游客,你好!登陆/注册

第42章 番外二:后来的事

再见面已经是三年后的事。

姜莞尔坐在家里喝茶。当初周知那么苦口婆心让她戒掉咖啡,都比不过她凌晨三点被心跳震醒的恐惧。她穿着睡袍,坐在大落地窗前头,往下看,因为是阴天,街道都灰蒙蒙的。她捧着一杯正山小种发呆,身后电视也不管,随便放着哪个台的娱乐新闻。

职业病,她还记得刚实习那会,什么都做不来,跟着包装组做花字,每个嘉宾的头像都是现抠,她跟着加了一天白边,回家看电视上出的特效心都累。

也都这么过来了,她现在在公司,也混得上一声“姜老师”了。

新闻播到AllSing相关,说起队长Thomas如何,她一听就条件反射地去摸遥控,被别人抢了先。

男友把台转到体育,津津有味地看了一会篮球,才状似无意地对她说:“今晚有个局,你跟我一起去吧。”

姜莞尔撇撇嘴:“我真懒得去。”她的新节目刚刚上线,没什么突破,还是靠剪辑博出位,网上毁誉参半,但总算有点话题。

她天天挂在嘴边的话就是:“我做出一个现象级节目就退休。”

男友笑她:“那怎么行,你是我的摇钱树啊。”

“我不要。你那么有钱,你养我呗。”

男友把她当小孩宠着,用额头顶着她的额头:“一言为定。”

男友说:“明年的几个项目都要在今晚谈,你不去不合适。”

姜莞尔身子朝他缩了缩,拢了拢腿,好半天才说:“非得我去吗?”

男友笑了,“你就真那么讨厌Thomas吗?他人我见过,挺好的,你就看在钱的份上,别烦他了。”

他绞尽脑汁地说:“你凭什么讨厌艺人啊?你不知道他有多努力!”

姜莞尔被逗得“噗嗤”一笑,好不容易点头答应。

她一边换衣服,一边叹了口气。她觉得自己也很努力,才若无其事地,到了今天这个位置。

6

周知也早就知道,这是重逢的一夜。

姜莞尔在业内是有名的制作人,点子活,肯吃苦,有口皆碑。所以尽管男友是个富二代,甚至专门给她开了家制作公司,大家还是愿意认她的实力。

她事业有成,有本事,有爱人,有底气。

周知不知道自己该抱着什么样的心态来赴宴。

一顿饭吃得和和气气,十来个人坐在一起,谈工作之前总要说点风月,轮到周知,他就半恭维半真心地举杯:“姜制作和贺少真是蜜里调油,我还在想是什么人能把姜制作吃得死死的,贺少不是一般人。”

他把杯中酒喝干净,“令人羡慕。”

姜莞尔也举杯,跟他隔空示意。

男友心情好,搂住她的肩很亲密地看了一眼,语气是浅浅的炫耀:“你知道我怎么爱上她的吗?别看她平时雷厉风行的,我三年前遇见她的时候,人在电影院里泪流满面呢。

“我知道失恋伤心,但是第一次见有人真的在我面前哭,哭得要背过气去。我只好在她旁边递纸巾递水给被吵到的人赔不是,没办法,人道主义精神嘛。好在最后的结果,我不亏。”

他很幽默,众人给足了面子,周知尤其是,卖力地哈哈大笑。

姜莞尔当着周知的面,被这样拆穿,首先觉得难堪。她要逃到外面去。

周知不知道使了什么借口紧跟着出来,什么话都不说,就跟在她身后走。

姜莞尔或许是恼羞成怒,或许仅仅是受不了跟他隔得这样近,等到了天台上,冷空气吹得她镇定了一点,才转过身看着周知,说:“你到底要干什么?”

周知一抬眼,眼下红了一片。

她没再穿牛仔裤了,长的黑色羊毛大衣和高跟鞋,露出一截光裸的小腿。

她跟周知说:“对,分手的时候我是伤心了,不过都是过去的事了。”

周知说:“你为什么要假装洒脱,演戏很好玩吗?”

