游客,你好!登陆/注册

第33章 Chapter33

暑假周毅然要准备考研,没有回来。

当任华芳和周正德听到周毅然要考研的时候,什么冷战,矛盾都烟消云散了。

八字还没一撇的事,在他们嘴里都已经成了定局。

吃过午饭,任狄准备去画廊一趟。

她到了画廊的时候,发现画廊的卷帘门开着,被拉起来约摸有30公分的样子。

任狄犹豫了一下,伸手往上提卷帘门,当卷帘门被拉开时,光也缓缓映进了房里。

画廊内的房门也随之打开了,两个人面面相觑,不经意的意外从眼底泄了出来,回过神有觉得一切又都是在意料之中。

黎璨臣穿着一件黑色短袖,额前的刘海还在滴着水珠。

“你什么时候回来的啊?”任狄开口问道。

“刚回来。”说完黎璨臣转身又朝屋里走去了,房内响起水流的声音。

任狄朝里走去,只见一个书包被放在地上,颓废的靠着沙发,旁边还有一双沾有污渍的白色板鞋。

屋外的蝉鸣多数已偃旗息鼓,可九月,夏天的热浪还是不舍褪去,下午两三点的屋内依旧有些闷热。

“你这是过来帮我打扫?”黎璨臣换了一件绿色的短袖从屋里出来,肩上搭着一根毛巾,一只手拿着毛巾的另一端,揉搓着湿漉漉的头发,脚上一双人字拖,啪嗒啪嗒的走了过来。

“是啊。”任狄转过头说,“你们是不是也是明天开学啊?”

“好像是吧。”说完黎璨臣大剌剌的笑了一下。

“我的奖呢?”任狄把手伸到黎璨臣面前。

“什么奖?”黎璨臣在任狄旁边坐了下来,用毛巾揉着湿湿的头发,一脸疑惑。

任狄看他一脸认真的疑惑,看来他是真忘了啊。

任狄把兜里的手机拿出来翻了翻,随后一把将手机举在他面前,“睁大眼看看,喏!铁证如山!”

黎璨臣拿着手里的毛巾一把将自己的眼睛挡住,忍不住笑着说,“我看不见证据,什么都看不到了。”

任狄看他一副无赖的模样,一把扯过他手里的毛巾,只见黎璨臣闭着眼,笑的更加肆无忌惮起来,“我还是看不见,你没有证据了。”

“黎璨臣,你,你赖皮!”任狄被他气得,索性把手机放在沙发上,准备治治面前这个言而无信的赖皮鬼。

周围突然的安静,黎璨臣猛的睁开眼。

只见任狄一副气呼呼的模样出现在他面前,任狄眼底闪过被抓包的窘迫,随之少女的笑眼如同一湾皎洁的月,粉唇微勾,尽数被黎璨臣收进了眼底。

但任狄没有要停止的意思,继续靠近。

面对少女突然的凑近,黎璨臣手心莫名的开始出汗了,声音邹巴巴的说,“你,你,你要干嘛?”

“给你看证据啊!”任狄把手机朝黎璨臣脸凑了过来,“呐,呐,呐!看到没!证据!”

黎璨臣看着已经快贴到脸上的手机屏幕,低着声说,“看到了,看到了!”随后用手把手机推开了。

“你等着。”黎璨臣说完,飞快的进了房间里面。

不知道是不是任狄的错觉,刚刚黎璨臣的离开步子,怎么都带了点狼狈,甚至可以说是逃窜。

屋内的黎璨臣,转过头看了一眼门口,没有跟过来,他长长的舒了一口气,摸了摸自己异常跳动的心口,没由来的紧张感,让他差点魂飞魄散。

“呐,奖品。”黎璨臣手里拿着一张纸出来了。

任狄抬头,黎璨臣说的奖品是一幅画。

红墙青瓦的寺庙,青瓦上零零散散的是黄色的落叶,寺庙那里坐了一个小小的人,扎着马尾,身着浅色衬衣,身后是寺庙,目视着前方的森林。黄绿相间的树林,野草和野花铺洒在草地,正午的阳光透过树林投射在了草地上。

任狄一边看着画,一边问,“这是风星山?”

