游客,你好!登陆/注册

第8章

不知不觉就已经进入了十月份,天气并没有因为到了秋天就变得凉爽起来。

这段时间里金小时已经习惯在学校门口等待着季歌过来然后去二食堂吃他最喜欢的糖醋排骨。

在等季歌的是时候金小时掏出手机反复的看着游离和自己最后一个通话记录,那是在很久之前的事了,算算时间游离也已经有一个月没和自己联系。

忽然感觉头顶一沉,一只手伸了过来揉了揉金小时柔软的头发。

“有没有想我?”一道略带沙哑的声音响起,声音沙哑的让金小时一下子认不出来。

他以为是季歌,头都没太就抬手打掉在他头上的手,继续摆弄着手机,不耐烦的说:“别碰我头……”

一道轻笑声从头顶传来,那只手并没有离开自己的头顶。

金小时皱了皱眉头,抬起头张嘴就要教训来者,入眼的却是游离满带笑意的脸,他的话语梗在嗓子里吐不出也咽不下,好久才哑着嗓子说:“回来了?”

“嗯,回来了。”游离放下手应道。

“游离!你有没有心啊!”金小时伸手抓住游离的袖子,道:“一个月了,连个电话都不打给我!你知不知道我有多担心。”

“是是是,我的错。我就去见见我爸,还能出什么事?而且我这不是平安的回来了嘛。”游离笑着说,然后伸手擦掉金小时脸上的泪水:“怎么还像小时候一样动不动就哭?”

金小时脸腾的一下红到了耳朵根,胡乱的摸了一把脸才发现脸上都是泪水,结结巴巴的说:“才……才没有哭!”

“是是是,没有哭。”游离伸手又摸了把金小时的头发问:“在等人?”

“嗯。”

“那个教官?”

“是……”金小时话还没说完手里的手机就叮叮当当的响了,是季歌打过来的,金小时接了电话随意应几声就挂了电话。

“一起吃饭吗?”金小时挂过电话之后问游离。

“好啊,想吃什么?”

“二……”金小时下意识的想说二食堂的糖醋排骨,眼前就闪过季歌那张笑嘻嘻的脸,瞬间想起刚才季歌放自己鸽子的事,一阵懊恼涌了上来,说:“都行。”脚步却下意识的朝着二食堂的方向走。

游离垂下眼眸,嘴动了动还是没说出阻拦金小时的话,只发出了听不见的叹息声然后抬脚跟上了金小时。

当金小时坐在二食堂里的餐桌上,回过神愣愣的看着桌子上的排骨和坐在自己对面的两个人。

他是什么时候粘上来的。金小时想。

夏春生正在努力的把自己碗里的排骨都塞在游离的碗里,边劝着游离多吃点,游离一脸无奈的用筷子扶着碗里颤巍巍的排骨。

金小时在低头看看碗里的排骨,已经让自己戳成马蜂窝了,突然感觉到更烦了,便干脆匆匆跟游离说了句有点事先回去。

整个人晕乎乎的出了二食堂的门,才发现雨又淅淅沥沥的下了起来,自己没有带伞又不想继续留在着闷人的地方,庆幸的事雨下的也不是很大,索性用外套裹住自己冒着小雨回了宿舍。

刚打开宿舍的门,金小时就迷迷糊糊的看见白子羡凑了过来,然后隐约看到白子羡的嘴动了动,自己没听清说的什么但又心烦的不愿意去问,只能胡乱的应了一声然后脱下湿漉漉的一副躺在床上陷入了沉睡。

再次醒过来发现自己已经在医务室了。

身边的白子羡见他醒了过来就赶紧递了一杯水过来,说:“自己身体什么样自己还没数吗?”

金小时挣扎的坐起来抿了口水说:“就是感觉累,我以为休息一下就没事了。”

“休息一下?”白子羡声音猛然大道:“你知道你烧多少度吗!38度啊!要是晚点发现你以后就是蹲在树下玩泥巴的人了。”

金小时摸摸鼻子说:“玩泥巴还不至于,不过还是谢谢你送我来医务室。”

白子羡表情瞬间古怪起来:“你不记得了?”

