游客,你好!登陆/注册

第1章 出走与相识

“好,好,再来一个”

“各位别急,好戏还在后面呢”

“看,那多热闹”

“瞧一瞧,看一看,最新剑谱”

热闹的京城内,人们正欢声庆祝着明熙年间的盛大节日——祭月节。街道上,杂耍的,游玩的,做生意的,几乎所有人都出来了,而在不远处的深林中却是另外一番景象…

寂静的黑夜,明月高照,仿佛无灯也能辨行路。大概十几位白衣少年在林间穿梭,为首的两位少年穿着与其他并不相同,可见,这便是首领,一席白衣刚好到脚踝,黄色的符文修饰角边,仔细一看,便知那符文画的是凤凰。

“暮辞,你说这回会是什么人啊?”一位手拿白色衬底金色镶边宝剑的少年说道

“不知”旁边的少年冰冷地回应,仔细一看,乌丝尽数被一金色发带绑起,唯有两鬓在风中凌乱,手握金剑,神情漠然,一看就是个世家公子

“你说说这灵渊楼啊,我们百家不管如何阻挡,还是有人要去,这次又是什么理由啊,求姻缘,求财,还是什么?”

“去了便知晓”

“是是,不过要看我们抓得到了不,这几十年就只知道有人去祈愿,但却没有任何一世家抓到实人,不得不说,这醉颜女君有点本事,哈哈”

“那就快点”

“哦”少年看出了暮辞有些生气便没有再说下去,加快了步伐。林子的深处,黑雾缭绕,挡住了高挂的明月,树叶被狂风吹得嗖嗖作响,如是不点灯,根本看不清路。

一位身材高挑的男子一手拉一个大约四五岁小女孩一手提着一盏照明灯慢慢向林子尽头走去

“哥哥,哥哥,我们这是要去哪啊?”

“妹妹乖,我们去灵渊楼为阿妈祈福”

“祈了福母亲的病就能好吗?”

“当然了,醉颜女君一定能就阿妈的”

“醉颜女君?那是谁?”

“几十年来,尽管江湖百家极力阻拦,但来这里祈福的人依旧不断,据说来此处的人愿望都成真了,便有人想进去一探究竟,但这里有一屏障,从未有人进去过,曾有一人在屏障外看见了一名女子探出窗外的容颜,倾国倾城,甚是美艳,自此人们便称她醉颜女君…”

男子停下了脚步,抬头望着那高大巍峨的楼房,就仿佛定住了一样,一动未动,在这漆黑的深林中,只有这楼房散发着紫色的光芒,照明了一切,这便是林子的尽头——灵渊楼

“来者何人,所为何事?”一女子明丽的声音打断了寂静

那男子这才回过神,赶忙跪下

“在下是辛村的一名渔夫,家中老母犯了重病,特来祈福”

那女子微微动了一下手,仿佛心中已有了结果

“你回去吧,你的母亲会好的”

男子见状赶快拉着小女孩磕头

“叩谢醉颜女君,叩谢醉颜女君”

只见女子轻轻将手一扬,那男子和小女孩便回到了渔村,只在片刻只间

就在此时,慕家一群少年也追到了此处

“哎,又没追上,普通的百姓怎么可能跑那么快!现在怎么办?”

“回去复命”

“啊?不要啊,好累啊,要不我们用传送咒吧”

“不可,被父亲知道了定会处罚”

“哎呀,他可是你家父,而且虽说这百家禁止使用摄魂女的法术,但慕家主不也教会了我们嘛,既然教了,那便拿来用啊,正好看看掌握的熟不熟悉”

暮辞并未出声,像是默许了,因为他也不知道为父亲会教他们此术法,或许是为了在危机时刻保命吧

“那好,我来吧,从…”那少年正想念咒术,便被打断

“慕祁,等等,我来吧”

