游客,你好!登陆/注册

第55章 终结

第五十四章终结

“作者大大,后面什么结局?”云起书院《夜凉如水,孤旅如寄》的论坛,读者的提问。香君知道结局,2018年4月4号晚上去世,年28岁。她不谈说出尘封已久的往事。那天她从老家了解到后山有一个人去世,是失踪的周萧潸。她不知道他有何颜面选择在那边结束生命。后山那块被他污染了个干净。

香君不是想他这么死去,他应该受到法律的判决,社会的指责,犯罪分子的标本永远定格在耻辱柱上。他这样悄无声息的离开,无人问津,惊扰了当地的村民,他还想及活着的香云于不顾,盘查到香云那些肮脏的往事。那些对错,她不想提及,是非曲直。

他们家人听到恶训,赶忙前往,心中不知道有什么想法?她也不想想,只是那同流合污之人,不能再打扰香云了,她第二天搬离小区,换了一个无人知道的地方。

家里人还没知道他和香云的事情,她和妹妹决定不再告诉他们,那些秘密就随着他远去吧。

周父周母,白发人送黑发人,在看完当场晕过去。荆深忙里忙外,处理后事。他的遗属第二天律师就宣布:他名下的股票给荆深,其余都给香云。他的遗体葬在云贵阳明山,不要署名,墓碑:对不起,我的亲人和爱人。

他的遗嘱宣布,香云没有接受他的馈赠,全部捐给红十字会。他还有脸葬在云贵,她们的老家。他要是悔恨,就应该去自首,而不是懦弱的结束。香云她的内心,香君不想触碰,相遇那每天按部就班,上课上班,回家做饭,平常的生活。做姐姐的了解她,不一样了,她不愿探究萧潸的去世对她什么?半年后,香云申请选择去美国读研,香君一如既往选择支持她。远离是非之地,往事随风。

她当初写这篇文章,犹豫不决,她被骂过,被嘲讽,那些黑粉各种评论:“这些事还能说到台面上。”“想表达什么?斯德哥尔摩?”“反胁迫?”各种不堪入目的词语,她断更了半年,后面她坚持写下来,她只是想记录发生过的事情。断断续续发表近半年,小说也该完结了,但生活还没有结束。

2020.4月

今天是香君图书《夜凉如水,孤旅如寄》的网络直播会,疫情期间不能现场签售,只选择这样的方式大家见面。下午14点准时开始,许多淑芬都在网上刷弹幕,“作者大大,李云锦不对是顾香云,现在怎么样了?”书粉关心书里的女主人公。

“她呀,在美国当研究生呢,没有回来,不给国家添麻烦,生活还是多姿多彩,结交了很多朋友。”妹妹改回原来顾香云的名字,这几年考上美国S大学法律系,在外面也2年了,生活亦步亦趋。她一有空就去美国陪伴她。

“嘿嘿,有男朋友了吗?”有些八卦道。

“这个还没听她说。”香君不会问及她的私事,不管她选择什么的生活方式,她都支持她。

“那个周萧潸结局怎么样?”香君书里一直没有给他结局,经过两年她的心境也不一样了,看事情不再极端,对他的死,讳莫至深。这是淑芬盘旋已久的问题。“这个悬而未决,就不告诉你们了。”香君调皮道。

后面淑芬又问了很多问题,香君都耐心回答。

清明节到了,荆深和周父周母去云贵阳明山祭拜萧潸,今年是他2周年忌日。天气不像前一周雨纷纷,天气格外好,周父周母换上黑衣,和他早早来到。他们到达,一束桔梗花早已摆在他墓前,荆深四处望,没有其他人。

过几天荆深开车,到上海香君的住处,这2年他已和他们不来往,萧潸去世后,他就没有联系过她,那些萧潸给她的遗嘱,他没有询问。她们搬离了住处,他派侦探找到。

几年不见,他也不想多说什么,她们也不想看到他。他敲开门,香君刚直播完,心情格外好,没有从门缝看来人。

开门见到他的面孔,几年没见,他的面孔她深深的记得,她使劲关上门。“等会。”荆深扶门,“你妹妹在吗?”荆深和蔼的声音。“不在。”她一句话不想和他多说。

荆深还没有走,“她什么时候回来?”“不在中国。”她打消他要见妹妹的迫切。

荆深拿出纸信,“这是萧潸生前写的亲笔信,带给你妹妹。”这封信他一直没有给香云,他私自留在身边。虽然弟弟有错,他一直不接受弟弟的死。

失去弟弟的荆深背影格外落寞,放下纸信,离开了。“不会再打扰你,不用换住处。”他走后留下一句话。

香君手中的纸信,格外沉重,她该不该寄出,她想了一夜。

这封信寄到美国,到她手里已过几天:

云锦你收到这封信,我可能已经不在人世。我知道死不能洗刷我的罪孽和给你带来的伤痛。借着这机会我终于可以和你心平气和好好聊聊。

那丛林深处的精灵是我魂牵梦绕的内心慰藉,肮脏如我竟亵渎一个纤弱茕茕孑立的小女孩。没想到是你,这个认知我摇摆不定,最终内心的邪念占据我的大脑。临阵逃脱,使我日夜悔恨。我的行为给你们造成困扰,现在我要来赎罪,不知道来的及吗?

