游客,你好!登陆/注册

第100章 曾孙

没几分钟,韶母便已经躺在软乎乎的大床上睡着了,韶颜见状便和别样打了个招呼后,带着韶翊前往筑梦小区安置。

正好碰到了双休日在家的季锦轩,“颜颜,这是你弟弟?”

韶颜笑着点头,“是的,这是我弟弟韶翊,小翊这位是季锦轩。”

韶翊腼腆地喊了一声季大哥,看着十七八岁阳光的少年,这让季锦轩不由想起了自己的学生时代,拉回思绪,笑着问道:“一路辛苦了吧,快进去歇歇。”

韶颜将门锁打开,拎着韶翊的行礼放进屋内,“屋里有浴室,你可以先洗个澡再休息,下午晚点我和妈妈再过来喊你一起出去。”

韶翊点头,打量着屋内的陈设,很整洁,姐姐连睡衣和梳洗用品都帮着准备好了,对他真的很贴心。

“姐,你回去吧,我能照顾好自己,你放心。”韶翊不想看着姐姐大烈日下跑来跑去地休息不好,便想催促着让韶颜早点儿回去。

最后,韶颜拜托了季锦轩照看一点自己的弟弟。

等韶颜回到住处的时候见韶母正睡得憨香,只是呼噜声太大了些,韶颜贴心地掩上房门,免得自己妈妈的呼噜声吵到别样,自己拿了个毯子躺在沙发上小睡一觉。

“嘟嘟······”韶颜迷迷糊糊间被电话声吵醒了,揉了揉眼睛定睛一看,来电显示是韶父打来的。

原来韶父送完韶翊上车后,回到家里没有看到韶母,问了邻居才得知是韶母一早就拎着行礼出去了。

韶父一猜就知道坏了,肯定是老婆子偷偷跟着韶翊去找韶颜去了。

怕老婆子给女儿添麻烦,匆匆将家里的老牛交给邻居照看两天,自己带了一套衣服背着韶翊以前用的书包去动车站,请工作人员帮忙操作买了动车票。

此刻,韶父正在海京的动车站,打点电话是问韶颜地址来着。

一听自己的父亲来了,韶颜一咕噜坐了起来,想要亲自去接韶父,却被韶父阻住了,只要了韶颜的电话打算自己打车来。

韶父坚持,韶颜无奈只得同意,便将地址告知了韶父,然后进屋将韶母喊醒。

韶母一听老头子竟然追过来了,顿时哆嗦了一下,不用想老头子肯定是来逮她回去的。

“颜颜啊,你能不能一会儿和你爸说说让妈多留两天?便说你舍不得我,好不好?”韶母恳求道。

“好,正好爸爸也难得来一趟,咱们一家人在海京到处逛逛吧。到时候你们和小翊一起回去。”想着爸妈年纪大了,以后出来的机会越来越少,韶颜就感慨不已,再说这些年她也没有本事将父亲接出来享福。

见韶颜这么说,韶母顿时放心了下来。

等着韶父到的时候,却是被出租车车费惊到了,动车站到颜颜的住处竟要180块,可是将老头子心疼坏了,庄稼汉一天地里刨食还不定能赚一百呢。

为了不给韶颜添麻烦,韶父咬咬牙自己把车费付了,回去后只能多吃点蔬菜把钱节约回来。

见到韶母后,韶父狠狠数落了一顿韶母这才作罢。

韶颜想着带父母和弟弟一起出去逛逛,韶父一听立马拒绝了,他这次过来就是为了带韶母回去,怎么还能跟着韶母一起瞎胡闹,给颜颜添麻烦就不好了,颜颜一个月也没多少工资。

最后还是别样站出来劝道:“伯父和伯母应该还没来过海京市吧,我觉得伯父伯母应该看一看颜颜工作的城市,伯母可以和颜颜住,伯父可以和小翊住,咱们也不用去住酒店,住的费用也不用花,吃的嘛,咱们自己买菜做饭也吃不了多少钱。”

