游客,你好!登陆/注册

第70章

齐国,与平日并无不同,上至宫廷,下至市井,一派太平盛世。

“谨遵殿下之令。”

朝臣告退后,顺岁走了进来。

“属下已让青衣实行毒杀计划。”顺岁禀道。

“让他的死来的莫名其妙又理所当然些。”话里却分明有着暗示。

顺岁垂首低眉道,“是。”

齐音甚是满意,笑问:“秦国呢,进行得如何了?”

一天复一天,……顺岁慢慢开始觉得,长公主越发地像极了太师,他竟一时不知该喜该叹。

他拱手:“回殿下,顺丰和张懿一个唱红脸,一个扮白脸,双簧唱的还是不错的。”顺岁忽而想起一事,又道,“哦对了,还有一事。太师让属下问您有没有什么想要的?”

齐音抬眸对他一笑,“嗯?”

“今年的生辰礼物。”他解释。

“如果…我跟你说,我想要李显。你会不会觉得我很变态?”

顺岁一时错愕。

“哈哈哈…逗你玩呢。”

“您若真想要,属下便是偷也派人偷来。只是那棺椁太过庞大,不好偷运罢了。”只见他是一副很认真的模样。

“我只要里面的骨灰坛子。”

“君王下葬,自然是行君王之礼。怎可能被烧成灰烬?”

闻言,齐音不觉红了眼眶,“他的墓穴里确实只有一个骨灰坛。”她的眼睛定定看着前方,喃喃自语:“百年之后,我想与他合葬。”她声音很轻柔,却又坚定。

“是。”顺岁离去。

——小说分界线——

这一天,楚王宫,朝堂。

“嘘,别大声,陛下还在休息。”小卫子低声阻止他们。

他们会意地躬身施礼。

王位上,李赫似乎闭目养神。

“可、卫公公,早朝时辰到了,这……?”

“让大臣们进来吧。”

“是。”

沉重的宫门被侍卫们一齐打开,众大臣按照品阶缓缓步入大殿。

“吾王,万岁,万岁,万万岁!”纷纷朝他躬身行礼。

本该说平身的李赫却迟迟没有动静。

大臣们脸色变得古怪起来,丞相开口道:“陛下?陛下?”

接下来惊人的一幕出现了,众目睽睽之下“哐”的一声,李赫竟口吐血身子直直倒下!

全场哗然!

“传太医!快,传太医!”

混乱之际,丞相瞳孔收缩,只仰了头,俨然看见卫公公朝他轻藐地笑。

他怔住,隐约有些明白了。

——小说分界线——

天和十二年,楚王李赫病逝,诏告天下。其子李宣继位,遵姜贵妃为太后,命大将军公孙起辅佐。

至那日起,茶馆说书在民间不断地发展壮大,听书捧场成了百姓最常见的休闲娱乐方式之一。各种各样的话本故事总是被说书人说得引人入胜,吸引听书人络绎不绝。

而其中一个话本一直是民间广为流传,话本说的是一个宋国女子突然出现,并嫁给楚王,还受到楚王的盛宠。

宠妃死后楚王大病一场,日日积累,终猝死。

她因为得到了楚王的真爱而名声四起,当人们谈及这段佳话是否为真,我们不得而知,但是我们能够知道的是,这个话本将永远流传下去。

……

后记:一年一度的诸侯大会,上座依旧坐着三王。

大厅内议事声闹哄哄的。

齐小白打着哈欠,单手托腮出神。

公子玉手端一杯茶,浅啜一口。

齐小白突然想到了什么,忙喊了一声:“阿成…”

