游客,你好!登陆/注册

第1章 无标题章节

一、楔子

失败了。神叹了口气,关上了自己会客厅的大门。

我在混沌中睁开眼睛,看到了自己透明的赤裸着的双腿,脚丫子上面的五个脚趾头都可以看的清清楚楚,就连透过他们看到的地板上的每个缝隙也是清晰可见。在空气里飘飘荡荡,像水草一样好看。渐渐的,嘈杂的声音也争着抢着挤进耳朵里,我有些愤怒的抬起头,眼前是望也望不到尽头的长长的队伍,这些鬼都已经做了鬼了还是不消停,飘在空中还吵吵闹闹的,无非就是今天你踩了我的脚,明天我扯掉了你的胳膊,后天你揪掉了我的脑袋之类的小事,聒噪的很。身为一个新手鬼,我是新一期佛系宅鬼的佼佼者,人都死了还有什么可吵的呢,不如都来研究脚丫子。

二、

飘在这里,没有昼夜,只有长长的队伍里同样不知昼夜吵闹着的人们。我依然是队伍里的最后一个人,躺在虚空里悠闲的晃悠着,据排在我前面的虚的只剩个影子的大哥说,神会实现枉死之人的一个愿望。不知道为什么,自我来到这里以后就再也没见过队伍移动过,我就是排在最后的那只鬼。我不知来处也不知归处,即使见到了神大概也说不出什么愿望来。虚大哥姓徐,我总是叫他虚大哥,他倒也没怎么反驳我,虚大哥说有一些人因为死的过于惨烈不想回忆起自己是怎么死的,不过像我这样连自己是人都忘了的人,却是史无前例。他还兴致勃勃帮我分析了一通,说我这失忆鬼,定是生前受到了一番情感失败,亲戚陷害,无辜枉死,冤的惊天地泣鬼神怨到六月飞雪的倒霉鬼,所以才变成现在这样。说完还用无比同情的眼神望着我。“妹啊,如果不是你什么都不记得了,我真想跟你比比看我们谁死的比较惨。”遗憾的是我一脸呆像,成天不是飘着就是研究手指头脚丫子,虚大哥看着这样的我也没了几分兴致。

我已经把我的手指头连着脚丫子数了三千六百五十九回,正打算开始数第三千六百六十回的时候,前面突然骚动起来,说有位大人来了。我那空洞脑瓜子里面还没转过来那位大人是谁,轻飘飘的身体就被人拎了起来,透过我离地三尺的脚丫子,我看到虚大哥张大了的嘴,还有前面望也望不到尽头的密密麻麻的大大小小惊恐的鬼。我本能的想吐槽,“真丢人。”我们身为鬼类,应该已经站在自然界的食物链之上的之上不能在往上了,做出这么惊恐的表情,实在有损鬼类的颜面。或许是听见了我的吐槽,那个揪着我的后脖领让我不断上升的动力源,居然开口说了一句人话“都做了鬼了有什么可丢人的。”那是一种冷冷的声音,好像在放冷气一样。我打了个冷战,不禁搓了搓上面什么都没有的胳膊,才反应过来死人哪里会起什么鸡皮疙瘩。“被本大人亲自拎着你应该感到荣幸。”上面那块冰又说道。谁说自己丢人了,我没敢反驳,毕竟我的后脖领子还攥在人家的手心里。似乎是满意我很怂的反应,冰块拎着我向着混沌的远方快速飞去。