“记得什么?”金小时一头雾水。

“你还真烧糊涂了?”白子羡又伸手摸了摸金小时的额头:“这也不烫啊!你真不记得了?”

白子羡看着金小时一脸么懵逼的样子说:“是季教官送你来的医务室,也是他发现你生病的。”

金小时有点摸不到头脑:“等等,他怎么直到我们寝室在哪的?”

“他给我打电话说你手机打不通,给你找了几本书,要送上来又不知道在几楼。”白子羡说:“然后我就把楼层告诉他了,他上来的时候你还在睡,推了你两下就觉得你身上特别烫,季教官就把你送到医务室啦。”

“他人呢?”金小时问。

“他说他有事先走了,等过几天再过来。白子羡顺手削了个苹果给金小时:”你就好好养病吧!病好了就天天跑步去!淋一场雨就发烧,体质不是一般的差。”

金小时默默的啃了口苹果,眼睛的余光瞥见放在枕边的书,那是自己最喜欢画册上边还有作者大大的签名。当时这个书的作者来这边签售的时候,自己随口给他提了一句自己去不上的惋惜,没想到他就给弄过来了。

回到宿舍的第一件事,他就郑重的把画册摆在了最显眼的地方,白子羡笑话他说:“小时,用不用买三柱香供着?”

确定自己放在了一个无论哪个角度都能看到的地方,金小时这才满意的笑了:“这比供着的要金贵。”

“是是是,情哥哥送的你说能不精贵吗!”白子羡调侃道。

“不是,这是我最喜欢的作者的签名,所以才供着。”金小时解释道。

白子羡吹了一声口哨:“心知肚明。”

金小时说话结结巴巴地:“什……什么心知肚明!”整张脸却红到了耳朵根。

白子羡说:“我不跟你扯这些,还有一大堆妹妹等着我去心疼,你自己认识自己的心就可以了。”说完就哼着歌出了教室。

金小时不在摆弄那本事,愣愣的对着窗外发呆,淅淅沥沥的雨似乎停了一样,窗户边的树叶似乎比昨天更黄了一点。自己的心,金小时最先想到的就是游离,明明自己就是为了游离才来到这个学校的,但是怎么一想起季歌,自己就有忍不住的喜悦呢?

