游客,你好!登陆/注册

第20章 成缘

万铭淡淡回道:“我朋友。”

花千缘白了万铭一眼,却没再反驳。

无论如何花千缘觉得此次万铭受伤与她有些关系,她便在医院里为他忙前忙后。

万铭的伤没本就没什么大事,拿上一点跌打损伤的外敷药也就是了。他本想让老同学造个假,制造些时间让他与她多些理由相处。可是不知为何,看着女子清彻见底的眼眸,他对朋友手机发出的那条短信便删除了。

从医院出来,花千缘本还要送万铭回家。但万铭见她面有疲色,神情倦怠,他淡笑道:“我叫朋友过来便去,今天你也累了,早些回家。今天多谢千缘姑娘了。”

花千缘见他不似推脱,正好此时有出租车经过,她叫了出租车便走了。

日子过得风轻云淡,时间走得四平八稳,一眨眼又过了几个月。

眼看就赶上了国庆放假。花千缘不想到什么旅游名胜地去看一堆拥挤人群。这一天她背着一个登山包骑着山地自行车往郊外走去。

郊外没有什么名山大川,在花千缘的眼里,郊外的这些山照样也是树青水秀,并不比什么名胜差。

何况这里还没有那些景点的吵嚷,多了幽静。

山里百鸟啼鸣,树影浮动,让花千缘浮动的心慢慢平静起来。

自从她努力想延长自己那种能定住时间的特异功能后。虽然有些成果,但控制力明显弱了很多。稳定性也不行。更可怕的是她的脑袋疼痛也越来越厉害。

这几天,她努力想记起前世那道银盔银甲的身影,可怎么也想不起来。

杏树下的身影似乎再也不愿入梦。她的熠哥哥或许早入了轮回,身伴早已有了娇妻。她一声轻叹。不知是为她还是为了他。

她前世其他的记忆也越发模糊了。那个大宅子,那些丫鬟的身影。还有那一世父母的样子都越来越虚幻。

在梦中只要想到父母,就只有马淑敏慈祥的样子,花父关切的双眼。

她有一种直觉,或许她唯一与这个世界不同的特异功能也会在某一天消失,消失的那天,那些前世的记忆便不会再留存她的脑中。她不知道这是好是坏。但是至少她现在没有了害怕。或许她真的长大了。

她不是早就知道了吗?人生不如意事十之八九,这个世上也不是她一个人心有悲伤。想到悲伤,不知何故,眼前浮现万铭的身影。他应该也曾悲伤吧。他的妻子,孩子猝不急防便离他而去。

她再次叹气,人生永远不知明天和意外谁来得更早。

一身香汗的她坐在山顶的一块岩石上,登高望远,一览众山小,只觉心境开阔。心底涌动的伤感莫名便消失了。

花千缘闭上眼睛,空气传来深鲜泥土的味道,清草的味道,还有山风的味道,还有血腥味……血腥味?嗯怎么会有血腥味?

她向对面的山崖看去。只见对面的山崖上有一片白色的衣裳,上面写着鲜红的SOS。这是求救信号啊。

花千缘皱眉,也不知是哪一位驴友遇了险。

她先是拨打了求救电话,本想着等救援队过来再说。可看着那白色衣料上鲜红的字迹,她心生恻然。

这位驴友显然受伤了。时间久了,怕是会有更大的危险。或许她应该下去看看,也许能帮上一点忙。

攀岩她也是喜欢的,每每攀岩过后,出一身汗,一身的轻松。似乎将生活的一切负面情绪都能被汗水洗刷掉。

她走到对面的山顶,往下看去。虽然有点陡,但好在还有落脚点。她应该可以的。她从背包中拿出绳索,系好绳索后,她一点点往下降。一路虽然有些小惊险。但好在安全到达了那个失事驴友的停住洞口。

当花千缘打开手电筒之后,看到了一张平静而熟悉的脸。

“怎么是你?”花千缘一脸惊诧。

万铭也是一脸诧异,微笑道:“千缘小姐,真是意外。为什么我每次受伤的时候总能遇到你?”

花千缘很不淑女的翻了个白眼,“哦,你还笑得出来,看来没什么大事?”

“能遇到姑娘,我便有救了。不会有事了,我自然是是开心。”

花千缘跑过去,看到了他腿上被尖锐的山石划破个大口子,血已凝固。

花千缘蹙眉,“可伤了骨头?”