“不知道。”黎璨臣坐了下来,从沙发边的书包里抽出那瓶还没喝完的矿泉水,拧开瓶盖,咕噜咕噜喝了几口。

“这是你画的啊?”任狄问。

黎璨臣没说话,这种显而易见的问题他并不是很想回答。

“这个是我吗?”任狄指着上面画的小人又问。

“那是个和尚。”黎璨臣吊儿郎当的说。

“哪儿的和尚要扎马尾,还穿衬衫?”任狄转过头,紧促眉头的看着黎璨臣问。

“你管的着吗。”黎璨臣说。

“这明明就是我。”任狄说。

“你知道还问!”黎璨臣没好气的说。

“这还是第一次有人画我。”任狄也没生气,反而笑了一下,轻轻的用手点了点画上的小人。

黎璨臣看着任狄轻柔的拿着他的画,他心里却升起了一股久违的暖流。

“要看电影吗?”黎璨臣问。

任狄从画里抬起头来,“看什么电影?”

“你等着。”说完黎璨臣就往屋里走去。

不一会儿就看到黎璨臣抱了个纸箱子出来,他轻轻的把箱子放在了茶几上,抽了几张卫生纸擦了擦上面的灰,又从箱子里拿了一个dvd的盒子,用纸巾擦了擦。

“这玩意儿有些年头了吧?”任狄的看着扑面而来的灰尘,皱了皱眉头,“你盗墓弄来的?”

“但凡你把你的异想天开的能力用到学习上,这会儿人类都该成功迁移到其他星球了。”黎璨臣继续擦拭着灰尘,把一个个清理好的dvd盒子放在茶几上,“你看看那里有没有想看的。”

任狄就近拿了一张起来念了起来,“冰川时代,动画片儿啊。”

“挺经典的,你看过吧?”黎璨臣没抬头,清理dvd盒子的动作,流畅得就像流水线上的女工似的。

“没有。”任狄说,“好看吗?好看的话,我们就看这个吧。”

“好,我把工具拿出来。”黎璨臣起身绕到自己沙发后面,摸索了一会儿,黎璨臣又抱出来一个纸箱,上面也积了不少的灰。

“这什么啊?”任狄看着纸箱上面积了一层厚厚的灰。

只见黎璨臣小心翼翼的扒开纸箱,从里面取出一个机器,看样子是个投影仪,款式比较老,看着还挺沉的。

“投影仪,放得有点久了,不知道还能不能用。”黎璨臣一边整理着线,一边说着。

黎璨臣没一会儿把投影仪已经打开了,投影仪对准了卷帘门口位置,然后一把将卷帘门拉了下来,四周的百叶窗被拉了下来,房间光线变得昏暗起来。

一块白色的卷轴,从天缓缓而降,舒展开来,画面投射在了幕布上,有些歪,来了这么多次任狄都没有发现那上面还裹了一卷幕布。

然后黎璨臣又调整了一下,直至投影和幕布契合。

要说起电影,任狄印象最深的还是孩童时期,外公带着他在镇上的广场去看露天电影的时候。

她看不懂电影,却每次都跑得最积极,外公和镇上其他的爷爷一起唠嗑看电影,镇上的男人女人们坐在椅子上,倚在树干上,还有的坐田里高高的草垛子上,目不转睛的看着巨大的幕布上投放的电影。

而任狄就和那群小孩儿们就玩儿起躲猫猫的旧游戏,草地里的蟋蟀叫声和越过夜空的鹧鸪声交织着旧时光的笑和打闹。

那是让人无比怀念的时光,怀念是因为她知道自己再也回不去了。

这部冰川世纪轻松而诙谐,好几次任狄都没忍住的笑了起来。

在昏暗的环境里,她转过头,看到黎璨臣安静的盯着屏幕,搞笑的部分,也只是微微的勾起嘴角。

两人的状态这么一对比,反倒是显得任狄如土匪头子一样豪放不羁,黎璨臣如大家闺秀般的安静优雅。

“你怎么不笑啊?”任狄问,“挺逗的啊。”

“以前看过了。”黎璨臣说。

“你看过了还看,早知道就重新选个了啊。”任狄有些着急的说。

“好久没看过了,好多情节都忘了,正好补补。”黎璨臣笑着说。

随后两个人都没说话了,只是静静的看着电影里播着片尾。

这时黎璨臣的手机突然响了起来。

黎璨臣皱了皱眉接起了电话,冷冰冰的开口道,“说。”

听了片刻后,黎璨臣十分简洁的应了一声,“好。”便把电话挂了。

“你这会儿要回水电厂吗?”黎璨臣按开屋内的灯,屏幕上的内容变成花白一片。

“要,明天要开学了,要回去收拾收拾。”任狄说。

“那正好,我也要回去一趟,那一起,我送你回去吧。”黎璨臣把存放电影的纸箱盖好,又端进了屋里。

“嗯,好。”任狄说。

黎璨臣坐到沙发上换上了那双有污渍的运动鞋,一把将地上的包挎上肩,“你帮我关一下门,我去后面把车推出来。”

