游客,你好!登陆/注册

第42章 你对她感兴趣?

而就在宫倾瑶把人撂倒的那条街上,不远处的一间不起眼的酒楼里,有两个挺拔的身影站在窗前,看着下面发生的一切。

“看你那眼神,似乎对她很感兴趣?”一个年轻人站在沐挽辰的身边,把楼下的闹剧看的真真切切之后,偏头看向沐挽辰,却见沐挽辰不但没像他一样把目光收回来,反倒更饶有趣味的继续看着楼下那个哪怕是打过一架,还依旧光鲜艳丽的人。

沐挽辰先前并没有听清年轻人说些什么,但他感受到了年轻人的目光。

然后就看见沐挽辰先是和他对视了一下,随即就慌乱的移开了目光,像是为了掩饰什么一样,轻咳了一声,把早就空了的酒杯递到唇边,刚想一饮而尽,却发现早就滴酒不剩的酒杯此时被他尴尬的握在手里,沐挽辰见状,只好把酒杯放在窗台上,然后抿起嘴角:“我对她只是同僚间的普通欣赏罢了。”

“哦~同僚啊,那你慌什么?”年轻人狡黠的笑了,我们从十一二岁就生活在一起,认识这么长时间我还不了解你在想什么?

“黎广惜!”沐挽辰恼羞成怒,立马递了一个眼刀过去,低声的喊着年轻人的名字。

那个被唤作黎广惜的年轻人适时的闭嘴了,自顾自的倒了一杯酒之后,斜挎在窗台上,看着已经走远的宫倾瑶一行人,忽的皱起了眉头,目光悠远的好似想起了什么陈年往事。

“这个人我这么看着这般眼熟?好像好久之前就见过了。”

黎广惜是个多情种,处处留情却又片叶不沾身,可他说这句话的时候,脸上却多了几分少有的认真。

沐挽辰垂下眼角,看着黎广惜回忆的模样,尽管他自己也有这样的感受,但还是不忘怼自己的好友:“你每次见到漂亮姑娘,说的不都是这句话?”

“我敲!沐挽辰你今天吃枪药了?不说话会死啊?”黎广惜炸毛了,扬起酒杯作势要砸向沐挽辰。

原本面无表情的沐挽辰忽的弯起了眼角,嘴角也勾了起来,看样子似乎很开心。

沐挽辰为了给黎广惜面子,只是稍微躲了一下,然后就不再有别的动作了。

沐挽辰正是吃准了黎广惜不会真的砸下来,所以才会这般不为所动。

可没想到的是,黎广惜这次真的把酒杯扔向了他身上,随即屋子里就飘满了酒香味。

沐挽辰的笑容一下子就僵在了俊脸上。

“要打一架吗?正好我想活动活动筋骨。”呆在帝都近半年的时间,就算是每日勤加训练,身子骨却也不行在沙场上那样灵活了,这正巧黎广惜回来了,沐挽辰就准备拿他练手了。

“我错了!沐将军大人有大量饶过小的我吧!”黎广惜立马就怂了,哭丧着脸哀求到,那一瞬间甚至感觉黎广惜都有可能抱沐挽辰的大腿。

黎广惜可是十分清楚沐挽辰的战斗力,虽说他们也有很长一段时间没见过了,但是黎广惜唯一能肯定的是,沐挽辰只能一年又一年的进步,不可能有停滞不前或者倒退的这种现象出现!

本来就打不过,他要是这个时候不认怂,脑子肯定是被猪油蒙了,才会白白挨顿打。

见沐挽辰没有特别的想动手,黎广惜趁机翻出了窗子,稳稳的落到地上之后,抬头对往窗外看的沐挽辰边挥手边说:“我这才回帝都,这顿酒钱你就付一下吧,就当给我接风了~”

