游客,你好!登陆/注册
·求书
联名卡

第9章 最后的“惊喜”

(二十二)

李江河焦急地开着车往回赶,一路上,他不停地逡巡着路边,希望在晚归的行人中找到芳菲的身影。

可是,令他失望的是,没有,没有,还是,没有。

到了自家小区,他直行,左拐,右拐,刚刚能够看见自己的窗户,他就急急地去判断,可惜,是黑的,确实,是黑的。

他沮丧地将车停在单元门前,不知何去何从,他该怎么办?回家?可此时此刻,他才意识到,没有芳菲的家算不上一个家。他继续找?可是怎么找?去哪里找?他竟然不知道最近几年,芳菲走得近的朋友都有谁。

这之前,他匆匆开车到供电大厦,可夜晚的大厦只有12楼的市供电调度指挥所还亮着灯,他跑去问警卫,那年轻的警卫似乎并不认识芳菲,只说下班以后确实断断续续又走出几个人,但他并没注意是男是女。

他开着车往沿江路走,芳菲自年轻开始,每每遇到不顺心的事,总是会一个人去走路减压,可是,偌大的沿江路上,他逡巡了一遍又一遍,还是,没有。他又到了小区不远处的那个人工湖公园,夜幕已然深重,环湖路人已经很少,他恨不得对着脸去辨认,还是,没有。他想芳菲有没有可能回了娘家,可是,最近一年来,丈母娘明显有了老年痴呆的前兆,芳菲本就孝顺顾家,这种时刻回去必然会引起老人担忧,所以,可能性微乎其微。

他无力地趴向了方向盘,昂的一声,鸣笛声在寂静的凌晨显得分外通透,他抬起身子,烦躁地看向车外,突然,三楼的灯光啪地一下,亮了。他揉揉眼睛,确实是自家的灯,没错,是自己家的灯。他急忙熄火停车,顾不得将车泊在自家停车位上,就匆匆向楼上跑去。

(二十三)

芳菲快步地在路上走着,天气渐渐转暖,她只穿了一件半高领的浅米色羊绒线衣,外面是一件短款的青蓝色的呢绒衣。衣服都很薄,但饶是如此,她还是感觉微微有汗水沁出。

芳菲今早坐公交车到了供电局,办妥了年休假的手续,在他们科室,芳菲已经是老资格的员工了,有足足15天的带薪假期。

自局里到自家小区大约4公里,芳菲穿着运动鞋,大约要走一个小时。

走到一半的时候,芳菲突然有了一个大胆的想法,这个想法吓了她一跳,她有一点不敢置信,可是,她回味了一会儿,又觉得这个想法很棒,真的很棒!

昨夜,她回到家里,家里的灯还开着,李江河却并不在家。桌上放着两杯茶,一个是蓝色眼镜男,水已经喝了大半,一个是粉色发箍女,水满满的,都已经冰凉。

这真是难得,芳菲心想,难得李江河能比她到家早,难得还给她冲上了一杯茶。可是,他竟然没有注意到,她已经几天不用这个粉色发箍的情侣杯了,她用的是杯盘上,那个清明剔透的骨瓷杯。

是不是那个叫陈忆芊的女孩已经向他汇报了战果,他是欣喜的吗?抑或歉疚的?或许还有些许的懊悔?他看来是找她去了,怕她自杀?怕她出走?

芳菲把灯关了,坐在沙发上对着黑暗发呆。

“我们在一起426天了。”

“我怀过川哥的孩子!”

“没有爱的婚姻是可耻的。”

她想得木然,没有愤怒,没有伤心,唯余疲惫。

楼下的鸣笛声吓了她一跳,有点像是自家的车,她开开灯,果不其然,她听到了李江河的脚步声。

“芳菲,”李江河看着她,有点焦急,“你什么时候回来的?”

她突然就笑了,觉得眼前这个男人更像一个孩子,他偷了东西,想装着若无其事,却用满脸的惶然告诉别人,是我偷的。

芳菲静静地看着李江河,想等着李江河说什么,可是,李江河对着她的笑却突然轻松了,说,“你急死我了,为什么不接我电话啊?”