下一章连载中
同类热门
  • 总裁宠喵记总裁宠喵记凌家小雪|现言这是李小喵和赵寒的故事。 这是一个甜宠的故事。 本名李霜的姑娘又名李小喵,这个又名是她家小哥哥起的。 作为天使娱乐的头牌,李小喵可以说是在国内很火。 用不着炒人设,博上位,她有精湛的演技,近乎完美的歌声和一张最大的王牌。 天使娱乐总裁赵寒。 从小相识,相知,可是两人过了很久也没有说出口。 故事是由赵寒终于说出口这个表白开始的……
  • 恶魔总裁明星妻恶魔总裁明星妻南若北|现言因父母之命风氏集团的风澈与天成实业在外流落之女慕紫雪相识并展开了一段不幸的婚姻,这段婚姻最终很快走向灭亡,两人也因此结下难解之结。两年后,她化身一线明星,是多金而帅气的风氏集团的总裁,她重新进入他的生活,但是当她和他的孩子失去后,他们之间的关系再次破裂,当他发现自己爱上了她,她却说道我不爱你了。。。看恶魔总裁如何追回心灰意冷的前妻,看两人的感情纠葛,尽在恶魔总裁明星妻。
  • 总裁欺身:老公我会乖总裁欺身:老公我会乖曲梅七|现言宋瓷刚想要说些什么,只听到背后响起一个熟悉的声音。 "我还以为是谁口气那么大,原来是梁董事长呢。" 下一秒宋瓷觉得有一只手搂住了自己的腰,一侧过头就看到唐奭俊朗冷峻的恻颜。 梁董看着来人便哈哈大笑起来,"唐总,好久不见啊。" 唐奭冷冷的说道:"梁董事长是希望我的未婚妻做些什么,才愿意配合呢?"他的语气淡淡的,几乎听不出一丝情绪,眸子中却闪过一抹寒光。……
  • 霸道姑爷与良家女流氓霸道姑爷与良家女流氓夏日冬至|现言背景:民国架空,饭店风云,豪门恩怨,情仇纠葛简介:一句话概括就是:一只乡下来的女土猪来到大城市经过一番打拼非常幸运滴飞上枝头变麻雀然后又在狂拽酷炫吊炸天的男主的悉心培养之下麻雀终于华丽丽变身喜鹊最后跟男主一起遇神杀神遇佛杀佛滴迈上自强(复仇)之路。主要人物:男主狂拽酷炫屌,男二暖男痴情种,女猪好幸福!神片段:男主:“你……这只土猪!”女猪:“士可杀不可辱!”男主:“我没听过哪只猪还可杀不可辱的!”女猪乐了:“所以,你辱过猪?”……男主:“你是饿鬼投胎么?我说请你吃饭,你还真是一点儿也不客气啊!”女猪:“我有什么好客气的,这是我应得的补偿!”男主:“你不是说我与你再无任何瓜葛了么。”女猪:“等我吃饱了,你我才算正式无瓜无葛。”……女猪吃醋:“人家苏小姐条件那么好又长得那么漂亮,你居然都不把人家放在眼里,啧啧,暴殄天物。”男主冷冷滴:“暴殄天物算什么,暴殄土猪我都敢。”女猪连忙捂紧胸口……我去,变态!
  • 闪婚:国民老公甩不掉闪婚:国民老公甩不掉叶清音|现言一场精心设计的车祸,男友失忆,成了自己妹夫。一次乌龙任务,她却成了前男友的小婶婶。神一样的关系!一次扫黄行动,她搞乌龙惹恼了大人物,道歉不说,还被逼和大人物假结婚,名义上假结婚,可领证是货真价实啊,今后她就是个二婚的了,呜呜。虽然他很帅,国民老公级别,可……啥?他竟然是她前男友的叔叔?!这样的话,她倒是可以考虑气气那对贱人。只是,这个国民老公,怎么沾上了就甩不掉了……呃,说好的假结婚呢?
  • EXO.等待,与你相遇EXO.等待,与你相遇迅邢|现言遇见你的那一刻开始,我就明白了,爱你,没有立场,没有理由,没有后路,没有余地。
  • 梦回清河梦回清河夕颜rain|现言世间安得两全法,不负如来不负卿。 心莲,自小生在禅门,不通人事。 有一天,她走了出去……
  • 萌妻甜宠,我的冰山老公萌妻甜宠,我的冰山老公可否一直在|现言一句戏言,让她与这个全世界出了名的冰山总裁睡在了一起。一次意外,让本已在他世界消失的她再次站在了他的面前。一月同居,让他渐渐对她心动。一次旅行,让他对她爱之入骨。一场婚礼,让她成为本世纪最幸福的新娘。婚后他宠她入骨,索求无度,让她想逃。新婚之夜,她说:不要,疼。他答:再不会像从前那样,我会让你快乐。小包子严重抗议,请不要再我面前秀恩爱,谢谢!
  • 冷婚蜜爱:总裁诱妻入局冷婚蜜爱:总裁诱妻入局慕容千千|现言三年前,他意外车祸,横躺在马路中间无人过问,她视而不见,大步离去。三年后,她再次出现在他的面前,哭着求他救她的儿子,他冷眼丢下一句,“除非跟我结婚,不然休想。”火速举办了婚礼,可是他却当着她的面跟别的女人醉生梦死,却不管孩子的死活……
  • 亲爱的,今生不分离亲爱的,今生不分离或与心扉|现言厉言清,你快给我滚下去,你天天的没完没了了的是吧?老婆你怎么能这样说我呢?我这为了我们好呀!你可行了,厉言清我们今生不分离好吗?好,老婆不管多久我的不会放开你的手,我爱你几生几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