游客,你好!登陆/注册

第106章 106出院

市场部总监余悸未消,眼神几许飘忽,遂而,捏了一把冷汗,犹似死里逃生,不知缘何,他依稀感觉到自己之所以能够侥幸逃过一劫,与方才那条短信休戚相关,听闻林赫深所言,市场部总监忙不迭摆手,尔后,深呼吸一下,如释重负,对林赫深道,“感谢林总体恤,不过,胡总并未就此责备我,仅是虚惊一场。”

林赫深抬眉,将信将疑,“当真?”

市场部总监点头,“其实,我已经做好了被辞退的心理准备,这次的事,我虽则偶一为之,但毕竟有错在先,与人无尤,然而,胡总弘毅宽厚,知人待士,我日后必定引以为戒,更加小心谨慎。”

余音犹存,市场部总监忽而想起胡靖扬左手无名指上的戒指,犹豫几许,他舔了舔唇瓣,抓耳挠腮,好奇发问,“林总,你可曾注意到胡总左手无名指上多了枚戒指?”

市场部总监有所不知,这个问题询问林赫深,无异于问道于盲,话音刚落,但见林赫深不以为意,双手插兜,挑唇道,“你啊,关己则乱,从而,杯弓蛇影,不外乎一枚戒指,能代表什么呢?有何大惊小怪的,现今社会许多未婚男性都这般做派,更甚者,随便带朵野花出来,信口开河,面不改色,美其名曰我太太。再者,老胡那戒指戴了有些日子了,就你胡思乱想,旁人皆若无其事。”