她失望了,战火明明已经燎原,可他李江河竟还一无所知,自以为天下太平,万里无疆。

看来,那个年轻的女孩子满打满算,以为她芳菲必然挑起后院的熊熊烈火。

可是,即便烈火焚身,她又怎会容许他人作壁上观?

这才是她芳菲的性格。

走着走着,芳菲觉得神清气爽,她重新梳理了一下刚才那个大胆的想法,坚定了实施的念头。

一股泪水涌上眼睛,芳菲克制着抬头看天。

天气真好,她想。

(二十四)

米蓝色的桌布上摆着三副餐具,碗碟盘、汤匙、筷子一样不少。芳菲昨天回来后睡了一天,今天一早,就开始准备。现在,万事俱备,只等东风。

她想起莉莉和漾儿昨天好奇地问她这么长的假期准备做什么,她无法判断莉莉到底在这件事情中扮演了什么角色,只笑笑说,她要唱一场大戏。

当时,只是顺口一说,可现在,她真觉得这是一场戏了。就像谁说的来着,人生就像一场戏,你方唱罢我登场。只是,她现在突然明白,无论什么样的戏码,谁也不知道是谁,左右了剧情的发展。

她给陈忆芊打电话,声音平静无波:“芊芊,今晚我准备了几个小菜,想邀请你一起共进晚餐。”

她给李江河打电话,声音淡然平和:“江河,今晚务必回家吃饭,我邀请了一位贵客。”

陈忆芊先是诧异,后是兴奋,芳菲听得出来她压抑的激动,“真是一只好斗的小母鸡。”芳菲心想。

李江河是很忐忑的,芳菲知道,这两天她始终淡淡地对他,既无悲也无喜,不多说话,拒以千里,正是如此,她知道,李江河必然排除万难回来吃饭。“那就好。”她想,“人全了戏才好演。”

她坐在餐桌的这一侧,在对面的两个位置上分别摆上那一对情侣杯:蓝衫眼镜男,粉色发箍女。

她在自己面前放上了今天上午刚买的杯子,和蓝衫粉色对杯形似而画不同,是一个身着青花瓷旗袍的麻花辫女子,画风清淡雅致,是她喜欢的风格。

今天一早,她去采办,偶然见了一家名为“简.爱”的小小店铺,应该就是筱雅买杯子的店铺,店里一侧摆设的都是形式各样的情侣杯。看中这一个,问了价格,说是99元,只成对不拆单。她想了一想,付了一张整钞,转身欲走。

可那店主却叫住了她,把那配对的杯子当着她的面轻轻扔进了角落里的一个置物箱,杯子落入的时候发出一声清脆的声响,芳菲的心也跟着轻轻颤动了一下。

“杯子可以不要,”店主说着,递给她一元找零,说,“这一元钱不能不要。”顿了顿,年轻的声音又补充:“因为这个世界上只有99分的亲情,没有100分的爱情。”

芳菲有些诧异,这才抬起头看店主,店主个子挺高,她先是看见他别致的胸牌,“我叫蒋杉,不叫老板。”然后才看见他的脸,分明是个只有二十六七岁的年轻人,却说出这样耐人琢磨的话语。

芳菲坐在桌前,想着“我叫蒋杉,不叫老板”那句话,她想,这真是个有趣的年轻人。

窗外,暮色渐渐地蔓延……

(二十五)

李江河下了班就急急地开车往家赶。下午接了芳菲的电话,他一直坐立不安,这两天芳菲不问,不说,他很想解释的,有时候,甚至想,芳菲你骂我吧,你打我吧,只是不要这样不咸不淡。

可是,芳菲什么也不说。

他在楼下,抬头望向自家窗口,看见芳菲在厨房忙碌的身影,稍稍松了一口气。

进了家,他还没等看清那位“贵客”是谁,一声称呼就传了过来。

“川哥!”

是陈忆芊的声音!

竟然是陈忆芊的声音!!

