游客,你好!登陆/注册

第34章 桃夭篇(三十二):证据

今夜注定不平静。

魏世舟受命带着禁军迅速包围了相府,冷冷吩咐:“找到公主。”随后他带着另一队人直奔王戒书房。

王戒今夜饮的酒不多,被禁军的动静吵醒后便匆匆披着外衣走出屋子。他看到魏世舟带领着禁军往书房走,看架势,是要把整个相府翻个底朝天。

王戒被下人搀扶着走出来,拦住了魏世舟的路,面上有些微怒,“魏统领这是什么意思。”

魏世舟面无表情的说:“接到公主的求救信号,我自是来救公主的。另外,皇上担忧安阳公主仪驾已在路上。”

王戒一惊,“陛下亲自来了?”

魏世舟不理会他,冷笑道:“公主在哪?”

王戒好歹也是大楚位高权重的第一权臣,被这个新晋的禁军统领如此呛声,面上自是过不去,他脸色有些不好看。

“魏统领虽身居二品却初生牛犊不怕虎,前途不可限量。”王戒沉稳的说道。

魏世舟把玩着剑,丞相位居一品,这是在拐着弯警告他。

魏世舟随意一笑:“论前途,我自是比不上丞相。我效忠皇上,可没有丞相这么多心眼。”

他的话一出,四周都寂静了几秒。王戒脸上的沉稳端正便挂不住了,急急的驳道:“胡说!本官为皇上呕心沥血几十年,从未有过异心!”

“我不过一介武夫,这些好听话丞相说给我听作甚?丞相不妨去御前说。”

王戒就像一拳头达到了棉花上,气的身子微颤。他看着眼前的年轻人,不知该说什么。

魏世舟的高升一切都是那么水到渠成,除了年纪轻轻便掌管皇都最重要的禁军,还十分受陛下宠信。但他总感觉一切都不是那么简单,自孙营一事后,他便感觉有一张巨大的网笼罩着他们。

王戒总有一种不好的预感,“公主殿下在喜宴中途便离开了。”

魏世舟嗤笑了一声:“信号就在相府发出去的,难不成是公主殿下诬陷你?”

“本官不知道公主殿下在哪,更不会去伤害她。”

“既然如此,劳烦丞相让开,我去看一看便知。”

王戒沉默着,一旁的小厮狗腿的上前:“这位爷,相爷书房国事繁多,恐有不便。”

“有什么不便?是担心被发现什么秘密吗?”魏世舟将这几个字说得十分缓慢,语气间引人无限遐想。

“够了!”王戒一喊,“本官问心无愧,魏统领随意。”说完让开了道。

“相府今夜歇了一些贵宾,麻烦魏统领动作快些。”王戒跟在魏世舟手,随他一起去书房。

王戒书房外有一个小园子,种了些树木花草,十分别致。

然而当魏世舟一靠近,眉头便紧紧皱了起来,习武多年的他立即闻到了空气中零零散散的血腥味。血腥味隐隐约约的飘在小园子里,他眼眸微动,朝着小园的方向走去。

“喂喂喂!谁啊,知不知道打扰本王休息了。都不要命了吗?”邝平王身上散发着浓烈的酒气,脸上还扬着醉酒的淡红,语气十分不耐。

魏世舟眼睛一转,带着众人行礼。

“打扰王爷休息,还请恕罪。”魏世舟轻轻开口,“卑职受陛下之命前来寻找公主。”

邝平王不悦的说:“找公主来相府?”

王戒在一旁说道:“都怪王某待客不周,屋外冷,王爷请回屋吧。”

邝平王正要拂袖离去,魏世舟淡淡的开口:“王爷可见过公主。”

“没见过。”邝平王摆摆手,十分不满的说。

“王爷一直在宴会上饮酒?”

邝平王一愣,“什么意思?你质疑本王?”

