游客,你好!登陆/注册

第43章 事情了结,重获自由。

到了南郡之后,言乐直接进了宫里。非璃知道言乐进宫后便立马去见了她:

“妹妹,当真是不负我、望不负众望啊。”

“言乐,见过皇兄。”

“不必多礼。妹妹如今拿回了揽华珠,那便是南郡的恩人。不知妹妹何时把揽华珠交给我??”

“皇兄未免有些心急……你先让我去看看我母亲。之后我再给你。”

非璃笑了笑对言乐说道:“急什么。父皇将她葬在皇陵,又不会跑。你回来一路上舟车劳顿想必十分劳累,今日不如先回去休息吧。你回来的这些时日暂且就住在宫里。过几日我同你一起去看看夫人。”

“…………………但凭皇兄做主。”

“你还没有好好逛过南郡吧。这些日子你可以好好去逛逛,没有人会拦着你。”

“…是,言乐知道了。谢过皇兄。若无事,言乐退下了。”

“去吧。”非璃话毕,言乐便离开了。她依旧住在沐泽殿中,跨进殿门的那一刻,许多的回忆涌现在她的脑海之中。那时的她要比现在快乐得多。

翌日,言乐出宫了。这儿毕竟是她的故乡,不管是因为什么而回来,她都想再去看看。

宫外有宫外的风景,周边的一切人和事都显得那么的热闹。而她虽身在其中可却仿佛又像局外人。她融入不了这种喜悦和热闹的气氛,其实她也想同大多数人一样,可她就是……不能。这大概就是所谓的排斥热闹迎合孤寂吧。

言乐走过的地方,于她来说都是十分温暖的。可在眼前的景象却让她感到了阴险和寒冷。因为这儿有人要被斩首示众,然而周围看的人还不少。言乐走进人群,看到了要被斩的那个人。那个人正是:楚梵,她惊了。

“怎么会?他怎么会来这儿…………不对,他不该来这儿。”言乐心想到。

此时,监斩官的一声:“行刑。”把言乐拉了回来。

持刀的壮士,抬起刀便要向下砍。

“刀下留人。”言乐说着便走了上去。这一声把那壮士吓的刀差点滑到了地上,他应该是没有人想到有人会劫场。然而楚梵看的言乐却是一脸的欣喜,如同溺水的人抓到了稻草。

“堂下何人??竟敢大闹劫场。”

言乐朝监斩官走去:“大人叫什么名字?在朝中什么阶品?”

“…呵,竟然还会有人不知道我叫什么。”“你可听好了:我叫岳勘,是朝廷任命的钦差。一个小丫头,竟然敢来劫本大人的法场。是不想活了吗??”

“原来是岳大人啊………那敢问大人他犯了什么错??”

“……他不是本国人,进城之后更是四处寻找。行为举止如同他国细作,为了以防万一宁可错杀也不能放过。”

“…你错了,大人应该是弄错了。他是我带回来的人。还请大人将他放了,回去之后我自会管教他。”

“你说放就放…眼里还有我这个大人吗??再者这人本大人已经上报了朝廷,乃非杀不可。如今再给放了,那我如何交差??我头上的乌纱帽还没有带够呢。”

此时,言乐意识到了岳勘的难堪。于是便将腰间的一块玉佩取下,交给了他。

“……大人收好了,拿这个去朝廷交差。便不会有人为难你,人我便先带走了。”言乐话毕便将楚梵带走了。岳勘在原地愣了好一会儿,十分质疑这个言乐的身份。这玉的质地乃是上乘。

言乐把楚梵带到了一处客栈,为他开了一间上等房。并把他扶到了床上坐着:

“能将自己弄得这么狼狈的人不多,恐怕也就只有你能做到了。”

“是吗?我就当你是在夸我了。”

“来这儿干什么??”言乐问道,语气夹杂着“寒冷”

“………来找你啊。”

“…不必贫嘴,可有受伤??”

“…………没有。刚刚…”

“刚刚的事情已经过去了,不必再说了。”言乐抢着楚梵没说完的话继续说道。随后她又说道:“我不管你来这儿是为了什么,但我请你休息够了之后就回去。这儿的事情,你不必插手。我自己会解决。”

“……你怎么解决??你只是一个女人。平凡一些难道不好吗??”