李江河瞬间犹如雷击,呆愣在了原地。

(二十六)

陈忆芊接受芳菲的邀请之后,小心脏雀跃了好一阵子。她给李江河打电话,试探李江河的态度,可李江河竟然一直未接。

“好吧!”陈忆芊心想,“那就这样!”她握握拳头,给自己鼓劲。

下午正好没课,她去发廊打理了一下自己已经稍稍有点长的短发,接着,又去美容院做了皮肤护理。

从美容院出来前,她对着镜子花了个淡淡的妆,镜中的自己,年轻,貌美,富有朝气。她想,爱情必胜。

陈忆芊从来就知道李江河没有离婚的勇气,她也曾经说过她就是爱慕他,并不在乎那一纸婚约,可是,天知道,在最初,她确实是那样想的,但是,在那次怀孕之后,她的想法变了。

她为什么不能争取婚姻?她仰慕他,他疼爱她。有情人终成眷属,为什么她不能?

来到李江河的家中时,还只有芳菲一个人,桌上已经摆好了餐具。芳菲始终微笑着,看不出伤心,看不出悲愤。她有点奇怪,这个女人是怎么了?怎么能这么平静?莫非她早就不爱李江河了?

(二十七)

最后上来的一盘菜是清炒土豆丝,这是李江河的最爱。

芳菲每次都能把土豆丝切得长短粗细均匀,炒的色泽清透,口感爽脆,每次李江河在家吃饭,这样一盘土豆丝几乎是必备菜肴。

三个人按杯子的位置已然坐好。

荤素搭配的六个菜已经都妥妥地盛在了青白色的磁盘中,刚刚端上的土豆丝还冒着热气。

一瓶红酒已经打开了木塞。

芳菲把红酒分别给李江河、陈忆芊、自己倒上,是高腰的玻璃杯,芳菲知道红酒浅酌,可她还是把每一杯都倒得满满的。

“江河,”芳菲举起杯子,微笑:“芊芊是莉莉的妹妹,一直视你为偶像,今天我把她邀请到家里,是给你一个惊喜。”

李江河的脸色已由最初的白转青,青转白,慢慢恢复了正常的脸色,所幸这几分钟芳菲在厨房里忙碌,并没有看见他变脸一样的神色变化。而陈忆芊则一副青春活泼,天真无邪的样子。他有心想问问陈忆芊,却发现根本开不了口,他怕了,觉得自己毫无准备地被曝在闪光灯下,他不知道自己演的是什么角色。

听到这句话,他的心中波涛又起,他看陈忆芊,后者调皮地给他做了个鬼脸,他看芳菲,淡淡的微笑平静如水。

原来,真的,就是一个惊喜?只是一个惊喜?!

“芊芊,”芳菲继续说,“你的到来我想一直是江河的梦想。”

芳菲说不下去了,一下午,她不停地给自己打气:我就当自己是个演员,一定要把这场戏演好。

可是,芳菲努力微笑着,心想,原来,演戏好难!她仰起脖子,咕嘟咕嘟的,红酒就下去了一半。

酒能壮胆。

对面,李江河愣愣地看着她,眼神惶惑不安。

对面,陈忆芊静静地看着她,眼神热切企盼。

她想起《甄嬛传》中似乎是甄嬛或者华妃的台词,“今天的我,之所以为我,是因为你们。”

芳菲努力微笑,一鼓作气:“今天,我把芊芊邀请来,是庆祝你们相识438天。”

李江河傻了。

芳菲微笑,继续:“芊芊,从今以后,我叫你一声妹妹,可好?”

陈忆芊有点摸不清戏码,傻傻应道:姐姐。

芳菲环围着酒杯的双手,露出了压迫的煞白。依然微笑,看着陈忆芊渐渐迷茫的双眼,“从古至今,哪个男人都喜欢三妻四妾。”

她转头看向李江河,后者煞白的脸色让她的微笑更甚,“是不是,江河,连郭校长都如此,又何况于你?”

芳菲不等李江河说什么,继续道:“我在想,芊芊,” 她一直让自己微笑微笑,可是,声音的寒冷却再也克制不住,“江河找你,实在是既省钱又安全的事情。”

陈忆芊多少有点明白过来了,颤抖道:“你什么意思?”

“没什么啊。”芳菲觉得自己这才进入了角色,她真的微笑了,“我觉得江河有你,总比娼妓好!”