正当此时,一个禁军小跑到魏世舟身旁,端端正正行了个军力礼后,说道:“回大人,相府内没有公主身影。”

邝平王嘲笑的哼了一声。

魏世舟低下头沉思了一会儿,指着前面的小园,“你们,去小园里看看。”

“是。”

此时云画也闻声而来。

王律醉得不省人事,倒在床头呼呼大睡。云画听到声响后,便前去看个究竟。

“原是郡主到了。”魏世舟平静的出声。

“父王?”云画一惊,没想到邝平王也在此。卸下繁重的头冠,云画惨白的小脸在风中显得虚弱不堪。

邝平王淡淡的“嗯”了一声。

“发生了何事?”云画疑惑。

王戒看着越聚越多的人,再也沉不住气:“魏统领,既然找不到公主还请阁下快速离去。”

魏世舟沉默着不应声,空气寂静的只剩风吹响树叶的“沙沙”声。

安静得诡异的气氛终是被前方的禁军叫声打破了。

“大人!这里有血迹,树干上还有残留的剑痕。”魏世舟冷冷的抬眸。

众人愣在原地。

“大人!还有一沓书信!”

“拿过来。”

不知道为何,王戒的心怦怦直跳。

魏世舟拿过书信,大致翻阅了之后,冷笑出声,指着邝平王和王戒:“拿下!”

众人齐齐惊在原地,被眼前这突然的变故吓得摸不着头脑。

邝平王的酒意顿时醒了大半,对着魏世舟破口大骂,完全没有王爷平日尊贵的模样:“凭什么抓我。”

王戒皱着眉一言不发。

“私下密谋,企图造反。哪一个不是诛九族的大罪?”

众人倒吸一口气,云画一踉跄,好不容易稳住身形。

王戒一听,气的满脸透红,拼命挣扎着:“胡说!本官从未有过二心!”他的语气微微颤抖,眼睛瞪得大大的,难以置信的看着魏世舟。

邝平王也是曾经的大将军,身体素质自不必说。他使了使劲,将束缚他的两个禁军踹倒在地,对着魏世舟说道:“你好大的胆子!”

魏世舟毫不在意的将一封信丢到邝平王手上,淡淡的开口:“证据在此,你百口莫辩。忽而眼神转冷,“公主便是发现了这些,才惨遭追杀的吧?”

邝平王震惊的看着手里这封信,跟他一模一样的字迹,甚至还有他的掌印。他难以置信的摇着头,控制不住的低语:“不!不可能!”

他猩红着眼,“不可能!本王没有!”

王戒被押着,一脸暗淡,绝望的摇摇头。

魏世舟平静的说:“王爷怎么解释这个证据。”

“证据可以伪造!”邝平王害怕的颤抖,这项罪名要是成立,便是诛九族的大罪。

“噢?那你怎么证明?”魏世舟淡淡开口。

“我......我”邝平王显然已经有些癫狂,他像只无头苍蝇,踉踉跄跄的左右走动,不知道要干什么。

“王爷学一学丞相大人,丞相大人看上去就十分随意自然。”

邝平王一怔,疯狂的冲向王戒,推桑着他:“你快说!你说我们并没有勾结!你快说啊!”

王戒惨淡一笑,只剩苦涩。

没办法的,这个局太过完美,没有一丝漏洞。

邝平王忽然开始低笑,随着越笑越大,就像魔怔了一般,他红着眼,抽出一旁禁军的剑,一剑贯穿王戒的心脏。

疯魔的笑着:“杀了你,是不是就能证明我跟你没有关系了。”

