游客,你好!登陆/注册

第3章 班长我来当

“你是说,让我们就任班干部?”苏小念满脸疑惑地问道。

说实话她还不想当什么班长,第一,麻烦——班长职位最大,她可不想给自己捅什么楼子。

第二,没时间。每天功课忙到死,哪里有那个美国时间去当什么班干部啊?

“嗯,就是你们,全班只有你们两个人有能力就任班长之位。”於婉莹满意地点头。

“不了,於老师,我好像不能挤出太多的时间。”苏小念根据实际情况如实回答道。

“不如,让我来吧。”季奕欧主动揽下班长之位,嘴角不恭地扬起,略带笑意的黑眸仿佛在算计着什么。

苏小念气愤地扭头,大眼瞪着身后那张欠扁的俊脸。

一向我行我素的季奕欧居然会主动揽下班长之位。

奇了怪了,这里面肯定有坑在等着她跳。

那家伙肯定又在打什么歪主意,不行,不能让他得逞,她苏小念是绝对不会让这种事发生的!

“於老师,算我一个”苏小念又改变主意,斜眼看着季奕欧,铿锵的语气表明了态度之坚决。

於婉莹左右为难的盯着眼前两个气势汹汹的两个人,是在不知如何做决定的好。

她本来想的意思是让季奕欧直接就任班长的,但苏小念这段时间的表现她也看在眼里,学习刻苦不说,做事还极度负责任。

实在不好妄下结论。

“不如,还是投票吧,我只是说你们俩就任班长的机会很大,但还是让大家来做决定吧。”於婉莹放下笔,终于想到了个两全其美的好办法了,这样来,对两个人都公平。

季奕欧双手插在裤兜里,虽然嘴上慷慨地说着没事,但盯着苏小念的眼神却多了一丝挑衅。

“嗯嗯,当然可以啦。”苏小念弯起嘴角,咬牙切齿地回瞪着季奕欧。

“你们怎么?”於婉莹指着眼前表情怪异的苏小念和季奕欧,疑惑地问道。

“没什么,没什么。”苏小念赶紧摆手解释道,她不可能在办公室和那家伙打起来,否则后果不堪设想,忍忍忍。

“那既然没什么事,你们俩就先回去上课吧。”於婉莹收拾着桌上的东西,解散着两个人。

“是。”苏小念点头应道。

苏小念正准备踏出办公室的门,身子却被夹在了门口。

按理说,这门应该会很宽,不至于过不去啊?

怎么会呢?

但要是两个人夹在一起是怎样的情景?

让开!

苏小念抬头瞪着季奕欧,彪悍的眼神如同一只虎豹。

不让!

季奕欧依然扬起嘴角,俊脸带着不恭的笑容,毫不客气地和苏小念挤在门口。

让不让?

苏小念心里大声警告着,不甘示弱地回挤着季奕欧的侧手。

季奕欧依然没有让开的意思,似乎决定就这样和苏小念杠到底一样。

好,你逼我的。

苏小念使出了全身的力气想要挤出门口,不知是和季奕欧刚好契合着门口的宽度,还是门口被施了魔法,无论她多用力,甚至额头都快挤出汗来了,也丝毫挪不动半分。

终于……

“你们在干嘛?”於婉莹站在桌子旁边,面露疑惑地问道。

苏小念反应过来后,身子下意识地往后一退。

季奕欧就顺理成章地走了出去,留下苏小念一个人收拾烂摊子。

“那个老师,刚刚是个误会。没事儿,我和季同学开玩笑呢。”苏小念干笑了两声,为刚才的行为做着解释。

“嗯,早点回教室。”於婉莹拿起书便走出了办公室。

“是。”苏小念低头道,随后也跟着出了办公室。

教室。

“同学们,今天我们要讲的是关于分解元素和组合元素的概念,请同学们翻开化学书一百二十三页。”台上一位男人公式化地念着手中的化学课本。

苏小念公式化地把化学书竖在桌面上,双手撑着下巴,眼睛直勾勾地注视着季奕欧的后脑勺,眉头时而皱紧,时而倒立,总之,表情非常不爽就对了。

到底用什么办法来揭穿他呢?苏小念苦恼地摇着头,要是这样贸然对大家说:季奕欧其实是装出来的,是个混蛋,是个黑心主。

想必任何人都不会相信的,因为只有经历过的人才会知道那家伙的本性。

恰好,那家伙似乎就是跟她过不去总是在暗地里针对她,总之,他心里的快乐总是建立在她的痛苦之上。

反正,是个人渣!

