游客,你好!登陆/注册
·求书
联名卡

第44章 番外五·红衣(五)

浑浑噩噩过了几日,小盛子终是看不下去,抱来了阿离。听着阿离不知所错的哭声,我渐渐恢复些理智,却不理会他,唤来暗卫返回那座悬崖仔细搜查。

终于发现了端倪。

我知齐晟心里有玉珠,便故意隐瞒他,见他心怀一线的模样却十分不忍,可我无法开口。

我怎能说……你心爱之人在你面前跳落悬崖,可你却无动于衷。

我怎能说这样残忍的话。

……

偶有一日我想起姬泊明的小徒弟来,随便找了个理由将她召进宫里,想在她口中套些关于望舒出逃的事情。可这小丫头不知是太机灵还是真不知,我竟看不出一丝破绽,问不出一点有用的线索。

相处好些日子,我发现姬未双有许多地方都像极了望舒,却又极不像望舒。想了数年我才明白,是我葬送了当年那个满心欢喜、无忧自在的姑娘,让她满腹希望、却又次次失望,终于不再鲜活。

我心中的望舒,是一个历经波澜却心怀他人的小姑娘。可胡篱根本不记得……

我的李望舒已经死了,死在了我不再心善的夜里。

一时,心中五味杂陈。我低声叹气,派人召姬未双入宫,思索片刻又遣人去召姬泊明。

我询问未双一些事情便遣退了她,提笔写着圣旨,等姬泊明进了这紫宸殿。

“未双也到了该出嫁的年龄,你养她多年,也算是她亲人,朕便告知你。”我放下笔,认真无比地对他说:“朕要娶未双作妃子。”

眼前跪下的人慌了神,我从未见这个城府比我还深的人表露自己的情感。

“陛下,不妥。”姬泊明叩首。

“有何不妥?”

“未双被微臣惯得十分野性,不适合在深宫之中度过余生。”

“你是怕朕待她不好,还是……你怕被朕固了权利?”

姬泊明惶恐地伏身顿首,声音却依旧镇静:“微臣未曾如此想过。”

我起身在他周围踱步,狼毫笔杆贴向他的脖颈,他没有一丝震颤。

“去殿外跪着。”

“微臣遵旨,还请陛下三思。”

我也未曾算过时辰,奏折批改了大半,宣姬泊明进殿。

“朕和你都是城府颇深看重权利名位之人,你比朕更甚,”我看他,微抿一口茶,“你这般心机也明明白白地展露出来,使得多次科举不中,终于站在了高位,你怎么为了一个女人就轻易放弃了……甚至不怕朕一怒下旨让你掉了脑袋?”

“陛下,人这一辈子若连一点温情都留不住,还可活什么劲儿?”姬泊明原本跪拜俯首,忽地跪直了身子,一字一顿说。

我愣住了,思绪百转千回。

“这可不像是你会说的话。”我轻笑。

“李贺公公,下旨去吧,务必送到伯爵府,有用之才必要重用啊……”我靠在椅子上,手捏人中,长长叹息。

余光扫视捕捉到姬泊明难得一见的惊愕。

“你也去吧。”

“微臣告退,谢陛下隆恩!”

望着空空荡荡的紫宸殿,只有烛光摇曳。朕……朕只想有纯洁无瑕之人伴在身边,可那终究不是朕的温情。朕的爱人——朕的皇贵妃,唯一一次主动来朕所在的地方竟是为了要逃离朕。

这偌大的大明宫,还是固不住两人的心。

若再见,

你会不会原谅我,我的……篱儿?

四季轮回十五载,终是有了一丝消息。

眼前是沙场硝烟弥漫,也是这次战事的关键一战。

当那一抹白衣入眼,又以红衣归去,世间万籁俱静。这十几年的所有不甘委屈都只化作一个吻,这魂牵梦萦的孽情便永远停在了这里。

帝王最惧动情,我便是那动情的帝王,必定褪下一身的光亮。

正如我拎着剑,同样一身白衣,沉默看着她静静地躺在铺有红色枫叶的棺材里。

这皇城郊外,枫叶如火燃去数里,枫叶随风簌簌飘落于地面,枝干上绑有的红色布条摇曳着。无数宫人退去几米外,身着白衣,顿首俯身。这枫林深处的境况,便是悲欢离合的结局。

“青山绿水给不了你了,愿十里红妆,弥补你我心中的遗憾。”

