游客,你好!登陆/注册
第69章 番外——明轼篇

西北的风沙实在是太大,一张嘴就能灌满嘴的沙,云川站在城楼上眯眼站了一会儿,心道这天气也太适合暗度陈仓,她转身下了城楼,站在门口的守卫低头向她致敬,“参见元帅!”

云川嗯了一声,却停下脚步退了回来,转身定定的看着这个守卫的士兵,“哪个营的?”

“三营先头军长戟队。”

记得到清楚,云川心下嗤笑,冷声道:“来人,将这细作,给我拿下。”

还没待这小士兵反应过来,已经被冲上的几个士兵按在地上,吃了一嘴的土。

“阿姐是我呀!是我!”云川却不理他,只叫人将他拖进囚车里。

没人再理他,明轼在囚车里吹了一天的风沙,至晚觉得眼睛都被黄沙添满,憋得生疼。饥寒交迫,自出生还没有像今天这样受罪过。

忽的眼前送上一个水囊,他立抢过去也顾不上皇子的仪态,一股脑的往喉咙里灌,也不怕口中的沙子掺进肚子里,只管喝个痛快。

“如何?”

不过两个字,声线里却透着冷淡,叫他略有些失望,印象里她对自己总是有些不同的,颇有些委屈道:“阿姐何故这般待我?”

他抬起头,看着一身戎装,神情冷冽的女子,她眉宇不见温情,器宇轩昂,拒人于千里之外。也是她如今是统领三军的元帅,是大启的战神,不端这样一张脸,便没了威严。

“擅闯军营乃是死罪,念你初犯,本帅已然对你网开一面。”

明轼茫然,他费劲心思离开临安,千辛万苦找来,就为了心心念念的这个人,可她却这样冷漠……

“四姐,我……”

她抬手一拦,截断他未出口的话,“战场刀剑无眼,恐伤及你性命,我已派人禀告父皇,明日派人送你回都。”

他看她转身离开的背影,一时难过,只觉如鲠在喉。

……

初见你在少年时,尚不谙深宫之法。只觉玩伴便是如你这般,上树下河,嬉戏娱乐。

再见你,你已经成了父皇的左膀右臂,兵法列阵,政疏策论,你皆对答如流。

后来你成了万人敬仰的将军,红缨在手,眉眼冷峻,恍若天神。

最后他们说你死了,我不信。你是西北的苍鹰,是大启的战神,你怎么会死。

我永远记得西戎的使者来求和的那天,他们不甘的嘴脸,满是贪婪的眼神,透着轻蔑。

“原来大启的战神就是个女人,我们西戎的勇士个个都是真汉子!”

你身着宫装,异常美丽,执杯而立,低眉轻笑,“承让。”

满殿的人皆赞你机智,气煞那西戎再未多言一句,你却恍若未闻,这满殿的流光溢彩,还是填不满你周遭的冷淡。

宫变那晚,死了好多人,暴雨下了一夜,有人说你穿着血衣,像是地狱修罗,一路不见活口。我不愿相信,也不敢相信,总是笑得狡黠的阿姐,也会有一天染着别人的鲜血,满身杀戮,歃血而来。

事实偏偏就是这样,你几乎将屠尽半个皇宫,我想,你一定很爱皇兄,所以愿意为了他斩清道路,辟害除弊,毕竟你从前宁愿自己身涉险境,也不会伤害一头鹿的性命。

我记得你说过的每一句话,学你做的每一件事,如果有来生,我希望我成为你,见你见过的风景,爱你……没爱过的人。

我一直以为,我们遇见是天意,后来才知道一切是母后的安排,直到你凯旋回城那日,我终于明白这其中的弯弯绕绕,却再也没脸见你,你不会知道我心里的羞愧,最好是永远都不知道我埋在心里的鬼。

现在想来一切都是命数,我永远在追你脚步,却永远追不上,即便我在努力还是不够。

你一定不知道我曾经去报国寺找过你。

那年冬天,雪下得很晚,我上山那日,正是一个大雪天,你在雪地里习武,一招一式已然炉火纯青,我下定决心回去好好练习,下次突然出现和你切磋,你一定会惊喜,后来我再去时,你已经更上一层楼,我只好悄悄的离开,再也没去过。