全场寂静,淡淡飘着血腥味。众人吓在原地不敢动,云画腿一软,彻底跌坐在地。

下一章连载中
同类热门
  • 凉枫过棠散梨香凉枫过棠散梨香文华惜雨|古言高冷机智公主×腹黑隐忍太子 彼时,她仰头看向还未飘远的天灯,下面的字都相同。 我要娶棠宸为妻。 天灯明了一整个夜空,没有一盏是为他自己。 盏盏是为她。 后来,她一剑刺穿他的胸膛,任凭温热的猩红充斥她整个世界。 其实,生活成这样,已经很好了。 他是蛰伏隐忍的腹黑太子,她是手握权柄的摄政公主。 他困于朝堂,她游于四海。 他爱的是那个世人皆称一句神秘莫测的棠宸公子,厌的是那个似是天生高人一等的凉公主。 可棠宸是她,凉公主也是她。 当感情有了纠葛,爱意掺上猜忌, 究竟是一见钟情,还是阴差阳错,是梨花香甜,还是海棠果涩……
  • 穿越之绝世妖妃穿越之绝世妖妃苏门小七|古言本是豪门望族千金,穿越到痴傻大小姐身上。两人相似的遭遇,以及琴忆之在琴府上受到的待遇,让她决定崛起再不受人欺凌。此后化身琴忆之智斗后娘与蛇蝎姐妹,将现代的经营理念贯彻到古代,垄断四国女性消费品,店面遍及四国。造火药,改兵弩,四国大战大展风华。
  • 花开锦桐花开锦桐明月皎然|古言前世,他是江湖上闻风丧胆的杀手,是父亲手中的一把刀。他想,只要她安好,自己身处地狱又何妨,可他没想到,有一天,她竟会消失不见。再见,竟是她冰冷的尸体…… 前世,她是父亲的掌上明珠,是肆意散漫的纨绔女。遇见他后,她放下了骄傲,追逐着他的脚步。她想,只要他回头,她定会放下一切,与他在一起。可她没想到,他给她的竟是冰冷的眼神和见死不救的冷漠…… 梧桐花开,一切重来。 他道:我愿付出一切护她安好无虞。 她言:我此生再也不要爱上他。 今世,他与她再度相遇……
  • 王妃又偷跑出府了王妃又偷跑出府了青熙粒|古言鱼熙梨在偶然之下救下了当朝的七王爷林锦御。 从此,林锦御就赖上她了。 “王妃最近又重了啊。”林锦御抱着瞌睡的媳妇回府。 鱼熙梨嘟囔道:“不是我重了,是我肚子里的肉球又重了。你自己试试肚子里怀个肉球什么感觉。” 林锦御低头笑道:“等你肚子里的肉球出来了,我一定要好好和他说教说教。” 鱼熙梨已经在他怀里睡着了,就像一个孩子一样,依偎在他怀里。 抱着鱼熙梨,林锦御感觉什么都不重要了,有他怀里的“大孩子”在,王位什么的,都比不上她。
  • 废柴小姐初长成废柴小姐初长成鸢枭离|古言万年难得一遇的穿越戏码居然被她遇见了,居然穿越到一个整日被欺负的废柴小姐身上。这在弱肉强食的世界里,简直是个废柴。最可怕的居然还是无意中招惹了个腹黑的恶魔王爷,。 某日里灵泉池边 “本王救了你。”某王爷得意的看着浑身湿漉漉却怒火朝天的女子。 “我差点就能晋升,被你打断,你说是在救我?!”wtf?!女子更气了,什么鬼道理。 “没错。” “好,就算是你救了我,那您现在能走了吗!”某女子咬牙切齿的瞪着眼前的人,恨不得一巴掌拍过去。 “不行,我救了你,就要为你负责。” 啥?“你哪来的鬼道理?救人还要负责?。” 某王爷突然深情款款的凝视眼前女子,眉眼里闪着柔情。 “因为是你,才想要负责到底。”
  • 百媚之上君为疆百媚之上君为疆凤惜微|古言历经绝望,无尽苦楚。寒王一语道破她的内心,她慢慢振作起来,收起心中的怨,也丢掉了向往的宁静生活。 我偏要让皇兄看看,他做了一个极错的决定。皇权纷争,她不是只会连累他! 百媚楼。 “要不你就出去看看,不然今儿这生意可就不用做了。”宛央看着斜卧在美人塌上的宫百媚,苦笑道。 “不去。”她淡淡开口。 “那寒王那边?” “告诉他,再堵在百媚楼前,我就回紫云阁待着。”宫百媚起身,走到窗户前看着下面的人群,若有所思…… ……