剑锋抵住胸口,深深刺透,只觉这殷红不足,又强转剑柄,染红白衣。

“胡篱啊,世俗礼数我知道你也不屑,今日我们同穿红衣,便作婚服,长眠于枫林,下辈子,下下辈子,都会相见。”

我抽出胸前的剑,倒进棺木里,失去意识前抱紧了她,轻轻笑着说:“篱儿,我们再也不要分离了……”

来世,你我只做一对神仙眷侣,恩爱一生。

下一章全书完
同类热门
  • 我喜欢的女孩子们我喜欢的女孩子们乌龙流|短篇青春,是一条流去不复返的河流。当你回头望去,是否有想过,是什么贯穿了你生命中这条青春的河流?关于青春,我能想到的一条主线,就只有她们了——我喜欢的女孩子们。在一次又一次懵懂的喜欢里,成长就如花儿一样在青春的河流上漂着绽放,让生命的记忆牢牢地印在了心里。长大后,现实的生活很骨感,时常感到落寞无助。当回望丰满的青春回忆,快乐还是会自然地在嘴角轻轻挂起。累了,就回望一下那些美好的青春。仿佛,回到了——初心。也许,里面就有你曾经的影子……(集回忆录、日记、周记、月记、年记、小书评和小影评于一体的个人随笔)【不定期更新♂】
  • 玉缘诀玉缘诀盛世鬼|短篇玉殷是南辰唯一的公主,从小就是被众人捧在手心里长大的。机缘巧合,她遇到了高奕,从此,她的生命里闯进了一个愿意守护她一生的人。玉殷迫于公主的身份,不得不为了百姓,前去北周联姻。在命运的转角,她遇到了白辰,这个千般万般对她好的人,她是动过心,可这怎抵得过她与高奕十二年的情意。遥递书信,情意绵绵,她与高奕的爱从未断过,他为她除去障碍,为她稳固地位,只求她在异国他乡能够安心度日,虽隔千山万水,他却依旧守护着她。而白辰忍受伤痛不曾怕过,丢了皇位不曾怕过,甚至打入天牢,命悬一线也未曾怕过,他怕的,不过是到头,来她依旧不爱他。
  • 梦与镜中人梦与镜中人宇之牵绊|短篇一面古镜,它所述说的故事涵盖了前世,评述了今生,预见了未来。我是梦钥,我是破碎的镜中人。
  • 我愿深情久伴为你我愿深情久伴为你愿得一人心|短篇毕竟深情不及久伴!我愿深情久伴为你@托自己的福气,应该是上辈子好事做的太多,人品级别太高,安晨迷糊地穿越成灵儿郡猪!在那里有熟悉的怀抱,那里有自己想要的心跳!但是,灵儿安逸的生活却被战火的狼烟所弥漫,在天涯的那一方,有她心爱的人,有她挂念的人,就只是他一个人。灵儿不顾任何人的阻拦辛苦滴翻出皇宫大院。。
  • 爱情故事录爱情故事录娄孝贵|短篇不要说,离开以后还会想念;不要说,分手以后还是朋友。离开一个地方,风景就不再属于你;错过一个人,那人便与你无关。且行且珍惜,好好记住对你好的人,以为这样的人,很少。
  • 为卿拔剑为卿拔剑肖白羽|短篇八宝,我开始跟九叔学剑了。八宝,我现在也是江湖上小有名气的剑客了。八宝,我一定会带你回苏北去的。八宝,我——我想你了。
  • 深山里的巨树深山里的巨树初始之风X|短篇两个孤儿寻找过世爷爷留下的宝藏,踏上的一场冒险之旅......
  • 客居长春客居长春秋窗风雨|短篇辗转了许多城市,历经了许多年。终于在东北这个不算大的城市定居下来。可这一年的我已过而立,对于我来说,这个城市既陌生又熟悉;对于这个城市而言,也许我永远是个过客。以笔代步,走在长春生活的日子里,走进长春的每个角落。
  • 最后的龙猎人与龙最后的龙猎人与龙叹苍穹|短篇我曾仰望星空星空告诉我宿命我将会是这世界上最后一名龙之猎人直至死亡直至消散--------泽
  • 脑洞演绎法脑洞演绎法茅乐后|短篇意识是散落在宇宙中的沙粒,每一颗沙粒都有可以意象出宇宙可能呈现的模样,只要你脑洞够大,够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