“…………你错了,从我出生的那一刻开始就注定不平凡。”“……你好好休息,我回去了。”话毕,言乐便走了。楚梵在原地愣的可怕,言乐实在要强的让人心疼。

三日后,非璃才同言乐去了皇陵。她俩同乘一辆马车。

马车上:

“言乐,皇兄昨日听闻你劫了岳大人的法场,还将囚犯带走了。不知这个人是谁??为兄实在好奇的紧呢。”

“……没什么,只是一个无足轻重的人罢了。”

非璃邪魅的笑了笑,随后从衣袖内拿出了一块玉佩递给了言乐,道:“……这是你的东西。是你的就是你的,收好了。”

言乐伸手接过了玉佩,道:“……是,有劳皇兄替言乐收收捡。”

之后两人便没再说话。

半个时辰后,他们才到了皇陵。言乐和非璃走到了皇陵外的陵口,正准备进去时,言乐却拉住了非璃:

“……还请皇兄体谅,里面的是我的母亲。要进去的话,就我们俩吧。若人多的话难免会有所打扰。”

“………………好。”非璃愣了许久才答应。随后两人便进了皇陵,非璃领着言乐去了吴夫人的冰棺。因他每年都要前来祭拜先皇,但每次的祭拜似乎都不是出自真心。他也正是因为每年都会来一次,故而会对皇陵的构造有所熟悉。

“……此处便是吴夫人了。”非璃指着一冰棺对言乐说道。

言乐走向了冰棺,她看着里面的吴夫人。眼泪不禁流了下来。她伸手抚摸着冰棺。这大概就是世界上最遥远的距离了吧,明明相见了却无法触摸。

半刻钟后,非璃看不下去便开了口:“言乐,吴夫人你也看了。揽华珠也该交给我了。”

言乐走向了非璃:“皇兄,你知道吗?很多人都想要得到这颗揽华珠,并且还有不少的人为此丧了命。由此可见这颗珠子乃是用来杀人的利器。”

“好了,何必再说这些没用的。直接将珠子给我吧!”

“…………经历了许多之后,我也明白了:你哪怕是用我母亲威胁我,我也不会再把珠子给你了。我想她也不愿意看我一直痛苦。”

“放肆,将珠子给我。”

“这件事情也该有一个了结了。这也是你和我之间的了结,所以我才没有让其他人进来。”

“…我耐心不好,你不要自讨没趣。因为我随时都可以杀了你。”很明显,非璃已经不想再听言乐说了。

“………………揽华珠已经被我给毁了。我给不了你。”

非璃怒了,当场给言乐了一巴掌。言乐摔到了地上,这一巴掌将她打的十分虚弱。非璃拿出了一把匕首,捅了言乐一刀。随后拽着言乐的衣领,道:“为什么?你为什么要毁了它??你知道吗,为了这个我渴望了那么久。为什么??”非璃情绪异常的激动。

言乐被伤的已经说不出来话了。

而这时,一个男子上来一脚踹开了非璃,非璃滚到了一边。男子上前抱住了言乐:

“言乐,你怎么样啊??对不起,是我不好我应该早点出来。我不知道他要…………”楚梵说话的声音似乎都在颤抖。

言乐十分吃力地睁开眼看了看他,道:“你怎么来了??我……我不是让你回去吗?”

“我若不来,你怎么办??”

这时,非璃吃力的站了起来。他拔过了皇陵内做装饰的一把长剑朝楚梵捅去,剑穿过了楚梵的身体。楚梵倒到了地上,言乐十分崩溃的拿起了自己身旁的一把匕首,直身跪着捅向了非璃。非璃中刀,倒到了地上。

言乐将楚梵抱到了怀里,道:“你不能死。你要活着。”

“言乐,你欠了我一条命。加上之前,你下辈子可一定要还给我啊。”话毕,楚梵便死了。

言乐崩溃大叫了一声,随后倒到了地上。她双手捂着腹部,因为刚刚非璃捅的正是她腹部。

言乐绝望地看着上面,仿佛以为自己要死了。而这时,外面的人似乎走了进来。

“皇上……………”公公大叫着,非璃已经死了。

言乐被救活了,她仍是南郡的公主,她派人将楚梵送回了北尚。皇陵内发生的事无人敢问。非璃死后,国不可一日无君。其幼子登基,孩童天性本是好玩儿。言乐不可能放任不管,于是留了下来辅政。