云锦你的到来,让我拥有片刻光明,照亮我封闭的心。我深深的伤害了你,我的罪证已经整理好,原件和这封信已寄给你。(荆深截了萧潸的信和原件资料。)尘封的旧事终将打开。

原谅我自私了结了人生。终究是沽名钓誉。

那样一个男子终究随风而去。毁誉参半,孰是孰非勿忘评说。

作者小结:

期初想写这个题材是看到一些少女被侵害无处所说,被淹没在热搜里,悬而未决。就想写一篇非主流的小说,反斯德哥尔摩。男女主人公都不是平常意义上的亦明亦暗之人,他们都有两面性甚至多面性,都有过挣扎,这个结局是我所喜欢的。亦正亦邪,谁与精彩。

善有善报,恶有恶报。

完结。

纯属瞎编,请勿侵权。

后面会写点番外。

下一章全书完
同类热门
  • 泗水慕楠泗水慕楠伊南alm|现实想要再来一次青春!想再来一次年少轻狂!想要再来一次奋不顾身! 青春回不去,只能留在记忆里,剩余的唯一便是回忆青春……
  • 房殇房殇暮光使者|现实喜剧给人看奋斗中的憧憬和成功的结局,悲剧把有价值的东西或情感毁灭给人看!在这悲喜剧中,尊严和自由,对无家可依的人,虚无缥缈如佛香阁里的氤氲。小人物在大时代背景下有悲欢命运,那些沧桑中的爱情、沦陷中的亲情、感怀中的轮回,有时令人心醉,有时叫人心碎。每当主人公在艰辛奋斗后走近了幸福的家园,却总会领略到现实的残酷!抗争后的绝望,如影随形。冥冥中,希望又在两界间游离。迷梦里的主人公千辛万苦修来的家园期望、爱情亲情、望子成龙、执迷尊严,如何接近了美好,又如何被错失、碾压和破碎。痛过、哭过后、甚至不得不舍弃尊严,身心俱疲的她,走进佛香阁去祈祷心灵的依托,终看见尊严的真面目,轮回接引中,云外天香里,自由也许才是答案...
  • 木林之遥木林之遥馒头不带陷|现实他是一个普通市井家庭的孩子,奸懒耍滑的他好不容易一所三流大学时,一次机缘被征召到一所神秘学院继续苦逼之旅......他是一个全身充满问号的老者,憨态可掬的他耗时三年终创办一所学院,面对一群来自天南海北性格各异的学员们,又有几番煞苦用心用心用心呢?
  • 大麦小麦大麦小麦琳啸|现实过日子就像斗地主,百斗不厌。谈恋爱是一手炸弹,对上眼就炸,够果断,才能赢得精彩。在里面当农民好过当地主,俩人斗一人;赢了皆大欢喜,输了还有人陪,好过一个人单打独斗。狗屎运就像一把顺子,一顺百顺。然而,王牌常不舍得往里丢,总要让它死的有价值,够得上档次才亮!生活的精彩常常像猜硬币,反面、正面总有一次对的上心里的底牌。够勇敢,才不至于失望。
  • 往事无觅往事无觅鲁成|现实他来于混沌,却隐于草莽。如今,物欲横流,英雄无觅,他满怀一腔热血在黑暗中前行。当下,权钱碰撞,人情冷漠,他凭着一身忠胆在孤独中守望。这个时代,需要顶天立地、铁血铮铮的英豪。这个江山,需要敢爱敢恨、侠骨柔情的俊杰。刀光剑影,江湖犹在。这是一个崭新的时代……
  • 天下器师天下器师机飞|现实千年老僵尸:“大炮!你给大爷把牙都补了,顺便再给我做个美甲呗!”呆萌小女鬼:“炮哥哥,人家想吃苹果吗?你想个办法呗!”勾人女妖精:“炮哥,有坏人想占我便宜,可是人家打不过他,弄两件装备行不?”超级富二代:“兄弟,有人给我下毒咒,赶紧给兄弟我弄件宝贝去晦气!”蜀山剑修:“大炮道友,吾本命法剑太过残破,可否请道友出手修补一番?”光明教皇:“亲爱的大炮先生,我的光明权杖运转有些失灵,麻烦先生给检查检查!”王大炮:“没看我正忙着追我媳妇吗?没点眼力劲儿!一边排队去!长得漂亮的女的靠前,长得比我帅的男人赶紧滚蛋!对了,作为报酬的极品材料都带了了吧?没带赶紧找去,愣着等我打折吗?”
  • 请接受安排请接受安排木子人圭欣|现实不管做什么选择,或是遇到了什么事情,都是命运安排好的吧。
  • 当代农夫和蛇的故事当代农夫和蛇的故事北斗七星01|现实本故事剖析一群小丑,个人利益不能满足时挖空心思、不择手段,恩将仇报的龌龊丑恶的心灵及公权如何被利用,告诉人们交友慎重,远离小人。
  • 娇妻宠上天:军少的小乖妻娇妻宠上天:军少的小乖妻花瑾柒|现实当冷酷军少遇上呆萌乖妻,究竟会碰撞出怎样的火花?敬请期待!
  • 沙漠五千里沙漠五千里钱八度|现实鹰击长空,鱼翔浅底 沙漠历经五千里 海陆相接,黄沙之下,处处是秘 放牧种田,海底探寻 这是一个变废为宝的故事,也是一个悠闲又奇幻的故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