游客,你好!登陆/注册

第21章 马马虎虎

静静的教室里窸窸窣窣的都是翻阅卷子的声音,很快一多半的时间过去。

“嘘嘘”

简非眨了眨眼睛,看了看“蠕动”的桌子还有毕爽佝偻的身子便浅浅的露出笑意来。

“这些……都……不……会!”毕爽趴在桌子上使劲儿的伸着脖子向后看用最低的声音提示简非。

简非的嘴角抽了抽,这是大部分都不会吧!

“呶!”简非看了眼毕爽便把自己的卷子抬高了许多,足够可以让毕爽看清了。

“欧啦!”毕爽灿若星火的眼眸崇敬的频频点头,这才是“神女”嘛!

时间已经过去了大半,所有人的精神都开始松动了。

左瞧瞧右盼盼的其目的在明显不过了。

“嘶~我记得老师讲过这道题型的,怎么就想不起来了呢!”封景难得对着试卷可以认真起来。

仔细的揣测着题意搜肠刮肚的回忆着老师的模样,封景都快把头发蹂躏的成鸡窝了,还是没有一丝的头绪。

忍不住撇了眼旁边的简非,右侧的简非依然坐的笔直,纤瘦的身姿挺拔而窈窕,重点是都已经做到大题了,这速度简直没谁了!

“小非非你这速度都快可以和李太白相媲美了!”封景第一次用这样有很大程度上崇敬的口吻对着一个人说话,尤其是女孩纸。

简非看了眼封景没有说话继续写。

“不骄不躁果然有大将之风!不错不错!”封景看着整洁的卷面还有娟秀潇洒的字迹伸出手点了一个人工赞。

“你做完了?”简非直接忽视他那狗腿子一样谄媚的德行,小声音的问道。

“猪做完了,他都做不完!”毕爽的声音虽然很轻可是周围几个人还是听的很清晰的。

“噗嗤!”简非不知道为什么一听见毕爽说出来的话就忍不住想笑。

“你……怎么哪儿都有你,赶紧抄你的题吧!”封景斜着腿蹬了一下毕爽的椅子。

“要你管!再踹我小心回头姑奶奶阉了你!哼!”毕爽傲娇的避开老师的视线狠狠地瞪了眼封景,然后继续若无其事的“抄题大业!”

简非听着两个人你来我往的放狠话,只当做是一种别样的礼赞吧!