听别样这么一劝,韶父多少有些犹豫,后来听着别样偷偷透露韶颜谈了一个男朋友,这才让韶父决定留下来,他要见见这个让他家颜颜喜欢的男孩子,不然他真的不放心。

后来再韶父的要求下,韶颜只好将宿白带到了家人的面前。

经过韶父的考察,对于宿白的初步印象还算是不错的,只是让韶父忧心的是宿白的家境太好了,而自家则是地地道道的农民,这样的家境,韶父担忧宿白的家人瞧不上自己的女儿。

宿白当即表示:“伯父,不瞒你说,之前我爷爷对小颜有点意见,不过,我已经做通了爷爷的思想工作,爷爷也已经答应我会试着接受小颜的。”

想起自己回祖屋见爷爷时的情景,宿白不禁耳朵通红,他告诉爷爷小颜已经有了他的孩子,要是爷爷再拆散自己和小颜,自己就要去韶家做上门女婿,谭老爷子当时一听就怔住了,怔住的不是宿白要去当上门女婿,而是他有曾孙了,谭老爷子没有想到自己有一天还能抱到曾孙,这是不曾想到的,这让谭老爷子一颗心都软化了下来。

谭老爷子决定试着接受那小姑娘做自己的孙媳妇,也因此将公司百分八十的股票转到了宿白的名下,只给谭筠留了百分二十股份,其他再多的便不是谭筠能够肖想的。

而听到宿白这话的韶父终于是放下了心,如此,他倒也能放心下来。

不过,这件事韶父还是决定先忙着韶母,不想让韶母给韶颜添麻烦,依照韶母的脾气若知道女婿家如此有钱,只怕是要生出一些事情来。

得到韶父肯定的宿白,在送走韶父韶母后,当晚就赖在韶颜的住处,至于别样,则被宿白打发出去看演唱会去了,宿白买了别样最喜欢的明星演唱会门票,想来别样没有天亮是回不来了。

“小颜,爷爷已经同意我们在一起了,让我找个机会将你带回谭家给爷爷看看孙媳妇。”宿白搂着韶颜的腰肢道。

韶颜十分的出乎意料,吃惊地看向宿白,“你不是在开玩笑吧?之前老爷子似乎还对我有偏见,怎么会这么快同意?”

宿白坏坏一笑,倾身在韶颜耳边一阵低语,听完宿白的话后,韶颜直接涨红了脸,娇嗔道:“你这么能这么说?到时候老爷子要是知道我没有·······岂不是很失望?”

“所以啊,今晚我把别样打发出去了,难道你还想赶我出去吗?”宿白低低一笑道。

韶颜蓦然就明白了宿白的意思,宿白这是想把假的变成真的。

韶颜摇了摇头,犹豫道:“这样不太好吧,阿宿。”