万铭笑道:“未曾。我是在下落的时候绳子意外断了。幸好我眼疾手快,抓住一块突出的山石落了脚。后来爬了一段,才看到这个落脚洞口,主动下来的。身体并没有什么大事。只是在下落的时候,我的手机掉下去了,不能求援,只能想了这么个笨法子求助。没想到,千缘姑娘也来了此山。看来我运气不错。”

花千缘从背包里拿出急救包,碘酒,棉签一些消肿止血药剂,开始替他处理伤口。

万铭见他一直盯着自己的脚,忍着痛动了动,“你别担心,看,并没伤到骨头。”

花千缘瞪眼,“我担心什么。你这就是活该。没有金刚钻,别揽瓷器活。没那个本事,攀什么岩?还有攀岩之时,你干嘛不好好检查防护用具?遭一回罪,长点记心倒也不亏。”

万铭点头,十分的老实,“你放心,再也不会了。也也是觉得这山幽清,一时来了兴致。”

花千缘觉得这话不对,不禁反驳道:“你会不会再这么干,跟我有什么关系?我放不放心又打不什么紧?这话还是跟你家老爷子说吧。你也是,老爷子这么大年纪,还得为你操这份心。”

万铭浅笑,“是,都是我的不是。”

两人见过几次面,虽然算不上朋友,但倒底不是陌生人,说话没有陌生人的防备,说话也随意。花千缘虽然能下来,但要她再背一个人爬上去,那决对不可能。她不是大力士,再说这样也不安全。两人最好的办法自然是安静的等待救援。

剩下来的时间就是等待了。

两人年纪相仿,聊开的话题也很多,两上年青人不一会便就聊开了。

救援队很值得信任的。等了二个多时辰,他们就赶了过来。

万铭的伤口愈合的很好,虽然失了些血,但不算严重,在医院了住了几天便也就出院了。在万铭住院的时候,花千缘去看过几次。两人几番相遇,慢慢成了朋友。

经过这么一遭,两人也互留了电话,开始走动起来。

时间是最好的润滑剂,随着两人彼此熟悉,慢慢成了知己友人,再然后他们又成了一对恋人。吃饭,喝酒,看电影,约会,接吻。和许多恋爱的年青男女并没有什么区别。两人的恋爱期过得幸福平稳。没有小三从中作梗,没有父母出门反对,更没有门当户对的理念争执。两人都是大龄剩男剩女,双方家长恨不能打包将人送出去。

所以他们十分平稳自然结了婚,生了孩子。日子过得平淡幸福。

象花千缘预料的那样,她的那点特异功能终于在某一天消失了。但她没有惊慌。前世的记忆也渐渐淡去,她也没有彷徨。

她终于融入了这个世界。身旁有爱着她和她爱的丈夫,有可爱的女儿。家中有慈爱的父母,有过度活泼的弟弟,这样的日子挺好,虽然难免鸡飞狗跳,但过日子不就是这样吗?

万铭低头看着娇美的妻子,低头在她唇角落下一吻。他没有告诉过她,他第一眼看到她时,就心动了心。

他曾有通过万千算计赢得这女子的芳心。可后来两人终于在一起了,他却猛然发现,不是他的那些计策让她同意与他在一起。

不过是她知道他对她的心是真的。她愿意与他一起其历人生风雨,成一生伴侣,唯一求的也不过是他的真心相待罢了。他付出了,她便知道了。在一起,其实是这么简单。就象幸福,都是简单的。