沐挽辰还来不及反应,就看见黎广惜快速的离开了,他只好无奈的叹了一口气,别无他法。

另一边。

宫倾瑶把樊元文这个老赖制服了之后,在帝都更是名声大噪,百姓们也就更加的拥戴她,其中老李就是头一个。

那日宫倾瑶安抚好浩倡和曲靖柔之后,她就马不停蹄的去查看了老李的伤势。

在确定老李身上一处伤都没有之后,宫倾瑶才松了一口气。

但是由于云季烟抹去了之前巷子里所有目击人的记忆,所以老李根本就不记得那时候的宫倾瑶,就已经守护了一方百姓的安危。

可宫倾瑶现在却一心扑在了其他的事上,根本无心去在意什么百姓拥不拥戴她。

宫倾瑶把浩倡他们二人安全无误的送回皇帝赐给他的府邸之后,正想要离去,浩倡就拦住了她。

宫倾瑶就算是心里再想知道叶纪棠的目的,她也不会赶在这个时候向浩倡问起,她要确保浩倡是真心实意的给她提供线索,而不是一边向她透露消息,一边又给叶纪棠告密。

所以她才不问什么就离开了。

可他没想到的是,浩倡叫住了她。

“公子还有什么事吗?”为了浩倡的颜面,所以在宫外,宫倾瑶就叫他公子。

说到底一个身份从未公开的皇子,也希望宫倾瑶这般叫他吧。

“宫大人,今天谢谢你,帮我和靖柔。”不知道是不是宫倾瑶的错觉,感觉离开皇宫的浩倡,脸上的表情都变得生动了起来,再也不似在皇宫里见面时那般沉郁。

此时此刻的宫倾瑶,把君臣之道演绎的淋漓尽致,只见她低眉顺眼的对浩倡说:“这都是在下力所能及的,公子这样说就言重了。”

浩倡似乎被宫倾瑶这副模样触动到了似的,嘴唇微张,刚想说什么,曲靖柔把手绕道他身后,扯了扯他的衣服。

得到警告的浩倡立马闭上了嘴,把所有情绪都隐藏了起来。

而这一切都没逃过宫倾瑶的眼睛。

宫倾瑶不动声色的收回了目光,之后便离开了。

浩倡二人眼看着宫倾瑶离去之后,才回到府邸之中。那曲靖柔不知在想些什么,自顾自的回到了自己的房间,以至于一下午都没有出来。

黎广惜在街上漫无目的的闲逛着,不出半个时辰就把宫倾瑶的底细打听的清清楚楚。

先不说沐挽辰对这位宫大人感不感兴趣,就单是从百姓那里打探到的消息,都足够让黎广惜对宫倾瑶产生了浓厚的兴趣,再加上今日一见那颇为英气的身姿,黎广惜这心里就像是被猫抓过一样,痒痒的。

“你在这鬼鬼祟祟的干什么呢?”本来想要打道回府的宫倾瑶,一眼就看见了黎广惜以一种怪异的姿势,隐藏在角落里偷看什么。

宫倾瑶一时兴起,又因看不清那黎广惜的样貌,只好偷偷的绕到了他身后,然后阴恻恻的说。

黎广惜明显被吓了一跳,下意识的直起了先前弓着的身子,然后转身向宫倾瑶的方向胡乱的挥动着胳膊。

宫倾瑶无语的错开了身体,站在一旁看着像在发神经的黎广惜,轻声提醒了一句:“我在这呢。”

黎广惜停下了挥舞的胳膊,看向了他左侧抱着胳膊,好整以暇的宫倾瑶,尴尬的笑了笑:“这苍蝇太多了……”

宫倾瑶看着年岁与她不相上下又容貌绮丽的年轻人,隐隐猜到了他是谁。

皇上近日加紧了进入帝都关口的布防,所以近几日进出帝都的人并不多,又因宫倾瑶看见好看的人忍不住的多看了几眼,以至于有几个人她印象特别深。

“你是……黎广惜?”