但要是两个人夹在一起是怎样的情景?

让开!

苏小念抬头瞪着季奕欧,彪悍的眼神如同一只虎豹。

不让!

季奕欧依然扬起嘴角,俊脸带着不恭的笑容,毫不客气地和苏小念挤在门口。

让不让?

苏小念心里大声警告着,不甘示弱地回挤着季奕欧的侧手。

季奕欧依然没有让开的意思,似乎决定就这样和苏小念杠到底一样。

好,你逼我的。

苏小念使出了全身的力气想要挤出门口,不知是和季奕欧刚好契合着门口的宽度,还是门口被施了魔法,无论她多用力,甚至额头都快挤出汗来了,也丝毫挪不动半分。

终于……

“你们在干嘛?”於婉莹站在桌子旁边,面露疑惑地问道。

苏小念反应过来后,身子下意识地往后一退。

季奕欧就顺理成章地走了出去,留下苏小念一个人收拾烂摊子。

“那个老师,刚刚是个误会。没事儿,我和季同学开玩笑呢。”苏小念干笑了两声,为刚才的行为做着解释。

“嗯,早点回教室。”於婉莹拿起书便走出了办公室。

“是。”苏小念低头道,随后也跟着出了办公室。

教室。

“同学们,今天我们要讲的是关于分解元素和组合元素的概念,请同学们翻开化学书一百二十三页。”台上一位男人公式化地念着手中的化学课本。

苏小念公式化地把化学书竖在桌面上,双手撑着下巴,眼睛直勾勾地注视着季奕欧的后脑勺,眉头时而皱紧,时而倒立,总之,表情非常不爽就对了。

到底用什么办法来揭穿他呢?苏小念苦恼地摇着头,要是这样贸然对大家说:季奕欧其实是装出来的,是个混蛋,是个黑心主。

想必任何人都不会相信的,因为只有经历过的人才会知道那家伙的本性。

恰好,那家伙似乎就是跟她过不去总是在暗地里针对她,总之,他心里的快乐总是建立在她的痛苦之上。

反正,是个人渣!

苏小念越想越心烦,终于,忍不住把手上的书往桌子上一拍,顿时,所有人的目光都齐刷刷地射向苏小念。

“苏同学,你有问题吗?”中年男人放下手中的笔,严厉地盯着苏小念。

“没……”苏小念羞愧地捏着课本,糟糕,刚刚又走神了。

“好,那你上来做这道题。”中年男人用铁尺指着黑板上的习题,示意苏小念上来解拿难题。

苏小念抬起头看了看黑板,还好,上次摸底考把这些知识都看了一遍,基本上高一的题她都会做,否则她这次必死无疑了。

苏小念到吸一口气,站了起来。

“小念,你没问题吧?”凌欣在一旁小声地担忧着。

苏小念拍了拍凌欣的手臂,点点头,“没问题”。

说完便大跨步朝黑板走去,二话不说拿起粉笔在黑板上齐刷刷地写了起来。

不出一分钟,黑板上便布满了苏小念解的答案。

中年男人震惊地盯着黑板上的题目,嘴里囔囔道,“回答,正确……”

顿时,全班哗然沸腾,教室里响起了一阵热烈的掌声。

这可是高一届最难的题目了,他们想破了脑袋都没解出来的题目,居然被一个女生轻而易举地给解了出来。

这未免也太……不可思议了吧。

“呦呵~”台下响起欢呼声,但大多都出自雄性生物的口中。

“干的不错,小念。”台下女生当中只有凌欣在热烈地拍手,而其它一部分女生表示惊讶,并不出声。而另一部分则是直接羡慕嫉妒恨带着不屑的眼神。

中年男人用铁尺大力地拍着讲台,“都给我安静。”

可能由于是重点班,其大部分还是品学兼优的学生,所以很快班上便安静了下来。

中年男人极其不满地盯着苏小念,严厉地警告道:“虽然做对了,但并不代表你在我的课堂上就可以任意放肆。记住,下不为例。如果有下次,直接记过。”

