游客,你好!登陆/注册

女尊帝女改造男尊国

作者:郁如烟
人气(153616)评论(0)字数(15万)评分(0)收藏(0)完结

“白陆国的女人纵然权力再大地位再高,也是靠依附男人得来的,不是嫁了个有权势的丈夫,便是生了个有出息的儿子。为何不自己打江山?”

“白陆国女人自幼便被圈养在家,纵有机会读书,读的也无非是些女德之类,习武绝无可能。女子不能出来抛头露面,怎么打江山呢?说白陆国女子不如男子,倒不如说从小没给过她们胜过男子的机会。”

她,是女尊青洲国未来的皇位继承人,却为救国救民,被迫和亲,成了男尊白陆国的皇后。

他,是白陆国的庶出二皇子,生母早亡,父皇厌弃,在宫中备受折磨,宠妃继母几欲置他于死地。

面对猥琐皇帝的不断凌辱,妒妃几次三番的毒计陷害,且看女尊国帝女青月容如何在男人的国度中保全自身,护住心上人,改造男尊国。

同类热门
  • 虽隔千里却共明月虽隔千里却共明月江山叙者|古言染澈×安雪落 病娇少年冷宫的十年,教会他的不只是冷血弑父,凉薄抵死。还有守护如同冬日暖阳般的小岁安,因为她温热了他的冷血。 “母后想让我在这皇宫里保持干净明澈的心,为我取名为‘澈’。可她却到死都没想明白只要沾上这姓,我这人啊就早已变得浑浊不堪了。” “有多爱呢?孤觉得权利,财权地位轻如地上泥土,轻拍消散。只有她,才是孤活着与这世间肮脏斗争的理由。”
  • 冷红尘冷红尘夏天的小清凉|古言她,曾是众人眼中的宠儿,可因一场诛灭九族在暴风雨中活了下来。他,玩世不恭,将自己隐藏得极深。她与他,会发生怎样的事情呢……
  • 悍妻当家:拐个妖王做夫君悍妻当家:拐个妖王做夫君牛二他爹|古言权贵在足够强大的武力面前不值一提,一文钱却难倒英雄汉,足以见得,金钱是何等的强大。李萌决定要做有钱人。
  • 昨夜满花色昨夜满花色九泽大人|古言她将莲纹剑还给竹令君,释然摇头,笑道,“这剑我不需要了。” 竹令君定定的瞧她,似乎在等她的回答。 她终是笑说,“我以后不会再杀人了。” 所以自然也不需要这把剑了。 竹令君微微一愣,只是沉默不语的接过莲纹剑,修长的手指掠过寒气逼人的剑,割破了他的指尖,流淌着殷红的鲜血,他垂着眼帘,朱唇轻轻的扇动了一下,飞快的说了一句话——“我赠剑予你,是想这把剑能替我保护你,并不是叫你杀人用的。” 可惜她没有听见。 那背负这沉重棺材的姑娘大笑,转身,背着装满一生执念的棺材,潇洒离去,风雪掩盖踪迹,竹令君也只是站在树下静静的目送着她离去,手心紧紧的攥着莲纹剑。 “我都快要死了,所以阿离,你能不能回头看看我。”
  • 惊宏一瞥惊宏一瞥乐宏影1|古言作者技术不过关,又一次太监了,别问我为什么…出生于琢庄县韩砖村的女婴乐红影于同生姊妹乐红尘,因红影属天降魅星,有入宫的机会,岂料小人从中作梗,红尘入宫,红影反倒流落世间,巧遇命中注定天狼星罗居相遇于翰河河畔,互生情愫,这时红尘却在宫中遭皇后暗算而死,皇后怕被庸东帝降罪,拿红影顶包,囚居宫中,宫中尔虞我诈斗智斗勇,一个弱小女子将怎生苟活?【本故事纯属虚构,如有雷同,全属意外】