赢辰、玄成同时:“啊?”了一下。

“你啊什么啊?”齐小白瞥了一眼秦王,后又看向玄成道:“你来给大伙念念,滕国雁门关百姓的十里血书……”他一句话落地,厅中满座诸侯,半数以上都是惊然。

议会还在继续。

上一章第69章
下一章全书完
同类热门
  • 悍妃女将悍妃女将文君|古言一朝穿越,居然还是个罪臣之女?!在这乱世如何苟活?自然是!抱!大!腿!
  • 穿成王爷心头肉穿成王爷心头肉远空爱喵|古言一朝穿越,从一无所有到有才有貌有家世,苏酥决定弥补上一世的遗憾。 苏酥深刻的检讨了自己,加班熬夜还贷款什么的,可再见了您咧!这一世我可要吃喝玩乐样样精通。 面对璟王爷的深情求爱,苏酥只想说:“王爷,您让我再多享受享受单身贵族生活吧!” (总之,这是一个甜甜的爱与被爱的故事啦)
  • 最美存在最美存在看na是什么|古言“我吗?”环顾四周“嗯”“林兴兴”也许在我们相遇的那一刻就已经是注定好了的。
  • 盛世汐妃盛世汐妃漪舞|古言前世,她是21世纪的s级杀手,被心爱的男人和自己一手带大的妹妹亲手杀死,附身到了这个时代的云府嫡女身上!从此,斗姨娘,斗渣男,走上一条宅斗的不归路……一顾倾人城,再顾倾人国!执子之手,与子偕老。她不是纯洁善良的小白兔,栽在她手上的人也不算少数,偏偏就有那么一个“不怕死”的妖孽天天来骚扰腻歪。“我要的是一生一世一双人,你,给得起么!”朱唇微张,冰冷地声音幽幽传来。
  • 离倾天下离倾天下孤狼雨狐|古言她,一个平凡的女孩,阴差阳错,卷入了一场本不该牵连到她的恩怨是非。他,一个无情的杀手,因有意为之,结识了特立独行,与众不同的她。缘起?缘灭?有情?无情?是有缘无分?还是情深缘浅?是造化弄人?还是命中注定?当他与她相遇之时,她,是个玩世不恭,行事出人意表的小姑娘;而他,是个风趣幽默却性情乖张的翩翩少年。时过境迁,当他与她再度重逢,所有一切都已改变。她,凶狠毒辣,喜怒无常,随意一挥手,便可以让人顷刻丧命。而他,不削一顾,杀人如麻,冰冷的眼神,找不到一丝情感!似乎,命运的齿轮已经开始转动,把他和她送入了各自应在的轨道。一念成佛,一念成魔。一念为善,一念作恶冰心玉决,浴火凤凰,恩怨情仇,究竟,谁对谁错?亲情与爱情,友情与仇恨,理智与杀戮,又要,如何抉择?翻手为云,覆手为雨,何人痴笑何人狂?独闯异世,尽展才华,离倾天下未可知!
  • 废物女神:狂傲枭妃逆天下废物女神:狂傲枭妃逆天下安意欢|古言一朝穿越,二十一世纪天才杀手变身沧澜大陆的懦弱嫡女,天生废材,天生痴呆,姊妹欺凌,人人轻贱。一朝灵魂转换,风云变幻,废材身体五灵同修,夺神兵,抢神兽,伐异己,诸恶奴,一不小心还招惹上了一只万年大妖怪,自此情根深种,霸爱独宠。“启禀陛下,北夜太子摸了王妃玉手。”魔王风轻云淡:杀了。“启禀陛下,幻海少主摸了王妃纤腰。”魔王眉头微锁:砍了。“启禀陛下,王妃携了王子去了九阙神宫,说是要跟九阙神君看星星,看月亮,顺便畅谈人生理想。”魔王再也无法淡定,霸气凛然一挥手:儿郎们,挥师北上,踏平九阙神宫!
  • 王爷除妖难:天高风吟狐歌行王爷除妖难:天高风吟狐歌行百里逐曦|古言传说倾日阁阁主行侠仗义,常常救济贫民,果真是品德高尚。传说倾日阁阁主美貌无双,世上没有人能抵挡得住他微微一笑。传说倾日阁阁主家底雄厚,连最妖怪都会心甘情愿乖乖臣服。某狐妖表示,传说永远只能是传说,这位阁主最爱的,就是钱了。瓜分给民众的,不过是九牛一毛罢了。美貌无双?呃,只是,长得比她好看那么一点点罢了。家底雄厚?莫非是指他那异常不靠谱的师父,还是他那不想让自己亲生儿子当皇帝的娘?品德高尚?敢问他知道节操二字怎书吗?某阁主哀怨道:我的形象竟那样差么?倾日阁的妖怪齐齐回头:亲,你有过那东西咩!?有点微酸,有点小虐。相思入黄连,燕山踏歌行。待到真相大白之日,一切都只为——你。
  • 青云旧梦青云旧梦织天星雨|古言男:归乡无望,惟愿卿莫空等女:情牵入梦,何以忘君容颜
  • 权相风华权相风华亦上双|古言他是冷宫之中无人问津的皇子,她是雪山之上被人遗弃的婴孩;他是冷漠高傲睿智无双翻云覆雨的太子,她是风华绝代倾世无双权倾朝野的左相;他是权倾天下玉质盖华尊贵无比的皇帝,她是惊才绝艳蕙质兰心母仪天下的皇后;金风玉露一相逢,便胜却人间无数;*顾凡卿自觉自己为不幸人士,从小遗弃雪山差点冻死,幸而没死,大难不死必有后福,可是为什么会这样,师傅竟然将她卖给了皇上,她可是听说那个皇帝可是个半身入土的人。皇帝真不是东西,不就是小时候师傅用了他的珍贵药材为自己治病吗,为什么挟此要她报恩,辅佐他儿子,她可是女人,不怕自己是红颜祸水、惑乱朝纲吗?不过很好,有皇帝老儿当后台,一手遮天,她就女扮男装当官吧。*云景初一直觉得自己很正常,正常的不能再正常了。可是他是男人,为什么心心念念全是另外一个男人,难道自己真的不正常,云景初终于开始自我反思了。
  • 陛下的心尖嫡后陛下的心尖嫡后包小姒|古言她本无家,有了依靠,也就有了家。 ? ?为救佟家,她屈身青楼,只为面见亲王,替佟家洗脱冤屈。 ? ?为救佟家,她泪别民间,只身一人陷进这后宫无休无止的争斗之中。 ? ?她所做的一切都是为了佟家,佟佳萼却在她九死一生诞下孩子之后抢了她的孩子。 ? ?她像是陷进了地狱一般饱受折磨,她学会了怎么样去恨一个人,并一步步走向了复仇之路。只要有女人的地方就有争斗,她一路披荆斩棘,本以为总会守得云开见月明,这条路上洒满了敌人的鲜血。她一直走到最后。 ? ?八月十五月团圆,两杯毒酒,她终于了却了心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