“好”慕祁停下了手中的动作,接过暮辞的剑

只见暮辞双手合十,瞬间打开,口中默念着“从此出行,无论何地,使用此咒,穿梭武林!”双手突然对准地面,地面瞬间出现了一个阵法,一阵白光闪过,一行人便不见了身影。

遥看那灵渊楼中,一女子在窗台眺望,着一袭红衣衣委地,一头乌黑的发丝仅绑了一根红色发带,散落的青丝随风舞动,发出清香,腰肢纤细,四肢纤长,有仙子般脱俗气质,峨眉淡扫,面上不施粉黛,却仍然掩不住绝色容颜,颈间一水晶项链,愈发称得锁骨清冽,肌肤雪白。脚上一双鎏红鞋用宝石装饰着,美目流转,恍若黑暗中丢失了呼吸的苍白蝴蝶,神情淡漠。面容艳丽无比,一双凤眼媚意天成,却又凛然生威,眼下血色的双唇微微扬起,本是女子的笑容,却给人一种无法靠近的恐惧感。她,就是人们口中的醉颜女君…

“传送咒用的不错啊,只可惜这是最低级的传送咒法。醉颜女君?呵,这就是这二十年间他们对我的认识。要是他们知道我是一个杀人不眨眼的鬼魔,不知道还会不会如此称我,你说是吧,安晴?”

房间的床上躺着一名清秀的女子,一身蓝色的翠烟衫,散花水雾绿草百褶裙,身披淡蓝色的翠水薄烟纱,肩若削成腰若约素,肌若凝脂气若幽兰。折纤腰以微步,呈皓腕于轻纱。眸含春水清波流盼,唇若暗梅凌雪通粉。

女子缓缓走到床边,眼神中尽是忏悔

“安晴,如果当初我不是摄魂之身,也许我们将不会是这样……”

二十年前

明熙年间,江湖动荡,潇可以控制人心的法器“慑坤铃”一统江湖,后又江湖五分——东明安氏,西明尹氏,南明宁氏,北明慕氏和万主潇氏,五大世家掌管江湖。京城内,皇族碍于五大世家过于强大,便从未干涉。,但潇百年以来从未诞下一名女婴,众世家都认为是潇云求得摄魂铃的代价。直到十九年前,潇夫人诞下一女婴,潇启铭大喜,取名为——潇湘月…

潇家后院桂花树下一位绝色的红衣少女正在挥舞着长鞭,她的动作干净利落,力道十足。

一双深不见底的黑眸像极了浓得化不开的墨水,让人看不清她眼底的情绪,丝毫没有暖意,只有无情和冰冷。

“这鞭子怎么越来越无法控制了?”冰冷的声线从嘴中说出。

她想起几天前开始,就有一股神秘的力量控制着九骨鞭,以致于她越来越无法控制它了。

“小姐,歇会儿吧。”和她从小一起长大的侍女秦羽见她没有休息,忍不住开口道

“好。”随即,潇湘月便停止了动作。

突然一人冲进来,只见那个人脸上满上着急。

“小姐,少爷回来了!”

“什么!”

潇湘月疾步跑到门口,速度之快几乎只能让人看到一抹红色的绝世身影。

只见一名白衣男子迎面走来,他眼神温和,神情轻盈,看起来温文尔雅。这就是湘月的哥哥---潇玉明。

潇玉明看到了潇湘湘月后,脸上带着笑意,如沐春风。

“湘月,哥哥回来了。”

“嗯。”潇湘月淡淡地回道,即使面对哥哥,依旧也只有简单的一个字。

“小姐,你难道没有想少爷吗?”潇玉明旁边的一名少年笑着说到。

“不想。”潇湘月薄唇轻启。

“当真?”

潇玉明看了他旁边那人一眼,“秦阳!”

“快进去吧,家主还等少爷。”这时明岚开口说道。

“好。”潇玉明点了点头,又对潇湘月嘱咐,“湘月你在后屋等我。”

碧清堂内

一位身穿灰衣神色悠然的男子站在房中等着潇玉明,这人便是潇家家主——潇启铭

此时潇玉明走了进来,他将双手叠放在胸前,十分恭敬地弯腰敬拜

“玉明,你此次出去可发现了什么?”

