游客,你好!登陆/注册

第32章 表白

宝珞被众人簇拥着,立在当间,因刚过完年,天气还是很冷,宝珞披了件大红配白狐毛的鹤氅,越发衬得肤色晶莹如玉。赵德被宝珞容光所摄,一时望着宝珞没有出声。

宝珞却足尖一点腾身跃起,瞬间已略过赵德身前,转身又回身飞略至原处。

宝珞举着手臂,冷声对赵德说道:“你若是再敢如此,下次我要的就不是这个了。”

众人方才看清,宝珞手中竟然是一绺头发,再看三皇子赵德原本整齐的头发都散了起来,一时众人心里都是无比惊骇,赵德方后知后觉摸了摸头发,气的怒声喝到:“给我拿下这个不知死活的女人,竟敢冒犯本殿下,死罪难恕”。

赵榕见状,直接拔出长剑,喝到:“谁敢动。”

赵德越发大怒:“赵榕,我是你嫡亲的堂哥,更是当朝皇子,这个女人如此嚣张,竟敢戏辱本殿下,你还护着她,一个平民女子,如此行径,按律足以处死了。来人,给我绑了她。就是到了叔父安亲王那里,叔父也不会让你这样护着她。今天若是不给我拿下,你们都是死罪。”

赵德带的人开始围了上来。赵榕来不及细想,脱口喊道:“她是我即将过门的世子妃,谁敢。”

听见这话,众人到真的不敢上了,都齐齐看向三皇子赵德,赵德咬牙说道:“你行啊,好,我现在就去找皇叔,就算是你的世子妃,我也不会罢休。”又狠狠瞪了宝珞一眼,便带人走了。

宝珞虽知道赵榕是一时权益之计,才当众说出自己是世子妃的话。也觉得这会有些尴尬,带着人便回了院子。赵榕也吩咐阿斗把带来的人先安置下来。想想又觉得不放心,又进屋见了宝珞。

宝珞见他进来,便垂目略低了头。赵榕沉默了一会说道:“宝珞,你放心。”

宝珞纵是素来极为稳重之人,如今被赵榕当着众人面表白,也觉有些羞涩,便低声说道道:“你的心意我都知道。”

赵榕只觉心内欢喜,含笑柔声说道:“你放心,万事有我。”

宝珞自是心里百味陈杂,不曾想如今这样的情形,得知赵榕心意。

宝珞为了掩饰自己的心慌意乱,便道:“如今我跟六殿下不能再待在京城了。”

赵榕心里也知形势如此,心里纵使万般不舍,也低声说道:“六殿下如今被安置在京郊昭德寺里,一会我也安排你过去,那边山里有西大营几十万兵马守护,比这边安全。”赵德本就是皇帝身边多年的密卫首领,心思慎密超乎寻常之人,这会闪念之下说道:“你待在此处,本也极为机密,如今却被赵德发现,定是出了奸细。把守这院子里皆是王府死士,泄密的可能性为零,你身边人到要注意了。”

宝珞也讶异说道:“我身边也皆是可信之人,不知道哪里出了纰漏。”

因为已经事不宜迟,宝珞当即便乔装扮成赵榕身边侍卫,被安置在了京郊昭德寺。

且说三皇子赵德越想越气,索性带人去了安亲王府。到了王府递了拜帖,便被安亲王请了过去。见了安亲王,赵德便径直说道:“王叔,有件事您老可能不知道,榕哥自作主张要自己娶媳妇了。”

安亲王嘿嘿笑道:“榕哥的媳妇是跟你父王原就商量好的,就是榕哥的表妹。这事我们做长辈的都知道。”

赵德嗤笑说道:“今天他可是当着众人的面,说那个姓林的丫头是他即将过门的世子妃了。我可没编排他,这是他自个说的,那姓林的丫头你可能还不知道,哎呀,嚣张跋扈的很,你看,今天把你侄子的头发都给削去了一绺。”

安亲王听了这些话,有点不信。说道:“你说这事,王叔有点不相信,这得问问。真的把你头发给削掉啦,你那么多侍卫都是干啥吃地?”

