游客,你好!登陆/注册

第24章 遇刺!

“师兄,这点苍山为何如此荒凉,简直就不像是有人的地方。”郭福提起路上一片叶子,神情满是不情愿,不想接着往上走。

山脚通往点苍山巅的一条路零零散散飘落的全是落叶。不少地方,杂草已经窜出了地面,绿色青苔铺满整个上山的路。

“不就今天没歇息,一直走到现在么。你哼哼唧唧个啥?”殷寿理也不理郭福,接着向上走。

没下山之前还觉着小师弟可可爱爱,下山之后才知道可可爱爱都他娘的是装出来的,是自己的错觉,小师弟是真的烦。

“我…我是觉得有危险,应该明天上山!”郭福小嘴一撇,朝着殷寿叹息道。

殷寿从怀里摸出一个果子,丢给了郭福:“喏,吃吧,堵上嘴。天黑前爬上去就好了!”

郭福接过果子,也没吃,又很认真的说道:“师兄!我是说真的,真的有危险,我一向都很准的!”

“能有啥危险,是会被狼吃了么?”殷寿并没有理会郭福,又说道:“要是走不动,和师兄说,师兄背你!”

郭福皱起了眉头,小小脸蛋大大眼睛,眉头一皱就显得十分搞笑。小声嘟囔道:“谁要你背呀,背的动么。”

殷寿盯着一旁努力攀爬的郭福,停了下来,伸出一只手,道:“快来,咱们一起上山看夕阳,餐霞神功得练。”

“嗯。”郭福哼了一声,抬头看向殷寿,眼睛突然睁的很大,立刻说道:“师兄!快躲开!”

殷寿一愣,突然感受到背后有一股气流袭来,下意识的就是转身。

来者正是马腾云,后者憋了一股子气,见到了殷寿和郭福。二话不说,直接出手,泄愤!练魔功的,没有几人心性如常人一样,能压制住魔性已经是百里挑一的高手。

马腾云飞身扑下,憋着的一腔怒火一瞬间释放,直接朝着殷寿捣出一拳。

殷寿只感受到一股犀利的拳风直奔脊柱,躲无可躲,一瞬间如同离弦之箭直接飞了出去。亏的是背对台阶,就算飞出去身下也有挺大空间,殷寿一激灵,拿出那把破剑,眉头纵横,深厚内力压制住了气血上涌,然后疯狂注入破剑中。

殷寿根本来不及思考,在空中强行转身,狠狠将铁剑插入台阶下。一瞬间,剑刃和台阶接触,星星点点火花在暮色里显得更加璀璨。

殷寿插入地上滑行了有三丈左右,这才停了下来,一口鲜血直接喷出来。挣扎站了起来,望向马腾云,道:“阁下何人,我师兄弟二人与你无冤无仇,你为何出手加害!”

“我想杀就杀,你又能奈若何?”马腾云邪魅一笑,看向了一旁的郭福。

郭福此时早已经往山下跑了,一边跑,一边眼泪流下了,凄惨喊:“师兄,师兄,你没事吧!你要出事了,我日后一定给你报仇雪恨。”

殷寿大口喘气,这飞来横祸,换做常人早就脊柱炸裂,就算不死也成为一个废人了。好在殷寿内功不弱,却也受了重创,五脏六腑也被震出血来。

“快躲开!”殷寿双眸一凝,马腾云直接伸出一只手抓向郭福,速度确实很快。

殷寿顾不得体内强势,内力涌出,强行轻功跨步,一瞬间体内真气内力空了一大半。堪堪赶在马腾云即将摸到郭福的头前到达。殷寿猛然一声暴喝,拎起剑来,提剑而上。

马腾云一见,也没去硬抗,悻悻收了这只手,转而一掌打向殷寿。

殷寿久练基础十三招,各种变化心中早有数,提剑式一瞬又变成了落剑式,往下劈了过去。

马腾云一见,眉头皱皱,露出手臂上的几道蛇影突然亮了亮,一阵烟粉末袭来,殷寿躲无可躲,另一只手强行拽着郭福往下一丢。

殷寿天赋纵然不错,却也没法和常年游走生死边缘,刀口上舔血的人相比。后者手段繁杂,前者单纯无比。这也是诸多门派新下山游历弟子死亡的原因,根本就没有什么对敌经验。虽说殷寿的对敌经验已经算是平辈中拔尖拔尖的存在了,可依旧比不过面前此人。

