游客,你好!登陆/注册

第79章 毁容

而这事传到了另一个人的耳中。

在金府,晚膳时间,金玉正在和金福孙萍吃着,面带笑容问道:“哥哥去南燕城提亲了,只是不知道还有几日能回?”

“几日?约摸着四五日的时间吧。”金福略微想了想,只是有些好奇,这个兄妹向来是有些不合的,怎么今日突然问起了。

金玉也知道自己有些唐突了,“父亲,不知道有没有给女儿准备婚事?”

“玉儿及笄一年多了,是该找个人家了。”孙萍一脸慈爱的看着金玉,又看向自己的夫君,“只是听说李家的大公子已经定了赵府的小姐,当初李老爷子倒是想撮合。”

金福点了点头,“这个倒是,只是当时玉儿还未到及笄的年岁,就没有答应,如今是晚了。不过城东的老木匠林家倒是有个独子,都还没有娶亲,而且林夫人早过世了,倒是不错的人家。”

最难处理的就是婆媳关系了,要是没有婆婆的存在,那后院就要和谐多了。而且这两年林家的生意也不用自己亲自去做了,都是雇佣别人做工了,相当于是开了一个木工店,偶尔也自己去做工。

要说地位倒也是差不多的,吃喝不愁,钱是有的,也没有什么兄弟姐妹的,就一个独子,的确是个好去处。

只是金玉略微有些不满意,她觉得以她的资质来说,嫁给一个木匠之子是有些委屈的,随即就皱着眉头,噘着嘴,“父亲,女儿想嫁给书生人家。”

金福也皱起了眉头,要说书香门第自然是不错的,至少名声是不错的,而且他是商人起家的,一直以来都是低了书香门第一截,若是能和这类人家结了姻亲,那就能一起说说话了,起码还是多了些面子的。

只是一般的人家都是看不上商贾人家的,更何况他这种只算是小富的人家呢,金福叹了口气,“女儿啊,不是爹爹不想,只是,这书香门第不一定看得起咱们啊。”

“女儿想出去走走,说不定会有真命天子出现。”金玉如是说道,“女儿还是想自己争取一下。”

金福也不好多说什么,“明日去账房取点盘缠,既然你想出去玩玩,那就去玩玩,只是多带些婢女婆子,要不然,爹爹不放心,你娘也不会放心的。”

“还是父亲最好了。”

第二日,金玉便招呼了起来,收拾好了东西带着十几个家丁婢女就出门了,也算是浩浩荡荡的一行人。

只是。

“你们知道我们是哪一家的人吗?居然敢拦我们的道?”

家丁们摆好架势,看着周围的人,企图用金家的身份吓退对面的人,但是对面的十几个黑衣人却丝毫不为之动摇。

就在他们都警惕的时候,黑衣人们动了,几乎是一触即溃,而金玉,在车上已经是大脑一片空白了。当车帘被掀开的时候,金玉更是被吓脸色惨白,明晃晃的刀刃更是让她的眼神有些涣散。

而等到她一个人支撑着自己回到金家的时候,她几乎是失魂的状态。金福正在家里面浇花,看见金玉一个人独自回来了,有些疑惑,“女儿?女儿?女儿?”

金玉一点回应都没有,金福皱起了浓浓的眉头,顺手把金玉的面纱摘了下来,然而,金福瞬间就暴怒了起来。

“是谁?谁把你的脸划成这样?是谁?”