任狄刚刚关好画廊的门,黎璨臣就骑着小电驴就从旁边的巷子里出来了。

傍晚的夏末初秋,风顽固的从少年单薄的身子擦过,落日的余晖把少年的皮肤染成了橙黄色,两个人的头盔在落日余晖里也熠熠发光,就像是谁在喝橘子味的汽水,让整条街都像浸泡在一瓶冒着气泡的橘子汽水里。

把任狄送到水电厂宿舍的门口后,黎璨臣骑着他的小电驴慢悠悠的又朝着旁边的电梯公寓行驶而去。

回到家后,家里没有人在,一片安静,任狄难得的觉得自由。

走到自己房间后,她把之前来这里时的行李箱从床底下拉了出来,上面已经积了不少的灰。

随着时间悄悄的流逝,它在某一件被遗忘的物品上慢慢的积累着灰尘。

任狄简单的收拾了一些基本的洗漱用品,几件衣服在行李箱里,其他的也没什么可带的了,况且任华芳也没给她准备任何住校要用的东西。

或许这个房子里也没人记得她是什么时候开学,也没人在意她住校需要要拿什么东西。

任狄躺在床上,透过窗帘的缝隙,看着远处高层建筑闪烁着忽明忽灭的信号灯,她不知道那栋楼,到底哪扇窗户属于黎璨臣。

她只觉得眼前的这扇窗,不属于自己的,但又适合自己。

那栋高楼的飘窗前,黎耀景把坐在轮椅上抽着烟,明明也才四十来岁,头发却不知不觉的白了一大半。

“能别在我房间抽烟了吗?”黎璨臣坐在电脑桌前捏着拳头,然后冷冷的指着门外说,“外面那对母子是怎么回事?”

一旁的黎耀景没马上开口说话,只是拿着手里的烟,猛的咂了一口后,把它摁熄在了烟灰缸里,随后又从鼻孔将刚过肺的烟喷薄出来。

黎耀景开口道,“小楠今年来云小读小学,你古阿姨住在郊区,小楠上下学也不方便,我就...”

“别说了。”黎璨臣打断了他接下来要说的话,“我不同意。”

黎耀景把面前的烟灰缸往里推了推,这一切似乎都是在他的意料之中一样,面色平静如旧,语气平静的说,“那我现在是通知你,不是在和你商量。”

“是,通知,确实是通知到了,你可真是有心了!还特地来通知我一声!”黎璨臣像一头失去理智的狮子一般吼了出来。

黎耀景叹了一口气说,“你的房间我不会动,小楠我会让他住在我的书房。”

黎璨臣没说话,眼里的光随着远处灯火的熄灭而一起消失。

“上一次收到你的通知,还是我妈走的时候...”黎璨臣沙哑着说。

黎璨臣随后苦涩的笑了笑。

黎耀景眼底不再平静,手搭在轮椅扶手上,闭上眼深呼吸了一口说,“我总得往前看,你不能自私的要求我停留在过去。”

“我自私?”黎璨臣嘲讽的笑了一下,“论自私,我还真比不过你。”

黎耀景紧锁眉头,手不自觉的捏成了拳头,好半天才开口说,“你早点休息。”

黎璨臣感觉此时的自己像一个小丑一样,一顿发作,也无济于事。

黎璨臣听到外面说话的声音,一个女人,一个孩童,一个低哑男声,他们和睦日常的聊着天,却像一把把的利剑封住了黎璨臣的喉咙,不能呼吸...

早上被闹钟叫醒后,任狄拖着行李在楼下随便吃了些东西就出发去西中了。

转了两趟公交,又走了十几二十分钟才到。

拖着行李到了报道处,一个学生穿着短袖,戴着一副眼镜,袖口处别着一枚红袖章,上面写着‘志愿者’,一脸友善热情的走了过来。

“同学你好,是来报道的新生吧?”男生问。

任狄点了点头。

“那你跟我来这边报道。”男生礼貌的笑了笑,把任狄引到了一个课桌前,课桌前一个老师正低着头写着资料。

“邓老师,有新生报道。”男生欠了欠身子对坐在课桌前的人说。

那个老师抬头看了任狄一眼,像是流水线作业似的说,“同学,把名字报一下,把成绩单给我,还有录取通知书。”

任狄拉开书包的拉链,把成绩单和通知书拿了出来,递给了面前的老师,“我叫任狄,任意的任,狄仁杰的狄。”

面前的老师把成绩单和毕业证摊开准备做登记。

本来还在流水线的老师突然抬起了头,愣了一下说,“你就是任狄啊?”

