游客,你好!登陆/注册
滚动排行政务暖闻 国内国际社会军事辟谣知事 文化司法投诉图片视频 体育娱乐财经科技专题
首页资讯科技业界正文

头部玩家市值暴涨 掉队者破产清算 造车新势力奏响“冰与火之歌”

中国经营报2020-11-21 03:51:420阅

头部玩家市值暴涨 “掉队者”破产清算 造车新势力奏响“冰与火之歌”

本报记者/刘媛媛/上海报道

随着造车新势力窗口期逐渐关闭,“冰火两重天”的剧情正在加速上演。

近段时间,造车新势力大军消息不断,一面是以蔚来为首的中概股“三巨头”股价飙升、市值暴涨,大有赶超宝马、通用等传统车企之势;一面是以长江汽车为代表的后列梯队深陷资金困局、经营难续,不得不申请破产清算。

易观分析高级分析师覃承萍在接受《中国经营报》记者采访时认为,出现这一情况与行业今年年初开始的新一轮“大洗牌”有关,造车新势力已经过了PPT造车的阶段,是否实现量产、能否按期交付、市场的销量反馈等逐渐成为考核重点,跟不上的企业自然会在竞争中淘汰。

不过,量产、上市也并不意味着从此可以高枕无忧,不久前做空机构香橼发出的一份看空蔚来的报告,直指其估值与市场占比不符,导致蔚来、理想、小鹏等股价集体跳水。而随着交付数量的增加,相继曝出的产品问题也越来越多。相比传统车企,造车新势力依然“焦虑”。

“三巨头”高估值之惑

11月,造车新势力再一次刷屏,原因是头部玩家蔚来、理想、小鹏和威马相继公布了自己的10月份销量数据,单月销量纷纷站上3000辆大关。而销量的节节攀升同时带动了资本市场的热情,在美上市的蔚来、理想、小鹏先后迎来了一波小牛市。

根据各家官方数据,蔚来今年三季度交付量为12206辆,包括8660辆ES6、3530辆ES8以及16辆EC6。10月份,交付量达到5055辆,创下月度交付新高;理想ONE 10月份共计交付3692辆,连续第四个月实现交付量环比上升,同时连续三个月刷新了月度交付量纪录;小鹏汽车同样表现优异,10月份共交付新车3040辆,同比增长229%。

出色的销量让蔚来、理想、小鹏获得了来自资本市场的认可,今年以来,蔚来股价涨幅已经超过800%,市值相继超过通用、宝马、福特等传统车企,有直逼戴姆勒之势;理想总市值已接近300亿美元,超过菲亚特克莱斯特、长安汽车等;在美股上市不久的小鹏,自挂牌上市以来也已累计上涨超过180%。

有外媒统计,截至2020年11月13日,蔚来市值位列全球汽车厂商市值排行榜第7名,而小鹏则位列第16名,理想位列第18名。

然而,就在“三巨头”风头无两之时,著名做空机构香橼在11月13日却对蔚来发出了“灵魂拷问”。香橼认为,购买蔚来股票的人显然没有注意到特斯拉以及Model Y在中国的定价,这将冲击蔚来汽车销量。目前蔚来估值是未来12个月销售额的17~18倍,特斯拉为9倍,并且蔚来在中国新能源汽车市场上的份额仅为3%,而早前特斯拉在美市占率已经接近50%,现在押注蔚来的投机者更倾向于投机,而不是看好其前景。

此报告一出,蔚来、理想、小鹏股价应声下跌,其中,蔚来当日收跌7.74%。对此,蔚来创始人李斌疑似在三季报财报会议上回应称,特斯拉和蔚来是不太一样的公司,在过去一年里,特斯拉按成本定价的逻辑进行了多次降价,起初对蔚来的订单确实有影响,但如今已不再有影响。

“我们觉得蔚来的产品和Model Y竞争更有优势。目前蔚来主要的竞争对手还是燃油车,中国高端车的市场有几百万辆的规模,市场足够大,我们对于成长充满信心。”李斌说道。

后列梯队危崖求生

与上述“活下来且活得好”的造车新势力形成强烈反差的是,大部分新造车企业仍未闯过产品、交付、融资、市场等重重关卡,甚至个别成员已站上悬崖边缘。

不久前,手握新能源汽车生产资质的长江汽车就无奈申请破产。根据杭州市中级人民法院发布的裁定书内容,杭州长江汽车有限公司自认现对外负债本金近30亿元、利息1亿余元,拖欠2019年12月份以来的职工工资约4000万元。

