游客,你好!登陆/注册

第17章 第十六块小甜饼

“软,软软……”一道微弱的声音从顾南泽的怀中传来,

“在的!梨子你怎么样了?”舒软将宋梨从顾南泽的怀中抢了过来,顾南泽看着刚刚还有一个香香软软的小人,一下子就不见了,心中难免有些不爽,

好像抢回来哦!不过顾南泽看到沈沉那笑容,瞬间打消这个想法。(宋佳慧已经走了)

叫见宋梨已经醒了,顾南泽心中有些忐忑,“阿梨,你有不舒服的吗?”在等宋梨醒来的时候,舒软给他讲了许多宋梨小时的生活,他才意识到自己对于这个妻子根本就不了解,不了解她的幼年,不了解她的病情,不了解她爱吃什么,不了解她喜欢什么,不了解……

他可真是个不称职的丈夫啊!也亏得宋梨死心塌地的爱了他这么多年,顾南泽缓缓向她靠近,想要抱抱她,

可宋梨一见他要靠近自己立马往舒软的怀里缩,

“你,你不要过来,不要,不要碰我!”宋梨的声音中满是恐惧。

顾南泽对宋梨的反应也是一愣,

“阿梨……”

“顾总,梨子的情绪暂时不稳定,她不太想要你靠近,在事情结束前还请您不要可她有什么近距离的接触,”舒软看了看怀中的人,替她回答道,

沈沉此刻面目阴沉的看着缩在舒软怀中的宋梨,眼神极其阴暗,

沈沉:老子都没这样躺在舒小软的怀里为什么会有这个女人可以?!嘤嘤嘤~

宋梨本来缩着好好的,突然感觉背后凉嗖嗖,她不禁打了个寒颤,

宋梨:衣服穿少了吗?感觉背后凉嗖嗖,瘆人!

————

最终宋梨还是跟舒软回了舒家,而此时姐妹俩正坐在沈沉的车上,舒软正忙着照顾好友的情绪,所以并没有注意到沈沉如今正处于极度不满中。

舒家,

舒软单手虚扶着宋梨,完全没正眼看沈沉,在她要关门的一瞬间,沈沉下车拦住了,

“宋小姐,请问你可否先回软软家吗?我有事要跟她说一下,”沈沉保证他说话时表情和语气很温和!

“这怎么行呢!梨子有病的!”显然舒软没懂宋梨的暗示,

有病?你怕不是在占我便宜!我敢肯定!

“没事的,软软我先进去了,”宋梨“友好”的朝舒软笑了笑,

可这笑在舒软眼里就是强颜欢笑,她不由得心疼起宋梨,而宋梨则觉得身后有道眼神紧盯着她,让她有些不好的预感,

不过他没在意。

待宋梨进屋后,舒软没好气的朝着沈沉说道,“

有事快说!我很忙的!”

下一秒,沈沉直接拥她入怀,额头埋在她的颈窝处,蹭了蹭,语气很委屈,“软软,”

“怎么了?”舒软在他的怀中挣扎了一下,见没用也就放弃了,

“你无情!”舒软还没反应过来,就接到了男人的控诉,

“我怎么又无情了?”之前他们还在交往的时候她经常受到这样的控诉,

她现在心里也是很矛盾的,她心中有些恨沈沉,但却没办法硬起心肠去拒绝他,她现在已经搞不清楚是恨他当初的背叛还是怨他当初的决绝……

“你一个下午没有理我了,我,我现在要争宠!”沈沉软这语气说道,“那……您会宠我吗?我的女王?”

舒软“…………”

这时,远处有一抹熟悉的身影在缓缓靠近,

“舒软?”