下一章连载中
同类热门
  • 红尘一曲:倾城醉红尘一曲:倾城醉苏墨凌|古言姑奶奶我魂穿肿么了?我收了阎王做小弟,白莲花又怎么样,男主是我的就足够了,一生一世一双人?不稀罕,我要你和我定下契约,同生共死!干吗?不就一个女配而已嘛,原来小说里什么男主男配争女主的剧情老掉牙了!我只要他!你说她才是女主?我告诉你——我的未来是有我做主!!
  • 邪皇独宠:爱妃是朵黑心莲邪皇独宠:爱妃是朵黑心莲许瑾之|古言古墓惊现神秘古尸,她竟意外穿越回乱世,狗血戏码频频上演,先是被迫和亲,后是婆媳大战、那个无良昏君还要逼她玩宫斗!在这里她曲膝奉迎,步步为营。斗得了毒妇,杀得了白莲花,欺得了伪圣母,却还是逃不过他精心为她编织的那张“情网”。她沦陷、她痛苦、她挣扎却只能换来更疯狂的索取。她和他彼此纠缠,至死方休。她说:若是不爱何必强求,从此以后你君临天下我避世游历,你我再也互不相欠,可好?他说:那我便杀尽天下人,用这万里红妆当做再次迎娶你的聘礼,如何?
  • 凰上要还朝凰上要还朝夜翎纤|古言她是操纵植物的异能者,花开花败,弹指生死!却穿越成女尊世界作天作地的北辰九皇女! 什么?她的夫郎总和别人眉来眼去? 一手藤蔓舞得出神入化,小郎君乖乖捆在身边! 什么?皇兄皇姐们绞尽脑汁阻碍她回国? 她将西渚变成了她的领土,自拥为皇! 什么?阴谋诡计层出不穷接连不断? 她踩碎了首辅的诡计,打破了梁王的美梦! 只是某个口嫌体正直的小郎君为什么总要粘着她?嘴上说着不要不要,但是身体却很诚实的那种? 三皇子苏云卿冷冽道:“凰九歌,这里可不是你能随意撒野的北辰国!” 凰九歌笑容可掬,手中的藤蔓将他紧紧捆住,“没事,我负责打江山,你负责去撒野。”
  • 傲娇女王之独步天下傲娇女王之独步天下年末年初|古言林小曦,大学毕业就被莫名其妙带入佣兵团,并且被秘密训练成了杀手,平日里一副职业宅女形象,可她真实身法确实特工杀手,就在唯一一个最最要好的姐妹生日当天发生意外,穿越时空。。。。。。。。。。。。
  • 爱上未来的你爱上未来的你端木影梦|古言陌,死后重生,享受到前世未曾拥有的亲情,本乐于平淡生活的她,却一次次变成精心谋划下用于报复的棋子,她能否颠覆被算计的命运,守护她想守护之人呢?夜梓旭,竺阳国的王爷,因一曲歌找到了那个他想与之相伴一生的人,她想做的他帮他做,她愿守护的他默默守护,但,又是人生如戏,总会发生一些意料之外的事,打的人措手不及......兜兜转转魂于千年之前,命运的齿轮让他们相遇,最终他们又能谱出怎样的结局呢?
  • 盛世妖后:暴君,别来无恙盛世妖后:暴君,别来无恙百未子|古言【穿越+重生】 上一世,她放弃皇后之位笑饮毒酒,一代战神就此陨落,千乘将军之名变成大陆上的传说。 醒来时,却成了妖颜倾城软弱可欺的侯府小姐,自此废物变天才,于乱世中翻云覆雨,誓要夺回一切。 他是世上唯一与她平分秋色的男子,对她百般纵容,“若你此生注定是朕的皇后,你逃到何处?” 【本文双洁双强,结局1v1,放心入坑】
  • 梁宫词梁宫词紫夜未央|古言父亲官拜大将军,权倾朝野;姑母乃当朝太后,执掌后宫,杜芷书从小要风得风,身为杜家的女儿,她觉得很幸福!直到大姐嫁进侯门,二姐入宫为妃,竹马被害丧命,杜芷书才渐渐明白,她从小享受的家族庇佑,长大后,都是要还的!而今,杜家终于轮到这位最小的女儿了……
  • 凤凰嫡女妖孽王凤凰嫡女妖孽王孤毒瘾|古言她是二十一世纪的金牌杀手,上天入地啥都会;他是异世界的风流皇子。你风流,我嚣张,她带着儿子横着走,他为她保驾护航。彼岸芙蓉,谁在等待?
  • 君心萌动:邪王追宠忙忙忙君心萌动:邪王追宠忙忙忙离雨染墨辞|古言她,镇国王府小姐,容貌无双,颜倾天下;他,风芜王朝国师,狠毒嗜血,权倾朝野;她,听风阁阁主,医手遮天,轻狂嚣张;他,离昀巅君主,鬼面示人,手掌万命。宛如谪仙的北轩太子为她倾世;温柔如水的南莞世子为她屠城;妖孽如斯的雪漾丞相为她堕魔。某男:他怎么不知道还有这样的事!
  • 红尘坊:医手遮天红尘坊:医手遮天绾绾月初|古言飞升之际,被最亲近的好姐妹出卖,数千年修为毁于一旦。 再次醒来竟是三百年后的下届大陆。 什么相貌丑陋?什么毫无天赋?看她如何完美逆袭。 魔界至尊中意她,高高在上的医仙是他的小弟,一手完美医术纵横天下。 可,这传闻中的陵王殿下是怎么了? 说好的冷酷睿智,佛挡杀佛呢?这粘人的橡皮糖是什么鬼? 说好的不亲女色,断手断脚呢? “王爷,你的节操掉了。” “节操是什么东西?可以帮本王娶媳妇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