而在2016年,长江汽车发布电动车品牌“长江EV”,成为国内最早一批获得发改委批文的新能源车企;2017年,长江汽车首款车型登上工信部公示第302批《道路机动车辆生产企业及产品公告》,成为早期手握“双资质”的新能源造车企业之一。

四年时间过去,长江EV不仅未能实现大批生产销售,还导致长江汽车经营困难,深陷欠薪风波,令人唏嘘。

在长江汽车之前,博郡汽车、赛麟汽车、拜腾汽车也接连宣布因资金困难暂停运营。截至目前,博郡汽车、赛麟汽车仍未找到“复活”之路,留下一堆“烂摊子”,拜腾汽车则换壳“盛腾汽车”,试图重启造车。

天眼查信息显示,南京盛腾汽车科技有限责任公司于今年9月注册,法定代表人为原拜腾汽车中国研发副总裁段连祥。出资方包括一汽股权投资(天津)有限公司、南京兴智科技产业发展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南京兴智”),其中南京兴智为南京市政府独资设立的南京新港东区建设发展有限公司100%控股公司。

在业内人士看来,拜腾汽车能重启归来,与地方政府的支持有关。但新能源汽车市场体量有限,拜腾汽车已错失了先发优势。

“新能源汽车研发需要大量的资金支持,盛腾接力也未必能实现量产。企业自身经营都出现问题,研发进程势必受阻。”中国汽车工业协会副秘书长杜芳慈表示,新能源汽车市场体量有限,作为腰部车企,面对的竞争更是激烈。

覃承萍同样认为,即使“换壳”重启,盛腾面临的困境不仅仅在于新阶段要面对的各项交付,还在于新势力企业间的激烈竞争,以及来自国内传统车企的陆续转型冲击。“10月份的新能源汽车销量榜单里传统企业占了半壁江山,另外特斯拉的降维打击也会带来市场份额的瓜分。只有资本雄厚、量产、交付与销量跟上、产品逐渐取得市场认可、寻求到差异化发展路线的企业才有可能在激烈的竞争中占有一席之地。”

“活下去”成终极命题

一半是火焰,一半是海水。但毫无疑问,新能源汽车仍然是行业发展趋势。11月2日,国务院办公厅正式发布《新能源汽车产业发展规划(2021-2035年)》,根据该产业发展规划文件,到2025年,新能源汽车新车销量达到汽车销售总量的20%左右。

CIC灼识咨询咨询经理柴代旋指出,保守估计,即使整体的汽车销量不再增长,按照中国汽车工业协会给出的2019年2568.9万辆的销售规模计算,新能源汽车的市场规模将超过500万辆,是目前的4~5倍。而在电动化与智能化、网联化融合式发展的趋势下,以蔚来、威马、小鹏、理想为代表的造车新势力已经走在了行业前列,对于造车新势力应该保持理性,多一些信心和耐心。

柴代旋认为,新能源汽车的发展长期看好,是下一代产业革命的发展方向,其发展趋势堪比当年的移动互联网。但摆在造车新势力面前的一大关键在于,如何依靠整个产业链在技术更新、产品换代、质量把控上更进一步。

据了解,随着造车新势力交付量走高,电池起火、产品迭代等问题相继出现。比如此前有媒体报道,至今年10月底,理想汽车年内共发生97次碰撞,其中有10起事故出现了前悬架下摆臂球头从球销脱出的情况,经媒体报道的有6起,球头脱出率超10%。

11月6日,理想汽车根据《缺陷汽车产品召回管理条例》和《缺陷汽车产品召回管理条例实施办法》的要求,向国家市场监督管理总局备案了召回计划,共计召回理想ONE 10469辆。

在理想之前,零跑汽车也向国家市场监督管理总局备案了召回计划,决定召回存在安全隐患的150辆2019款零跑S01;去年6月,蔚来召回部分搭载问题动力电池包的蔚来ES8电动汽车,共计4803辆。

“新势力相比于传统车企而言,缺乏成熟的上下游供应链,以及绝对自主权的品质与质量把控,这个在短期内是难以完成突破的。”不过,覃承萍认为,造车新势力也有自己的优势,在“软实力”层面有更大发挥空间。“新势力的产品更多是基于新思维下的研发,在产品创新层面有更多突破,配置尤其软件的搭配设计更加智能化、人性化,其智能驾驶辅助层面的研发投入更大,具备更好的先发优势;在用户运营层面更聚焦以人为中心,大部分通过APP+自营店体系+长期贴身服务模式,实现品牌与用户的终身连接。应该将这些优势充分利用起来,形成强力的品牌价值。”

评论列表共0条

    今日推荐

    首页资讯科技业界正文

    相关资讯

    热点资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