  • 国师大人太撩人国师大人太撩人天利难容|古言万年起缘,分在今夕。 一日为师,终生为你而活。 一眼万年,只愿护你一生。 天宫中,云霄殿上。 三次叩首,缘起。 冥域深渊,烈焰风起。 一箭穿心,缘灭。 斗转星移。 在此守候千年,只是不愿错过。 多年后,再次相见。 相见不识,相顾无言。 一人已忘却当初;一人仍相守左右。
  • 独宠魔妻:最强炼药师独宠魔妻:最强炼药师大饼子脸|古言她冷漠孤傲,身负血海深仇,在孤寂痛苦中蛰伏八年,只为报仇那灭族的血海深仇。 他淡漠腹黑,傲洌似冰,却为她遇神杀神遇佛杀佛! “不论是谁,只要有人动你一分,我便千万倍还之”他站在她面前宠溺的看着她,用伟岸的身躯,替她挡住了所有的刀光剑雨。 小奶包抬头看着自己英武的父亲问:“外面的人都说娘亲傲慢冷漠又毒舌,沾必死,可爹爹为什么你天天和娘亲在一起,也没死?” 某男:“因为你爹也有毒,英俊又倜傥的毒!”于是某男抱着小奶包开始编述自己曾经被多少女人和男人追崇的倜傥往事。 刚刚出关的某女看着这一幕,嘴角抽了抽,她闭关前某人还是孤傲又腹黑,怎么突然变成这副鬼德行了?
  • 执子之手,病娇拖走执子之手,病娇拖走云卷风舒|古言豆蔻韶华,她嫁他为后,他却要她为他的湘儿陪葬。幸得皇叔相救,她起死回生,成为将军府的三姑娘。可是,天子病发,公主伴读,再次把她召入皇宫。击掌为盟,收狼为卒,她提了药箱进宫,“皇上,该扎针了。”可是,回头,唯有深情的他让她心意难平……--情节虚构,请勿模仿
  • 田园名门之一品农女田园名门之一品农女垂文|古言一朝穿越,纪蓉成了古代村里有名的势利眼村花,据说因为看上了邻村富户的儿子,所以纪蓉一睁眼就是男神夫郎和她的退亲现场。 亲是不能退的。 日子是要继续过的。 夫郎家里家徒四壁,还收养了一个小累赘,自己家里一窝极品,望着一脸死心的夫郎,自己要啥给啥的老爹,风吹就要倒下的娘亲,举着棍子要撵她男神的爷爷奶奶,还有虎着脸瞪自己的大姐和小弟,再加上一群家长里短碎嘴嚼舌的可怕邻居,纪蓉搓搓脸,看来她再也不能像前世一样混吃等死了。 爱慕虚荣,嫌贫爱富? 家徒四壁,一贫如洗? 纪蓉表示这都不是问题,从此以后,种种田,做做饭,开个小餐馆供夫郎考功名……日子不要太美好。 什么?夫郎弃笔从戎,突然要去打仗? 行!她荆钗布裙去做军中的伙夫娘。 什么?夫郎建功立业衣锦还乡? 行!她关了小店开家大店,翻书算账掌事持家。 纪蓉笑吟吟凑过来,喃喃念:感君缠绵意,系在红罗襦。 景飞鸾不茶不饭:夫人店面又上新,她又装扮的贼好看了——醋好酸,吃不下。 且看小农女和大帅哥的寒门夫妻记事,唯有两情恒久长,朝朝暮暮不相离。
  • 穿越之锦夜长风穿越之锦夜长风清请|古言呆萌现代女,坠落古代天牢。靠智慧,搭救美男囚犯;凭口才,巧战双面太监。青楼脱险,接连离奇遭遇;皇宫遇故,数次险象环生。一路坎坷,她何以保命?两份真情,她怎样抉择?本文已出版,出版名为《彼岸千缘》为新文揽人气,敬请关注清清的新文《穿越之缠丝为蛊》————感谢阅文书评团提供书评支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