“是。”苏小念低头应道。

走回课桌时,季奕欧幸灾乐祸的对着苏小念做了一个大拇指竖直向下的动作,俊脸上还配了一个很欠扁的笑容。

苏小念捏紧拳头瞪着季奕欧。

如果眼神可以杀死一个人的话,那么季奕欧恐怕可能已经死了n+1变了吧。

“苏同学,你还有什么事?”台上的中年男人朝站在季奕欧桌前的苏小念疑惑地问道。

苏小念惊得回过了神,转头解释道:“没事,老师。”

……

“妈,我回来了。”苏小念把刚刚脱下来的鞋子放到鞋架上,身后边传来了妈妈的呼喊声。

“小念啊,快点帮妈妈到二楼的柜子里拿包糖递给我。”厨房里响起了锅铲翻滚的声音,苏妈妈哼着小曲心情愉悦地朝苏小念喊道。

“奥,好的妈,我这就去。”苏小念把包包往沙发上一放,立刻朝楼梯口跑去。

“呐,妈”苏小念把糖递给苏妈妈后,视线立马被桌上那娇艳欲滴的美食所吸引住了。

“很香吧,小念?”苏妈妈盯着小念一阵沉醉的模样,内心一阵自豪感。

“是啊妈,今天是什么日子啊,全是你的拿手好菜?”苏小念从桌子上想夹块糖醋排骨往嘴巴里丢,却不料被苏妈妈一把拦住。

“诶诶诶,先别急着吃。”妈妈低下身子,从橱柜里拿出了一个盘子。

“为什么啊?我都快饿死了。”苏小念心里一阵疑惑,不是吧?试一下都不给啊?

“你忘了今天是什么日子了啊?”苏妈妈转过身对苏小念神秘道。

“什么日子啊?”苏小念盯着今天刻意打扮的苏妈妈,不禁拍手大呼道:“啊,我想起来了,今天是你和老爸结婚二十周年纪念日!”

“算你聪明,来,赏你你一口糖醋排骨。”

苏妈妈从盘子里夹了一块糖醋排骨放到了苏小念的嘴里。

“谢谢妈,我先上楼温书了。”苏小念欢快地跳出了厨房,正拿上包包上楼,在楼梯口却被一个不明物体给撞了一下。

“哎呦,好疼。”苏志鸿坐在地上,痛苦地揉着头。

“志鸿,你没事吧?”苏小念蹲下身子把地上的苏志鸿扶了起来。

“没事,姐。”苏志鸿摇摇头,乖巧的模样甚是惹人怜爱。

“你也为爸妈的纪念日而早早回来?”

“嗯嗯,帮爸爸妈妈庆祝啊。”志鸿点点头。

“那你赶紧回房间复习功课,咱们等爸爸回来了再下楼庆祝。”苏小念微笑着摸着这个自己最疼爱的弟弟的头。

俊熙年仅十岁,却非常乖巧懂事。

“噢,那我回去温书啦。”

“我回来了。”苏爸爸拿着公文包关上了们。

“爸,你回来啦?”苏小念和苏志鸿连忙跑去迎接,苏小念帮爸爸拿着西装外套,苏志鸿帮爸爸拿着公文包。

“小念,志鸿,你们今天怎么这么乖?”苏爸爸一脸眉开眼笑地看着苏小念和苏志鸿。

“老爸,你是不是忘了今天是什么日子啊?”苏志鸿神秘的问道。

“容老爸我想想啊,难道是我和妈妈的结婚纪念日?”苏爸爸慈爱地抚摸着苏志鸿的头,不禁会心一笑。

“答对啦,妈妈今天煮了好多拿手好菜呐,已经上桌了就等着我们去解决呢。”苏小念咧开嘴角,脚步已经不由自主地朝厨房迈去。

“来来来,上菜了,尝尝我的翠松玉兰卷。”苏妈妈从厨房里端着一盘香喷喷的家常菜放到餐桌上。

“最后一碟菜,老妈的青葱豆腐上菜咯。”苏小念帮忙从厨房里端出了最后一碟菜。

正当这一家人和和美美准备开动餐桌上的美味时,门铃突然响了起来。

“叮咚、叮咚。”门铃连续响了好几声。

“谁啊?”苏小念有些不耐地放下了筷子,想要起身开门。

“姐姐我去开。”苏志鸿连忙抢在了苏小念的前面,快速地冲到了门前,门还未打开,志鸿便扑了上去。

“奕欧哥哥,你终于来了,我想死你了。”