她一笑,说:“你就跟个小孩似的,周知,你真幼稚。”

“你别用那种泛着母爱的眼神看着我行不行?我是你儿子还是你前男友啊?你凭什么每次都不拿我当回事?”周知火了,“分手也是你说分就分。”

他一生气,压抑很久的少年感突然又活了。

姜莞尔看着,竟然生出几分怀念,不由放软了声音:“我这不是,顾及你的面子嘛。是你说,要跟我开开心心分手,我一哭,你就成谎话精了。我不想给你负担,反正都要分手,不如心平气和的。毕竟有这样的结果,我不是没想到,本来就是我处心积虑跟你在一起。”

他很诧异似的:“明明是我,是我死搅蛮缠追上你。”

不是的,她这才告诉他,她是怎么一手策划那些巧合,怎么展示给他,她是一个独立干练的冷静学姐。

“你一入学我就记住你了,歌唱得好,舞跳得也很棒,还报名了我在的每一个社团,早上偷偷在我宿舍楼下放酸奶的人也是你吧?我都知道的。所以你来参加我们节目,我当时还只能做副导演,被派到另一组去工作,我真是说尽毕生好话,才让领导放我去见你。头一天晚上激动到睡不好,早上醒来马不停蹄做面膜,差点迟到。

“你不知道,我录到一半收到你的短信,心差点跳出来。一边心痛一边删除,就怕被别人发现。

“你问我要不要交往之前,我就仔细地想了很久。我觉得你吧,是不能在我身边待长久的。我猜对了。

“我没有做过对不起你的事。”周知打断她,“其他人都是逢场作戏,我是艺人,总有不得已。”

姜莞尔点头:“我都体谅的。你当初送我那些茶包,看起来每天都是不同的日记卡片,其实都是同一天写的吧?”

“你怎么知道?”

“你手上沾了墨水,有两天是一样的污渍。可是那时候我就想,我能让你这样花心思,已经很知足。所以你说的那些,我都是体谅过了的。要不是因为真的爱你,我不可能和你撑到两年的。

“我们分手,也是真的觉得再耗下去没意思,你真的对我花了心力,我都明白,只不过你的事业,不允许你顾我太多。”

她笑一笑,我多后悔,你没出道的时候,就该抓紧你的。但后来,晚了一步,我自知没资格跟你的梦想一较高下。

“我以为你不爱了,我才甘愿放手的。我以为你是我努力了还没结果的人,我才同意分手的。”周知要哭了,“你倒是告诉我,你爱我呀。”

周知心口像被什么堵住了,涨得要命。他狠狠眨了下眼,挤掉那点多余的眼泪。真的很难过,每个人揭下一层往事,两个人就是不断地错过和错过,怎么就那么,小瞧自己在对方心中的位置。怎么就那么热衷于扮演大人,除了爱,什么都考虑。

他连声音都哽住,半晌才说:“我现在还爱你,你回来好不好?”

他说:“我什么都不管,只跟你在一起好不好?”

7

酒喝得尽兴,周知佩服她,分明一刻钟前还泪水涟涟,现在已经面不改色跟投资人把酒言欢,周知自认不如她,胃堵得难受,喝一口就拿手帕擦擦嘴,全吐在里头。

对面有人发现他的小猫腻,被姜莞尔不着痕迹地引了话题过去,他就继续假装喝酒,任由五脏六腑紧得难受。

最后全都醉得乱七八糟的,只剩周知和姜莞尔还清醒。她挨个安排送人回去,唯独没管他。周知已经打算让助理过来接他,结果姜莞尔走过来,让他上车。

两个人都喝了酒,她开着开着,眼看就要撞车。

周知陡然一惊,仅有的三分酒意也被吓醒,把着她的手急转弯,堪堪停在路沿石边。

“你疯了?”

可是姜莞尔眼神清明:“你刚刚不是问我好不好吗?这就是我的答案。”

周知莫名其妙。

她说:“你不愿意跟我一起死吗?连这个都做不到,你还有什么胆量来爱我。你明明知道,要跟我在一起,你得放弃的,比当年更多。你比从前更红不是吗,拥有的更多,摔下来也更惨。”

姜莞尔这么说,根本是替他做了决定。

周知气不过,想说“要是我愿意呢”,但是他发现这句话他说不出口,他不会再为了一口气,说出这样让两个人都为难的话了。

她凄惨地一笑,好像有什么东西已经无法辩驳:“你看,我也是瞻前顾后,除了可以跟你一起死,我什么都不愿意放弃。只要还活着,我要家庭,要钱,要随叫随到的爱人。而你什么都做不到。做不到的就是假的,假的爱情,我狠一狠心,是一定能放下的。”

他匪夷所思,只是在谈恋爱,怎么就开始话生死?他费解地看着她:“我们不死不行吗?”