“啊!!!”陈忆芊再也克制不住,她尖叫着站了起来,捂住了耳朵,同时,看向了李江河。

李江河握住酒杯的手抖着,一声不吭。

“川哥!”陈忆芊声音带着哭腔,“川哥,你快和这个女人离婚!”

李江河觉得自己浑身都在颤抖,他不敢抬头,不敢应声。甚至,此时此刻,他已经没有了思想。

芳菲突然觉得这一切都离自己好远,她好像只是一个演员,按照台词继续飙戏,“你来告诉我,你那么那么地爱他,你为他怀孕打胎,我想既然如此,你一定愿意为他做任何事情,不论当妾、当娼,你说呢?”

“你,你,你们……”陈忆芊哭了,她看看一直微笑着的芳菲,看看低头不语的李江河。

“你真恶心!你竟然……你竟然侮辱我!”她说不下去了,眼睛里的泪水忍不住流下来。

“你本来就在作。”芳菲觉得笑得好累,终于冷下脸道:“却说我在侮辱你?!”

陈忆芊呆愣了三秒,猛地就近拿起一个杯子就要向芳菲泼去。可杯子拿起的瞬间,一只大手握了过来。

她吃痛,杯子瞬间落地,那个有着粉色发箍女孩图像的杯子立刻在地上四分五裂。

“呜呜呜呜……”哭出声的同时,陈忆芊用左手狠狠地扇向那个握住她手腕的男人。

她一直以为的,那个爱她,却因为责任而不能娶她的男人。此时此刻,他选择了保护他的妻子。

“啪”的一声清脆,李江河松开了手,无力地垂站在一侧。

陈忆芊眼泪滂沱,向外面跑去。

芳菲冷冷地看着这一幕,看着陈忆芊跑开,看着李江河怯懦地抬头。

“芳菲!”李江河觉得嗓子很干,努力了半天,挤出了三个字:“对不起!”

“李江河!”芳菲的声音平静得她自己都无法相信,“我恨你!”说着,她背上早已准备好的两个包,转身走了出去。

没有回头。

李江河无力地坐下,双手抱头。良久,他的嗓子里发出小狼一样的呜咽声。

餐桌上,蓝衫眼镜男子与青花旗袍女遥遥相望,中间还有一盘微微冒着热气的清炒土豆丝。

(全文完)

