游客,你好!登陆/注册

第30章

先锋队队长宋阳提前发问,“怎么将军还没过来?”

其他的五个人也都把目光投向了前面的何山,“将军在哪?”

城外是强敌扑袭而来,他们几个人的意见也都不一样,有人说上去跟他们干也有人说不能打,何山也只好都跟人坦白清楚了。

“昨晚有刺客夜袭将军,现在将军受伤昏迷,如今还没有醒来,不过你们不要担心,将军不会有生命危险的。”

“昨天晚上居然会有刺客刺杀将军?将军昏迷不醒该怎么办才好啊?”一对队长张长青思考了一会儿。

“不会有生命危险怎么到现在还没有醒过来呢?”三队队长何越问了一句,眼睛忍不住看向了上头的大哥何山。二队的白天宇和四队的胡子涵还有先锋队的宋阳都忍不住用巡视的眼光看向了何山。

“神医说将军有些操劳过度了,营养也不足。我再去看看将军,你们等着别乱。”何山转头便向外走去。

“我们都一起也去看看吧!”就这么的,李平阳的六大首将一起往李平阳的房间赶了过去。

李平阳从昨天夜里白芷给她包扎换了药之后,还一直处于昏迷的状态之中不曾醒过来。若不是她的呼吸正常,脉象平稳,白芷也要有些许担心了。但是之后一想,才知道她这是太过于操劳了!不再关心外头的俗世,就这么的安安稳稳的歇息一会儿,也是在好不过的事情了。

事实上,李平阳也确实是太过于劳累了,一直就这么睡在床上,好像是要把这些时间里面失去的睡眠都给补回来一般。

在军队里的六大首将在看到那安稳的躺在床上深睡的人影的时候,却一个个的又独自的离开了。

“将军现在昏迷不醒,我们还是不要太轻举妄动了吧!现在出去迎战不是好的事情。”二队的白天宇忍不住提议道。

“大伙儿都已经知晓将军是受伤昏迷了,再不趁机出战的话士气更加低落,到时候只能等到将军醒来了,否则就不会有更好的方法了。我觉得我们现在就可以出战,即便是将军不领导我们,我们也是可以打败他们的。”一队的张长青说出了他自己的想法。

“我和一队长的建议是一致的。我可以亲自领兵前去,你们觉得如何?”何山的目光向其他五个人看了过去,等着他们的想法。

“我觉得可以,我与你一同前去。”何越完全相信大哥。

“我们就都一起吧。”余下的几个人也不好再做反驳,因为如今确实是没有更好的方法了。将军不在的时候,何山就是可以带领他们的人。

就如此,何山便领着先锋队一队二队四队的人出城去应敌了,而三队的人留在城中防守。

由于昨天的黑巾护卫重伤了李平阳,成王这边的士气已然高涨,个个虎视眈眈的盯着李平阳的军队。

成王昨儿个让自己的护卫与李平阳有了一次单独作战的机会,也不过是为了试一试玉门城的底子。现在什么都知道了,今天就直接带领了众将士强打了过来。

成王是先帝最小的儿子,赵寅登基之后为了显示皇恩浩荡便不得不将他放回封地成州。成王回来成州之后,最先着确实是比较听话的,但是由于后面觉得自己的封地太过于贫穷,所上交的财物完全不够他挥霍玩乐。他的雄心才慢慢开始变得大壮大了起来。

他也是先帝的亲生儿子,怎么和他一样都是庶出的哥哥可以当皇帝,他却只能在一个自己都养不活的地方做一个闲散的王爷。成王完完全全不想安于现状,逐渐扩大了自己的翅膀并笼络了一些武林高手。此次为了显示他自己的厉害之处,把自己所有的兵力都给领了出来。而现在有了这些高手的参与,成王手中的实力是大大增加,何山再怎么的厉害也不过只是个知道在战场上潇洒的人,个人的武功却不是很出彩,在这种情况之下,何山完完全全的处于劣势状态之下!

一个时辰不到,何山见着自己身边的手下多数都是受伤的状况了,还有些人更加是重伤不止,百般无奈的情况之下,他只好让大部队先撤退回城去。

沉柯昨天歇息的不错,本来就是体质不错的,在吃了药之后就恢复的很快了。他前去看望李平阳的路上,却听见了何山出战败退的情况。

缓缓的将木门推开来,沉柯看见那躺在床上的人,想到了他患病之时李平阳的贴身关顾,缓缓的沉思了起来。

她肯定是太过于劳累,而且加上受了重伤,她身上背负东西实在是太重了,要不然怎么可能是一直不苏醒过来呢?只会是太过于劳累了,再也没有力气再站起来了,才会变成这样而乖乖的睡在这里歇息吧?