三、

我被冰块大人揪着脖领子飞离那条长长的鬼队,不知过了多久,终于他拎着我到了目的地,那是一栋灰秃秃的房子,长长的烟囱,黑的的顶盖,像是火葬场的焚烧炉。我被啪的一声摔在地上“就是她,那个排在最后的倒霉鬼。”我默默的腹诽,要不是鬼没什么重量,就如此力道,我的屁股肯定会骨裂。“这鬼……怎么看起来不太聪明的样子。”我不管这人是谁,但是对着第一次见面的人就说人家不聪明不是太没有礼貌了吗?我揉了揉并没有痛觉的屁股,有些生气,从地上飘起来,打量着面前说话的人,“你就是排在最后的鬼?”白衣飘飘的脸上还挂着慈祥的微笑的大叔温和的看着我,我围着他飘了一圈,心里有些平衡了,我不跟老人计较,而且他看起来也没有比我聪明多少“没错,而且我只是在发呆,不是不聪明。”那人看我飘来飘去的脚,伸手一把把我从空中揪下来“晃悠的我眼晕,老人家容易吗。”我一脸黑线的看着那个自称老人家的人继续说“我可是这里的管理者,之所以找你来,是因为我们发现你的因果出现了些问题。你只有去人间吓满七个人,全了因果,才能回到这里继续排队投胎。”“我不干,我一直留在地府飘来飘去的,不实现愿望也可以。”我趴在地上举着无力的拳头表示抗议,“你没有拒绝的权利,要不然我就把你打入十八层地狱,你就再也别想上来了。”那个把我拎过来的冰块大人凶巴巴的说,我被吓了一跳,钻到了慈祥的老人家身后,“小姑娘你还是考虑一下吧,只要吓满七个人就好了哦,很简单的,然后你就可以回来啦。”我探出头来,看着那个老头笑的像是举着棒棒糖一脸虚伪的人贩子,又看到旁边正在放冷气的冰块大人,他大有一副要是我不同意就把我踹到地狱的架势。“好吧,不过你们要遵守承诺哦,而且我要——”我还没来得及提要求,一股强力的旋风就从脚底下把我卷了进去,最后一眼看到的是那个自称老人家依旧慈祥的微笑,还有他脚下的光环。“哎呀,你怎么就把她冲下去了,人家小姑娘的话还没说完嘛。”一脸黑线的冰块大人瞥了一眼笑的见牙不见眼的大叔,“你可别想赖我,明明是你自己抬脚把她踢下去的。”“不要说出来,这只是个意外。希望她能够给我们带来不一样的惊喜吧,毕竟事情也是因她而起,缘起缘灭,如果连她也不行,那这个世界真的没救了。”

我当然是听不到这两人的说话,此时我眼前是一片废墟,我拿我的脚丫子上的十个脚趾保证一分钟之前它还是一座大楼,短短一分钟,它就像是融化的冰激凌一样在我面前慢慢倒塌,那些土块穿过我的身体,砸向慌张的人们,简直是人间地狱。到处都是鲜血,断肢,呻吟的人们。虽然在地府的鬼们也会把自己的头或者胳膊扯下来乐此不疲的玩,但是哪里比得上眼前的景象震撼。痛苦,悲伤,可怕充斥着整个空间,我再也受不了了,双手抱着我的脑袋尖叫着飞离整片废墟。如果让教导我鬼生的虚大哥看到我这么一只穿着白衣长发飘飘的女鬼尖叫着逃出来,肯定会用恨铁不成钢的眼神教育我“妹啊,咱是鬼,怕人的鬼还算什么鬼啊。”

就算是我的大脑再空洞此时也已经反应过来,我,一个天真纯洁的新手鬼,被那个老油条给坑了。果然是人不可貌相。如今才刚到现世,就赶上了世界末日,这要我怎么完成任务回去。逃出了那片废墟,我一只鬼坐在立交桥上面,撑着我轻飘飘的大脑,看着下面依旧混乱着的人群,就像无头苍蝇一样到处乱窜,不用我吓就已经足够恐慌了。远方又传来一阵爆炸的声响,伴随着一阵强烈的冲击风,我被吹得被迫下降到地面,好不容易稳住身形,就见一个黑黑的人形怪物直冲我的面门,我还没来得及躲开,就一把被它掀翻在地,巨大的疼痛让我直接晕了过去,晕倒之前在心里默默的竖起了一个中指,谁说鬼不会痛的。

