游客,你好!登陆/注册
滚动排行政务暖闻 国内国际社会军事辟谣知事 文化司法投诉图片视频 体育娱乐财经科技专题
首页资讯科技互联网正文

瑞幸重返纳斯达克仍不易:浴火重生后,投资者还是不敢交付真心|海外周选

新浪科技2022-02-19 10:36:556阅

编译 / 行云

划重点:

1、此前,有消息称瑞幸咖啡正在研究在纳斯达克重新上市的计划,最快可能将于今年底进行;瑞幸对该传闻表示否认。

2、该公司目前正处于结束美国破产程序的边缘,这也是其“重新上市”之路的关键一步。

3、对瑞幸重新上市的计划来说,至关重要的因素是投资者是否会再次相信该公司提供的报表,尤其是考虑到原审计机构安永都未能识别之前的虚假报表这一事实。

借助此次冬奥会顶流谷爱凌的东风,一度被认为陷入死局的瑞幸咖啡似乎真的要东山再起了。

这家公司自2017年成立之后,就开始在国内快速蔓延,成为了一个有可能会对星巴克形成巨大威胁的本土品牌。成立仅仅两年之后,瑞幸就在纳斯达克上市,市值达到了130亿美元,大量投资者被快速发展的中国消费需求前景所吸引。在瑞幸咖啡也成为了中国资本活力的象征。

2019年,在该公司赴美上市时,每天有超过2000万美元的股票在场外交易中易手,全球投资者最初买入的快速增长故事似乎得到了证实,也成功吸引了投资人的兴趣。

但在2020年,该公司被曝通过伪造3亿多美元的销售业绩欺骗投资者,随后公司被迫退市,并支付了1.8亿美元,以解决美国证券交易委员会(SEC)对其发起的指控。

这一丑闻深深刺痛了贝莱德和GIC等投资者,并且提供了四大审计机构未能发现企业账目漏洞的最新例证,瑞幸的审计机构为安永。

在丑闻过去两年之后,瑞幸希望投资者和美国监管机构能够忘记整个事件。据报道,消息人士透露,这家中国连锁咖啡品牌正在尝试复出,他们的计划包括筹集新资本、与投资者会面,并与股东一起策划重新在美国上市。但该公司随后否认了重新上市传闻。

据一位高级管理人员透露,瑞幸现在采取了一个“更愿意与公共投资者重新接触的姿态”,这位管理人员还表示,该公司希望“重新取得投资人的信任”。

瑞幸表示,他们已经为自己掀开了新篇章。2020年7月(公司被退市两个月之后),接任公司CEO的郭谨一说道:“在过去的两年里,除了名字之外,关于瑞幸的一切都发生了变化,包括业务开展方式、运营、团队、公司文化等等,这些都是以前造成财务问题的原因。”

虽然退市了,瑞幸认为自身发展势头良好。根据该公司最新的收益报告,2021年第三季度,其收入同比增长了一倍有余,达23.502亿元。根据报告,瑞幸在国内一共开设了5671家门店,比星巴克还多500余家。近日,瑞幸咖啡董事长兼CEO郭谨一也在内部信表示,2022年1月,瑞幸新开门店总数约360家,刷新瑞幸单月开店总数记录。此外,自2020年其股票价值损失90%之后,该公司的市值已经回升到30多亿美元。

对此,纽约股票研究公司Quo Vadis Capital的总裁约翰?佐里迪斯(John Zolidis)表示:“现在的问题是,该公司此前的欺诈行为是否隐藏了一个有永久缺陷的业务,或者他们是否是具有长期生存能力的合法业务。”

但还是有投资者对瑞幸重新上市抱有期望,毕竟瑞幸的消费增长是世界上最吸引人的故事之一,对于投资者来说有着巨大的诱惑。

一位来自中国香港的资深企业分析师表示:“所有人都以为它会沉没,但是它却像只在浴火的凤凰。如果该公司重新上市,将对投资者造成各种影响。”

飞速扩张

瑞幸咖啡由创业者陆正耀在厦门创立,后以极快的速度在全国扩张。

陆正耀后来邀请来了他曾经在神州优车的同事钱治亚,该公司早年也经历过类似的爆炸式增长。在加盟瑞幸后,钱治亚开始担任首席执行官。瑞幸上市前夕,《福布斯》估计,陆正耀的净资产为23亿美元。

瑞幸积极的扩张策略,正是其欺诈行为的根源。瑞幸扩张的手段,就是广撒优惠券,用低价饮品抢占新客户的市场份额,然后再抬高净售价以掩盖其亏损的事实。一位瑞幸内部人士在谈到上市和后续发行前的那段时间时表示:“当时公司正在快速烧钱。”

美国做空机构Muddy Waters在2020年1月首次发布的一份长达89页的报告中强调了这一点。该报告指责瑞幸夸大销售额,公司治理不善,是一个“根本性崩溃 ”的企业。一家卧底研究机构向瑞幸的咖啡门店派出了1000多名研究人员,监测顾客流量和咖啡销售情况,发现与其报告的数字有出入。

此后陆正耀与钱治亚纷纷离开公司,两人都没有对置评请求作出回应。2020年5月,陆正耀在其微信公众号上发文,他写道:“我本人一直在实业一线,我的风格可能太激进,企业跑得太快,也导致很多问题,但我绝不是以‘概念做局’去欺骗投资人,我是真心想把企业做大做好,为社会创造价值!每当我看到人们手里握着小蓝杯,我都会感到自豪。”