  • 落跑王妃,王爷如影随形落跑王妃,王爷如影随形月下溪灵|古言一次任务,杀手女王惨遭陷害,穿越成软弱无能的相府三小姐。人人以为她还是那个软弱无能,遭到太子嫌弃的京中笑柄。实际早已新人换旧人:教训恶母、惩治庶妹,夺掌家之权。只为自己利益的她手段很辣,无所不用其极!当狠厉杀手遇到腹黑王爷——第一次见面,她在被人追杀,他的马车出现在她眼前。她喜上眉梢,拦马车、劫持他只为搭便车。第二次见面,他将计就计上演假春宫被她撞见。他一脸的似笑非笑,果断把她抓了进来,电光火石间将“淫妇”套在她头上,而他成了“奸夫”从此以后——她成了这个妖孽的专属,费尽心思只为跑路!然而,跑了n次被抓了n次的夏清韵终于不跑了。但是某王爷不淡定了,看着她身边那些蜜蜂,难道她找到心上人所以不跑了?那还得了!某王爷气势汹汹的去捉奸,却看到自家王妃坐在屋顶,看着远方神色幽怨。哀乐嘀咕:“儿子啊儿子,你什么时候来不好,我都准备要和北堂哥哥约好跑路了,你这让我怎么跑……”突然感觉身后一道清浅的气息,转头就看某妖孽一脸的玩味说:“你要带我儿子去跑路?”“……”看见他的俊脸,夏清韵双腿一软,差点从屋顶跌下。他是南国的耀王,手握兵权,冷血弑杀。却没人知道他是个宠妻无度的温柔王爷。他们两个会擦出什么样的花火?————本文一对一,男强女强,强强联手,男主专情,女主专一。推荐好友平南允夏现代文——情深意切,总裁前夫强势爱http://novel.hongxiu.com/a/1072093/index.html
  • 夫君入满怀夫君入满怀咸鱼秀花花|古言一朝昏睡,穿越恒长岁月。化身小小丫头在浮世中寻找依靠。前世的执念,是否终得圆满?是默默相伴的守护,还是难以置信的背叛;是流连忘返的温存,还是琢磨不透的算计;是一心依靠的归宿,还是棋盘上的一子;是深陷谋局中的冷漠,还是透过尘世的归一;是迷雾重重的真相,还是无心之举的结果。小小的她来到这又会怎么走下去。 一女多夫文,如果喜欢,请收藏,支持养肥再宰。么么。
  • 重生一品冥王妃重生一品冥王妃慕卿琉璃殇|古言她是恭亲王府郡主,更是当朝叶国公视若珍宝的外孙女,身份尊贵。前世,她死皮赖脸的追着二皇子满街跑,倾尽所有助他成为太子,他却与庶妹乱伦,把他打入冷宫。一睁眼,凌煜岚回到了十二岁。这一世,她要所有害过她的人,一点一点的还回来!
  • 再世重生之嫡女善谋再世重生之嫡女善谋南定楼|古言前一世,她苦心孤诣,步步为营,兢兢业业十载,终于助夫君赢了天下,眼看着就要登上了后位,她放弃了所有的权力,计谋只安心的等待做他的皇后,不曾想,皇后未等来,却等来了三尺白绫一杯毒酒,她九月怀胎,孩儿却无缘降世,而夫君与另一个女子勾结,这个女子还偏偏是自己最信任的徒弟,此仇不报誓不为人,她喝下毒酒的那一刻,却不曾想到苍天有眼,再次睁开眼睛,已经回到了十四岁,且看嫡女如何步步为营,报仇雪恨。然而当她终于报了仇,却又被另一个妖孽缠上了,本想报仇之后安度余生,却没有安生日子过,一不小心,江山到了手,美男更是赶也赶不走,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