“嗯,对。”任狄说。

“你们胡老师有给我说你要来西中,西中欢迎你。”邓老师笑了笑。

看得出来他平时不怎么爱笑,以至于他想来一个热情的笑的时候,感觉有些不那么自然。

“谢谢。”任狄说。

说完邓老师就埋头拿着资料,三下五除二的把任狄的入学办好了,然后冲靠近教学楼的一边喊道,“哎!老李,你过来帮我接着办一下入学的事,我这会儿有点事儿,得去忙一下。”

没一会儿,那个叫老李就带着一副憨厚的笑走了过来。

“得,你去忙吧,这儿交给我。”老李爽快的冲邓老师摆了摆手。

邓老师快速的把资料装到了资料袋里转头对任狄说,“那个,任狄,你跟我来。”

任狄跟在邓老师的身后,她发现这邓老师不管是走路还是做事儿都还挺利落。

没一会儿就把任狄的住宿,奖学金的申请都办好了。

任狄在心里暗暗的笑了笑,这人办什么事儿都能给人一种在流水线操作的感觉。

“你以后在一班,一班是咱们学校的重点班。”邓老师把任狄的一些资料清理了一下,又想起什么似的,抬头说,“噢,任狄,还有个事儿。”

邓老师说话突然就不流水线风格了,顿了顿才说,“明天就是开学典礼,这一届呢,你是新生代表,得去台上去念新生致词。”

“还有你今年的学费和住宿费是免了的,给你申请的奖学金也是学校最高的。”邓老师又补了一句,“以后要是你的成绩继续保持,那减免费用和奖学金是每年都可以申请的。”

任狄总觉得这句话特别市侩,但又觉得证据不足。

任狄说,“致词是有现成的吗?还是要自己写?”

“这个要你自己写呐。”邓老师搓了搓自己下巴上的小胡渣,又展现了一次自己想要显得和蔼的笑容,但在任狄的眼里,这无疑又是一次滑铁卢。

“致词时间有限制吗?”任狄问。

“十分钟以内吧。”邓老师说。

“嗯,好。”任狄应下了。

邓老师又带着滑铁卢式的慈祥笑容说,“那你先去熟悉熟悉学校,我要去忙新生报名的事了。”

