤!冰城攻略,只为天山而传说。
  • 翡翠空间:弃妻为妃翡翠空间:弃妻为妃佰千禾|古言一朝穿越,发现自己是婆婆不疼,夫君不爱,还要遭到小妾污蔑,斗嘛?谁稀罕,不如讨了休书换自由。凭着一双慧眼,带着丫头,闯田野,惹得村东小哥、财主娇子纷纷拜倒石榴裙下,更有无赖前夫说不清。但人家名花有镯。锵锵锵,好戏开场:娘子,你要去做什么?老公,你负责看好咱的娃我负责赚钱回家。【情节虚构,请勿模仿】
  • 异能公主穿越之旅异能公主穿越之旅兰兰卿|古言一朝穿越,一段旷世奇缘。那一年,他问她,可曾爱过他。他回答没有。那一年,她问他,可曾爱过她。他回答曾爱得死去活来,可现在不爱了。
  • 听见她的心听见她的心喵地瓜|古言四岁以前,沉还不叫沉,是个被人捧在手心里宠爱的小姑娘;十七岁,沉代表着江湖中武功排行第一的杀手,神秘恐怖,没有人敢把自己的名字放在她前面;二十岁,她没有了名字,像是游荡在人间的孤魂,生不得心安,死不敢安宁。
  • 雁过九重雁过九重忘孤山|古言“满堂花醉三千客,一剑霜寒十四州。”身为一介女官的韩知礼,安安分分地度过了前十九年。她是个懒散的人,只想一如既往地过完剩下的日子。然而她的父亲并不是这么想的。“归去,也无风雨也无晴。”韩知礼被卷入了朝廷中皇帝与权臣的纷争之中,江湖掀起天海翻覆般的动荡。她不知道自己的结局会是什么,与她同在的朋友、与她敌对的仇家,同样也不知道。或许这仅仅是创世的神祗随手兴起的棋谱。“我也想像雁一样,有家可归,也有处可游。”
  • 凌年凌年也未可知|古言—你说,爱上一个人的时间,究竟有多长?—不知道。但能确定的是,若要你去恨你爱的那个人,时间只需很短,很短。她本是一只下凡历劫的九尾狐。他与她的相遇,也不过是一场简单的英雄救美。他们斗智斗勇,相互“调戏”,本应该彼此相互了解然后白头偕老。但因为十年前的一场被误会了的腥风血雨,他将她逼的自尽。再相见,二人之间隔了数尺墙。
  • 浮生微雨燕双飞浮生微雨燕双飞夏白木|古言这是一个在疲疲奔命的过程中遇见白马王子两情相悦的故事;这是一个遇见各种武林高手最后自己也成为武林高手的故事。平行时空的穿越,陌生的国度,如履薄冰的日子,江湖中亡命天涯。我,是秦小蒙,还是张心遥?终于有一天我自己都分不清了。
  • 宝贝王妃太贪财宝贝王妃太贪财琼婳|古言她,元宝贝最大的梦想就是数钱数到手抽筋。不涉及到钱她冷静、睿智;一涉及到钱,秒变抽风、癫狂二货女。————————————————————————————————————她不就是为了捡一块钱跑到马路上吗?用的着把她撞死吗?撞死就撞死把,需要把她撞到穿越吗?穿越就穿越吧,至于让她穿成废材花痴女吗?特md还是个没爹没妈的废材!算了算了,至少有个爷爷疼,还有个太子未婚夫。什么?!!太子就是那个把她踹下湖的?来人啊!给本小姐拿刀来!【小片段1】“元宝贝,你不就是个废物吗!”“废物?小伙伴们快出来,让她看看什么是废物。”瞬间台上出现八个男子。“主人!谁欺负你了?!!”几名男子异口同声道。台下众人,目瞪口呆状。【小片段2】侍卫:“主上,王妃将您琉彩棋盘拿走了。”某男:“嗯,把那配套的琉璃棋子给王妃送去。”侍卫:“主上,把王妃把龙族的金璃沙抢走了。”某男:“嗯,去把凤族的凤七翎抢来给王妃送去。”侍卫:“主上,王妃带了一帮人去城门口说要当强盗。”某男:“去把库房里的东西拿出来,我们去看看王妃。”
  • 残姝残姝枯木笙|古言世人皆说,萧家小姐阿宁心狠手辣,心机深沉,但无人知道,其实她本不姓萧,世人又说她敢如此,不过是仗着萧家家大业大,离了萧家她什么也不是,其实那个令世人又敬又怕的萧家也不过是她随手建立起来。 阿宁以血为引,筹谋数载,终是换了一个“妖女”之名。 阿宁听着那些谣言,浅浅一笑:“都说我是妖女了,不做一点妖女该做的事,是不是显得我不守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