游客,你好!登陆/注册

江山赋:凤权九天

作者:宫镜影
人气(13)评论(0)字数(2.04万)评分(0)收藏(0)连载

“自古帝王继天立极、抚御寰区,必建立元储、懋隆国本,以绵宗社无疆之休。朕缵膺鸿绪、夙夜兢兢。仰惟祖宗谟烈昭垂……”

“说人话。”

“朕想传位给你……”

“父皇,自古皇位传男不传女……”

“朕知道,但在一刻钟前,你最后一个皇兄也薨了。”

“……”

她不过在深宫中苟且偷生,却被无辜扣上妖孽罪名的公主而已,却被双脚踏进棺材的父皇摆了一道,不得不亡命天涯。

同类热门
  • 嫡女重生要逆天嫡女重生要逆天韩七七|古言【本文重生女强,身心干净,只宠一人,坑品保证,欢迎入坑。】 穆家独女,天资卓越,才貌双全。 方圆百里,才俊青年均为之倾倒。但她只心系一人,那便是当今最年轻的刑部郎中。 可一片深情等来的并不是娶她入门的新郎官;而是父亲被斩首的监刑官。 她也沦为流之远方的囚犯,虽心有不甘,却无能为力。 此时,竟有一白衣少年,一言不发,把她搭救。 为洗清冤屈,她决定只身上京。初到京城,又遇歹人,要将她卖入花楼。 危急时刻,被京城顾家嫡女搭救,带她入府。本以为之后便可一心一意为父报仇,谁知府内的腌臜之事被无意撞破。命如草芥的她,便在内宅中悄声无息的消失。 世事无常,老天竟也认为她命不该绝,竟重生到刚刚消香玉陨的顾家嫡女身上。 重活一世,她心狠手辣,再也不会被任何人欺凌践踏。所有欺她、惹她、害她之人定当血债血偿。 她发誓,就算拼上一切,也要为穆家洗清冤屈! 却招惹上这么一个男人,明明是杀戮决绝的邪王,偏偏装成温润如玉的病秧子。 先是吐着血与她拜堂,转眼便好整以暇,冷冷的吐出一句话,“夫人好生呆在房中,为夫杀几个人后便回来。” 她巧笑嫣然,轻启朱唇,“好巧,我也要去夺几人之命,不如我们协伴同行。”
  • 重生之百炼小宅妻重生之百炼小宅妻朕本孤傲|古言重生有个好处。前世无法生育的吉美,终于有个“包子”了。这个“包子”既可爱又聪明、既呆萌又帅气、既体贴又霸气……为了这只“包子”,吉美发誓要建立好环境、创造好条件、培养好能力,让自家“包子”走上人生巅峰……就在此时……一个声称是“包子”他爹的人出现了,什么!?带“包子”不带娘!绝对不行,吉美扛着“包子”走上了逃亡之路……殊不知,“包子”已经暗地里把自家娘卖给爹爹了……【情节虚构,请勿模仿】
  • 仙魔道:乱心妃仙魔道:乱心妃铃影|古言在一片苍茫的大陆上,生存着两个种族—仙与魔。仙魔两族自古以来势不两立,战火从未间断,而就在这里,魔之女仙之子,也能展开一段传奇的爱情……
  • 小媛风荷小媛风荷绣白|古言平平淡淡一辈子,虽然没有子女,但也有庶子庶女膝下承欢,一生安乐,临死才发现不过是丈夫与宠妾所虚构的人生景象。 然而宠妾却不是真的宠妾,庶子庶女也不是宠妾所出,那这是谁的孩子? 顾家碧玉,闺中小媛,顾风荷的点滴人生
  • 梅花院落溶溶月梅花院落溶溶月宁家阿妫|古言皇家书苑某个院落里种着一丛梅树,安恬和程潇在这里相识。江南安家别院养了一丛梅树,安恬和程潇在这里相爱。塞北程潇封地昭城王府内千辛万苦养了一丛梅树,安恬和程潇在这里相互陪伴。梅花院落溶溶月,程潇对安恬的宠爱无微不至,安恬对程潇的回答是一生一世一双人。
  • 伯兮何事当年不见收伯兮何事当年不见收左灯.|古言外表高傲美丽,性格却异常孤僻,贪心善变又会耍心机。 她以为自己设的局会毫无差错,她万万没想到下棋者也不知不觉的进入自己的棋局。 他道:“看来,娶不了你了。” 她道:“我知道……”
  • 妾意绵绵妾意绵绵洗洗睡了|古言“我的愿望是嫁个屠夫,生两个孩子,只为妻,不为妾!”叶薇岚望天道。
  • 皇城绾歌皇城绾歌魅音零|古言杜家有女名绾言,其祖上三辈皆是朝中大臣。命运弄人,父亲在九子夺位中所支持的吴王失利。新皇登基,杜氏一族满门抄斩。届时,正巧绾言诞生。为体现新皇仁善,绾言幸免一死。但死罪可免,活罪难逃一道圣旨,幽深的大门向绾言开启。(本文纯属虚构,请勿模仿。)
  • 万里山河美人破万里山河美人破悦读姬|古言先帝临终之时,似乎看到了当今圣上的昏庸无能,预见总有一天这天下要易主,于是下令各地方宗室子弟必须到学子监入学,实则作为人质,拉拢人脉,培养朝廷可用之才。果然十年后,各方势力坐大,中央逐渐无力管辖。在这样的背景下,女主花凛被授予重任成为云州州长花意适的长女,前往定都入学。在学子监,花凛拜入洛家长孙青阳君门下,并认识了宛州州长之女苏晚云,静安王之子轩辕雅安,玉阳郡主轩辕琉璃等人。五年以后,一切以苏晚云被嫁往建州开始,学子监往日的繁华热闹逐渐曲终人散……
  • 忘川河边钓鱼忘川河边钓鱼屈原思楚|古言生而为人,实属万幸,转世之旅,一波三折。 灵祈祈是冥神孤女,转世之后不光只有二十年的生前记忆,就连能力也被封印,只剩一个空壳。 灵祈祈最爱说的一句话就是“见死不救与杀人何异?” 于是顺手也救,舍命也救,毁身也救,莫名其妙当了一堆人的救命恩人? 可她明明只想安然投胎啊......怎么就这么难呢? 一个是仙界皇子,温文儒雅,笑若灿星,给她买酒,随叫随到。 一个是冥界大佬,冷酷无情,直来直往,逼她读书,佛旨纶音。 到底跟着谁好呢?好像都不太行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