四、

再次醒来时,我发现自己原本像水草一样好看的脚丫子不见了,取而代之的是一双穿着皮鞋的大脚,双手也变成了一双骨节分明的男人的手。往上跳了跳,我绝望了,我居然丧失了鬼的基本技能,飘都飘不起来了。本来这鬼生就不太顺遂,如今做了脆弱的人,任务岂不是永远完不成了。正当我感慨鬼生艰难的时候,心里突然传来一个声音“我怎么动不了了,你......怎么是透明的,该不会是鬼吧。”我心里一阵雀跃,摩拳擦掌环顾了一下四周,正准备开始散发我鬼大人的威慑力的时候,却发现四周就只有我一个人,我越想心里越发毛。“切,你自己不就是鬼嘛,居然还怕鬼,你该不会是一个胆小鬼吧。”谁...谁说我是胆小鬼,你要说话就大大方方的出来说,藏起来算什么英雄好汉。“我也想啊,可是现在我连动都动不了。”我闭上眼睛,只见一片黑暗中,我发光的透明的身体旁边,蹲了一个高高大大的男人,一脸幽怨的看着我“占了我的身体还不认账,你这只渣鬼!”然而我这个被渣鬼的鬼满脑子想的都是:我也太天才了吧,居然附身了,这可是无师自通,我还真是一个天才鬼,吓人的任务算什么,我附身了啊,哈哈哈。“你这只鬼还真是不要脸,哪有自称天才的。那个男人翻了一个360度大白眼。“你这渣鬼,附了我的身,你就要负责任,我还有事要做,就被你附了身,现在哪都动不了了,呜呜呜。”他发出了几声难听的假哭声。“那你要做什么,我完成任务顺便……”我还没说完,那人急急忙忙打断我,“什么叫顺便,我的身体都是你的了,你得负责,我叫路晨星,你这个渣鬼叫什么?”我迷茫的看了他一眼“我也想知道啊。”那个男的看我一脸苦相,背过身去像是不忍直视我的样子,过了一会儿“走了,渣鬼。”他闷闷的说了一句。

当我拖着这幅沉重的身子走到路晨星说的地方的时候,我简直要被吓得飘出来了。一座很大的超市里挤满了人,然而还有源源不断的人想要挤进去,人,全都是人,或者说这些人都不像人了,那脸上狰狞的表情简直比地狱里的恶鬼还要可怖。从门,窗子被挤出来,又挤进去。超市.......是你家?路晨星半天没有回应,似乎也是被吓到了,“没错,这里是我家的,我本来就是过来拿点物资,没想到这些人这么快,哈哈。”我听着他干巴巴的笑了两声,也不再管他的事情。这么多人,这不正是神赐给我完成任务的机会。我一头扎到人群里,用尽全身力气才从人堆里扣出来一个人,然后做了一个自认为非常可怕的鬼脸“怎么样,我是不是很可怕。”被揪出来的那个人青白着脸,翻着白眼“神经病吧。”说完又要挤进去,里面突然有人哀嚎,“没啦没啦,全都没啦。”手边的人一听这话没力气的瘫软在地上,崩溃了一样呆呆傻傻的嘟囔了两句,“完了,都完了。”然后愤怒的冲到我面前,像是要把我吃了一样恶狠狠的揪着我的衣领“你这个神经病,自己抢不到就算了,还要拉别人给你陪葬,我老婆孩子都要饿死了,你开心了是吗?”说着就要揍我。好在路晨星这幅身子似乎很抗揍,被那人打了几拳也没什么疼痛感。那人出了气,像愤怒的恶鬼一样青白着脸踉踉跄跄的离开了。要不是他没有体力,我,不路晨星可能会被他就这么杀了吧。我看他走向远离人群的一处坐着一个瘦弱的女人,怀里抱着一个7 、8岁奄奄一息的男孩。怎么办,我可不想吓死人啊。“现在知道慌了,刚才被打的时候怎么不见你担心担心我的身子。”那个男人一副看笑话的语气,“从超市的后门进去,我身上有钥匙,那里还有一点存货。”我照着他的指路,找到了那最后一点的食物“你不生气吗?原本那个房子里面的东西都是你的。”我疑惑的问他“就那点东西而已,原本就打算施舍给他们的,被抢光了就抢光了吧。”他像是无所谓一样的说道。“你还真是傲慢呵呵。”我拿了几盒罐头,找到了那个人,“先给你孩子吃吧,算是我刚才的赔礼。”那个男人颤抖着手接过了罐头,狰狞的脸色缓和了不少,我转身就要走“喂,你有没有地方去?我知道附近有一个避难所”他顿了顿“我们可以一起过去,人多总比你一个人强,现在这个世道,你一个人带着珍贵的物资就算是抗揍也容易被抢,我……脾气不太好,打了你,对你不起,谢谢你救了我儿子小涛。”避难所一听就是有很多人在的地方,这样就可以完成任务了。我自是十分高兴,路晨星也没说什么,我估计他也没地方去了,如果他能在避难所有一席之地,我回去之后也能安心些,也不枉我占了人家的身子一场,我可是一个负责的好鬼。