赵德气急说道:“那个姓林的武功很高,当时我也没防备。那姓林的丫头亲爹早死了,家里都是经商的,不说家世不好,还整天掺和着大殿下的事,没少帮着大皇兄以做生意之名,拉拢朝臣。今日我去抓人,却被榕哥拦住了,榕哥看着可是护得紧,皇叔还是好好问问吧,我看榕哥是铁了心跟那个丫头一路了。”

安亲王听了这消息,想起从前都听王妃说过,自己儿子好像挺喜欢林家姑娘,但是后来又愿意娶自家表妹了,想到这,安亲王到有些信了赵榕的话。但他一向护短,便对赵德说道:“榕哥都这么大了,你都有儿子了,你们年纪都差不多,榕哥在寺里呆的久了,我整天就怕他不愿意成家,你父皇也是,我这想抱孙子的心,你不知道。我回头问问,到底咋回事,咱可说好了,要是榕哥铁了心要娶那姑娘,那你可不能破坏他的好姻缘。啊,大侄子。”

听了安亲王这话,赵德气的倒仰,却不敢发作,安亲王不是旁人,那可是兵权在握的人,如今再生气,也不能翻脸。便只好说了几句闲话,就告辞了。

安亲王等赵德一走,就赶紧打发人去打听自己儿子的事,等到打听清楚了,果然跟赵德说的情况差不多。就急忙忙去了王府后院。见了王妃就把刚才发生的事说了一遍。

王妃听见说又是林家的姑娘,心里已经明了咋回事了,说道:“咱家儿子这是被那姓林的丫头迷上了,我老早就觉得他对姓林的丫头不一样,好了,现在还是这个结果。”

王妃发愁说道:“婉钰那丫头一心一意要嫁他,他如今又这般,这可怎么办。”

安亲王说道:“要不,两个都娶回来。”

王妃叹道:“那林姑娘是你儿子心尖上的人,你儿子不会愿意。”

安亲王半晌说道:“那林丫头如今是帮着大皇子的,我看三皇子是不会轻易放过她的。”

王妃一听大惊,说道:“榕儿也是糊涂啊,这样卷入皇子争斗的女人她也敢要,不行,我不会让她进门的。这事万万不能由着他。”

安亲王叹道:“我答应过皇兄,不会偏帮任何一个皇子,如今皇兄吉凶难料,我还不知道何去何从呢,这小兔崽子已经站队了。”