宿白将怀里的人抱紧,抚摸着韶颜清秀的脸颊,“别怕,为了我们能在一起,也为了爷爷同意,这是最好的办法。”说完温热的吻便落在韶颜的唇瓣上,既而加深这个吻······

这一夜,也让韶颜成功怀上了谭家的曾孙,两个月后宿白带着韶颜见了谭老爷子,两家也很快定下了婚期。

得知这一切的亿神季锦轩只能选择默默祝福。

上一章第99章
下一章全书完
同类热门
  • 甜蜜隐婚:枭妻,宠上瘾甜蜜隐婚:枭妻,宠上瘾9k.|现言“啊啊啊,老婆,我不是智障!”某男抱紧言柒大腿。 “滚,谁是你老婆。”言柒气的吐血。 “姐姐,你凶我。”某男泪眼婆娑,“要姐姐亲亲抱抱举高高。” 言柒:“!!!” 谁能告诉她一觉醒来身边人是个智障!哦不,人格分裂。 言柒一掌挥过去,就算第二人格也别想给爷吃豆腐! “女人,你打我。” 精神分裂可算恢复正常。 “嗯?”言柒眯起眼。 某男立马腿软,“老婆想打几下无所谓!打是亲骂是爱,求老婆打骂鞭策我!”
  • 邻家总裁的私有宝贝邻家总裁的私有宝贝圈圈圈圈啊|现言长大之后,本以为是一句无意的玩笑话,但那个男人似乎当真了……
  • 穿书之女配不好当穿书之女配不好当阮雾笙|现言穿书不恐怖,恐怖的是坑逼系统强迫接近三观不正的男主。 王瑶作死的撩啊撩,撩成了女朋友。 “不许穿漂亮衣服!” “不许不做作业!” “不许不接电话!” 可拜拜吧你?管这么宽?大海是你家? 撩死人不偿命的王瑶完成任务拍拍屁股走人。 回归世界还没嗨皮一天就被系统强制返回, 王瑶:“……” 五年了,看着褪去稚嫩面孔的男主……她很慌! 陆承晔眉间阴郁沉淀,深邃瞳孔里隐藏着寒芒利剑,舌尖低着后槽牙,抱着她痴痴笑着。 “我亲手为你建了一座金屋,以后你就再也跑不了了。”
  • 苏荷依旧苏荷依旧雨雪滴|现言梦中,穿着洁白婚纱的女人在礼堂灯光的照耀下显得格外耀眼。台下的亲人朋友各个洋溢着幸福笑容,新郎站在舞台上深情地看着新娘挽着父亲的手臂缓缓地走过来,头纱下的她隐约可以看见那嘴角微微上扬。
  • 前夫哥再见前夫哥再见赞旦生|现言当一纸协议结束了三年的婚姻之后,曾经的安夫人带巨额的赔偿“滚”回自己家,做回那个混世小魔王。 她曾经以为自己未来的生活除了混吃等死以外,再也没有别的惊喜发展,可谁知道老同学的出现,让她这在家里被家人捧在手心里的宝贝,瞬间变成了被老友奴役的对象。 助理之王? 我谢谢你二大爷!
  • 她是个大佬她是个大佬慕九染|现言京城最近来了位嚣张跋扈的人,一时搅得京城风生水起。 众人以为她是个从小城来的草包,原来是个大佬。 ** 君宁溪也想安安静静当个团宠,奈何实力不允许,一不小心成了大佬。
  • 方便面的约定方便面的约定林夕禾日|现言塞上江南,神奇宁夏。她,是翻译公司的一名研一实习生。他,是一位凭借阿拉伯语从事国际贸易的留学生。在一个烟雨蒙蒙的下午,这对年轻男女因为一场临时商务洽谈口译项目,不期而遇。她善良、可爱,他幽默、浪漫,是个有趣的灵魂,直击她的内心。在提亲之际,面对所有人,他向她许下了别致的诺言:哪怕是吃方便面,我也会跟着她去她想去的地方。婚后两年多,原本夫妻恩爱、琴瑟和谐,打算迎接小生命的时候,一次急诊住院,她却查出了白血病。他们还会信守当初的海誓山盟:结发为夫妻,恩爱两不疑,哪怕吃方便面,也会陪着她走完这条艰难的抗癌之路,从此,过上童话般的幸福生活吗?
  • 一顾凝倾一顾凝倾若色|现言命运伸出手来,我们无能为力。有些爱要用一生去忘记,恨,一样会模糊时间。若,人生只如初见,多好。
  • 豪门贵公子之大佬超级甜豪门贵公子之大佬超级甜空白棋子|现言简介【女扮男装,甜宠1v1,女强v男强】 第一次,她救了他 第二次,他帮了她 第三次,她坑了他,被坑就算了,关键是他有苦说不出! …… 面对仇人的算计我们应该怎么办?一个字——打回去!(╬`??)?打得他们爹妈都不认识! 面对渣渣的鄙视我们应该怎么办?一个字——打回去!(σ;*Д*)σ死刑!打得他们觉得世界都不可爱了! 面对白莲花绿茶婊的时候该怎么办?一个字——打回去!(???皿??)?????打得她们怀疑人生! 面对渣爹渣妈怎么办?一个字——分道扬镳,你不理我我不理你,各自好! 但是面对不要脸父母强行倒贴的主角只有一个字——(*?)σ怼他 …… 新晋男神,国民老公,贵公子全是她——少女杀手。 【苏苏苏!爽爽爽!】【简介无能,请移步看文】【这是一个升级灭渣,娶上媳妇走上人生巅峰的甜宠文!!!】【作者奉行一个字——苏!爽!甜!】
  • 婚有千千劫婚有千千劫北鱼|现言噩梦刚开始……所谓爱情,最好不过;你在我手,归我所有,我在你手,倾我所有。你住我心,我最舒心,我住你心,我才安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