三年后,一辆马车缓缓向南郡摄政王府驶去。离夜现在是摄政王。本来应是由他登大统的,但他把皇位让给了他的兄长(大皇子)。他的兄长出身卑微,本无资格资格继承皇位。

言乐去了摄政王府。素雅知道她回来后十分欣喜,还立马带她去找了离夜,可那时离夜正向在玄义发火:

“费物,这种事情你都能弄错。是每个月的俸禄太多了吗??”

“何必动怒??”言乐走进去说道。

离夜在原地愣了半天,他还没有反应过来。

“离夜,我回来了。”

离夜立马放下了怒火,上前抱住了她:“你终于回来了,我等了你很久。”“不能再走了??”

“你放心,我不会走了。”

下一章全书完
同类热门
  • 某些感觉某些感觉快乐每一天|短篇问世间,情是何物,直教人生死相许。他,叫颜赟晞。30岁以前,为情所困,一再让步,只为博那美人一笑,圆自己初恋一梦。30岁以后,被情所伤,看清本心,终觉世事不过是喜而不得,才让人欲罢不能。
  • 不知为何而来的人生旅行不知为何而来的人生旅行世如|短篇上初中学的时候,骑单车上学就梦想着:以后有机会了要骑单车挨着中国边境一带转一圈看看……
  • 如果生活是一杯平淡的白开水如果生活是一杯平淡的白开水望断灯火|短篇平平淡淡的生活中总会有不凡的感受,随手记下,为的只是不让它们埋没在人生的山河中。多年后闲暇时再次翻开来看,便会有一种不一样的感觉。
  • 藤荫闲笔藤荫闲笔藤荫周郎|短篇闲暇时间愿意写写小说和随笔,愿大家在闲暇之余可以读到不一样的东西。
  • 故事从哪里讲起故事从哪里讲起可乐终生|短篇记录逝去的校园生活,和现下的工作和生活。
  • 希冀影希冀影艾米莱|短篇一群青年人在一场聚会中集体消失,当天露希回到了她的高中,见到了读书时期的自己。后来在得知太爷病危的消息时,她赶回了老家,在太爷去世那晚见到了他最后一面,弥补了十年前的遗憾。当晚她在阁楼发现了一张老照片,照片中出现了聚会中消失的其他六人。他们怎么会出现在露希太爷家中的照片上?他们和露希的家族有什么联系?他们几人究竟去了哪里?他们都经历了什么?
  • 不过浮梦半不过浮梦半柚甜兮|短篇时锦萌是个颇有名气的小说作家,可她的就是一个极大的毛病一一严重拖延症。自家锦绣大大时而卡文,害得读者们读得精疲力尽。 众读者:怎么办?在线等,急! 可自从曝光了两人的恋情,众人找到了希望,常去墨执景那儿催更。 @要给男神生猴子:男神,快催催你老婆更文吧!卡文卡得好难受…… @十月爱吃冰淇淋:同意楼上,求锦绣大大别再托下去了! @可萌小仙女:+1。 …… (小甜饼√) (双洁甜宠√) (托延症时小姐Vs外骚国民男神) (这是一篇小短文)
  • 老友与故事老友与故事一粒渣渣|短篇我回想起这几年:清风拂过我的脸,带来了一阵清凉;悲伤传递至我的耳畔,播放着一首悲伤的歌。我驻足于行走的路上,去开始想念这路上曾陪我行走着的人。
  • 你不要再难过了你不要再难过了亓猕|短篇苏云遇到小混混董枭是高考后,两人自然而然的在一起了,两个人的恋爱中出现了另一个女孩,与他有婚约的女孩。苏云有一天发现自己对董枭一点都不了解,除了他的年龄一无所知。甜蜜爱恋,在他们身上会持久吗?最后,苏云发现,爱恋是有始有终的
  • 一个清洁工的尊严一个清洁工的尊严二族|短篇那人又当着郭洁的面点完那一千多块钱,确定无误,才勉强挤出一丝笑容,从里面抽出了十块钱抛给郭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