下一章连载中
同类热门
  • 公主家的锦衣卫公主家的锦衣卫夏鸢沫|古言她是世人谈之色变的长公主,手握东厂,气死父皇,逼走兄长,控制幼帝,祸乱朝政。他是历代锦衣卫里最优秀的指挥使,一腔忠魂,公正严谨,大义凛然,赤胆忠心,忧国忧民。为了躲避追杀,他进入公主府成为了她的面首,他怀着卧底的心思与她耳鬓厮磨,却被她不为人知的一面所吸引,从此落入她的情网,逃不开,挣不掉……一场意外的酒后乱性,她不得不将他收做男宠,抱着猫捉老鼠的心态她不知疲倦地拨撩他,却被他的忠心耿耿打动,像是星火燎原,一发不可收拾……
  • 初云归初云归疑似桑梓|古言重活一世,她已不是从前那个尚府大小姐了。 无论是朝堂的风云变幻,还是后宅的阴险狡诈,她只求不要再重蹈覆辙。 只是她想不到,竟是要和沈国公府嫡子身份的他一道面对这乱世。 他们是假夫妻,可最后却是真携手! 罢了,她只愿一世安康。
  • 风朝九天:邪妃驾到风朝九天:邪妃驾到灵小夭|古言她是二十一世纪的杀手,一身神秘的武功令人恐惧,而一身出神入化的医术又令人震惊;白天,她化身为医生,晚上,又化身为地狱使者。一朝穿越,成为府里人人喊打的大小姐,传闻她花痴,废材,人人可欺,却没想到废材也有翻身的一天;他是人人尊敬的邪帝,慵懒邪魅,冷酷无情,唯独对她情有独钟。一场时空的交错,一场命定的邂逅。谁迷了眼,谁倾了心,谁动了情。(本文纯属虚构。)
  • 月桥花院春知处月桥花院春知处亦然的亦|古言苏月桥,原是坊间一医女,一次入朝为宫中的掌事姑姑瞧病,被太监误作秀女,强塞进队伍,却因容貌太过出众,皇后十分忌惮,便将她配给凌王爷,从此成了凌王侍妾,然而她性情孤寡冷淡,凌王对她又弃之敝履,所以没多久的光景,她便遭到了王妃的暗算与陷害。 云花院,眉心山上太虚观中云老道的女徒弟,自幼父母早亡,跟随师父在山中学道练武,一身痞气,调皮捣蛋闯祸精,三岁下山偷鸡,五岁拦路打劫,十岁开始沿路绑票过路长得清秀的书生,励志要找个俊俏的少年郎给她做压寨夫君。 苏月桥与云花院两个八竿子都打不着的人却因为一个意外将命运阴差阳错的搅和在了一起,至此,二人各自悲欢离合啼笑皆非的人生便由此展开了,那么我们的故事,就要从苏月桥开始讲起……
  • 嬷嬷出嫁,公子要吗嬷嬷出嫁,公子要吗朕甚萌|古言桃谷有一女,名叫容默默,上能掀瓦堂,下能闯男房…明明自己长的如花似玉,可妖孽二、妖孽三都不喜欢自己。呜呜…这都不说了,闯江湖居然闯进了皇宫,一不小心成了嬷嬷!!某女内心呐喊着:“天啊。我有那么老吗?难道就注定没人要了么?不行,再怎么不济也要绑个帅哥回去!”于是在某个月黑风高的晚上,某女拿着一把刀子抵押某男的背上说:“你从还是不从??”某男羞涩得转过身去,说到:“我还是从了啊。”某女看了一下来人,刀子哐当一掉。鬼哭狼嚎得立刻抱住来人的大腿,吼道:“师兄,我错了啊……”
  • 邓绥传邓绥传浅忆i|古言邓绥,东汉姑娘,自小乖巧温顺,爱读书胜过爱女红,名门望族却不骄不躁。刘肇,东汉皇子,翩翩佳公子,生在帝王家,腹有才书气自华。本书借鉴于历史,讲述汉和帝的皇后邓绥的一生。
  • 独宠萌妃:萌妃萌萌哒独宠萌妃:萌妃萌萌哒莜万年|古言一朝穿越,她萌性不改,誓要笑死人不偿命。他贵为王爷,大冰山一座,万年面瘫一个,誓要宠她如命。神马?恶毒女配?不过是个渣渣而已,看姐分分钟秒死你丫的!神马?王爷要娶她为妻?我去,我还是快走吧!女主名言:姐一般不记仇,因为有仇一般都报了。
  • 东门之墠东门之墠绛山扶桑|古言相传萤骨派喜吃人肉。又相传萤骨派的东门墠种植了千万种花木供以提炼仙丹。而花木的养料则为人血。“你知道吗?这里每一株植物都有自己的故事。”“是爱与被爱,或者爱与不爱。”
  • 渊安辞渊安辞钰裳萌鹿|古言传闻中,在人界与冥界的交界处,有一小阁子,名为无渊阁。阁子中有位姑娘,身着一袭红衣,眉心点着彼岸花,似妖似仙,烹的一手好茶,世人称她柒姑娘。你与她讲一个故事,便能换得她一个答案......
  • 沈云月沈云月陌小痴|古言穿越成了郡主,嫁给了一个傻王爷,这爷有点怪,几天前还呆呆的任人欺负,怎么几天后气场就强了这么多啊。还有个亲妹子更奇怪,对亲姐百般欺凌,可在危险关头又替亲姐挡刀子,我滴个乖乖,怪事年年有,今年咋就这么多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