李平阳此时睡着是如此的安静,那样的温和,却不晓得此刻沉柯心中是万般思绪徐徐。

“你且好好歇息着吧,不会有任何问题的。余下的你只管交给我来办!”沉柯留下这句话之后,就大步出了门。一个小小的想法在他的心里面慢慢长大,只不过还是需要借助一些外力的驱使才好。

“白芷姑娘,你通晓易容这种医术的吧?”沉柯直接开口问着。

“没错,我的确略懂,怎么了?”白芷稍稍一愣,充满诧异的眼睛紧盯着沉柯。这个病人丝毫都不打算配合他,不仅身患瘟疫还四处乱走,难不成他不知道瘟疫这个病是十分危险的吗?

“敌人已经打过来了,我们伤亡实在是太厉害了。所以我想着易容成为李平阳的样貌,去将他们击败。”沉柯的眼中迸发楚出决绝的目光。

“不可以。你不知道你是病人吗?快回去歇着吧。”白芷是怎么说都不会让自己的病人随意到处跑的。

“要是我再不去的话,李平阳苏醒过来看见他出生入死的将士们都无辜死在战场之上,会这么想呢?”沉柯看见了白芷眼神之中转瞬即逝的犹豫,晓得应该在努力一把。

“要是我不去的话,那么这城里受伤甚至死亡的士兵会越来越多。你的病人会越来越多,你也救不了这么多的人,这却是你导致的。那你之后,还可以安心的吗?这会是你想要看见的场面吗?”沉柯知道医者救死扶伤,断然不会放弃这么多人的生命的,白芷这样理解的话,她可能更愿意同意他的方做法。

“这……死伤这么多的人我却是不希望看到的。但是,你的病情也才好了一大半,现在动手的话对你的身体来说根本就吃不消。”白芷不想看到死亡这么多的人,也不想让沉柯这个刚刚才好了一些的病人上战场去,心中完全不知道该怎么办才好。

“只可以选择一个,白芷姑娘,你只可以有一个选的。要是你的良心过的去的话,你可以不用给我易容。那我就这样去上战场,不过是战争场上会更加的激烈而已。”

“你是一定要去的吗?就不怕留下什么后患吗?”白芷还试图劝说着这个坚持前去的男人。这可不是小事情。

沉柯此时也知道白芷是有些松动了的,所以连忙继续劝说着。

“对,大丈夫当为国为民奉献血躯,我自己的后果我自己来承担,不需要神医烦心。”

白芷实在是抵挡不住沉柯百般的劝说,又想着那还在沉睡的李平阳,如果他的将士们死伤严重的话,平阳姐姐苏醒过来的时候一定会责怪他的吧?因为他还是可以帮助她的!

“好,到时候发生了什么你自己承担。”