“父亲,我的确发现了一件很重要的事,正要向您汇报”

玉明把门关上说到

“慑魂铃重现于世了!”

“什么!这慑魂铃在湘月找到九骨鞭后便不见了踪影,这一次重现于世,或是湘月的九骨鞭出了什么事!这次一定要找回它,这挽月弓可以与之抗衡,也要一并找到,避免落到心怀不轨之人手上”

“好”潇玉明恭敬地行了礼,满怀忧心地离去了

可他们不知道的是湘月就在房屋上,这一切她都听到了。湘月听到玉明要去找自己,马上疾步跑回后院

潇家后院

“湘月,我走这段时间你如何?”

“很好。”

“那你最近九骨鞭练得如何?”

湘月沉默着

“湘月,你怎么了,莫不是出了什么问题”

“没有,只是不想说而已”

“小姐,少爷外出最想的就是您啊,您怎么如此冷漠”

“秦阳!你和秦羽先下去吧”

“是”只见秦阳一副我是为你着想的样子,但还是被秦羽拉了出去。秦阳不知的是这样的湘月已经不算冷漠了

“哥哥,你可知这九骨鞭的来历?”

“这九骨鞭便是啊爹给你的八岁生辰之礼”玉明有些心虚地说道

湘月,望着他,一言不发

玉明知道她可能发现了什么,便说道

“可能是因为你当时太小了,所以才没了印象”

“哥哥,别骗我了”湘月语气冷冷的,但还是感觉到她有些愤怒,她没想到她最喜欢的哥哥竟然骗自己

“哥哥没有骗你”玉明更加心虚

“潇玉明!别骗我了!我刚刚都听到了!”

玉明一时说不出话来

“哥!告诉我!‘’

“好吧,这事还要从三十年前说起,当时妖魔横行,潇家当时的家主潇云向上神求得一摄魂铃,此物可控人心智,但潇云在平息了妖魔后便灰飞烟灭,潇云的十七岁的儿子,也就是父亲继任家主,因太过年少管理不当,便让潇家人员分散出去,各自创立门派,这,才有了现在的江湖百家”

“所以这九骨鞭不是阿爹给我的?”

“不是”

湘月没有说话,但是眉头紧锁

“这是你三岁时自己在灵园找来的”

“摄魂铃与挽月弓当真与我的九骨鞭有关联?”

“是”

湘月看向手中的九骨鞭,沉思了一会,便微微抬起头,说道

“哥哥,我想出去找摄坤铃和挽月弓,希望你帮我”

“你从未出去过,这样是很危险的!听哥哥的好好待在潇家,更况且,就算要走你也不知该去哪找啊”

“哥,我若是不出去,摄魂铃的影响越来越大,我岂不更危险!何况这本就是我的事”

“好,你可以出去,我与你一起”

“不,哥,你要留下来帮我说服阿爹”

“这,这….哥哥实在不放心你啊”

“哥哥,你信我吗?”

“信”

“那就让我去”湘月的眼神中充满了期待

“好,你可以先去京城,那里五大家族的人皆有,应该能打探到不少消息,阿爹这我帮你说服,但一定万事小心”

“好”

湘月向玉明点了点头,眼神中只有肯定和自信

京城

湘月第一次来到京城,见到这里的繁华,不免有些吃惊,但还是未表露出来,脸上仍是冰冷的神态,眼神中带有杀气,仿佛藐视一切。

她停下了脚步,这是一家名叫聚侠馆的旅店,湘月神情微微变化,缓缓走了进去

这家店表面与其他并无异样,只是这店只有一个掌柜忙里忙外,并无小二,但客人依旧许多。湘月要了一间上好的厢房,便上楼去了,但眼神却只是看着店家,似乎发现了什么不对。

这是一个古色古香的房间,窗户外不是喧嚣的集市,而是幽静的树林,桌上一纸一墨,颇有意境。湘月来到房中,双手紧握九骨鞭,她总觉得这店有些奇怪。

突然楼下传来一声破门而入的声音,只见两名身穿紫衣手持宝剑的弟子破门而入,将正在喝茶的一名青衣女子打到在地

店中喝酒吃菜的人们都被吓得跑了出去,一脸惊慌,但,店家却见怪不怪,依旧慢慢悠悠地算账…

青衣女子从地上站了起来,拍了拍身上的灰说到

“你们不是想要吗,那就给你们.”

