游客,你好!登陆/注册

第126章 刺杀

诀茶握着酒杯,弯唇道:“九玄天仙帝,是他血染了整片九玄天才得的领地,至于天神,早就有大臣看他不顺眼。现任的天神不一样……所以你这一刺杀不成,天庭会倾力追杀你。”

杯中酒流转,诀茶声音更醇:“一杀不成,洛府还是要被灭。”

洛芷闷闷道:“我知道,所以,我才要诀哥哥离开洛府。”

诀茶恨铁不成钢的敲了下洛芷的头,一双水灵灵的眼睛顿时瞧着他,不知所措。

“本大人就不能帮你?”

洛芷一脸呆萌:“诀哥哥帮我干什么?”

“图谋不轨,这个理由可还满意?”

洛芷的眼神愈加迷茫,诀茶俯身轻语了两句,身下人脸颊红透之时,洛芷差点就忘了这次聊天的初衷。

白芷在一旁想的却是别的事情。

洛芷如果真要复仇,那复仇的对象是谁?

莫非洛芷已经找出了洛府被误判的真正理由?

以诀茶的思考能力,这一点不该落下的。

这一次谈话似乎充满了疑惑之处,在洛芷转身回洛府的时候,脸上的笑容忽的消失,就像是从一个孩子突然变成了一个成年人。

洛芷到底在打什么算盘?