市场部总监虽觉得林赫深言之有理,可仍旧压不住心底的满腹疑团,他隐隐觉得那枚戒指似乎别有深意。

~~~

近日来,孟紫怡发现苏沁的精神日渐好转,尽管仍旧郁郁寡欢,怏怏不乐,可好歹能跟她说得上话了,不像之前跟个没嘴的闷葫芦似的,不言不语。见此,孟紫怡如释重负,笑逐颜开。

时日如飞,转瞬即逝,经过主治医生和精神科医生的评估,苏沁今天终于可以出院了。

孟紫怡身穿碎花波西米亚长裙,挂脖露肩,上身精致柔美,下身长长的荷叶边裙摆,妩媚飘逸,搭配一双简单清新的高跟凉鞋,走起路来,长发飘飘,摇曳生姿,美得猝不及防。来到病房,孟紫怡瞅见苏父苏母以及苏珩均已在沙发区等候,随即,笑盈盈上前,跟他们打招呼。

苏珩自从上次表白被拒后,每每凝视着她其时,深情的目光何止不加掩饰,还堂而皇之,以致苏父苏母现今皆有所察觉,对此,他们二老非但心如明镜,而且乐见其成,更甚者,孟紫怡敏感地察觉到,而今,苏母瞧她的目光渐渐发生了变化,从前是慈母看女儿,如今明晃晃的婆婆瞅儿媳妇,有见及此,孟紫怡欲哭无泪,有口难言。

感受到来自苏珩的炙热目光,孟紫怡低垂着眼帘,抬手勾了勾耳旁散乱的发丝,不着痕迹地躲开了苏珩明目张胆的视线。然而,举手投足间,苏珩却直勾勾地紧盯着孟紫怡左手无名指上的钻戒,欲言又止,目光所及,戒指于金色阳光照耀下,璀璨夺目,深深地刺痛了苏珩的眼球,苏珩注意到这枚戒指戴在孟紫怡的青葱玉指上已有月余,只是,他没有贸然相问的立场,更不敢去问,情愿掩耳盗铃。

今天也不知是从哪里冒出来的勇气,苏珩终于压抑不住心里的好奇和惶恐,迫不及待地想要一问究竟,他动了动嘴皮子,然而,话语未出,孟紫怡低柔婉转的嗓音响起,“小沁呢?怎么没瞧见她人啊?”

此言一出,倏忽打断了苏珩,连带他那股好不容易积聚起来的勇气也一并焉了,苏珩目光痴迷地瞅着孟紫怡线条姣美的侧颜,再开口时,话语硬生生变成了,“在洗手间。”

恰在此时,洗手间的门随即打开了,一身鹅黄色连衣裙的苏沁迈步而出,素净天然的小脸上勾画着阳光明媚的笑容,整个人脱胎换骨,朝气蓬勃,仿若新生。再次目睹这样神采奕奕的苏沁,孟紫怡喜不自胜,苏母喜极而泣,苏父和苏珩则是笑得合不拢嘴。

孟紫怡激动地上前拥抱苏沁,苏沁用力回抱孟紫怡,凑近孟紫怡耳畔,笑语,“小怡,你的小沁回来了。”

闻言,孟紫怡热泪盈眶,抱紧苏沁直点头,“小沁,恭喜你涅槃重生。”

下一章连载中
同类热门
  • 只想和你到白昼只想和你到白昼玖西猫|现言【悬疑x军文x言情】五年前她是如梦阁最闻名的戏子,却也是逆党的傀儡,而他是人人可以欺负的军二代。可怜的遭遇牵起了这段缘分。五年后,她是一个医生助理被安排在高高在上的他的身边,一起出生入死,五年前她调戏他,五年后他调戏她……
  • 柳蒿芽柳蒿芽榴莲梦物语|现言“复仇,复仇,我总要复他们的仇!”于颖喃喃道。文青夹了一块大大的牛肉给于颖,“你是郁达夫的小说看多了吧!”
  • 他眼里的那个她他眼里的那个她泽萱|现言他,这个词的定义是什么?他眼里的花又代表着什么?他,又是谁?跟他认识的经历又是什么?一切尽在书中,跟着作者走进这个真实的世界~此书为作者生活改编。
  • 华丽转身之歌后好耀眼华丽转身之歌后好耀眼花祭者耳|现言在寻找梦想的路上,程希感谢在人生遇到的所有人,因为有了他们的存在,才会让自己发现自己的最好的梦想。 程希一路披荆斩棘,勇敢地登上耀眼的舞台。
  • 我在世界尽头等你我在世界尽头等你慕语|现言因为从小定下的娃娃亲,所以他恨极了她,他认为是她逼走了他心爱的女人!她爱的卑微,就像他脚边的一颗小草,随时都可以被贱踏!她伤痕累累,终于撑不住的放手了!他却反过来求她!他说:绾陌我的世界不能没有你!就算等到了尽头,我也不会放弃!
  • 我的悲伤恋歌我的悲伤恋歌迪娃娃|现言爱上你不是我的选择而是上天的愿望我只能爱你爱到天崩地裂爱到我无法呼吸假如我心依旧,想起我你是否也会泪流。假如时光不走,相遇时你依然牵着我手。
  • 牌坊怨牌坊怨海的笑声|现言小女孩唱:“小丫头,没多大,歪歪扭扭到婆家”小男孩唱:“小毛孩,野心大,一拽一拽戴红花”小女孩唱:“我搓麻绳纳鞋底”小男孩唱:“我拿棒棒挑灯花”,小女孩一跳:“我出门了”小男孩一跳:“我接回家”二人齐唱:“从今后,你我二人是一家。”小女孩说:“咱拉钩”小男孩应声:“好,拉钩。”“拉钩上吊,一百年不许变。”
  • 老公大人,超猛的!老公大人,超猛的!安哞哞|现言(齁甜宠文) 顾鲸辰,全城女性最想嫁的男人没有之一,他不近人情,高冷神秘,却偏偏被一只小软萌缠上了。 于是, “阿辰,我走不动了,要抱抱……” “阿辰,我快考试了,要亲亲……” “阿辰,我……”某只连借口都懒得想了,直接抱住。 顾鲸辰一脸震惊:“宝贝,是谁教你这么撒娇?” ”唔,看到你就无师自通了……“
  • 夫人喊你回家跪榴莲夫人喊你回家跪榴莲粉色风车|现言新书《你是我的一眼万年》连载中…… 她离开的那几年,几乎没有人在他面前提起何家那个丫头。 她的名字,是他心里的禁忌,是他心头的一根刺,触碰不得。 奶奶让他和另一个女孩子在一起,他说:“事业为重。” 奶奶问他是不是还放不下何家那个丫头! 他说:“奶奶既然什么都明白,有些话,有些事,又何必多说,何必多问?” 那么多年都熬过来了,现在人已经回来了,他又岂能放弃?
  • 重生冷妻总裁擒爱重生冷妻总裁擒爱楚念卿|现言上辈子的顾念是c市首富的独女,却因为白莲花表妹的到来,自己的爱人被抢走,父亲也因为听信白莲花的挑拨而离疏远自己,原本的天之娇女,却最后轮落到惨死的下场。重活一世,顾念狠下心肠,誓要将害自己的人生不如死,原本经过上一世的惨痛教训已经变得冷心冷情的她,却遇见了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