下一章全书完
同类热门
  • 错当女配反手坑错当女配反手坑画无冕|现言嗯?什么?原来我是女主,只不过是你们选错了气动之子? 一朝书穿,从末世来到小说世界,黎沐北本以为自己成为了被女主打脸到炮灰的女配一枚,然而有一天却有一只狗告诉她,她还有更大的任务! 于是,好好的古穿现打脸宠书硬生生变成了,书穿女配的玄幻逆袭之旅?
  • 高冷女神的闪耀之路高冷女神的闪耀之路肆扬|现言白家千金刚刚回国就联合哥哥瞒着家人偷偷进入娱乐圈,开始艺人生涯。可是,他们一家人真的会同意吗?她又将面对什么呢?在她一筹莫展的时候,是他帮助了她,让她可以心无旁骛的追求梦想。而他却也有着不为人知的势力。“谢谢你帮了我!”“我接受你的道谢。”“呃……”“既然我帮了你,你是不是应该为我做些什么?”他一脸玩味的看着她。“我……”“两次!”“啊?”“帮了你两次。”他笑着对她说。“那你想怎样?”“要么你嫁给我,要么……我娶了你。”……
  • 情系时先生情系时先生易九新|现言初次见面,舒辞就对时御礼一见倾心,时御礼长成了所有她喜欢的模样。 再次见面,时御礼“我爷爷在对我催婚,所以我需要一个姑娘。”“我们在一起,半年为期。”“如果半年后,我喜欢上你,可以考虑结婚。” 所以,对的时间,对的人,一切刚刚好。 暖文,小虐怡情。
  • 允诺易生允诺易生天沫无星|现言他是放荡不羁的懵懂少年,他是风度翩翩的白衣校草,他是机智聪明的成熟暖男,他是帅气呆萌的国民男神——李易峰,为她放弃一切,只为博她欢心。
  • 盛世婚宠:第一千条禁令盛世婚宠:第一千条禁令陌沫momo|现言他,未来X市总统,却隐藏身份,就读圣伦,夜晚到夜店打工。她,为了小时候喜欢的一个男孩,放弃就读贵族学校,去到圣伦追求男孩。刚到圣伦第一天就遇小偷,更囧的是她还表错白了!被表白的少年居然一点反应都没有。—————————————————某夜,她留下一封信后带球跑,没到门口就被‘请’了回来。“班以萧你混蛋!”“这就混蛋了?今晚我真混蛋一个给你看。”一个胖乎乎的小手拍拍她的背“妈咪别怕。粑粑答应我今晚他会很温柔的。”“…”
  • 穿书之男主他走心了穿书之男主他走心了雪娆冰是阿娆|现言书里明明写着这是一个暴戾冷血的和尚系男主,可白西柠见了才发现,这,货不对版啊! 说好的高山之巅的冰冷无情男主,居然走心了??? 白西柠偶然救一个神秘女人,这临死之际托付她去寻找 可扭转乾坤,拥有旷世神力的玄武玲珑。白西柠本就无 甚留恋,直接答应了,于是穿梭到异时空,从此开启异 样精彩人生。 女主会慢慢成长的,不白莲,但是绝对软萌可爱。 原女主与男主没有关系,是个十六线打酱油的炮灰。原 男主外表清冷禁欲,内里是个残暴大魔王。原书的男主 升级打boss复仇的和尚系。 简单来说是女主穿到书里清新与残暴并存的恋爱小甜文 。 白西柠:什么和尚,说好的不近女色不食人间烟火,一 心“修仙”呢? 褚翊零:柠柠是嫌我不够爱你吗? 某人一脸哀怨。 白西柠:这只可恶缠人的大魔王谁啊?还我原来那个清 冷男神好吗!!!
  • 婚宠逆天:裘少千里追妻婚宠逆天:裘少千里追妻咪儿乐乐|现言母亲是上流社会人人唾弃的小三,女儿是万众皆知的裘家下堂妻。为母踏入虎穴,被下人刁难,被婆婆欺辱,她的丈夫也带着小三登堂入室。越是刁难,她越是不屈服!某天,男人如天神降临:“我的女人!谁敢动?”他只手遮天,为她挡下一切攻击。她生病,他彻夜不眠守在她床前。项链掉进江里,他亲自陪她寻找。终于她敞开心扉,母亲把她交到他手中,却冒出一个未出世的孩子要喊他父亲!她遍体鳞伤,撒手离去。最后一刻,他拉住她……
  • 好久不见我的少年好久不见我的少年色令君昏|现言如果有人问叶锦瑟,江明染是个怎样的人? 叶锦瑟一定会一脸看智障的眼神看着他:“开什么玩笑,他怎么可能是人?哦,虽然江江不是人,但他是真的狗。” (注意,这不是灵异,重复一遍,这不是灵异。) 而如果有人问江明染,叶锦瑟是个怎样的女人? 江明染一定会皱眉道:“她什么时候成了女的了?我怎么不知道?” (注意,这不是女扮男装,重复一遍,这不是女扮男装) 色色:当然是你爱上人家的时候知道的吖~(呕,被以后的自己恶心到了) 江明染从未想过有一天一个人会占据他的生活,蛮不讲理地打破他的认知,让他清楚的认识到,江明染,其实你对捧在手心上的人是真没原则。 被亲妈点亮恋爱技能的江老狗:不,她就是我的原则。 色色:那我可能不存在吧。
  • 我靠追星脱单了我靠追星脱单了perhap|现言圈里一直在说,追星的是没有男朋友的命,孟孟母胎solo了26年,谁曾想到居然靠追星脱单了?还拥有了一个又man又能方便追星的男朋友
  • 娇妻之家主别怂娇妻之家主别怂猫儿芒果|现言徐月暖一个私生女,因意外成为嫡系继承人。 洛尘是洛家家主,神秘而强大。 一场晚宴结下了缘分,是宠?还是宠? 洛尘觉得他有病,这个病只有徐月暖能治。 徐月暖觉得洛尘有病,这个病只有他前(女)友能治。 随着身份的揭晓,随着缘分追逐,随着一层层阴谋的揭露,他们将何去何从? 洛尘:爱我你怕了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