白芷的医术高明,易容术却不是十分的上手,不过在穿上了厚重的战甲和军盔之后,这稍稍的缺陷也被掩盖住了。

一刻钟不到的时候,当沉柯身着了李平阳的战甲走了出来的时候,看见了镜子里头那张与李平阳有八分相像的五官之时,心中有泛起了一丝的恍惚之意。

上一章第29章
下一章连载中
同类热门
  • 浮世潦绘之快穿浮世潦绘之快穿闽南越|古言浮生潦绘,快穿,女主穿越到不同书里,但没有记忆。 第一个世界 甜蜜夫妻日常互撩~ 新婚之夜,睢子宁,低头轻语,“良人如此羞涩可如何是好?” …… 静女给他换衣服,浅笑道,“良人的脸怎的变红了?” 第二个世界 傲娇男与阳光女 智面无表情地看着蹲在地上不理他的人,问道,“你拔这些草干什么?” 居然把她的宝贝说成是杂草!静女咬牙切齿地说,“这是药草!” 第三个世界 乞丐与平民女 初见,他是吊儿郎当的乞丐,她是普通人家的女子。 再见,他是九五至尊在那高位上的人,她…… 第四个世界 错位恋慕 ………
  • 皇上请废后皇上请废后梦芯鸢|古言凤家有女,倾国倾城,天府降世,鸾凤和鸣。 因钦天监预言,凤女天命所归,入宫为后,只是大半张脸上都是胎记的丑后究竟能坐多久? “我助你巩固帝位,你放我诈死出宫” 当恢复容貌的皇后不在痴缠,一心出宫,冷心皇帝究竟是否会如她所愿?
  • 贵女重生:逆天王妃不好惹贵女重生:逆天王妃不好惹璃花海|古言被冤私通,佟丝绾凄凉惨死。却不想再次睁眼,她已经重回到了16岁这年。虚伪至极的二叔一家,自私狠毒的表妹,佟丝绾发誓,此生绝不被他们所蛊惑……
  • 万般故事万般故事清水03|古言多少红颜悴,多少相思碎,唯留血染墨香哭乱冢。
  • 重生后我抱上了夫君的金大腿重生后我抱上了夫君的金大腿风雨归来兮|古言重生一世的苏阮,给自己定了三个目标:抱大腿、护亲人、挣银子给夫君娶姨娘。 … 前世苏阮在继母的唆使下,与指腹为婚的未婚夫退了亲,不曾想未婚夫后来成了战功赫赫的定远侯,权倾朝野。而自己则被继母献给他人,一生凄凉坎坷,还连累一众至亲惨死。 重生后,苏阮决定无论如何也要抱紧未婚夫的金大腿,死也不退婚。 … 崔湛有个小未婚妻,小未婚妻为了要退婚,一哭二闹三上吊,崔湛想,大丈夫何患无妻?同意了。 可前脚他刚同意,后脚小未婚妻就反悔了,想尽一切办法求他收回婚书。 崔湛想,既然她如此爱慕我,没了我不行,那就勉为其难收了吧。 小未婚妻破涕为笑,“公子真是大好人!为了报答公子,我会努力赚银子!为公子娶姨娘养庶子!” “我只要正室夫人的名头!” 崔湛:…… (甜宠,一对一。)
  • 王爷的女神捕王爷的女神捕木迷夭|古言一剑西来不单是男人的本事,女人也可以横空于世。 不当傻白甜,不靠嘤嘤苟活。
  • 梧桐雨之倾尽天下梧桐雨之倾尽天下秋雨泪梧桐|古言天下?美人?两者供其选择,他义无反顾选择后者。他说,血染江山的画,不敌她眉间一点朱砂,并且愿意为她倾尽天下。然而,命运却和他开了一个玩笑,最后的他的确倾尽天下......--情节虚构,请勿模仿
  • 候门庶女不好惹候门庶女不好惹垚佳|古言现代拍卖师夏紫,摔下楼梯再睁眼时已是身在古代青楼中,成为侯门庶女夏紫烟。……“姑娘,姑娘、求你可怜可怜我们吧,”“放屁,我可怜你,谁可怜我?”……镜中女子面黄肌瘦,一看就是长期的营养不良,加上性情胆小怯懦人见人欺。能在吃人不吐骨头的社会活下去才是个奇迹好么?夏紫不明白,庶女身份再不济也是个官家的女儿,人怎么会到青楼呢?在古代女子名声大过命的年代里,竟然用这么恶劣残忍的手段迫害一个女子,在男女平等思想根深蒂固的夏紫烟眼里,对这种残害花朵的无耻行径,当然是嫉恶如仇了。背着父亲将夏紫烟卖到青楼的嫡母长姐,你们好好等着。欺人太甚,她好欺负,姑奶奶我可不好欺负。“既然我夏紫到了这里,成了夏紫烟,那我就替你好好活着,将你过去受的委屈和痛苦、百倍千倍的还回去。”
  • 惹火小萌妃:王爷榻上宠惹火小萌妃:王爷榻上宠仟贞|古言“听说你在外说我鞭长莫及。”“不不,我是夸你弟大物勃。”她话音刚落,他便欺身而上,让她三天落不了地。他说,他心里装的怀里抱的身下压的都是她。他最喜欢看她吞吞吐吐时娇羞的样子,她最喜欢他进进出出时专注的神情。在别人眼里,他们是天作之合。
  • 倾荷恋倾荷恋雨文木木|古言【序1】他的等待,他的温柔,换来她千百次回眸,他的过去,他的伤口,换来她片刻的停留,他的付出,他的无求,换来她来世的相守,穿越千年,与君携,向来情深,奈何缘浅。【序2】夏月荷,传说中的天女,穿越千年来到陌生的世界。龙傲天,东雷战神,他有魅惑众生之容,却为她一人所有。南慕容,南博容王,他游历千山万水,却愿为她止步不前。楚离,西漠冥王,宁负天下,宁负己,却唯独不愿负她分毫。那一刻,那一眼,只一眼,却注定一世相思。当北斗星移、日月交汇,她是选择留下,还是再度离开。又或是,她选择为谁留下,还是选择弃谁而去。【序3】前尘,她只爱一人,今朝,她却不知爱谁,一人似他容貌,一人似他温柔,一人似他霸道。前尘,她最怕的是再遇不见你。今朝,她最怕的却是,分明是你,又分明不再是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