下一章连载中
同类热门
  • 高冷王妃恋爱记高冷王妃恋爱记悦薇|古言在一个不经意间她穿越了,还当上了王妃。她本想做一个高冷的人,没想到在暖男王爷的宠爱下,越来越拖离了高冷的路线。
  • 莫相弃:下堂皇妃要出阁【大结局】莫相弃:下堂皇妃要出阁【大结局】雪芽|古言定亲八载,四年等待,一朝完婚的圣旨,等来的却是大婚当天花轿临门,被他公然拒之门外,抗旨不婚。她是藩王之女,传言相貌丑陋,德行皆缺,却自小被皇帝赐婚三皇子,未来的庆王妃。他是权倾朝野,得蒙圣宠的三皇子,眼中从无一物。第一次见面,她差点成了他的剑下亡魂,却执意做他的王妃,生生阻断他与心中挚爱相守。“本王一定会让你后悔今日所做的决定!”殊不知,她才是曾经救他,令他魂牵梦萦三年的女子。至此,成为他一生悔之的魔障。危难时救下他,本以为缘仅止于此,谁知再相见,他居然是她定婚多年的夫君。阴差阳错的重逢,她与他本该是琴瑟和谐世人羡慕的一对,如今却被人占了她的夫君、顶替了原该属于她的一切。他冷漠、无情,毫不信任的一再伤害。她,心如死灰。“我已签下和离书,从此王爷携手如花美眷,我也重获自由,你我至死都再无瓜葛!”真相昭然若揭,而她决然离去。再次相见,她身上嫁衣如火,有夫执手相伴。“你改嫁他人,本王不准!”“不准?!你凭什么!”--------------------------她于他,从有情到心死,斩断情丝。他于她,从无情到心痛,悔之晚矣。生死穿越,两世为人,原来都只为还当初,我欠下的那份情债。如今,够了……
  • 相见欢似远方相见欢似远方黄绿律|古言哥哥控还是男友控?相识一场,却持刀相向;一个阴谋,却牵连甚广。她——公玉屏幽,要让伤害他的人,血债血还,如若无果,便让这乱世纷扰起,万人为他陪葬……可是,事实的真相,真的是你看到的那样吗?
  • 倾世情缘倾世情缘永远微笑的木偶人|古言应是荆山一璞玉,粉颜初来梦相依。可怜薄暮落沧海,秋水若纱罩琉璃。铁骨铮铮踏寒潭,几番惊恍几番奇。桎梏不为往生事,笑看六宇帝王尊。她,一个21世纪的神秘家族少女,穿越成为将军府孤女,出生时一头银发,红眸。因政治追杀,出生不足一月时离家,与兰儿相依为命。从小天赋过人,在人间四处奔走,兰儿传授她武功,炼丹,音律,诗词,丹青,以及为人之道,把她毕生所学都传授与她。在尘世间打滚,谁又晓得她是一颗沧海遗珠?七岁那年因为机缘巧合,开启了独自一人天下。汀兰袅袅玉露娇,髣髴轻掩雪腮香。婵娟仙姿峨眉误,孑立琼轩淡寂寥。无奈春风妒凝香,珠帘憔悴楚泪长。椅烛屏画清秋梦,西楼月光竹影摇。
  • 重生之医妃谋术重生之医妃谋术水华轻落|古言“我在地狱,等着你们。” 新婚之夜,柳清疏被一心辅佐的夫君和从不放在眼里的庶妹背叛折辱,刚烈的她宁死不屈,愤而自杀,却重生回了十五岁那年。 重生之后,她发誓要虐渣男,斗庶妹!神挡杀神,佛挡杀佛! 但谁能告诉她,说好的五皇子是个纨绔呢? 楚宸宁:“若是清疏有个三长两短,我必要你偿命。” 且看他在漫漫追妻路上,是如何捂热她的冰块心。 本文1V1甜宠。
  • 女尊之朕很中意:陛下不要跑女尊之朕很中意:陛下不要跑九君殇沐离|古言二十一世纪的新新人类---时薰彦,一个双子座的大龄剩女,闲着没事干去给自己造墓,本想着几十年后用,得,刚刚挖好就被一道雷劈中,这个墓不用等到几十年后了,现在就可以用了。可谁知道,她不但没有死,还变成了皇位继承人,从此桃花朵朵开。可是某人身在福中不知福,偏偏要逃跑,要去江湖飘,吃遍天下美食,阅遍天下美男。 众男妃:“陛下天亮了。”不要做梦了。 时薰彦:“人生必须有点追求。”脚步悄悄往着墙边挪。 可是为什么她的夫君们一个个都是这么666的人?一个个身怀异术,穿越时空什么的,根本就不在话下,而且,她还发现,原来自己的重生是有预谋的。
  • 重生神医:倾世女魔头重生神医:倾世女魔头禾白乔|古言要说别家小孩刚出生是一张白纸,那么初千玫就是一副抽象画。 五年前,她跃下火炉,赎去这一世的罪孽。 把一生爱恨悲欢全都埋葬,徒留一座青冢,或青史留名,或籍籍无名,或遗臭万年…… 万万没想到的是,阎王说她阳寿未尽?? 神医版: 初千玫翻了个白眼,道:“谁说我是神医了?我就是个江湖郎中。” “我说你是你便是。”榭竹笙柔声细语,字字微含笑意,“我有心疾,多年药石无医,唯有你方能让我痊愈,于我而言,你便是神医。” 魔头版: 后来她指着那条河问一孩童:“你看这是什么?” 孩童答:“这是一条河啊。” 她说:“可我看它却是脓血。” 孩童问:“为什么?” 她说:“因为我是恶鬼。” “姐姐,你从哪里来呀?” “我自九泉之下来。”
  • 家酿家酿浮笑三生|古言因为贪杯,穿成了酿酒世家女扮男装的纨绔公子哥儿? 本以为捞到个闲人富贵,却不想转眼成了亡命之徒...... 逃命时她放下节操紧紧抱住某男大腿。 某男勾勾嘴角,掏出一张卖身契:我是商人,商人重利,救你可以,把这个签了! 最终小小女子辟一方佳酿之源!
  • 赴尘缘共千年赴尘缘共千年三月陌|古言他和她隔着千年万世在乱世中相逢,千军万马等闲过,唯独她是不了忘却的红颜,可是为何他却视他为陌路。 他一路孤独辛苦,唯有她成为他内心深处最柔软的那个角落。 风华耀目,他与她并肩天下,他们各自庆幸,千年万世里他们能够相遇,即使经历万千苦难,依然双手紧握,这世上有你的地方就有我,穷途不忧伤,高处不觉寒。最重要的是他在,她亦在!
  • 美人心计:倾世妖妃美人心计:倾世妖妃杵沐|古言腥风血雨的朝堂,后宫三千帷幔的缠绵,美人蛇蝎。那千娇百媚的柔软想背负起那毒药般的宠与爱,就得换取更大的代价:想上龙床就先斗垮本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