下一章全书完
同类热门
  • baby萌翻天:总裁爹地倒追妻baby萌翻天:总裁爹地倒追妻欢小乐|现言既然要生一个孩子,那不如选个基因最强大的爹地——贺景深!关门,灌药!4年后,言欢被矜贵的男人逼入角落。“言欢,怎样?难道你不该负责么?”言欢紧张的咽了咽口水,没好气的开口道:“有证据么?”“妈咪,你和爹地要生小妹妹嘛?”一道清脆的童声响起,男人笑得邪魅:“看,证据不是来了么?”--情节虚构,请勿模仿
  • 砸到爱:萌妞二嫁boss砸到爱:萌妞二嫁boss月棠|现言跌跌撞撞的青春,有人失踪,有人自杀,有人生不如死,陆燕回自认为自己是幸运的。直到她无意撞破楼梯间的激情,跟踪与追杀,爱情与陷害,这些看起来像电视剧里才会出现的情节在她身边轮番上演。幸好,她有陈松,她那么的爱他。她说陈松,我愿意为你去做任何事情,哪怕去死。陈松摸着她的头说,没有去死那么可怕。你要做的就是嫁给别人,成全你我。
  • 不愿做无聊人不愿做无聊人陌非沙|现言一个视金钱如粪土,一个不愿受到家门的束缚,订婚当天双双逃离。褪去天价的衣衫,卸下拖累的金砖,他们凭借着自身的本事,白手起家,在这人鱼混杂的社会中重新寻找生而为人的方向。什么尔虞我诈,什么觥筹交错,不过都是一些笑里藏刀的假面。且看他们如何看穿过河拆桥交情。
  • 满级大佬总想成为一条咸鱼满级大佬总想成为一条咸鱼山河儿|现言姜肆; 人如其名,肆意勃发,像姜一样辣,像姜一样热,仿佛有无穷的生命力。 谁知遇见了他,傅氏集团小公子,千娇万宠,众星捧月,上有三个姐姐,各个都是领域的大佬。 傅小公子一见钟情,非她不可,她的马甲一个接一个的掉,但她只想做条咸鱼啊! 他缠着她不放,说道:“肆肆,我心悦于你!” 姜肆扶额,她只想做咸鱼啊! #这是一个多马甲女主想做咸鱼却被傅小公子扒掉的故事。 #无病娇,女主时而霸气,时而娇软。
  • 那年你笑的很甜那年你笑的很甜江柒97|现言逗妻一时爽,追妻火葬场 祁念寒一阵无奈 不就是逗了鹿瑾柒(凌亦心)一下嘛,这小妮子马上跑回鹿家,仗着鹿家上上下下全宠着她,赖着不走了,这是要他跪键盘的节奏啊,这可怎么办啊!!!!!!!!!!!!! 算了为了老婆跪就跪吧 第二天,祁念寒带着键盘进了鹿家 ——————————分割线——————————— 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媳妇儿今天要赶稿,有得独守空房了 祁念诚已经崩溃了,这日子不好过啊 此时苏乐薇正在书房里偷笑 ——————————分割线——————————— 直播中 “好了,差不多了,最后在回答你们一个问题”百里安岚对直播间的粉丝们说 “小漓男盆友长什么样啊”这个问题刷屏了直播间 百里安岚正欲拒绝 “老婆,妈来了”墨俊笙推门而入 百里安岚惊得手一抖,拍到了她和墨俊笙的脸 “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小漓男盆友竟然是墨影帝!!!” “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小漓好漂亮!!!!!!!!!”
  • 初恋忆曲初恋忆曲骑乘棕茸熊|现言“佟小宇,你哪里来的信心?你看看你,要长相没长相,要家世没家世,凭什么追校花。”“呃,这个问题不难回答。首先你也说了,她是我们班校花,但我你注意了没,就是我。在班上你们怎么称呼我的?”“你就一笑话。”“所以说嘛,笑话配校花,这才对嘛。”“*****。”
  • 强势锁爱帝少的小娇妻强势锁爱帝少的小娇妻笙雪沃|现言一场陷害何绵失去了记忆,16岁的她被帝景袅所救,2年后她在姐姐的订婚宴上强势回归。从此狂虐渣姐,帝景袅默默补刀。其他人设计陷害,他护她周全…… “帝少,绵绵小姐想去海边”。“黑一把这座海岛买下来”。“帝少,绵绵小姐又出去玩的不回来了”。“黑一把她去过的地方通通买下来,合同给她让她签字”。何绵看到合同的时候怒了,帝景袅今天晚上别上老娘的床……
  • 残情恶少的隐婚妻残情恶少的隐婚妻蓝妖|现言一次上错车,江暖橙误惹了这个恶魔般的男人,从此纠葛缠绕;厉漠西,财阀掌权人,是只手遮天的商界撒旦,是无数女明星都想攀上的钻石新贵;可他却对她勾起狂魅的唇弧:跟我,我可以给你想要的一切他阴冷看她游走在影帝与天才导演之间,霸道捏住她的下颌宣布:要传绯闻只能跟我传!他们的低调婚礼上,她的生母却带着大批记者来揭露她,当那些隐藏的被曝光他阴鸷的对她说出一个字:滚四年后,当她携未婚夫和三岁女儿回归,他却把她逼到墙角,她冷漠偏头:西少,我们不熟他笑得冷魅逼人:有了新欢忘了旧爱?故意贴在她耳边沉冷低笑:我告诉你,新欢只是欢,旧爱才是爱
  • 爱情毒蝎子爱情毒蝎子蝴蝶岛主|现言他为爱辗转反侧;她为情左右为难。到底是谁对谁错!繁华散尽,一场云烟!只剩下一段段故事留给我们这些多愁善感的男女——
  • 甜妻嫁到:总裁大人碰个瓷甜妻嫁到:总裁大人碰个瓷陆拾|现言一夜缠绵,她成了帝都第一少的小情人。说好的只谈钱不谈感情,她负责暖床,他负责给钱,怎么这第一大少处处违背约定?什么?还不准她跟其他男人聊天约会?这少爷未免太霸道,不行,她要逃跑。某少冷哼,想跑?能从他的床上走下去再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