打定了主意,我也吃了点东西。那个原本奄奄一息的小男孩话也开始多了。“呐,呐,大哥哥,你怎么吃的这么少啊?”“是你吃的太多了”我白了他一眼,“我从小就吃的比别人多,我爸爸说我像只饕餮一样,所以我的小名叫涛涛,可是我吃得多饿的也快,只要饿一下就浑身没力气了......”正当我被他吵得不行,他突然停下了,“爸爸,那里,不是我们家吗。那个躺在地上的人是不是奶奶。”略带哭腔的声音,我顺着他手指的地方看去,那不是我最先逃走的那片废墟吗?如今那里有不少人在刨着什么,穿着荧黄色制服的两个人最为显眼,因为只有他俩拿着工具跑来跑去。“这不是电梯修理工梁子吗?”小涛的爸爸奇怪的说,我看着他们从废墟里拖出一个又一个的尸体,“没事,一定会有人幸存下来的”他们大声的鼓励其他人。可是我刚才在那栋楼里,见到的都是断肢残骸,没看见一个幸存者。我跑过去对他们说,“这里面都没有活人了,你们不要做这种没意义的事情了,还是快逃吧。”其中一个方脸黑汉子抬起头来露出脏兮兮的脸“一定会有人活下来的,如果他们在地震里活下来,却因为我们没有努力救他们而死了的话......”他抿了抿嘴,没有继续说下去,低下头继续搬着地上的石块。我搞不懂,为什么这些人明知道这是没有意义的事情还要去做?“你知道前两年的那场大地震吗?地震的乡村道路狭窄而且被落下来的石头挡了山路,救援队没有及时赶到,所以那场地震死了很多人。他们两个,就是那个村子幸存下来的人。”涛涛爸爸不知道什么时候站在我身边,“抱歉,我们可能没办法在跟你去避难所了,前面不远处左拐就是地下通道,你自己过去吧。”“你们要留在这里?”留在这片废墟就是死啊,我看着他牵着小涛和他的妻子一步步走向废墟加入到了那两个电梯工人中间,“是啊,这里是我们家嘛。”小涛爸爸说“真是一家子蠢货。”路晨星小声的说了一句,“我们走吧。”

五、

我混杂在人群中,看着周围拥挤着的人们,仿佛又回到了在地府排着队吵闹的日子,果然啊,不论是人还是鬼,吃饱了的话都改不了这种聒噪的本性。两天前我到了这个地下避难所,凭借从超市里带来的物资加入了这个小社会。末日已经来到了。这个避难所也早就已经人满为患,食物越来越少,空间也越来越小,为了保持食物供给,管理者原三轮车司机陈占决定避难所减少收容难民,青壮年和交纳一定食物的人优先。“孩子,给你吃点吧。”坐我旁边的谭老太太拿着一块饼干递给我。她是一天前拖着一个眼睛大大的却骨瘦如柴的孙女来的,来这的人无非都是为了寻求庇护。我先发现了这老弱的二人组,觉得机会来了,刚摆出架势想吓一吓她们,这两个人就在我面前晕倒了。路晨星还在心里无声的嘲笑我,“看来你吓人的功夫见长,还没等吓呢,人就晕了。”我朝他翻了个大白眼。自从安定下来之后,我一闭上眼睛看到路晨星坐在我的对面似笑非笑的看着我,他越来越喜欢嘲讽我,不仅毒舌,最近还开启了碎碎念的技能。“你啊,本来就不多的食物,你还这救一个那救一个,你是鬼不用担心被饿死,我可不想死了以后变成像你一样的蠢鬼。”我看了一眼坐在对面的祖孙,“我这叫计谋,这对祖孙看起来这么弱,一定很好吓,我怎么能放弃任务对象呢。”我慢慢的吃起了手里的饼干,干巴巴的但是味道还不错。