只见那女子摇了摇腰间的铃铛,那两人就像失去意识一般,自己用剑刺死了自己。

“这摄魂铃可真不好用,才这么一下就耗费了我三层的灵力”

湘月从而有一跃而下,步态轻盈,那女子见到湘月,先是被她的美貌惊艳到,后又立刻反应过来,立马摇了摇腰间的铃铛,但这铃铛竟对湘月无用,反而被飞出的九骨鞭,打落在地。

那女子立马伸手去捡铃铛,但没有湘月的鞭子快,只见湘月隔空控制鞭子将鞭子和铃铛一起拿到手

女子又赶快去抢,但被湘月的鞭子打到在地

“你,你到底是什么人!”那女子无力地问道

“万主潇氏,潇湘月”湘月报上自家名号,那声音是那么冰冷

“什么!潇氏!完了完了,能把铃铛还给我吗?”那女子先是一惊,后又立马转变语气

“这个?不行”湘月看了看手中的铃铛

那女子站了起来,她知道自己实力不如湘月,便说到

“你坐下,我们好好聊聊,我可不是坏人”

湘月也想知道她到底是什么来历,说到

“好”

“先自报家门,东明安氏,安晴”

湘月依旧沉默,只是用冷冰冰的眼神看着摄魂铃

“你就是那个从未露面的潇家小姐?世人不是称长得很丑,怎么…”

湘月没有回答,只是问道

“这是摄魂铃?”

“是”

“那两人为何要杀你”

“他们想抢摄魂铃”

“为何?”

“这还能为何,摄魂铃可是上古宝物,拿到便能控制人的心智,一统江湖,试问谁不想得到?”

“挽月弓可与之抗衡”湘月看向她

“但这挽月弓并未出世,而且没有强大的灵力无人能控,现在,摄魂铃就是最强大的。我还没问你呢,为何摄魂铃对你无用?这天下除了挽月弓竟还有能与摄魂铃抗争的事物,到底是你身上的什么东西?”

“不知”湘月如实回答,因为她真的不知道

“难道是这鞭子?”

安晴伸手想要拿鞭子,但湘月反应迅速,迅速起身,在安晴反应的瞬间,竟将安晴打倒在地

“呵,店家,戏看够了吧,扶我一把啊”安晴轻笑说道

湘月瞬间向店家望去,想起这店的诡异,眼神尽显压迫,那店家却仿佛没看见一般,依旧慢慢悠悠地算着手中的账

“找死”湘月用冰冷的语气说道,声线压得很低,让人深感寒意。与此同时,那九骨鞭飞出湘月手中,犹如一把充满灵气的利剑,狠狠地向店家刺去

“砰!”九骨鞭飞速地弹了回来,飞到湘月手中,只见店家和那算盘早已不见了踪影

“阴鬼”潇湘月冷冷地说到

安晴一惊,这阴鬼是地狱少见的鬼魂,百家之中几乎无人知晓,我十几年未出门的大小姐怎么会知道!

其实湘月也不知道她怎么会知道,只是无意间说出的这个名字。

“你,你到底是谁?”安晴满脸惊奇地问道

潇湘月没有回答,只是看了一眼腰间的九骨鞭,停滞了几秒

“你走不走?”

“啊?什么?去哪?”

“你觉得这里还安全?”潇湘月冷声说道

“哦,好,这就走,不对,你还没回答我,你为什么会知道?”安晴依旧疑惑地望到潇湘月

潇湘月不答

安晴继续问道“那我们去哪?”