“是吗?志鸿有想奕欧哥?”季奕欧宠溺地抚摸着苏志鸿的头,黑眸里盛满了温柔之色。

“季奕欧,你来做什么?”苏小念激动得拍着餐桌,一脸怒然地站了起来。

“小念啊,忘了告诉你了,今天妈妈特意打电话让奕欧来我们家吃饭,奕欧一个人在家,父母都在国外,也怪孤单的。再加上今天就是我跟你爸的结婚纪念日,所以才叫奕欧一起过来庆祝。”苏妈妈拉着苏小念的手,示意她不要那么激动。

“可是妈,他根本就不是你们想像的那样,你们知道他有多卑鄙么,他……”苏小念对着站在门口,一脸无害的季奕欧呼呼地怒吼道。

“小念,坐下。”苏爸爸改变平时一脸祥和的笑容,严肃地向苏小念命令道。

“可是,爸……”苏小念委屈地看着苏爸爸,多希望全家能有个人能站在她的角度替她说话,可是全家人都好像被季奕欧施了魔咒一样,个个对他都是喜爱有加,却看不清他腹黑的本性。

“好了,小念,快坐下。”苏妈妈在中间解着围,又把苏小念拉着坐到了凳子上。

“苏阿姨,苏伯伯晚上好,打扰你们了。”季奕欧无视苏小念的怒火冲天微笑着连朝苏爸爸和苏妈妈打着招呼,抚着志鸿的肩走到了餐桌旁。

“来来来,奕欧快坐下,尝尝阿姨做的家常小菜。”苏妈妈连忙季替奕欧找来一张凳子,放到他的身边。

“谢谢阿姨。”季奕欧礼貌地点点头,俊脸上满是谦虚的笑容。

“谢什么呢,在阿姨家就不要多礼了,把这里当自个儿家。你先坐下吃饭哈,阿姨去看看厨房里的汤煲的怎么样了。”苏妈妈说完,便朝厨房跑去。

“奕欧啊,你有五六年没回来了吧?”苏爸爸微笑着朝季奕欧问道。

“嗯,上周刚从美国回来,准备留在这里考研。”季奕欧拿起桌上的杯子喝了两口。

“五年不见,奕欧长高了很多啊。以前你才在伯伯的肩膀处,现在长得比伯伯还高出了一个头。”苏爸爸拍着季奕欧的肩膀笑着。

“呵呵,苏伯伯的身体也越发硬朗精神了。”季奕欧回笑道。

“来啦,看看我煲的鸡汤。”苏妈妈从厨房里端出一盘热腾腾的汤放到了餐桌上,刚放下就把季奕欧的饭碗拿了过来,盛了满满一大碗给季奕欧。

“来,奕欧,阿姨家也没什么好招待的,先喝碗鸡汤窝窝心。从美国回来肯定没有好好地吃上一顿吧?今天就在俺姨家大大地吃一顿。”

季奕欧接过鸡汤,俊脸上满是温和的神情,“嗯,好的,阿姨,那我就不客气咯。”

说着,季奕欧把鸡汤往嘴边一送,鸡汤便顺着喉咙滚了下去,好看的黑眸顿时弯成了月牙。

“味道真不错。”

“真的吗?奕欧?好喝就多喝点。”苏妈妈完全无视苏志鸿和苏小念,不停地往季奕欧碗里夹菜。

“妈~妈!”坐在旁边的苏小念实在看不下去了,推了推苏妈妈的手臂,哪知道苏妈妈激动到对苏小念的呼喊毫无反应。

“是啊,奕欧哥哥多吃点。”坐在季奕欧旁边的苏志鸿也笑开了颜,对待季奕欧就像对待自己的小宝贝一样。

可恶,苏小念一边盯着在一旁一脸阴笑的季奕欧,一边用手气恼地折着筷子。

突然,“砰~”清脆的声音顿时响起,苏小念瞧着自己手中四条参差不齐的小筷子,顿时傻了眼。

糟糕,刚刚没控制好力度,把筷子给折断了……

“姐姐,你怎么了?”苏志鸿盯着此时怒发冲冠的苏小念,一脸不解地问。

“小念,你?”苏妈妈正准备伸到季奕欧碗里的筷子顿时停在了半空中。

“小念?”苏爸爸顿时竖起几分问号,好奇到只有季奕欧从容不迫地盯着苏小念。

季奕欧的薄唇边有意地勾起得逞的弧度,黑眸里藏着不易被发现的轻蔑。

似乎在对苏小念说着:看吧看吧,你的家人全都被我收买了,你还有什么能耐?

