游客,你好!登陆/注册
·求书
联名卡

第76章 作死

李昌升是谁?

文氏是知道,不过她已经很多年没听说过这个人的姓名了,若不是谢璞的案子牵涉到此人,她恐怕早就把他忘到了脑后,也根本没想到,谢璞竟然还会与此人有书信往来。

但据温绪友所言,李昌升畏罪自尽之前,曾留下遗书,上头写他与谢璞多有来往。若这封遗书是真的,那谢璞就很可能瞒着家人,暗中与他有联系。

可文氏还是觉得有些匪夷所思:“你爹十分讨厌此人,恨不得这辈子都不再见他,又怎么会给他写信呢?”

谢慕林忍不住再问一次:“这人到底是谁呀?”至于写信的事,她不必问,因为所谓李昌升写给谢璞的信是曹家人伪造的,那李昌升的所谓遗书,不见得就是真货。她在大理寺牢中见谢璞时,对方并未提及此人,她还以为只是路人甲,结果听温绪友的说法,似乎还挺重要的?

文氏对女儿道:“这事儿说来话长,关系到你一位长辈的清名,因此,我可以告诉你,你却不能再往外说去,知道了么?”

谢慕林连忙点头。文氏便将当年谢璞与李昌升反目的始末说了出来。

原来谢璞的二伯父谢泽川,其夫人宋氏生长女的时候,伤了身子,无法再生育了。谢泽川又伉俪情深,无意纳妾生子,便与三弟谢泽湖商议,定了侄儿谢璞为嗣子,兼祧两房。不过当时两位长辈的打算,是让谢璞只娶文氏这一房妻子,等生下两个儿子,再分别继承两房香火。后面会转变为一夫两妻的局面,是所有人都始料未及的。

谢泽川膝下只有一个独女,自然爱若珍宝。这位堂妹妹与谢璞这个嗣兄,关系也十分亲近。她只比谢璞小两岁,兄妹俩从小就一起长大,又一起读书,彼此情份比亲兄妹也不差什么了。

谢璞下场参加科举考试那一年,谢泽川的独女谢梅珺也到了说亲的时候。谢泽川与宋氏夫妇为了女婿的人选费尽心思。恰好谢璞结识了李昌升,后者才学出众,生得一表人材,虽说家境差些,但也是书香门第出身。谢泽川指点了几回他的功课,觉得他未来前程应该会不错,便示意身边的人,在李昌升考取秀才功名后,试探了几句。倘若李昌升愿意主动上门来求娶谢梅珺,那就再好不过了。

谁知道李昌升成为秀才后,被众人奉承得有些飘了,自以为才学出众,日后是注定会有大好前程的,便有些看不上谢泽川这位致仕回乡教书的翰林了。他断然拒绝了婚事,还认为谢泽川是想让他做上门女婿,看不起他,又觉得谢梅珺要找上门女婿,而不是嫁入门当户对的人家,只怕本人也有很多问题,比如生得丑又或是性情不堪等等。他拒绝人家求婚的提议就算了,还在外人面前提起,喝醉之后,嘴里颇有些不干不净的,大大影响到谢梅珺的名声。谢璞一气之下,便把人打了,还与对方反目成仇。

谢泽川给了李昌升一封荐书,是想让他离开湖阴,免得再留下来到处乱说话,败坏女儿的名声。李昌升虽然不肯接受这份好意,但也离开了湖阴,从此之后与谢家再无接触。至于他后来说的什么谢家妨碍他前程的话,那都是胡编乱造,为自己科举失利找的借口了。

文氏感叹着对谢慕林道:“这人不是什么好人,品性不正。你爹那般厌恶他,竟然还愿意给他写信,真不知道是为了什么。”

谢慕林倒是隐隐能猜到几分。大概是谢璞发觉到王安贵在贪污河工银子,而山东河务又是河东河道衙门掌管的,所以写信给河东河道总督林东南手下的幕僚李昌升,提醒后者注意吧?关系到河工大局,就算谢璞厌恶李昌升为人,也不会因私忘公的。只是没想到,两人之间的通信会被曹林两家分别发现,造成了误会……

谢慕林叹了口气:“不管是为了什么,既然这事儿是个误会,那现在曹家对爹这么狠,林家应该明白他们弄错了吧?那他们会不会高抬贵手,放过爹呢?”

文氏怔了怔:“这……可能么?”

可不可能的,还要看林家怎么想。谢慕林打算要跟谢璞提一提此事。

她又继续问温绪友还提到些什么。文氏忙道:“还有那位王知府的案子,也有消息传出来。”

如果说谢璞是无辜受牵连,那王安贵就完全是自己作死了。

去年黄河下游十数个州府一同修堤,河道衙门早就拨了银子下去,严令各地都须赶在汛期之前,把堤坝修补好。但那王安贵却吞了大半银子,剩得些许,便胡乱买些材料做点表面功夫,甚至为了骗河道衙门的人,把原本还能支撑的旧堤坝挖开,做出开了工的模样,等河道的人走了,他便叫人随意将土填上,根本不做正经修补。

当时住在坝下的农户与地主都是久经世事之人,见状不妙,闹到府衙去,叫王安贵每人敲了几十大板赶回来了。却有一个当地豪强大户,早就看上黄河边那一大片肥沃的好地,有心要买,原主不肯卖,他便给王安贵送了一份礼,叫王安贵帮忙。王安贵打人的消息才传开,那大户就听说了,只当他是为了帮自己,立刻就派人去找那些地主农户买地,出的价还低。那些地主与农户商量过后,虽不舍祖辈传下来的基业,却更想活命,便顺水推舟将地连房子都卖给了大户,合家搬走了。