“真是的,小孩子也就算了,怎么老太太也在这里浪费资源。”“就是就是,一把年纪了,在这个时候,活着不是浪费资源嘛。”周围的人小声议论着,不时把厌恶的目光投向谭老太太,她似乎也感受到了,只低着头,哄着孙女把手里的难以下咽的压缩饼干吃下去。然后转过身来苍老的眼睛里映着路晨星的一张帅脸。“阿星,我这把老骨头了,也该去找我车祸去世的老头子了,你是个好人,不像那种撞了人就逃逸了的混蛋,我想把我的孙女托付给你,希望你看在我这张老脸的份上,多照顾照顾她。”谭老太太偷偷的拉着我的袖子,眍?着的双眼遍布皱纹。那怎么行,那我的任务对象不就少了一个“谭大姐,你要知足啊。”陈占大叔走过来,“路晨星这小子为了让你进避难所,可是在门口跟我吵了半天啊,还帮你交了那么多的食物,你这么随便就放弃了,还把孙女托付给他。就算是他,在这个末世拖着一个孩子也不好活啊。”占叔嘴里说着温和的话,但一双眼睛却总不断的往我身上瞄,估计在考量我到底还私藏了多少物资吧,我在心里不屑的跟路晨星吐槽。在这末世呆了几天我也算看清了人情冷暖,这陈占真是人如其名,贪婪到什么都想占有,但偏偏在这个避难所里凭借着威望和手段把持着整个管理权。“占叔,占叔,那帮小偷又来了。这次还有一个拿电锯的人,我们都打不过啊。”一个青年人跑过来。自从占叔封闭了避难所,越来越多的人开始来这找茬为的不过是物资,他们刚开始不过偷偷摸摸的,就搞得整个避难所乌烟瘴气,如今都已经拿着电锯明抢了。“阿星你不同意我封闭避难所,可是我也没办法啊,资源有限,人越来越多,为了维持我们这里的秩序,身为管理者我不得不这么做,你看他们现在都开始明抢了。”占叔这么说的时候,我看见他的眼里除了无奈还充斥着浓浓的说不清的欲望。占叔转头跟蹲在地上的年轻人说,“大家都拿起武器,有人要来抢我们的东西了。”有打架的地方人肯定更多,那怎么能少了要完成任务的我,顺手摸了摸谭老太孙女的有些发黄的卷发,“没关系,别担心,哥哥们很快就回来。”

等我赶到现场时,双方人马已经剑拔弩张的对峙了好一会了,拿着电锯的人叫嚣,“我们只想要一些食物,你们有那么多,分给我们一些怎么了。”占叔冷笑了一声“说的轻巧,把食物给你们了,我们这一群人怎么办,都饿死吗?”“你们要吃饭,我们也要吃饭,既然你们不愿意分给我们,那也别怪我们了。”说着就挥舞手里的电锯冲了过来,脆弱的人怎么会是锋利的电锯的对手,在我看来人就像是西瓜蔬菜一样脆弱。电锯像疯了一样见到东西就破坏,见到人就砍。“凭什么,凭什么都是人,你们在这里有饭吃,就要让我们在外边饿死。”我勉强捂住不断流血的胳膊,“抱歉了路晨星,把你的身体弄坏了。”路晨星也红着一双眼睛,眼看着这个疯子已经砍到那些手无缚鸡之力的老弱病残的地方了,原本还在嚼舌根的那些人四处窜逃,却还是逃不开疯子的电锯。糟了,是谭老太太和她的孙女,那可是我的任务对象。我心里哀嚎着,身体却轻飘飘的怎么也动不了了。然后,我看着路晨星捂着受伤流血的胳膊,冲到了小姑娘面前,嗡嗡震耳的电锯声就在耳边越来越近。一阵剧烈的疼痛过后,整个地下室轰然倒塌。