姜莞尔问他:“我也是很好奇,你为什么,也从来没说过你爱我。”

“我说过的。”

就是那天,他们千难万险躲过所有人,成功来到她的公寓,他们好不容易见面,一整天手都没松开过,想想都夸张。姜莞尔是在他来的时候,突然觉得自己这间小小的出租屋,有了家的气息。

他抱着她躺在床上的时候,还笑嘻嘻地跟她说这床太小了,以后要换个什么样的,床单的颜色都跟她仔仔细细讨论一番。

她最后累得只想睡觉,迷迷糊糊感觉他的手很温柔地拨开她汗湿的刘海,轻轻地吻她的额头。她即便闭着眼睛,也忍不住勾了勾嘴角。

周知就来劲了,说:“你没睡吧?”

“睡了。”她哼一声。

他就抱着她,一个字一个字地说:“姜莞尔,我永远爱你。”

她再没动,或许听见了,或许没有。可惜她没有看见,那一刻周知的眼神,有多么真挚。

姜莞尔听他复述一遍情节,只是发笑,乐不可支:“男人在床上的话怎么能信?”

她别过头去,笑还撑在脸上,也还是忍不住,叹出悠长的一口气。

太晚了,我们毕竟,已经走到这一步。那些我错过的你的诚恳,只有第三人称看得见了。只有我不知道,原来你曾经,那样煞费苦心喜欢过我。

周知看着她微微抖动的肩膀,比以前更瘦更薄,他想起从前她说过的,她撑不住的。

周知想了半天,原来满心满怀的爱意,也只跟她说过那么一次。现在看来,也的确跟其他的“男人在床上的话”别无二致。

原谅我一生,撒谎最多的人是你。说话的时候是真心,但过去了回头看,都变成虚空的谎言。

对不起,我当时真的没骗你。

周知给她叫了代驾,等人来的时候,他双手枕在脑后,突然说:“要不就照你说的做,我们死一块得了,我也好加入27俱乐部。”

“别瞎说。”她脱口说,顿了顿恢复了笑脸,“给自己脸上贴金了,你离艺术家还远着呢。”

“我是得成为艺术家,才不枉牺牲了这么多。”

姜莞尔的车走了之后,他一个人在街边站了很久,最后还是,无可奈何地痛哭起来.

我爱很多人,这其中最爱你。但是我知道没了你,其余的爱,也足够我续命。

分开以后,姜莞尔还可以谈新的恋爱,周知也继续做大众情人,虽然我很爱你,但不至于,离了你就活不下去,不至于啊。

他知道,明天太阳升起来的时候,他还是那个耀眼的、活力四射的优质偶像Thomas。

他就趁现在,再做一小会周知。

这回他是彻底和姜莞尔分道扬镳。

他们可能这辈子都没办法,冷静地直面对方,剩下的漫长人生需要躲着对方过日子。姜莞尔还是一边和男友撒娇,一边躲避周知的一切消息。周知继续没心没肺,出道很多年,已经可以有真真假假的绯闻,却也知道被允许说爱的对象,只有粉丝。

只要不想起你,我就也拥有完美人生。

算了,不是每个人都嫁给爱情,经历过,也算一件好事吧。

end.

