游客,你好!登陆/注册

恶魔也独宠

作者:仓鼠牙子
人气(0)评论(0)字数(7.33万)评分(0)收藏(0)完结

他们都是这个世界的强者,但不论是冷酷无情的他,还是单纯却血腥的她;不论是霸道尊贵的他,还是可爱却阴险的她;不论他们在在外人眼里怎样生人勿近,在面对彼此的时候却都有着别样的温柔。

直到有一天,他们终于走到了一起,回顾往事时,发现,他们第一次相遇的时候,就已经在心中刻下了对方的名字。

最新章节

第35章 方家(2020-11-22 03:08:27)

同类热门
  • 说了不用逃说了不用逃流云|现言佩儿原本也和所有的女孩一样,有个幸福的家庭,父母疼爱,同学老师都喜欢。一场突如其来的泥石流,掩埋了她的父母,也掩埋了她曾经的快乐幸福。拿着大学录取通知书的李佩儿只好放弃她的大学梦,跟着表姐到上海打工。一切就这样发生了……
  • 重生独宠小娇妻重生独宠小娇妻上官晓芳|现言肖暖上一世识人不清,错把白莲当闺蜜,喜欢一个阴险小人。这一世智商上线,虐渣男,打绿茶。 顾莫寒这一世我不会在伤你的心了。
  • 盛宠,本少好高调盛宠,本少好高调羽西西|现言娱乐圈男神,俊俏的面容,桀骜的耳钻,男装好迷人,女装迷死人,谁会是她的裙下之臣? 矜冷低调的他不小心撞进了她的罗网后,从此黑化为狼,夜夜缠她;女人,来一朵掐一朵,男人,来一双掰一双。 ★ 掌权云家,出身高贵的云少爷是一个低调到没有新闻,传闻和绯闻的人。 有一天,云家人眼睁睁地看着洁身自好,冷漠矜持的少爷被一个叫洛晨的男人给一步步糟蹋了。 从此,云家低调的作风被这个洛晨打脸到鸡飞狗跳! 后来,云家人只能跟着少爷,把小狐狸少奶奶宠得无法无天—— 再后来,云家人惊恐地发现,自家少奶奶哪里是一个小狐狸,明明就是一个腹黑阴险,坐地为王的森林之王! ★ 女主异常强大,武力值爆棚,性格腹黑狡诈。 男主清冷强大,高智商加持,反洛晨者杀无赦! 写一个爱与被爱的故事,【无论你是谁,我都会在原地等你。】
  • 情至:斩空情至:斩空北暄|现言“你再这么盯着我,我怕我会撞车……”“为什么?”“因为我会忍不住也去看你。”“可是,接下去的半个月我都看不到你了啊!”“先忍着。”当多年前的误会一点点拨开云雾,晴天过后是那么让人欣喜的结局——他爱她,胜过全部。
  • 往后余生全部有你往后余生全部有你璄花水玥|现言重生女主花玥的日常,嗯,这是我第一次写,所以不会有多好,大家看看就好了。可能男主要很晚才能出现。
  • 闪婚厚爱:这个总裁不太冷闪婚厚爱:这个总裁不太冷陈忆萱|现言“我成全你们!总有一天你们会为你们恶心的行为买单!” 三年前,她被渣男贱女设计,赔上了自己的青春。 三年后,她霸气回归,准备狠虐渣男贱女,却惹上了腹黑总裁。 “跟我结婚,我会帮你达成你想要的一切。” “先生,你太自恋了吧?” 总裁大人?对不起,我没兴趣。 前任后悔?对不起,一次不忠,终身不用。 贱女找茬?呵呵呵,你这是找死。 当一切都走向了她预期的结果,她该何去何从。 当她选择离开的时候,他又出现在她面前。 “女人,没有我的同意你休想离开我!” 看我们的总裁大人是如何把怼妻一时爽,追妻火葬场这句话发挥到极致。
  • 君慕于尔君慕于尔跳下悬崖的猫|现言“余尓,你消失在我世界里的三年已经是我人生的极限,现在我无论如何都不会再允许你离开我的世界。”慕君言这样说。 爱慕君言,无可厚非,答案是肯定的。越想得到却又害怕再失去。 余尓是慕君言的,这是慕君言始终坚守的
  • 重生八零致富妻重生八零致富妻西门关大人|现言(本文甜宠,加虐渣爽文,男主腹黑深情,女主坚强乐观,三观超正!外加美食向,适宜在吃饭时间阅读,会食欲大增!男女主双洁,绝没有狗血第三者,放心食用!)林芳重生回到八零,发誓改变懦弱悲惨一生:虐渣打脸,发家致富,撩美男,一样都不能少!重生后的女主,人生开挂,没有完不成的致富路,渣男贱女齐收拾。最重要还有一个随身相伴的俏郎公:“芳芳,回家吃饭啦!” 温馨浪漫,甜如蜜!
  • 三月星辰恰似你三月星辰恰似你吃柚子的二哈|现言男人冷若冰霜的脸缓缓凑到风星辰的耳边,胸腔中发出的低沉的声音一字一句的传入她耳中,“星辰……我爱你,但是我们注定有缘无份……” 早知如此绊人心,何如当初莫相识。 重生18岁,这次她宁可断情绝爱,也要扭转局面,扼住命运的咽喉将其掌控在自己手中。 只是她没有料到,厉墨以竟然也有着前世的记忆!并且一直默默的替她扫清障碍,只为能再把她拥入怀中宠成一个小公主?!
  • 重生回到80年代重生回到80年代二小半半|现言30多岁的周明晚突然重生了,没有经历任何的桥段(如癌症,小三,车祸)。且看周晚晚重生发生的一系列事。 30岁的周明晚比谁都纳闷,虽然说自己是个大龄剩女吧!但是也没碍着谁呀,怎么说重生就重生了?莫非老天爷想让她谈一场恋爱,算了吧?平平淡淡的一辈子只要自己一个人过就好,难不成,还要像别人一样,明明没有动心,却要两个人因为柴盐酱醋生生地拌在一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