一瞬间,殷寿感觉四肢无力,内力一下散尽了,手里的剑滚落下来,整个人软绵绵的倒下了。

马腾云冷呵一声,打算给殷寿郭福一人一掌,了结他们,宣泄自己一腔愤怒。练魔,只有杀人,折磨人才有快感。马腾云揉了揉胸口,刚刚被陆斋毫无征兆的一掌可是疼了半天。原本是一番好心,想带陆斋离开,一来心中还有点师徒情分,二来也算立了一大功,那件宝贝也会唾手可得。结果还白白挨了一掌,可谓是好心全倒进水里。

马腾云越想越气,怒气又一次涌上心头,咬牙切齿。双手捏的紧紧,死死盯着面前的殷寿还有一旁哭泣的郭福。

“师兄,你快醒醒!”郭福跑过来,跪在在殷寿面前,一面哭一面喊着。

“小娃子,去地下和你师兄说吧。”马腾云面露狠色,双拳就要出手。

“给老夫住手!”陆斋一道震啸山林的声音传来,像是滚滚浪潮,也犹如雷震。

马腾云双拳一松,并未完全卸了气机,旋即又狠狠打了上去。只在一瞬,一道白茫茫剑光传来,说是白茫茫其实淡的已经无处可见,靠着极其近的地方才能看得见。

砰!

剑光直接打在了马腾云的手臂某一处穴窍,后者一瞬被卸了气力。大叫一声,捂着手臂。那道剑光也很神奇,一点痕迹也没留下。

陆斋几个腾挪,已经接近了马腾云,看到马腾云,一股子无法言说的愤怒从心头燃起。

刚刚,他赶走了马腾云,心里既有愤慨也有舍不得。三十年的徒弟!怎么能说断就断。陆斋忍不住,出了大殿,找了一个高处,看着马腾云一个人下山的背影,他心里也有些悲伤,徒弟再不是正道,可毕竟是自己一手领进道门,他也不是一个不想不念的仙,怎么可能没有感情!

可见到马腾云对着与自己毫无关系的一大一小两人出手时,陆斋一股子无名之火涌了出来。

“腾云,今天老夫为正道废了你!”陆斋勃然大怒,“练魔功我管不了你,要是不伤天害理老夫也懒的管你,可你见人就杀!那老夫今日留不得你了!”

马腾云用内力冲破了被不知名的气机封的穴窍,深吸一口气转过身来,面相陆斋,道:“既然要打,那就来吧。徒弟这十几年也没闲着!”

陆斋冷哼一声,放出了‘演八卦’,二话没说,直接出手,扑向马腾云。

马腾云撸起了袖子,这才看清楚他手上纹着的两条青蛇。马腾云滚滚内力流过,两道蛇仿佛活了一般,红点的眼睛突然亮了,和先前一样,不知从何处涌出了阵阵白色粉末。

不过,都被陆斋‘演八卦’拒之门外。陆斋喝道:“用毒?”

“可不止呢!”马腾云直接出拳,拳势如风,随即打起了蛇拳,又像是形意拳。

两人陆斋直接交起手,近身战,吃亏的依旧是马腾云,‘演八卦’完完全全束缚住了马腾云的身手,后者每一拳,都犹如打在棉花上,吃力不讨好。

马腾云面色不定,他这么些年练的就是蛇拳。‘蛇谷’最强的拳法就是流传很广的蛇拳,唯一不同的是‘蛇谷’的独门内功,若是以独门内功打出蛇拳,威力又是另外一回事了。

马腾云一开始已经用了独门内功,可依旧吃力不讨好。反倒是陆斋拳法一般,掌法也一般,可一身强大的内力还有‘上清功’演化出的‘演八卦’就很强了。

马腾云打完了一套,陆斋也只是微微喘气。

陆斋道:“点苍的‘上清功’,威力如何。”

马腾云已经萌生了退意,以自己的内功修为根本打不过面前曾经的师傅,或者说,根本打不过‘上清功’