潇湘月依旧不答,看了她一眼,头也不回走出了客栈。

上一章
下一章连载中
同类热门
  • 世纪元婴世纪元婴爱上兰花|仙侠武道天才,横空出世,掌星空纳丝绒;手里一把兰花剑,踏战场,震海月!
  • 狼变狼变辛凝|仙侠天庭无仙,地狱鬼多,惊动天地二主。天官矮东神与地狱巡鬼官奉命彻查此事。种种机缘巧变皆在两个婴儿的身上。一为恶婴一为善婴。恶婴的诞生将会给狼阴王的出世制造胞腹。善婴的出世将会带来世间浩然正气。世间至善至美的爱情,才会孕育出拯救天地的善婴。至恶至丑的情欲,才会给狼阴王的托生以契机。文静娴雅的官家贵女,一夜沦落风尘。狼厉残暴的年轻王爷,动情于新入门的靓嫂。内心有着美好爱情憧憬的纯情少年,如何面对心爱之人的一夜巨变?此生无望,伤心而逝,以待来生……来生相遇两不识,只是情依旧。
  • 科技西游科技西游沉默的老道|仙侠盘古开天地,洪荒裂成型,女娲补天石,落地孕石猴。 西方争气运,十世金蝉子,与道争人族,计谋西游记。 看似佛道争洪荒气运,其实不然,西游背后佛教的计谋,确另有圣人都不可预测的阴谋,而和洪荒宇宙相平行的鸿蒙宇宙中的李争鸣来到了洪荒宇宙,这一切是否又有什么不可告人的隐秘呢?顶尖文明科技和神仙术法之间差距如何?西游最后的真正结局是什么?洪荒宇宙和鸿蒙宇宙又有何关联?大家看完后不要细思极恐!
  • 直播修仙之进级洪荒直播修仙之进级洪荒齐天明ty|仙侠萧风本是一位富二代,父母在他小时候就去世了还留下了一笔不菲的遗产。足够他生活一辈子。他每天待在家里不出门,没事的时候看了不少的穿越小说,也渴望有系统。就在这个时候,系统突然降临。叮:直播修仙系统绑定宿主。
  • 恨天决恨天决十月年少|仙侠我们所生存的这片天是真实的吗?难道我们的一切只能听天由命吗?“我不服,我不甘,我要这天,我要这地,通通都要被我踩在脚底下,魔来杀魔,神来斩神。看一位不甘屈服命运的人如何于天争斗,各种恩怨,凄美爱情,惊天大密,通通展现
  • 万年爱一人足以万年爱一人足以莽二鱼|仙侠做了神仙是不是就可以不用争分夺秒的表白了?是不是可以一直暗搓搓的暗恋就好?不可能!你再不抓紧就没了!
  • 桃花剑侠行桃花剑侠行盐湖尘|仙侠儿时的梦想突然开始实现,你是否会诧异。。。当死亡突然来临,你是否会恐惧。。。我知道你可能不信鬼神。可在这里这变成了现实。你是否会想起曾经的那个仙侠梦
  • 九鼎化龙诀九鼎化龙诀不吃土豆|仙侠气,乃万物本源!武者修炼,其实就是一个修气的过程!炼气,化气,御气!以气淬体,以气养魂,以气化神,食气而不死,可谓仙也!融合前世记忆,开启逆天之旅,以身化龙,龙腾九天,君临天下!
  • 星韵密语星韵密语我是茶韵啊|仙侠讲述的是女主清歌(妖神一族)下凡历练爱上了下凡游玩的陌焱(星韵一族),殊不知陌焱是星韵一族之人,历练之后陌焱去找父亲陌锴希望父亲下聘……等等一系列故事(那个喜欢就看不喜欢也别喷我)
  • 巫冥真藏巫冥真藏巫冥真藏|仙侠一个普通的少年,再经历一次意外的劫难之后,毅然的踏上了修真之路,身怀神秘的“羊皮纸”,却有着不平凡的身世,少年历经坎坷,以平凡的资质追求天道,在这个佛、魔、道、儒、妖、巫并存的修真界中,演绎一曲悲欢离合的不朽传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