六、

我飘在一个温暖的明亮的空间里,周围像是温水一样舒适,我好久没有这么轻松过了,自从上了路晨星那个倒霉的沉重的身体。等等,路晨星,他怎么也在我身边飘着,我挣扎着坐起来,他也变成鬼了吗?突然眼前出现了清晰的画面,画面上少女打着哈欠,推开了窗户,窗外不是我熟悉的末日的景象,而是一片和平,高楼林立。她简单的洗漱之后扎了一个马尾,看着镜子里的自己说“今天也是美好的一天,加油。”电梯里人很多,少女被挤在电梯间的角落里,“等等,等等”一个男人生气的训斥着背书包的小男孩跑过来。“叫你早上不要吃那么多,你不听,快迟到了吧。”那个男人一只脚踩进电梯间,电梯马上响起了超重的提示音,人们也开始发起了牢骚,“等下一班吧,别人也要赶时间的。”小男孩的爸爸气的跳脚,我看到那个少女从角落里钻出来说“你们着急的话先下去吧,我不急。”男人感激的看着那个女孩“谢谢啊,小蝶,总是麻烦你。”我一看这个男人的脸惊讶的发不出声音来“这不是小涛和他爸爸吗?”还有这些电梯里的人,这栋楼就是我最先看到的那片变成废墟的楼,路晨星这个时候醒了过来,看到熟悉的脸也很惊讶。

少女只好等着下一班,似乎老天在和她作对,电梯突然坏了,停在了半空,她摸索着按下电梯间里的求救按钮,等到那个电梯修理工人慢悠悠懒洋洋的赶到的时候,时间已经过去了20分钟。“是梁子”路晨星黑着脸说。一打开电梯门,少女就冲了出去“谢谢你啦,但是我要来不及了。”她跨上一个粉色的电动自行车,路上一直有个拖着长长厚玻璃板的三轮车开在前面挡路,那个三轮车司机慢慢悠悠的,又是一个熟悉的脸。“那不是占叔吗”我惊讶的看向路晨星。那路并不宽阔,旁边还停着一排的私家车占道被三轮车一挡,简直是严丝合缝。少女只好调转车头,从小路上绕过去。似乎因为刚下过雪,小路还没来得急清扫,路面很光滑,远远的看上去就好像刷上了一层亮漆。小粉电动车前突然出现了一个颤巍巍的老太太,正好滑倒在车头前,也不知是摔晕了还是故意的,老太太一把拉住了跳下车想要把她扶起来的少女,然后大声的喊“来人呐,有人撞人啦。你撞了我,你就别想像那些人一样跑掉。我老头子就是这么不明不白的死在路上的,我苦命的老头子啊,你必须赔钱。”老太太的声音很快就吸引来了一群看客,“没想到这小姑娘看着挺无害,没想到这么狠心,连老人都撞。”“不是我,我没有,我没有撞她。”少女无力的解释着,周围人的目光看得少女想立刻逃离这个可怕的地方,这个时候,一直坐在地上的老太太拉她,身后哪个人推了她,少女重重的摔在地上,右脚崴了一下,她抬头无助的看着众人。我已经不知说什么好了,“老谭太太”路晨星低声的说了一句,我看着那些围观的人,越看越眼熟,这不就是避难所里那些嚼舌根的人吗?交警很快就赶来了,他看到了整个事情的经过,向老太太解释了之后,老太太打量了一下坐在地上的女生,眼神躲闪了一下就走了。周围的看客看见没什么值得看的,很快也一哄而散,只留下还坐在地上的女生,咬着牙把不知道被谁推倒的电动车扶起来继续走。故事到这里还没有结束,就在她以为马上就可以赶到的时候,她遇到了一场车祸。

红灯前,一个疲惫的货车司机双手握着方向盘,神色飘忽的一头撞向了前面减速要等红灯的私家车。光滑的地面,庞大的货车一下子就把私家车顶向路边,眼看着就冲向了路边的少女,女孩的右脚受了伤,巨大的疼痛让她来不及踩下刹车。

砰,女孩的身体被撞了出去,以一个美丽的弧线落在了地面上,画面定格在她最后看见的东西,是那台冲过来的车窗后面惊恐的眼神。也是我和路晨星都无比熟悉的眼神。私家车司机就是路晨星。