“咳……都好好做题!不要说话!”瞿楠漫无目的地终于走到封景这边了,开口提醒着。

有了老师时不时地“鞭策”,考试环境确实好了不少。

即使只是一阵儿的时间也是起作用的。

时间一分一秒的过去了,同学们陆陆续续的做完了题开始检查答案。

简非虽然很自信,但是也不能错过属于自己的时间。

“觉得没问题的可以下课了!将试卷放在桌子上就成了!”瞿楠站在讲台上,“一目十行”的扫描了一下所有的同学说道。

长达两个半小时的考试时间早就有人安耐不住寂寞,听了话看都没看试卷抬腿将大咧咧的出了教室。

简非自己检查了两遍确认了确实没有毛病,才收起了笔囊。

“走了!”鹿黎将手里的笔“骨碌”到沐梓礼的试卷上,冷酷的站起来跟着离开了教室。

“哎呀!马马虎虎就这样吧,简非你去厕所不?”毕爽已经胡拉乱扯的将试卷放好,扭过头看向简非问道。

简非点头,两个人从后门儿出了教室,谁也没有理会封景殷切注视她们的那“可怜兮兮”的眼神儿。

下一章全书完
同类热门
  • 我的四年大学我的四年大学徐言雨|青春我的青葱岁月,我的平凡人生。不会有大起大落,或许我只是想找到我存在的意义。
  • 共济共济青山在望|青春陆地行舟,林中求渡。 两个从出生那一刻就背负着家庭赋予的殷殷期待的人,一直是大人想要的样子。一个不允许失败、成了孤岛,一个不允许反抗、成了尘埃。 本以为会一直这样下去,然而命运开始劈叉、缠绕、然后打了上个结。 这是一个癞蛤蟆想吃天鹅肉,后来发现癞蛤蟆不是癞蛤蟆、天鹅也不是天鹅,从勾搭、慢慢勾搭到勾勾搭搭的故事。 P.S.本文隐隐有裹脚布倾向,尽量填坑。
  • 命中注定要分离命中注定要分离雨川格致|青春她说:从你选择相信别的女人开始,我们就没有过去了,也不再有未来。但他说:我相信别人,并不代表我不爱你;回不到过去,我们就不要过去;没有未来,我们就创造未来。她摇头不语——毕竟他已经是别人的新郎,自己又何必白费口舌,徒增烦恼?看着他西装革履,她也只能笑笑说:“老公,我爱你,但你还是娶她吧!”【片段赏析:】【1】宁雨川已经很久没有和容爵这么吵过了,这一次居然到了要分手的地步!她打开微信,点开了那个熟悉的头像,许久之后输入了两个字:再见。正当她犹豫要不要发送的时候,马玥琦回来了。她递给雨川一瓶阿萨姆奶茶,自己也喝着一瓶,整个人看起来怒气冲冲。“咋地了,玥?”宁雨川很少看到她这么生气,打开冰凉的饮料,还没来得及喝,先问道。“气死我了!”马玥琦把手中的瓶子狠狠地拍在桌子上,“我和顾震安分了!”听到这里,宁雨川明白了:原来是人家这一对又吵架了!算了算了,马玥琦什么人她还不了解,过几天准保没事。正当宁雨川准备喝饮料时,马玥琦又开口了:“我已经找好下家了。从今天开始,我男票就是容爵了!”“什么玩意!”听完这话,宁雨川把刚倒在嘴里饮料全都喷在了对面张思帆的床上!【2】容爵站在新娘对面,看着眼前这个本不该成为他新娘的女人。接下来,他要跟着牧师念誓词了。他本以为,他开的了口,但当他往教堂下方看去,又看到那一抹熟悉的红色,整个人都退缩了。牧师清了清嗓子,开始说话:“下面,我讲宣读结婚誓词。”他失神地望着眼前的新娘,脑海里却是另一个女人。他久久没有说出话。第二次站在这个自己觉得自己只会来一次的地方,容爵看着坐在底下的那个原本属于自己现在却属于别人的女人——你想让我永远在你眼前消失,但我告诉你,宁雨川,不可能——我喜欢的女人,也将必定是我的妻子,宁雨川,就是你了!容爵咬着嘴唇,最终下定了决心!嘴唇微微上扬,他说……【3】老师看着这个调皮的小男孩,责问道:“你父母是谁?给我叫过来!”小男孩嘟着嘴,一脸挑衅地说:“我好粑粑是花戎,坏粑粑是容爵,老师,您要找哪个?”老师一惊,抚额无语——一个是当今最大的房地产巨头,一个是传媒企业的垄断大亨,她哪个也惹不起啊!
  • 恶魔校草霸道爱:甜宠99次恶魔校草霸道爱:甜宠99次余小桃|青春【新书《那年故梦:暖风曾吹过青石板岁月》已发】他是全A市王一般的存在,坐拥千亿身家,帅得举世无双,多少女人对他都是可望不可即。一场意外,宋妍雪被这个恶魔校草缠上身,谁知这个外表冷酷无情的校草实际竟是一个霸道腹黑,傲娇毒舌!某海边宾馆总统套房内,宋妍雪笑得一脸纯真,“叶浩羽,去游泳啦!”回过头某校草瞬间黑线…“你穿的这是什么?穿那么裸露你想给谁看!”“外面的人不都是这么穿的嘛…给你看呀!”某呆萌女低头搓手。只见校草勾唇一笑,“外面的人是外面的人,你是我的女人!不过这个回答还不错。嗯…我觉得今晚你可以穿这个给老公看~不错哦!”宋妍雪脸瞬间爆红,“你你你……流氓!”只见某腹黑挑眉笑得邪魅……
  • 我心向阳余生不悲我心向阳余生不悲沐雨1023|青春我曾经想过如果有一天你能回来,能再次来到我身边,我不要什么浪漫的求婚,我也不要什么形式主义的结婚仪式,我什么都不要,我只要和你在一起。 —灵犀 我不再是当初的那个少年了,我也没有变得更好,我已经不是你心中那般模样了,这世间本残酷,这人生本痛苦,这一辈子我都无法再给你想要的幸福了。 —程向阳 我心向阳余生不悲 心有灵犀此生可依 这一生终会遇见很多很多人,但却始终忘不了你给过的温暖,暖入心间。
  • 不灭的少年不灭的少年紫静音|青春这是一群被诅咒的少年少女的故事。 明朝永乐年间,神秘中年姐弟从西方回归本土,与永乐皇帝朱棣达成了协议,试图转移诅咒的力量,皇帝追求长生不死,不在意诅咒,可是功亏一篑。 二十一世纪初的某一年,来自不死不灭族的小小公子哥时御风的至爱百里紫若死在了邪恶科学家的手中,她是为了救他而死,从此时御风失魂落魄。 十年后,少女北宫华音和弟弟北宫赤烨与时御风相遇,与百里紫若有着八分相似的北宫华音成为了时御风心中新的光明,但是百里紫若的存在依旧是他们之间的一道坎,而北宫华音爱上时御风的背后也有着其他的秘密…………
  • 双学霸交往模式双学霸交往模式猴子捞月D1|青春“我就说吧,你俩之间有事情。”“老师,上学的时候我们真的只是普通同学啊!”
  • 半暖年华半暖年华蓝海藻|青春每一个人的青春都是温暖与疼痛的结合体。这里面有令人怀念的温暖时光也有令人刻骨铭心的爱恋疼痛。每个人的青春都会经历“生长疼”,这样我们才有资格说青春我来过。聋哑女孩与甜美学霸的争爱之战!谁的青春不曾疼痛?谁的青春又不曾温暖?
  • 音乐夜班车音乐夜班车文将军|青春如果说人生就是一段旅途,在交织着希望和失望的奔跑中展现生命的意义,那么,一去不回的时间路上,总有些什么,是值得我们回味和珍惜的。就让好歌引路,带我们重返那些单纯真实的岁月,用心去倾听光阴的脚步留在记忆里的回声……音乐是我的情人,文字是我的孩子。
  • 我愿你一切安好我愿你一切安好奇乐仲夏|青春【1V1宠文】云潇曾经好胜心强,在学校凡事都要拿第一,但自从遇到霍庭深,她变了,不要第一,只要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