只见金玉的脸上全是乱划的刀口,结起了黑色的血痂,但是却又很细致,只是划伤了脸,其他什么都没有碰到,看着女儿完全是没有生气的样子,金福怒气不止,要知道他虽然是暴富起家的,但这点面子还是有的。

金玉不管不顾的往自己的房间走去,呆坐在了床上,她想要一死了之,但是她不敢,她是惜命的。没过多久,一名大夫就进来了,仔细看着金玉的伤口,又摸了摸金玉脸上血痂,还弄了一小块下来,闻了闻味,皱着眉头说道:“小姐这伤口被撒了药,已经结了痂,在下已经没办法了,只能尽量让小姐的痕迹淡一些,不过也得半年才能遮住。”

这时候,金玉突然像是发了疯一样,拔下了自己头上的玉簪,抓住了大夫,狠狠的刺伤了大夫的手臂,一簪子下去就见了血,金福也愣住了,在她想刺第二次的时候,连忙拦住了。

金玉披散着头发,胡乱挥舞着双手,宛如一个醉汉,脸上带着说不清的嗤笑,狂笑的样子。一步迈到桌子前,不知道拿来的力气,直接推倒了桌子,又双手一挥,桌子上所有的茶具都掉到了地上,都是上好的紫砂壶,就这样变成了一堆碎片。又迈了几步,碰倒了瓷瓶,顺手推倒了平日养几个盆景,全部被砸的稀烂。平常就算是这些盆景掉了枝叶她都会心疼的。

“来人,来人,把小姐按住了。”金福怒吼道。

而金玉这副样子也是落到了众人的眼中。不到半日,金玉被毁容,陷入疯癫的消息传遍了小谭城。

接连两日,舒心雪和金玉的事情引起了小谭城一波一波的浪,一时间竟然让小谭城人人自危。而赵嘉和却一眼就看出来了,这两件事的幕后推手。

“那就是杨公子吧?”

杨岩看着赵嘉和,一边又给南明蝶喂着药,“是我,个中缘由,我想赵小姐应该是清楚的,李公子应该也清楚。”

“这几日我查过了几家药铺医馆,查到了舒家的婢女曾经拿着治疗血症的方子前来买了砒霜,这几日也就她家买了。”

“金玉我也是知道的,性格嫉妒,但却毫无章法,典型的闺阁小姐,不通药理,所以定然是懂得的人教的。而且当时婢女拿了四壶酒,第二壶出的问题,而之前是段二郎,段二郎没有要酒,那么第一壶酒就是章小姐的,第二壶酒就是蝶姬夫人的。”

李生解析的很详细,杨岩也点了点头,“后来,我又找到了当时的婢女,这里还多谢小姐的配合。”

“应该的,她们又说了什么?”

“在我们这边要酒之前,楚荨那边也要酒,而在途中,那名婢女香兰被金玉支开了,正好交给了给我们带酒的杜鹃手里,而杜鹃在去楚荨那边的路上,正好碰到了找首饰的舒心雪,紧接着,帮忙找。香兰做事很细心,给杜鹃带了四壶酒,看见杜鹃正好找到了首饰,于是就没有交换手里的酒,而那壶酒正好是给楚荨的。”