下一章连载中
同类热门
  • 偏执老公,请离婚!偏执老公,请离婚!爱吃香菜|现言苏画如愿嫁给了陆离,至此却从天堂跌落无间地狱。 苏画:既然不爱,那就请离婚! 陆离:这辈子我不放手,你便休想逃离! 世界上最遥远的距离是——我爱你,你却恨我。 拼了命的报复和伤害,可到头来,陆离却恍然得知,原来从一开始,他便错了。 眼睁睁的看着苏画笑靥如花的挽着另一个男人的手臂,眉眼里浸满了笑,他醋意横生,“苏画,你真当我陆离死了么?怀着我的孩子,却和别的男人卿卿我我!” 苏画甩开他的手,不置可否,“不好意思,陆先生,我们已经离婚了!” 情不知何所起,一往而情深。恨不知何所终,一笑而泯。 一场婚姻,苏画懂了——爱过错过,都是经过。 而陆离却后知后觉的发现——眼前人便是心上人。
  • 傲娇BOSS不好撩傲娇BOSS不好撩花倾璃|现言据某知名博主爆料,娱乐圈当红花旦,也即史上最年轻影后叶澜是靠潜规则上位的,而且包养她的神秘金主是个强大到能一手遮天的大人物,彼时正在拍戏的叶影后怒气冲天,简直胡说八道,她一直都是凭实力的好么?!而在家带孩子的凌少爷立刻回复:明明是她包养了我!(男强女强,苏爽宠文)
  • 独宠娱乐女王:首席的心尖宠独宠娱乐女王:首席的心尖宠酒酒安|现言他是a市最冷酷,权威!是人人敬畏的高冷总裁霍靳言!她是三流演员,一次意外重生到了他的隐婚妻子徐尹一身上,她惹不起这个男人,她想,那就躲吧。只是她都已经离婚了,他娘的他还要在她肚子里种下两个蛋!打胎被拒!那就生下来吧。八年后她带着儿子回归,他堵在家门口“老婆,回家吧。”她怒“霍靳言,你要不要脸,是不是男人,我们已经离婚了。”他笑“你带着我的种潜逃了八年还敢提离婚?至于我是不是男人,昨晚你不是摸过了!”
  • 原来爱你这么久原来爱你这么久蓝花草|现言“这是二十万,足够你往后的生活,从此以后,你,我各不相干。”再见面,他将我压在了电梯墙上,对我怒吼。“温晓彤,你就这么缺男人,说,你给我带了多久的绿帽子?”“温晓彤,你是不是一直就这么犯贱?你缺男人,你完全可以继续找我。你干嘛去招惹我哥?你那肮脏的身子居然让我们兄弟二人都睡了。”“唐素,我勾·引你的哥哥,呵呵,也对,在你们这些有钱人的眼里,我这样的人,就是下贱至极。我除了勾·引男人,就什么也不会,你说是不是?”“以前的时候,我是被你包·养的,见不得光,现在,我是被你哥哥包·养的,他大发慈悲,我可以见光了,你说,我的手段,是不是更加的高超了。”--情节虚构,请勿模仿
  • 冷墨相遇之巧盼情缘冷墨相遇之巧盼情缘潇洒如烟|现言她是富家小姐,因为一次恋情的背叛,分裂成双重性格。他是黑道和北洋集团的继承人,因为一次恋情的欺骗,不在用情。可是一次命运的安排,让他俩相遇了,彼此的心结都在一点点的打开。可是谁也没有想到就在他们准备订婚的那天杜樱宁回来了,还带回了一个孩子!这到底是怎么回事?杜樱宁还活着?北墨他到底会选择谁?
  • 野蛮千金小姐,军官大人惹不起野蛮千金小姐,军官大人惹不起无雨雯比|现言李恩熙,10岁那年被选去韩国当练习生,刻苦努力三年终于可以实现自己的梦想,站在舞台上把歌声舞蹈带给大家。期间有这死党韩允诺的照顾,他们俩之间没有初窦情开的喜欢,却有家人朋友的亲密,被称之为荧幕情侣,两家关系也因为孩子们的认识,变得很熟,交往很密切。见两个孩子丝毫没有男女之情,就各自认作干女儿和干儿子。18岁那年和爸爸的约定,是要去验兵,没想到又是一次成功,就算不成功就家里这三位,也会找关系让我进兵营的,谁叫我是军三代呢?谁又能想到,爷爷、爸爸、妈妈都是当兵的呢?我内心这个惆怅啊。