游客,你好!登陆/注册

第62章 故乡(下)

走出后山,我正想回到家中好好换洗一下,却听见有人在我家门口议论:“你说痴儿这么久没回来,是不是出事了?”

“她被那妖怪吃了也算是为民除害了,整天看见她我就觉得晦气。”

“她不就是妖吗?我听说她出生的时候都是笑着的。”

我站在那些人身后,冷声道:“没有妖,真正的妖其实在你们心里。”

那些人显然被我吓了一大跳,回头看见是我,更加不知所措了。

“诸位让一下,我要回家。”我又说道,转而迈进了屋子。

此后不再有孩子消失在后山了,可是议论我的声音更多了,我也懒得去理论。

不久后,几十年一遇的洪灾爆发,连续大半个月的暴雨淹了不少房屋,邻近的村子里也有几个被水冲走的人。

而村子里有一个旧习俗,洪灾是河神发怒,要用孩童祭了河神,洪水就会退去。

当村长提出这件事情后,不少妇人都抱紧了自己的孩子,把目光投向站在最外的我。

由于祭祀之物都被冲走了,他们便打算捆住我再将我扔进河中。

我全程一言不发,暗中记下了绳结所在,已经偷偷解开了几个,准备顺流而下时解开绳索,再寻出路。

我被人推搡着走到河边,混杂着泥沙的洪水在我面前呼啸而过。

二老的坟墓已经被我转移到了高地,只是不知道她在后山安不安全。我下意识地转头看向后山,却因过于惊讶睁大了眼睛。

她为什么从后山出来了!

她看见我被捆着,怒吼着冲了过来,在洪水的咆哮与雨声中清晰可闻。

押着我的人急忙把我猛地推下河去。我愣了片刻,随后立马深吸一口气,在水下屏住呼吸闭着眼摸索着绳结。

等我上了岸,再想办法救她吧。

耳边传来低沉的落水声,我睁开了眼,她竟然跟着我跳到水里了!

她笨拙地向我靠近,一把抱住我想向岸边游去。我终于解开了绳索,抓住她的手:听我的,跟我走!

她没有理解我的意思,只是把我抱得更紧了,似乎这样就可以让我少受洪水的冲击。

罢了,就让她抱着我吧,虽然她带着我一定无法再回到岸上了。我握着她的手,分享着仅存的温暖。

恍然间,我似乎回到了娘胎里,被温暖和水包围着,只可惜这一次我呼吸不到空气了。

但死在娘怀里,我也很满足呢。

我终于忍不住张开嘴想要呼吸,冰冷的水涌入嘴中,痛苦也只维持了片刻,随后就陷入永久的沉寂。

闭眼前一刻,我看见她张开嘴,随后舌尖抵在上齿后,似乎是说了什么。

但我已经听不见了。

站在岸边的村民说道:“看吧,我就说这两个都是妖吧,一起死了倒干净。”

他身边的人想要赞成,却张开嘴说不出话来,他的眼里倒映出恐惧。

一个浪头呼啸而来,从未有过的滔天巨浪席卷而过,很快便淹没了整座村庄。

第三十四章,完。

结局,溺水而亡。

下一章全书完
同类热门
  • 爱卿诗集·涅槃集爱卿诗集·涅槃集爱卿|短篇诗集真实地记录了2012年9月至2013年10月诗人亲身经历的三件倒霉事,一是被香港骗子伊藤礼治(化名,下同,四集诗集中所有人名皆为化名)骗掉总计近10万元,二是赴中州某地遭遇二三十名歹徒非法拘押被迫说出随身信用卡密码进而被当场盗刷17万元,三是被宁波骗子郑国华一家人骗掉20余万元。此三件事件触发进而浇灌了诗人沉睡的诗歌天才,也构成了诗人后面几部诗集的内核。
  • 大学是一首太仓促的歌大学是一首太仓促的歌鼠本爱鱼|短篇大学不苦,大学不累只留下放纵的滋味;大学不愁,大学不忧为伊消得人憔悴;将时光虚度,花钱似流水这样的大学难道不是受罪结下好兄弟,患难见真情哥们友谊千金还贵。纯真的爱情,抵不住岁月的沧桑我的爱情,不想在未来流泪;为父母分担,十八而自立花样的青春无愧于谁?
  • 起床号起床号汪思择|短篇没有什么比呼吸困难更难为情的事了,好比多了几句谢谢而已。
  • 长安有时尽长安有时尽疯狂的青柠|短篇那大名鼎鼎的秦王殿下要与左丞相家那嫡女联姻,整个京城有谁不知那秦王殿下是个狠角色,又道这有是唱了哪一出好戏。
  • 夜梦逐鬼夜梦逐鬼南山九叔|短篇灵魂存在于不同的世界,人有灵魂,鬼有鬼魂,夜梦逐鬼,幻梦求知。
  • 萌学园之血之痕萌学园之血之痕蓝青沫|短篇本作品是萌学园之魔王重生的后续,故事以吸血族的恩怨为背景,拉开帷幕。
  • 吶少年吶少年剑马二十三|短篇想与你畅谈关于爱情, 关于落日, 关于细雨, 关于秋桥冬树。 关于不曾忘记的每一道风景。 可我那半生归来的故事, 却从未曾关于你。
  • 金龙蛋金龙蛋万年|短篇江湖流传百年一见的金龙蛋就要产出,各大门派无不伺机而动。远的,从太华山连月赶路骑死两匹马的西岳派没有缺席;近的,翻过丘陵就在邻居的南蛮巫列于席间。五湖四海各路英雄全聚集在这小小峡谷,沿着河畔有人大清早练剑到夜半、有人到处结交各路朋友、有人河边垂钓、有人升起属于自己门派的大旗。
  • 程见程见顾若惜|短篇十年后终于又见到了那个人,那个人却不认得自己了。
  • 日渐喜欢的男孩日渐喜欢的男孩苏窠歆|短篇“我穿着婚纱来了,” “我戒指准备好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