我想起来了,我全都想起来了,那天,从我遇到的电梯事故开始,到开三轮车的占叔,谭老太太的碰瓷,还有那个货车司机,他就是那个疯子,一切就像是被安排好了一样,这是我的记忆,那画面里的少女就是我啊。电梯里人们的牢骚,围观者的眼神,以及车祸发生以后路过我的每个人的眼神,就像一只蝴蝶一样,扇动翅膀,就带来了一场风暴。而我,就是那个倒霉的蝴蝶。从我死了之后,世界开始变得混乱,最开始不过是一场地震,一次火灾,然而谁也没有想到,最后竟然变成了世界末日。

七、

“原来,是我欠你一条命。”路晨星沉默了半晌。我低着头,“如今我们都是鬼了,我应该不欠你了吧。”他小心翼翼的说道。这个时候冰块大人宛如天神一样的降临在我俩面前“跟我回去吧。”“可是我的任务失败了,我一个人也没吓到。”我低着头,脑子里有些混乱“先跟我回去”还是一如既往了冷冰冰的话。你要去哪里,我看着路晨星投过来的眼神,心中五味陈杂,“路晨星,我虽然是个倒霉鬼,上了你的身还害你搭上了一条命,但是跟你在一起的这段时间我很开心,撞到我不是你的错,你也还我一条命,我们两不相欠。”我说完这句话,看向冰块大人“走吧”还把后脖领子向他伸了伸。冰块大人对我这么自觉颇感满意,“等等,我还不知道你叫什么,你去哪里?我跟你一起。”我被拎着到上空,冰块大人冷冰冰的说“你还活着,你必须要回到现世去。”我笑着看着他,“我叫程蝶,看来你还是欠我一条命,你最好不要记得我这个倒霉鬼,否则你也会一直倒霉下去的,哈哈。”

我看着路晨星红了的眼睛,和慢慢模糊了的身影,“倒霉的蝴蝶,你给我听着,我......”话还没说完,他的身影就一点一点消失在我的视野里。

“我叫程蝶来着。”我有些不满“放心吧,他还没死,就要回到他的身体里去了。”明明是安慰的话他也说的冷冰冰的“冰块大人,你要是不这么冷的话一定会很受欢迎的。”我不怕死的调侃了他一句,然后就被他拎着光速飞回了属于我们鬼魂的世界。

“神要见你”丢下这么一句没头没脑的话,冰块大人把我往神的大门口一扔,就离开了。“灵魂,你有什么想说的吗?”我惊了一下,这难道就是神的声音?“我...我没完成任务,那些人都是很好的人,我实在是......对......对不起。”我颤抖着声音,“你应该已经想起来你的死因了吧,可以说,你的死都是他们一手造成的,没有一个人是无辜的,你现在还认为他们是很好的人吗?”神的声音多了几分疑惑。

“人应该是善良,纯洁的,而现在呢,那些人傲慢,暴食,嫉妒,暴怒,懒惰,贪婪,欲望,七宗罪他们几个全占了。这个世界已经没救了,已经失败了,所以我要放弃这个世界。”我吓了一跳,原来,末日真的是因为我,因为神在我的死亡这件事上对人彻底失望了,怪不得我是排在最后的鬼,我心里动摇着,脑子里浮现出路晨星傲慢的话,小涛的暴食和他爸爸的愤怒,修理工梁子的懒惰,占叔的权利欲望,谭老太太的贪婪,货车司机嫉恨的目光还有那么多那么多的人们,人类真的无药可救了吗?心里乱糟糟的人乱糟糟的思绪,最后都变成了一个人,路晨星。想起他傲娇的模样,他和我斗嘴的时候,他最后哀求的眼神……“等……等,虽然我已经知道了我的死因,但是他们真的是很好的人,我的死只是一场蝴蝶效应,不是路晨星的错,不是饿疯了的货车司机的错,不是谭老太太的错,也不是小涛的错,这个世界没有错。”我有些底气不足。

“可是你死了,你并没有什么错,死的却是你,那些犯了错的人却还不自觉的毫无意识的活着,这就是这个世界的错。”我的心因为神的话动摇了,是啊,我死了,我没有任何错,也不是不曾想过活着多么好。我忘不了在路晨星身体里,感受到饼干的味道,水的流动,疼痛的感觉,还有脚踏实地的沉重,那是生命的重量。可是现在我什么都没有了,只剩下轻飘飘的身体,无处着力的透明脚丫子,我又想起谭老太太递给我的饼干,占叔别扭着拿给我的水,小涛的笑脸拉着我哥哥的叫个不停,还有路晨星……是啊,我是已经死了,可是这些人还在努力的活着啊。