任狄拖着行李去了宿舍。

打开宿舍门,房间空无一人,一些零散的行李被随手扔在了宿舍的地上。

任狄铺好床铺后,坐在宿舍仅有的那张一米多的旧书桌前,从书包里拿出纸笔。

白炽灯投下的光打在白纸上,任狄拿着笔,直至笔尖在纸上绽成了一朵墨色的花,才不紧不慢的动笔开写。

写完后,任狄又检查了一遍,改了改措辞,又拿着稿子计时读了一次,感觉没什么问题后才把稿子叠好放进了书包里。

忙了一天的任狄在繁忙之后,才发现自己还没吃饭,于是准备到学校逛一逛,顺便去找找食堂。

出了宿舍,一旁就是操场,任狄朝着操场的反方向走去,顺着往前走着,看到了两三个门面的小卖部,聚集了很多的学生。

再往前走便是食堂了,食堂不大,一共就两层楼,一楼基本都是学生,往二楼望去就是教职工的就餐区了。

任狄在食堂买了一碗面吃,吃完就直接回了宿舍。

夜里,没有白天初秋的那股子燥热,任狄倒在自己的窄床上眯着眼睛休息着,或许是太累了,没一会儿就睡着了。

下一章连载中
同类热门
  • 冰山公主的霸道王子冰山公主的霸道王子衿子玉|青春言惜怎么也没想到,她倾心以对的男朋友冯凌竟然会因为柳家小姐能够给他华贵的物质条件而抛弃自己!“小姐……”“他又命你来接我?呵!为什么不如当初那么绝情!”言惜冷笑天上繁星点点,“妈妈,我好想你…”言惜喃喃,“如果,如果那个身份真的那么重要的话,那我便接受了!”“诶,这里!”顾逸轩不屑。言惜闻言走了过去,一言不发。“诶,你好歹也该应一声吧?”顾逸轩怒了,但又发现了言惜异样,摇了摇言惜的肩膀,注意到言惜眼圈红红的,慌忙的双手不知往哪摆,片刻后又大怒“谁欺负你了,我找他算账去!”心莫名的悸动却全然不知……
  • 何其有幸岁岁年年何其有幸岁岁年年百木森林|青春你是我的乍见之欢,意外之喜。 我的爱而不得是你。我的辗转反侧是你。 我的经年不忘是你。我的往后余生是你。 “纪佟,你确定你想好了吗, 如果你真的决定了的话,那么, 我,你就再也赖不掉了。” 纪佟对于苏木来说,是爱,是救赎,是希望。是我即使身处黑暗,依然心向光明。不为自己,只为你。 何其有幸遇见你。
  • 与君相谋(全集)与君相谋(全集)南归小法师|青春本套装包含《与君相谋1:秋风不渡》当初她救他,就是为了让他恨,让他去报仇,想知道就去查证。陈年旧案当初究竟有何隐秘,都只能靠自己去探索,随着他们的点滴生活,二人的感情也纠葛不清,在这之中他想要的,得不到的,她都会为他得到。而他需要付出的也仅仅只是自己而已。《与君相谋2:春风佛晓》她不是刽子手,但她是皇权斗争里的利刃,这一点她是从不曾忘的,只不过是世人忘了而已。可是世人的众说纷纭对她来说重要吗?那并不重要!真正值得她珍惜的只是他的话……“你可认命?”“他认命吗?”“是他教我要认命。”
  • 我们一起走过的路我们一起走过的路羽冰新|青春儿时,樱花树下的相遇注定了两个人人生将不会平凡
  • 陪伴之花:开在十四岁陪伴之花:开在十四岁浅恋寂寞|青春“我们要做永远的好朋友!”一句誓言,永远注定他们的缘分,童年时的誓言,现在是否还会是真的?时光流逝,给人留下各种回忆,也在她的心中留下仇恨,但她始终善良,不会复仇,在别人眼里这样,她的心呢?世界对她不公,就算了,友谊却一次又一次的毁灭,然而这时,爱,出现在她的身边,她能否守住这段爱情?但是一切的一切开始变化……
  • 我眼里的他我眼里的他天惰|青春他的一举一动,任何风吹草动都不放过,自从认识了他,他在我心中的形象不知道为什么越来越完美,总想靠近他,却错过了一次次的机会
  • 黑白时代:贫富的较量黑白时代:贫富的较量轻羽.CS|青春占有欲的骚动,金钱名利的诱惑,自由宁静的追求。贫穷与富贵,幻想与现实,善良与邪恶,黑与白,谁会是这场战争的胜者?一个平凡的女孩,一个贫穷且平凡的女孩,一个在乎别人胜过在乎自己的女孩,傻,天真,爱幻想,多愁善感,这些词用在她身上最合适不过了,可是她却讨厌这样的自己,她一直在挣扎,想挣脱这些束缚,做个没心没肺的人,什么都不在乎的活着。另一个高贵的女孩,一个富有且高贵的女孩,每天衣来伸手,饭来张口,出门不愁,这样的生活她已经习惯了,认为这样的生活是应得的,她从来没有想过要去改变自己,因为她觉得现在这样的生活完美无缺。在这个黑白时代,即将上演一场贫与富的较量,谁会是这个时代的最终赢家?
  • 皆与岁月成痴皆与岁月成痴猫辞卿|青春那年夏天时光静好…… “给,擦擦吧。” “你好,我叫陆书墨。” “可是,他们也说了,那是传闻,所以说我只相信我眼前看见的。” “因为,你猜……” “陆书墨。” “嗯?” 原来这世界天使是真的存在。 这世界上哪有那么多巧合呀,你永远也不会知道,每次的巧遇都是我精心琢磨已久的陷阱。 下雨的时候常常不带伞,看见你从教室门口急匆匆的跑来递给我一把伞,原来我是爱上了你为我着急,为我担心的样子。 其实我一直在你身后,只是我站在背光处,月光下如玉的,你感觉不到我。
  • 自朝自朝洛克菲勒.|青春一个少女的初中生活、懵懂的蜕变、进来看看、你的初中生活的翻版、(通过真实事件改编.)
  • 我的直爽小丫头我的直爽小丫头紫弦雪|青春她司梦纤是司家二小姐,集万千宠爱于一身,她有一个姐姐,是司家的养女,姐姐对她很好,可她万万没有想到,这只是姐姐的假面孔,姐姐阴险狡诈,她不是姐姐的对手,正当她十分无助时,一个如天使般的男孩降临了,男孩帮助她,和她一起上学,让她从一个直爽的小丫头慢慢成长起来,他们又会发生怎样的故事呢?尽请期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