赵嘉和算是听明白了,南明蝶委屈的撅起了嘴,她就是一个路人,却被误伤了。

下一章连载中
同类热门
  • 三国之异界求生记三国之异界求生记封月骑兵|历史猪脚在雨夜被雷劈到了异界。北方异族的铁骑来势汹汹,所过之处寸草不生?看猪脚召唤出曹操、周瑜告诉他们为什么能把战争称为艺术!无敌的大将军纵横天下,无人可敌?看哥召唤出关二爷、赵子龙教你怎么做人!什么,你说你很聪明,智比天高?来来来,看哥把诸葛亮、郭嘉召唤出来给你好好上一课!当吕布、司马懿、董卓等人求猪脚称帝的时候,其实他的愿望非常简单。我只想回到地球!
  • 回到隋唐当好汉回到隋唐当好汉泠雨|历史隋末唐初时期诸侯混战、狼烟四起,众多英雄好汉、绝世美人粉墨登场。猪脚用手中的刀枪大杀四方、血战沙场;在大草原上浴血奋战,保家卫国,谱写出一篇篇脍炙人口英雄事迹,留下一段段英雄好汉的传奇人生……
  • 雒阳之影雒阳之影里牧|历史一位曾将灾祸引入家园的墨家矩子,一名性格木讷却身怀上古力量的后世名将,以及一个年仅十岁却改变了三国格局的小丫头,在黄巾之乱开始的那刻起,就被墨家和血液中的羁绊逐渐牵引着重聚到了一起。面对破乱时局,他们要怎样冲破重围?面对生与死的考验,他们将如何忍耐和选择?面对黑与白的较量,他们将如何坚守墨路信义?《墨路》,一部讲述在天下将覆时赵家三兄妹如何成长的故事,更是一部完全独立于三国之外的史诗传奇。原书名《雒阳之影》,现更名《墨路》,感谢您的持续关注。
  • 绝世征途绝世征途有方术士|历史程咬金说:“大哥,让俺老牛去把他的头砍下来当球踢。”秦琼说:“贤弟,切莫冲动,我们当先礼后兵。”徐茂公说:“看我使计赚他出来,一起围了他。”尉迟恭哼哼道:“俺一个人就能将他生擒活捉,俺两个老婆就是这么来的。”。。。。。。猪脚撇撇嘴道:“兄弟,你想要哪种死法?”
  • 神医司徒灿神医司徒灿沧海疑似水|历史话说在宋朝年间有一非常有名的大夫叫张公,因为经过他治疗的人没有不痊愈的,无论是疑难杂症还是大病小病,所以被百姓称作《医圣》张公在当时是众所周知的有名大夫,他自幼和父亲学习医道,他们家的医术是祖传下来的!张公有两个徒弟,大徒弟叫李秉硕,是张公亲戚家的孩子,二徒弟叫司徒灿,是张公年轻时出外行医时所救下来的弃婴,自幼和张公学习医术,如今以23年了!张公还有一女,对医术毫无兴趣,一直对司徒灿有所倾心。
  • 儒雅随和小书生儒雅随和小书生轻尘衣悲茶|历史陈启呆呆地看着自己作为穿越者的金手指——满满当当的历史书,外加一仓库泡面? 老天爷,你是不是搞错了什么? 版本不对啊! 说好的唐宋元明呢? 齐楚陈梁是什么鬼! 我要这泡面有何用?!
  • 癫狂大宋癫狂大宋尘昏白扇|历史赵佶忙着讨好姘头李师师,蔡京瞎了眼睛还惦记着当太师,童贯小胜一仗觉得自己天下无敌,阿骨打兄弟看着大宋这只肥羊发笑——令狐冲闹失恋,韦小宝想发财娶双儿,萧峰的大宋慈善总会起内讧——还有江南七怪诈骗集团行骗、黑带拳王苗人凤被劈腿,张无忌的太师父正在琢磨怎么不用力气就能把人打死——然后,这些人都向着一件事靠拢——东京保卫战!当然,后面还有很多事等着他们去做······扇子新书,希望多多支持,!
  • 好一个皇兄好一个皇兄田下大西瓜|历史阻止别人跳楼,却不慎把自己搭了进去。一个年轻的灵魂,来到了一个完全不同的世界。腐败的朝廷,造反的哥哥,历史将被改写?不,这是另一个世界的历史!
  • 穿越之太乙仙隐穿越之太乙仙隐先飞|历史一个为了寻找自己的妹妹而毅然穿越到古代的围棋青年,却意外地成为了刺穿天地的那只利剑。是命中注定,抑或是迫不得已?各类神话传说中的美丽女仙或娇或媚。众多知名历史人物悉数登场。作者试图用自己色的穿越神话…
  • 大澳帝国大澳帝国歼击机计划|历史穿越成为康熙六皇子胤祚,祚寓皇位,为众人所不容,为了逃避名字带来的必死命运,决定逃亡欧洲。但在逃亡中发现自身最大的秘密,通过这个秘密,在澳大利亚建立起大澳帝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