我下定了决心,“我是已经死了的人,我的死只是一个意外,你不能因为一个意外去否定其他那些努力活下去的人们,去否定这个世界,确实他们并不完美,这个世界也不完美,但是,我们每个人都在努力的活下去,都在努力的改变自己的不足,即使是那个疯了的司机,他也在努力的活着,这才是人,这才是活着。”我激动的说完了这些话,神沉默了,我深呼吸一口气,鼓起勇气继续说,“我记得,每个枉死之人在死之后神会慷慨的实现他们愿望,我的愿望还没有提过,神,你会实现我的愿望吗?”神一直都没有说话,就在我快要放弃的时候,神慢慢的说“你说吧,我会实现你的愿望。”我微笑着,想着那一张张的笑脸,说出了我的愿望“那么,我的愿望就是......”

八、尾声

嘈杂的大街上,一如既往的排了一长串的汽车,路晨星握着方向盘,不耐烦地抓了抓头发,堵在这里已经快一个小时了,周围高楼林立,那是早就已经看惯了的风景,他焦躁的感觉越来越强烈,索性下了公路,把车停在路边,自己信步缓行,街上人很少,刚下过雪,空气中还有些冷冷的湿气。“我总感觉忘了什么,这种感觉真让人烦躁。”路晨星一边走一边想着。“路晨星!”谁在叫我的名字?清脆的,干净的,熟悉的声音?熟悉的?路晨星不知为何红了眼圈,回头看见身后穿着白色衣服的少女。“蝴蝶”艰难地吐出这两个字的路晨星看到了少女比阳光还灿烂的笑脸,“我不叫蝴蝶,我叫程蝶,路晨星,我回来了。”

上一章
下一章全书完
同类热门
  • 左施左施左施|短篇浮沉世间,袅袅烟火,红尘俗世,只为那一眼!
  • 最后的龙猎人与龙最后的龙猎人与龙叹苍穹|短篇我曾仰望星空星空告诉我宿命我将会是这世界上最后一名龙之猎人直至死亡直至消散--------泽
  • 依米花开时依米花开时梦夕落花|短篇八岁的依米遇见了她的墨寒哥哥,那时候她很开朗,特别爱说话,一场分别,切断了他们的联系。八年后,她变成了一个哑巴……
  • 易烊千玺之温暖归来易烊千玺之温暖归来高冷鬼玺|短篇也许每一次的归来会给自己带来不一样的蜕变也许每一次的成长痛而欲绝但我还是我,你说
  • 过年相亲过年相亲二族|短篇广场上的人渐多,人来人往的,七八成以上都是来这等人、接头碰面约会的,有些女孩子在广场找着人。
  • 奥莉安娜的自述奥莉安娜的自述陌伊族|短篇瓦罗兰传说系列的番外篇,叶风的正传已二百多章
  • 爱情短跑爱情短跑高其勋|短篇过完年回丹东前,我已经在原公司辞职,准备年后跳槽,本来找好东家了,待遇也很好,可她三月六号回大连,如果我上班的话就无法去接她,所以我从2月24号回大连后就一直在家于网吧来回穿梭,当然没让她知道。
  • N的各种三十题N的各种三十题现乐园|短篇N的各个时空的经历,或是末日或是安定的村庄,或是皇宫中的明争暗斗或是作为筹码的反抗...... 各种不同的体验,希望你能感受到那些未曾谋面的人的生活。
  • 十五岁的花季十五岁的花季江小柒|短篇十五岁的少女,花一样的年纪。在她上初二的时候,班里转来了一个又高又帅的男生,他们阴差阳错的做了同桌,男孩也慢慢的喜欢上了女生。可是,他们真的会一直在一起吗?他们之间有会发生什么事情呢?
  • 寂静中聆听寂静中聆听刘汉立|短篇本书记录了小事记,从那些记忆深刻的小事情中体会到的真实感情,让读者置身其中深深回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