马腾云摸了摸怀里的两颗弹珠似的东西,往地上砸去,刹那间一股白雾涌出来。

“师父,徒儿告退!”马腾云喊出一声,急匆匆的走了。

陆斋大袍一挥,花了几个呼吸,这才清空了白雾。他望向了殷寿和郭福,摇了摇头,抱起殷寿,直直往山上去。郭福擦了擦眼泪,没有任何话,直直跟了上去。

下一章全书完
同类热门
  • 铜钞铜钞吉普|武侠善恶转换,情仇缘因;生死有道,世事难分。
  • 传奇英雄联盟传奇英雄联盟妻与书|武侠1453年奥斯曼帝国灭掉东罗马帝国,定都伊斯坦布尔。东罗马帝国被灭亡后欧洲一度掀起了新的一场群雄割据的局面。
  • 剑纷飞剑纷飞好大一团熊|武侠无巧不成书,大周王朝,江湖风云际会之时,且看这剑如何纷飞。剑阁分崩,江湖大乱,九州会出,天下初定。这江湖能否再复和平。灯火饰天夜如明,歌声饶海潮亦宁。河通南北路登天,阁楼成山人若林,不念天堂,只恋潘阳,故事便是从这洛州最繁华之地,潘阳开始。
  • 她白眼我她白眼我不安不动|武侠她,母的,一己之力压制剑林整整十年,那可是整座江湖百年以来最好的年份啊……
  • 一剑望长安一剑望长安姜神子|武侠庙堂之高,风云涌动;江湖之远,正邪两难。 当此乱世,我有一剑,欲平天下不平之事,欲扫边关狡恶匪徒。 天尽头,望长安。何处是归崖? 一抷黄土掩风流,独倚江雪叹浮生。
  • 武唐侠义风云录武唐侠义风云录远安.|武侠滚滚历史不曾留, 难逃恩怨情与仇。 侠义在心剑在手, 莫让万物为刍狗。 江山由来白骨垒, 夜半梦醒亡人堆。 看尽权势与富贵, 不如花间酒一杯。 江湖,朝廷,恩怨,情仇,侠义,计谋!恩怨情仇伴随天下大事,快意江湖难逃朝堂之手!最传统的武侠,最纯粹的江湖,刀光剑影,爱恨情仇,书写着武唐时期的一曲不灭赞歌,逃到天涯逃不尽,逆流而上定乾坤!
  • 六道忍者村六道忍者村温小漠|武侠以动画片"火影忍者"为素材的热血小说.战国时代以宇智波一族宇森之千手一族和解结束.但二十年后,九尾袭击了当时最强大的忍者村.漩叶,当时的火影为了保护村子,以自己的生命为代价把九尾封印在刚出世的儿子漩涡木麻身上.把赌注全压在了自己的儿子身上.
  • 宝贝甜心呀宝贝甜心呀小张宝贝|武侠一世只为遇见你,遇到便宠你一世,相守白头,不离不弃。
  • 武林江山之孔星与彬彬君子武林江山之孔星与彬彬君子东方君子|武侠当今武林之上,出现两大军师,一位是宋孝宗的军师……孔星,一位是西夏二公主李琴琴的军师……彬彬君子,孔星和彬彬君子在伯仲之间,而这时,江湖豪杰撅起,有练成扭转乾坤神功的虚化大侠、有剑法最快的剑王、有一箭穿心的神箭和小仙鹤,有忠义的金枪侍卫……金效国,更有两大女侠,一个是月宫仙教的金丝女,一个是仙鹤山峰的仙鹤仙子,最后是神医与毒女,神医为妙手回春的尽心,毒女为蝴蝶公主。在孔星对上鸳鸯曲之后,江湖豪杰陷入感情纠葛,而就这之时,孔星带着江湖豪杰……断臂剑客剑王、金枪侍卫金效国、神箭、还有月宫仙教的金丝女和琵琶女,与彬彬君子带着的仙鹤仙子、仙鹤妃子、小仙鹤、仙鹤公子,展开一场场地较量。
  • 萧风墨传奇萧风墨传奇凌晨晚风|武侠江湖武林恩怨情仇不断,时而云淡风轻,时而风云莫测;踏进江湖就是走上了一条身不由己的不归路;江湖武林都是你方唱罢我登场,真是恩怨情仇永不休;不变的江湖,延绵的恩怨情仇,不断变换的只是江湖中的人而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