游客,你好!登陆/注册

穿越之王爷小娇妻

作者:马尾辫少女
人气(0)评论(0)字数(0.1万)评分(0)收藏(0)连载

穿越来到一个王朝,家中有两位哥哥,在家排行老三,而又经常被两位哥哥叫成小三,因此,为了报复两位哥哥,她故意去恶整两位哥哥,没想到最后拜了一位会制毒的师傅,同时也没有想到自己变成了一个王爷的娇妻,同时也是王朝第一位制毒女神医。

第一次写,请大家多多关照一下,有什么不好的,可以提出来。谢谢

最新章节

第1章 重生(2020-11-22 08:07:21)

同类热门
  • 落水为妃落水为妃夜家三妹|古言新婚典礼,心爱的男子用冰冷的子弹射穿她的胸膛,临死之际,她笑着说:你信他,信自己,却独独不信我。 再世为人,她不再轻信任何人,却偏偏遇见他,他为她扰乱天下,只为求她一世安宁。他说:“即便你把天捅个窟窿本王也可帮你补,本王只要你安全。” 他还说:“你们若敢伤她一分,本王定要你还有你的天下陪葬。” …… 韶华易逝,真心难寻,这一世她再也不想错过。
  • 穿越之祸国妖姬穿越之祸国妖姬媚琴|古言她只是一个普通大学生,却穿越时空成为了一代妖姬苏妲己,有一个温润如玉的未婚夫伯邑考,还遇到了传说中霸道冷酷的商纣王,她会在商朝发生什么样的事呢?是怎样成为一个祸国妖姬的呢?
  • 毒圣神医:腹黑大小姐毒圣神医:腹黑大小姐柴木洛|古言她,沐雨落,21世纪顶级皇金杀手,绝世神医,一朝穿越,活死人,肉白骨,后来,遇到了他,北辰离萧,堂堂圣王府殿下。前世今生,面对支离破碎的亲情,她从不会吝惜,因为,不完美的,她宁可不要,不属于她的,她宁可丢掉!从陌路相悉到生死相依。他说他不会走,他说他会一直在。
  • 我家夫人很讨喜我家夫人很讨喜栖染染|古言卿冉这辈子都没想到,自己居然能跟穿越扯上关系……想自己一个十八线小演员,居然在一次跑龙套中,意外崴了脚……然后……穿越了?! 天啊……还能再扯一下么?老天爷你在逗我! 可为什么……自己遇到的……所谓男主……说话这么的……?!! “卿冉,你再这样就出去!” “卿冉,我让你拿的东西呢?” “卿冉,这些话你跟谁学的?” “卿冉……” “卿冉!” “得得得,王爷我错了……真错了……” (小手乱倒腾……真想挠死他!!!)
  • 假公子重生记假公子重生记浮世孤狼|古言九天仙女下凡,天上星君挡路,且看一介凡人秦玥如何玩转于各色美男美女中,将“扮猪吃虎”大业进展到底!注:感情估计会很纠结
  • 甘心甘心右上角|古言一开始,他只是闲来无事消磨时光,否则该如何度过那漫长的千年时光;可后来,却心甘情愿一步一步赔尽所有;到了最后,终是什么都没剩下。 而她,从未想过会走到如此境地,那个仇视嫉恨昔日恩人的陌生帝王,真的是自己吗?直到最后一刻,她才明白自己这一生有多不幸,又有多么幸运。
  • 倦鸟归林兮倦鸟归林兮卡啦恩|古言她这一辈子,从无知懵懂到看尽人生,经历过欢喜经历过悲伤,明明只是短暂的一生而已,她却好像和他纠缠了数不尽的轮回,可是,对于他来说,似乎只是浅浅的爱过她一下而已…
  • 陌上长安如玉陌上长安如玉七瞬倾城|古言那一年,宋如玉站在树下,笑魇如花,她说:“顾神医,要不你娶我吧?” 他没有给她回应。 等到他终于明白自己的心意,得知她面临生死攸关的局面,他毅然决然以一枚银针逼着她答应嫁给自己。 可她还是在儿女情长与国家之间选择了国家。 他这才后悔为什么早些年的时候没有答应娶她,于是追随着她上了战场。 可国家保住了,她不见了…… 他犹记得她曾说过:“我不喜欢那些四平八稳的举止,也不喜欢纯粹的官架子,我的心里眼里只有你,我只喜欢你。无论世事如何变迁,你依旧是我唯一放在心头的人。”
  • 寒云客子寒云客子遛狗大仙|古言你说此路山长水远,人烟寥落,可你依然走的义无反顾。 那夜秋风瑟瑟,月凉如水,你迎风而立,衣袂飘飘。长剑微挑,一缕青丝自我发间落下,你含笑接住,赠我一樽清酒。 白衣,长剑,诗酒,凉月…… 一别经年,待我重返故国,你却未来城门迎我。听说那日大军压境,你拼死搏杀,一束冷箭刺穿了你的心脏,你用尽最后一丝力气握紧了藏在心口的锦囊,至死也没有松开。我还听说,那锦囊里,不过是一缕青丝。 我未能寻到你的尸骨。衣冠冢前,我玉冠束发,白袍加身,拿起你的佩剑,你未做完的事,我来替你完成。 自我步入道途,素来清心寡欲,不忘慈悲,昆虫草木,未曾伤及。如今,一柄长剑游千里,白袍银甲骨血围。在边塞苍凉的号角声中,我聆听着金戈铁马,血染红了半边白袍,忽的想起那个月朗风舒的夜晚,那是我最后一次见你,忽的悔恨,为何我当时不再多看你几眼。 当初不过一别,竟再无重逢之日。 当我再次拿起剑,为了国,为了你。 你的江山,我来守护。 茫茫人海中,我不经意间瞥见一个极其熟悉又有些陌生的身影,他似乎冲我笑了笑,一个闪身,又不见了。 我将肩上所中的箭拔掉,怔怔的看着前方,喂,是不是你?
  • 农家恶妇重生了农家恶妇重生了姜珑玉|古言上辈子,家道中落的程娇月被迫嫁给一处村子里的酸秀才。 满心不甘,所以好吃懒做,把一家子当个奴才,对夫君非打即骂。是村子里出了名的恶妇,让人恨得牙痒痒。 然而她命好。她那个软包子夫君科举一路高升,中了状元。 不过三年,位极人臣。所有人都以为她会被休了,结果他对她始终如一。 本来以为她能一辈子荣华富贵,欺压夫君,谁谁知道,她家夫君造反失败,满门抄斩。 一朝重生,程娇月回到了刚刚成亲的第二天早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