我想我不必一定要比你强,只要我对你好,比你对我好还要好就行了,你及笄那日,我原想送你一支华美精致的玉簪,却发现你需要的其实是一把削铁如泥的宝剑。

我们始终走不到一起,这大约就是命数,越长大,越发现离你越远。

我永远记得那日你站在课堂和其中十余名弟子答辩,滔滔不绝,游刃有余。

你说天下二字不是疆域辽阔,而是百姓富足。

你说战争之恶,较于猛虎。

你说理想谓之大同。

你说这世事端的就是个不公平。

满堂书生,无人敢与你争锋相对,你的意气风发,在我眼里恍若星辰。

我想,我是心悦你的。

我想,我是爱慕你的。

可我清楚,能与你并肩的不是我,能配的上你的一定要是一位英雄。

或许这世上并没有这样的人,太子殿下也不是,他醉心权利,已经自顾不暇,如何给你一片翱翔的天空,如何给你辽阔的草原……

下一章全书完
同类热门
  • 凡姻素果凡姻素果叶靖修|古言(今世)-我们曾错过彼此,今世有缘重相逢,可只怨伤你心重于痕,(牢内)---“墨卿!你是如此恨我啊!呵呵!我喝!”女子的眼睛泛着透莹的泪珠……“药”落肚,那纤细的玉指在滴血的唇边蹭了一下,在湿暗的墙壁上写着:今世痴情,却换你一碗毒药,来世相遇,愿你我不再因情牵绊,如若相恋相遇,我忘此不再负初心,给痴情,只愿不落一瓶鹤顶红,和一身伤…………(来世)“柠儿……你都记起了?”男人不可思议的脸上布满痛苦,“是啊!让我记起一切不就是你想要的吗?”叶千柠冷笑让我记起一切的是你,那么结束这场孽缘的是谁?
  • 落花生情落花生情井霖|古言白翎因一场车祸穿越到了本因坠河而死的苏国苏尤珞长公主的身体中,三年间她爱上了一个肯为她复出一切的人,在她不开心时那人会哄她开心.可是好景并不长,有一个道士告诉她,他有办法让她回去她以前的生活,她会如何选择?是选择留下还是.......不辞而别.......
  • 灵玉空间:病娇王爷咱别闹灵玉空间:病娇王爷咱别闹槑小宅|古言她,商清祯,一朝穿越获得了一个空间,看着孜然一身的自己,她决定开始靠着自己过上自己的小日子。他,落宸,与她是没有血缘关系的兄妹。她穿越不久,他便不知去向。因此她游历四海,收获一个萝卜头,开了一个交易行,过过她的小日子,没想到竟有人踢她的场。情景一商宸坐在交易行的雅间,看着在台子中央的一件件宝物,突然一抹晶莹的红出现他的眼前。拍卖官说着玉的绝世功效。商宸握着手里拍来的玉佩,眼神微眯,交易行老板……骚动中,一翩翩公子出现,将商宸手中的玉夺回。“抱歉各位,这玉乃在下的妹妹一时顽皮才放在这交易行中的,这玉不拍。”“哦?”少年看着二楼中一雅间的人中后,微微一愣,原来是他。
  • 遍地锦:复仇王妃冷情归遍地锦:复仇王妃冷情归竹喧|古言三年前,她被他一剑穿心,他亲手将她推下山崖。所幸未绝。她被人救起,受尽苦难,换了皮囊,也换了性情。三年后,他怪病缠身,上门求医。他不知道是她,她却刻骨铭心。她绝不会让他死。她要让他活着,看他重视的人一一被杀,看他重视的家业被她慢慢毁去。伤我者,必百倍回偿。
  • 倾世狂妃,邪王太腹黑倾世狂妃,邪王太腹黑倾若其华|古言废材?废物?哈哈这些可不适合我,我要逆天,我要让那些曾经欺负我的人,伤我的人付出百倍!可是为什么总有一个人要在我身边保护我,对我说着甜蜜的的话,让我心动。
  • 后宫芸瑾后宫芸瑾橙之维生素|古言这是描述一个初出茅庐的女子,因为家族需要来到后宫这吃人不吐骨头的地方,由最初的怦然心动到最后的心如死灰,她恨透了皇上!势必要毁了他的一切,最后她心愿达成了!
  • 乱世佳人,惹不起乱世佳人,惹不起孤灯月影|古言三位绝世特工,在一次意外中消香玉陨,却意外的在另一个世界浴火重生,她们会在这异世放出怎样的光彩。又是谁的宠溺,让冷酷孤高的她,乱了情;又是谁的温柔,让高贵优雅的她,迷了眼;又是谁的孩子气,让古灵精怪的她,动了心。
  • 世子医妃世子医妃虞公子|古言她意外的穿越到了古代,成了闻名天下的天下第一美人。日子过的不错,只是祸乱多了些,没事,她手刃第一,执剑杀遍,一个接着一个,一双接着一双,她的行动口号是:速度要快,动作要帅!那些欺负她的人……俗话说得好,人不犯我,我不犯人,人若犯我,抄他满门!但是…她也不曾想到,世间真有一见钟情之说,真有那么一个公子,会站在你的身边,搂住你的肩,对你轻轻地道:“别怕,我在。”——玉锦择:【对我来说,天下就是棋盘,所有人都是棋子,我掌控着一切,而你,却掌控着我。】【我站在混乱洪荒的顶峰,看着你亲手葬下的世界,在没有你的世间,我哪管它洪水滔天?】【一直以来,我都坚信,站在我身边的那个人,必须是你。】——虞
  • 邪佞妖妃邪佞妖妃妍煕|古言女人,你曾说过不会与我分离,可你却忘记了过往。曾经的天才陨落,重生是最好的开始,前世的缘今生再续,即使我再次背负使命,我愿意为你放弃一切
  • 佛前有约:识情记佛前有约:识情记默非白|古言一朵并蒂莲,一对双生花是谁在佛前信誓旦旦,是谁在人间羽化成仙?本是天作合,奈何终无缘原来这世间最琢磨不透的是情,最不经等待的是爱…有一种情愫是不悔盛开的四月阳春,开时热烈,败却凋零。有一种伤痛是幸福当下的无情舍弃,我还情深,你却抽身。有一种无缘是月下红线的轻轻抽离,一瞬松手,再无回首。但,不要怕,这些终不是结局…便是最最强硬的温柔,是指尖的缠绵。便是大梦初醒的心酸,也可是与天借爱的永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