顿时,苏小念眼里燃起熊熊烈火,仿佛随时都有可能一触即发,这也预示着世界大战即将拉开精彩的帷幕。

(求打赏呀朋友们)

下一章连载中
同类热门
  • 请问世界请问世界命如妖|短篇他走在路上,看着旁边疾驰的汽车们。如果,一定要守护的话,那一定要有一个很充足的理由。可是,当守护着的开始背叛和离开……他停下脚步,抬起头来看着星空:“那就都杀掉吧。”六岁的他问父亲:“如果所有人都背叛了你,那你会怎样呢?”父亲笑了笑,没有回答。即使背叛了又怎样呢?真正强大的人不会畏惧孤独的。未来,充斥着混沌,挡住了视线。他迷茫的站在道路上,畏畏缩缩的走着。直到,他失去了一切。他忽然想起自己说过的:“那就都杀掉吧……”
  • 空间之手空间之手璃琼颜萌|短篇莫名其妙的重生到异世界奇怪的声音活下去,这里面有什么阴谋或许,他只是一枚棋子一枚有思想的棋子自己,到底还活着么
  • 你的爱深深入骨你的爱深深入骨蝶蝶青菜|短篇(本文已完结)那一天,她倒在血泊里。她永远不会忘记,那个双手沾满鲜血的男人,抱着她的身子,发疯的声撕裂肺的吼着,就像一头受伤的野兽,不断舔着她的伤口。后来,她才知道,这个男人,爱她入骨……
  • 泪星泪星云卷云叔|短篇莲花是六十年代出生的农村妇女,为维护自己的婚姻家庭,吃尽千辛万苦,最终过上幸福的生活。
  • 伦华雯兹伦华雯兹原野硝子|短篇你把它当作梦想,我把你当做方向。无论怎样的生活都是每个人的选择,但都不免会因为什么就突然会觉得怅然若失,我们要找到的也许是什么已经失去的东西,已经忘记的事情,或者仅仅是某种单纯的感觉。
  • 我的大学不能没有海我的大学不能没有海第一菜籽|短篇当我来到那个海边的校园,就令我认准她不变的蓝色和淡淡的咸湿~花开好时节,结籽不言秋。一路走过,属于我的花早已繁华不在,属于所有人的籽却牢牢的结在我心底~蓝色印象,我的大学不能不没有海,没有如果~
  • 天地悯人天地悯人老鹞|短篇出生于一个偏僻落后的小山村,他幼时遭到父母的遗弃,幸得姑母收留。少年时又承受了父亲回归的家庭裂变、突然而来的失眼之痛,他经受了各种生活的折磨、亲情的考验。他真诚善良,却在人情冷暖中一再绝望;他怪僻冷酷,却原是严酷生活下的无奈之举;他聪明过人,求学之路却历经坎坷。他是如何在困境中饱受煎熬,厚积薄发中改变命运,如何在驳杂的亲情夹缝中辗转流连,最终他是否能够走出童年的阴影,而特殊的成长经历又给了他怎样的感悟,作者带您一起走近那个忧郁苍白的少年,在情感的起伏中体味生活,感悟生命...........
  • 陋室疯语陋室疯语王泽仁|短篇陋室闲文,发自真心;洗涤自我,返璞归性;不为附和,但觅知音。
  • 新诗词三百首新诗词三百首石平|短篇新寓意为创新、改变,作者以自身经历,现实生活,人生百态所写诗词!本文情感丰富,富有寓意。文学爱好者的必备之选!也希望大家能够喜欢,能够发现诗词中意与景对你有所帮助!
  • 前颜作词梦前颜作词梦前颜三晃神|短篇一首歌词一场梦,一首歌词一段用心感悟的青春岁月。相信音乐还有纯真的灵魂,跟着心跳随血液流遍身体的每个角角落落。祭奠我们的心曾经激荡跳动过的青春!前颜原创流行歌词,只希望可以有哪一句写进过你的心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