那大户自以为得计,没想到洪水一来,堤坝崩了,农田全都淹没。他一时气愤之下,便又找上王安贵,诬告那些地主农户骗卖田地。王安贵竟然又帮了他一回,不但夺走了那些地主农户的财产,还把人全都关进牢中。

当中一户地主的亲戚,便是那名告状的举子。事情发生的时候,他正在开州的濮阳书院求学,闻讯立刻赶回去,却还是没能救出亲戚,反而遭到了王安贵与那大户的联手打压,差点儿丢了性命。

他在书院师生的帮助下上京赶考,一出贡院便去告状了。而他会试表现颇佳,据说已经考取了贡士功名,名次还挺靠前的,接下来只需要参加殿试就行了。无论殿试结果如何,他都是板上钉钉的天子门生。这使得皇帝与朝臣们更加关注这起案子了。

王家人曾经试图私下接触那名举子,威逼利诱,他都不为所动。反倒是王家那边,今日才有消息传出来,说他们在东昌府伪造了种种假证,还准备了几个替罪羊,企图替王安贵洗脱罪名,却通通被大理寺派去的人识破了。王家的爪牙还妄想对大理寺的人下毒手灭口,却被抓了个现行。消息报入京中,龙颜震怒,勒令大理寺严办王家。到了这一步,已经不是曹家或太子稍稍使点力,就能护住王家人的了。

对此,谢慕林只有一个字:“该!”

但她马上又想到一件事:“王安贵罪名确凿的话,是不是意味着,爹的冤情也能洗刷了?”

文氏红了眼圈:“不错,我们总算是看到了希望!”

下一章连载中
同类热门
  • 百城为聘百城为聘桉白帅|古言这是《天府》的精华版,因为个人原因,《天府》暂时不会更,所以写了它的短篇版,其实……最初定的也是个短篇。 期望这里有亲想看的结局之一。
  • 摄政王的九尾狐妻摄政王的九尾狐妻妖妖君|古言一朝穿越女主变成雪狐,被人称嗜血的摄政王所救,一开始就是用肉肉诱惑,帮忙洗澡是什么鬼,嘤嘤嘤,伦家不好意思啦!
  • 女相难策:腹黑世子倾国妃女相难策:腹黑世子倾国妃洛锦裳|古言叶凰,梵叶帝国的开国女帝,只因难逃天命之罚,沦被至亲陷害,一代帝皇就此陨落。凤绾卿,东冥国镇国将军府懦弱无能的痴傻大小姐。一朝穿越,破茧成蝶,素眸凛寒刺骨却锋芒尽敛,本想低调扮猪吃老虎,却不知身后何时开了一片桃花,更惹得一朵高岭之花化身腹黑妖孽,掐掉一朵朵盛开灿烂的桃花……
  • 贵宁贵宁何阿南|古言年幼母丧,寿宁从此掌家,昔日安稳的生活瞬间成为镜中花。亲密无间的挚友意外惨死,朝中局势危如累卵喂!还有你,那个半夜爬到我家房顶的锦衣卫,你给我下来!且看世家贵女寿宁,如何拨开重重迷雾,揭露其中的魑魅魍魉!锦衣卫:嫁给我,什么杀手真凶都不在话下。寿宁一脸娇羞,捂脸遁走~
  • 敦煌美人书之媚媚敦煌美人书之媚媚鲸与樱|古言唐时西域,敦煌古城,千幅黯哑的壁画,却隐藏着数段尘封于画笔中的生死虐爱,生死不弃,情欲交织,禁忌之恋,到如今,均已随风
  • 倾城女帝之许我三生爱你一世倾城女帝之许我三生爱你一世美辰星子|古言她,一介女帝。有手段,有样貌,有权利。隐匿黑暗多年,只因那人一笑。从此,便失了心。可,心却许错了人。被情爱左右,失了心,丢了权。也错过了他,一个真正值得她用心相待的人。初璃,重来一世,我不会再错过你。这一世,我与你一生一世一双人。初璃,你,可愿意?
  • 沐倾天下沐倾天下百里十一清|古言她,拖着病身跨过千年而来,为他肝肠寸断;他,世称战神王爷,以人血罐子续命,为她倾尽一切。当一切回到原点,是谁寻不回当年,一剪梅下倾世的容颜和完美的誓言......
  • 绝世女将绝世女将劈震|古言十岁进军营,是父亲的意思,是好奇,是新鲜。十五岁决定再入军营,是看多了硝烟,懂得了民生疾苦,百姓处于水深火热。来来往往人世,匆匆忙忙人生,亲情,友情,爱情,苍生。她尽力顾全。于情窦初开的年纪,她喜欢苏军师的温文尔雅,经韬纬略;于成长中她遇到了志趣相投的荆兰太子,可中间却隔了国仇家恨;直到最后才发现,原来陪伴,是最长情的告白。
  • 腹黑百变妃:红颜决天下腹黑百变妃:红颜决天下殊雾琉璃|古言"从前有个王八蛋他叫做纳容晟,有一天他突然发神经......"韩殊悠然自得地在纳容晟面前唱着,纳容晟忍无可忍地说:"你在唱什么!"
  • 流辰九月流辰九月半糖桔子|古言阮流辰这半辈子有一信一问 他坚信这辈子都会百花丛中过,片叶不沾身 他不知道为什么打小跟在自己身边的小厮如此视财如命 在第N次发现自己的行踪被出卖后 他愤怒道:“本少爷的行踪就值这么点银子?就不能有点出息卖个好价钱!” 九月一直以视财如命为己任 九月的愿望是有一座房子,里面的床是金子做的,地是金子做的,桌子是金子做的,总之一切都要是金子做的 当有一天身边的小厮变成了可爱的丫头 曾经发誓的人垂头丧气的扶额道:“好吧,看来爷这次只能倾家荡产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