第一次进兵营,我认识了一群好姐妹,在娱乐圈不能说的秘密,和她们在一起,很自在,很洒脱,也许这才称得上闺蜜。她们对我也很好,没有因为我的家世,我的人气故意讨好我,而是真的发自内心的对我好,所以我也会时常给她们买很多东西,双子座不就是别人对你一分好,你对别人三分好。原本以为进兵营的不好,有了她们在我还真有些期待接下来的故事。当我第一次真正训练时,遇到奇葩教官白睿懿,大家公认的兵草,是很帅,但也很狠呢,每天三公里跑不说,也不知道我怎么招惹这位大哥,每晚还给我加训,真是恨之入骨。就是越来越讨厌他。当我问他理由时,他回了一句,第一眼见你心动,想把你留在我身边多看你一眼。我真是晕那,喜欢就喜欢呗,也不带整天给我加训吧。我原本以为我20岁可以离开重返我的舞台。谁知又要留一年,在不知不觉的体能测试和各项测试中,我被选为女子特战队,是真的实打实的任务,当时撞墙的心都有了。更离谱的是我在某周末被家人叫去相亲,那时我才21岁,谁知相亲对象竟是我们教官白睿懿,我们相差十岁,当然年龄对我来说不算什么,只是这是两位爷爷的决定,当时在部队里就很要好,退伍后虽在一个城市,见面机会却很少,就决定为以后的自己的孩子结为亲家,谁知两位都是儿子,那就继续往下延续呗,正好我是女孩他是男孩,这也是个军三代,难道这就是缘分么?不知这样,后来也才知道,我们白教官竟然是男子特战队的领先人物,这又是拍电视剧么?兜兜转转过了半年,就在实行任务时如果不是白教官救我,或许这时候的我还不知道在哪,也是这次让我对他有了男女之间的感情,最终还是没逃脱,找了一个当兵的做老公。那年他35,我25。这才知道在爱情面前,不分年龄,不分身高,就是遇到那个对的人,和他相爱一生,厮守到老。又过了三年我们也有了自己的两个baby。幸福的生活在一起。
  • 霸道总裁,萌妻宠宠爱霸道总裁,萌妻宠宠爱鹿过儿|现言她和闺蜜逛街,在吃饭时和闺蜜聊起了关于他的八卦,把喝在嘴里的咖啡全吐在了他的衣服上......她和闺蜜开始整蛊男主......因为一个偶然的机会,她和发生了......
  • 被爱判处终身孤寂被爱判处终身孤寂蹦蹦入侵|现言为了所谓的爱情,我背弃伦理道德;直到众叛亲离,我却依旧不愿回头。风雨交加的夜晚,我坐在副驾驶上,亲眼目睹前男友将一个孕妇撞出数米之外。伴随着耳边响起的警笛声,我面无表情地站在众人面前,咬着牙一字一顿。“是我撞的。”前男友带着感激的目光对着我痛哭流涕,转身却拉起别人的手走进婚礼殿堂。进监狱不过一周,我被一个陌生的男人带走。他强制性地将我囚禁在偌大的别墅中,变着法子折磨我。我尝尽人间百态,他手把手教会了我唯有强大,才能生存。数年后,真相却刺痛了我的双眼。当我拖着千穿百孔的身体毅然离去的那一刻,周奕琛大手一拦,挡在了我的身前,薄唇贴在我的耳侧轻声细语。“南南,你还欠我一个孩子。”
  • 愿你被这世界温柔相待愿你被这世界温柔相待洛染染|现言见到她的第一面,他就想这个女孩子很特别。而后他与她的纠纠缠缠,只不过是两厢情愿。谁入了谁的梦,并不重要。重要的是,梦的结局是什么?
  • 君少的亿万甜妻君少的亿万甜妻芊心月|现言一个曾经可以在帝都横着走的大小姐,经过一次家庭变故,母亲变成植物人,父亲就名正言顺的坐上了沐氏集团董事长的位置,自己在家中的地位一落千丈,成了一个不受宠的大小姐。后妈找各种借口把你送走。10年后,你回来了,杀母之仇,毁家之恨,你要把当时她们加在你身上的痛苦全部加倍还给她们,你要为你的母亲报仇。这时,一个人走了进来,他说:“需要我帮你复仇吗?”“你是谁?”他说:“总有一天你会记起我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