同类热门
  • 青春日记——蓝青春日记——蓝离清|现言一个是高高在上的海界主宰者,一个是拥有异能的人类少女。他和她,在偶然的交集后,会擦出怎样的火花?这一切,都是后话…………
  • 呆萌娇妻:无赖,你滚开呆萌娇妻:无赖,你滚开八月中|现言无限好书尽在阅文。
  • 娇妻磨磨蹭:总裁强势夺婚娇妻磨磨蹭:总裁强势夺婚月落公子|现言不知从什么时候起,海城开始传言顾夜堔是一个宠妻狂魔。为了妻子,甚至不惜交出集团的半壁江山。沐暖趴在他腿上,从报纸上皱起眉头:“我就这么值钱么?”他笑着亲吻她:“破财免灾罢了,这下你欠我的,一辈子都还不清了。”她娇嗔着将他扑倒在沙发上:“那我以身相许可好?”【四年后】沐暖的公司成功并入顾夜堔的集团。宴会上她巧笑嫣兮,从容的游走在各种男人之间。顾夜堔偏一眼认出了她。他忍不了自己强大的占有欲,将她带到无人的角落抵死深吻:“敢在我面前坐别的男人大腿,沐暖,你以为换个身份,就能瞒住了?”她重重的一抹嘴,唇边撕开一缕挑衅到惨白的微笑,指着他的身后:“顾三爷,你怀孕的妻子正看着我们呢,请自重。”
  • 沫夏——槿沫夏——槿皇家静儿|现言爱像是一杯咖啡,先苦后甜。辰亦和汐沫等人展开一场神秘的爱情之旅!
  • 拒嫁夜少:追捕冷娇妻拒嫁夜少:追捕冷娇妻你的宝贝99|现言“少爷,少奶奶又跑了!”“找!天涯海角也给我追回来!!”多年后,他与她再次相遇。“不要我的宠爱?!我另有新欢!”她却勾唇一笑:“我也有要宠的人!”手里牵着三岁迷你版的他。三年前,他将她吃抹干净,她落荒而逃;三年后,她携萌宠归来,“老男人,不许欺负我妈咪!!”
  • 为你钟情为你钟情慕姒嫤|现言新坑《专属妻约》http://novel.hongxiu.com/a/1239310/《一念成婚》http://novel.hongxiu.com/a/1203118/他捏着她的下颚,眼神透着猎物般的凶狠,“这个世上没有我慕西何得不到的,只有我想不想要的。你,我势在必得!”******他,慕西何,凉城现今最大财阀家族的掌权人慕三少。他曾经有过一段被逼无奈的婚姻,只不过这段婚姻短短不过一年就夭折。她,云初夏,为了嫁给慕家继承人慕三少而上位,成功拆散了凉城公认金童玉女。那一年,他守着心上人,她命悬一线。那一年,她生下了他的孩子,却是死胎。那一年,她在一场绑架爆炸中,尸骨无存。她用了整整一个五年,华丽蜕变,强势归来,以桀骜凌人的姿态重新出现在他的面前。她嫣然浅笑:“慕西何,你所欠我的,我会加倍向你讨回来。”他薄唇讥嘲:“那要看你有没有这个本事。”她笑,反唇相讥:“你可以拭目以待。”******满心复仇却终抵不过他的浓情谴卷,当黑洞洞的枪口抵在额角,她终于明白所有的爱都不过是场背叛。换来的不过是她双目失明躺在手术室里等待死亡。那一夜,风雪漫天,他蹲守在角落,满目猩红。“慕西何,若有来生,我宁愿生死永不与你相见。”******再后来,凉城有无数传言。传言,慕三少宠极了一个女人,偏执的宠着那个与人私奔的前妻。传言,慕三少的前妻嚣张跋扈,拿刀捅死了慕三少女儿的亲生母亲。传言,慕三少为了他的前妻,亲手将自己的母亲送进了疯人院。传言,慕三少的前妻,亲手将他推倒在了血泊之中,血流成河。可若不真,怎会传言?在男人倒在血泊的瞬间,云初夏哭红了双眼,希望时光可以倒退,以她换他。******每个人心里都有一座深爱的城,只为一人开,只等一人归。可她不知道,他城内的门早已为她而敞开。【本文是一对一CP,傲娇任性复仇多样化的CP组合,男主绝对身心干净。欢迎入坑。】
  • 冶先生你的小霸王已上线冶先生你的小霸王已上线穆瑱清|现言傲娇高冷霸气女主VS自带腹黑攻气质实则暖直忠犬男主 祁瑶x冶思成1V1HE爽文小虐文复仇搞笑大女主
  • 长歌浮生长歌浮生静笙|现言予君欢喜城,长歌暖浮生小栎,听我讲故事可好。小栎,我哥哥喜欢你。小栎,我舍不得你。小栎,听说前世五百次回眸才换来今生的擦肩而过。小栎,再见,你要好好的。小栎,我爱你
  • EXO鹿晗之把你的心融化EXO鹿晗之把你的心融化南柯呐|现言她,从一个小小的城市考上了重点高中......幸运的被分到了和EXO一个班级...但是,回来转来的一个女生,竟和她长得如此相像
  • 木暖冷沫木暖冷沫沐沐然|现言一颗生存在石缝中的冷漠杂草,一个生长在暖室中的温暖青叶;一个冷如冰,漠如孤草,一个沐如风,暖如春雨;注定有了交集,便开始了人生新的征程。当那个如沐春风的大男孩说出“暖漠”这个名字的时候,那颗冰冻了的心其实已经悄然打开,但是还要欺骗自己多久?晦暗的记忆铺天盖地卷来,晦涩的过往潮水般包围了自己,像是作茧自缚的蝶,却始终不愿挣脱牢笼,宁愿溺毙其中,冷冻自己,冷冻那颗悄然温暖的心……却又折磨了多少人?她爱着的,爱着她的,他爱着的,爱着他的,纷纷扰扰,年年岁岁,总还是要一个结局,他问她要,她是否给得起?当他说“木暖冷沫”的时候,还有谁能抵抗得了这种温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