如今已过去两年,瑞幸称情况已经发生了变化。一位瑞幸高管透露,通过聘请四大会计师事务所的人员进行内部检查并直接向审计委员会报告,公司内部控制得到了改善。公司治理专家也表示,对于任何打算吸引新的国际投资者的公司来说,这都是至关重要的一步。

黎辉是瑞幸迎来转机的核心人物,他治下的20亿美元私募基金大钲资本是瑞幸最早和最大的金融支持者之一。大钲资本在丑闻发生前卖出了价值2.32亿美元的股票,但此后又以更低的价格买入了大量瑞幸股份。上个月,在收购了瑞幸联合创始人之前持有的股份后,它成为了该公司的控股股东。

一位接近黎辉的人士透露,一直以来,黎辉都在“清理公司”。这位知情人士还补充说,黎辉“派遣一个团队在公司驻扎了几个月,制定了一个周转战略”。

瑞幸用来自大钲资本的现金投资来支付股东诉讼,并偿还部分债券的到期债务和海外重组费用。该公司目前正处于结束美国破产程序的边缘,这也是其“重新上市”之路的关键一步。

作为破产程序的结果,在2020年1月购买其约4.2亿美元可转换债券的对冲基金将获得约96美分的回报。一位参与重组过程的外部顾问表示:“仅仅一年半之后,他们就几乎收回了所有资金,外加一些新的债券、现金和股票。”

该顾问还表示:“在短短18个月内,就为债权人带来了如此高的回报,解决了法律和监管事项,并且改善了经营业绩。我从没见过类似案例。”

黎辉和郭谨一的策略包括关闭业绩不佳的门店,将咖啡的价格提高60%。涨价后的瑞幸,单品均价依然只是星巴克等单品价格的一半左右。瑞幸还声称已通过使用“应用内”购买系统降低了物业和员工成本,并且已经开始通过特许加盟商来扩大其门店数量,而不再是直接拥有并管理所有门店。

download 图4/5
资料来源 / Finanical times 整理 / 新浪科技

此外,瑞幸也不乏爆品推出,比如去年夏天爆款——生椰拿铁。36岁的徐雪琼(音译)是一位来自安徽安庆的小企业主,就是生椰拿铁的狂热粉。她表示,瑞幸的品牌定位、优惠券、以及偏甜的口味都是“适合中国人的消费习惯”。

咨询机构AgencyChina高级研究分析师Michael Norris表示,郭谨一已开始利用加盟商伙伴来分担开新店的风险,尤其是在下沉市场。这种策略已得到回报。该公司Q3财报显示,这些门店的收入增加了两倍。

但也有分析师警告说,快消市场风云变幻,瑞幸的竞争对手也逐渐涌现,比如从上海飞速扩张的Manner Coffee。诺里斯补充说,投资者可能还会对瑞幸加速增长的报告继续持怀疑态度。有分析师揶揄称:“收入急剧上升是我们这些一直关注瑞幸的人以前见过的事情。”瑞幸在2020财年的净亏损为8.59亿美元,其财务报表显示,在2021年前9个月,其净亏损收窄到了360万美元。

Muddy Waters创始人兼负责人Carson Block表示对瑞幸的转变感到惊讶。他说道:“在过去,一家公司一旦被认定是骗子就完蛋了,尤其是达到瑞幸的这种程度。但瑞幸似乎已经摆脱了影响。尽管此前曾有过欺诈的历史,但是他们却成功地再次筹集资金,并且正在将其用在业务经营上。”

赢回信任

对于瑞幸来说,要想说服国外投资人和监管机构再次相信其财务报表,可能要比发明出生椰拿铁难得多。

要想在纳斯达克重新上市,瑞幸首先需要正式结束破产程序。据一位参与了该程序的消息人士透露,这个程序应该会在未来几周内结束。

随后,该公司需要在向纳斯达克申请之前先向SEC重新注册。如果交易所认为投资者可能面临风险,它可以拒绝企业的上市请求。但一般来说,他们都会接受那些符合交易所要求的企业。

但一位会计专家提出:“如果瑞幸重新上市并进行交易,那么,就算你买了他们的股票,你也不知道两三年后是否或在哪里能卖掉它们。考虑到这一点,瑞幸需要提供多大的折扣才能吸引投资者?”

对瑞幸重新上市的计划来说,至关重要的因素是投资者是否会再次相信该公司提供的报表,尤其是考虑到原审计机构安永都未能识别之前的虚假报表这一事实。此外,还有一个令投资者担心的事情,那就是丑闻发生时担任公司首席财务官Reinout Schakel目前依然在职。

在欺诈丑闻被曝光之后,瑞幸已经更换了两家审计机构。该集团在2021年4月聘请香港会计师事务所中正达为其审计机构,此前其前任审计机构、纽约的Marcum Bernstein & Pinchuk被替换。Marcum当时表示,他们“没有收集足够的独立第三方数据,也没有进行足够的审计程序来完成审计”。

随着美国监管机构和交易所更加关注中国公司的审计质量,小型企业的经营可能会受到更严格的审查。

中正达在中国香港和美国有大约40名会计师,该机构在美国审计监管机构注册,这使它可以审计在美国上市的中国公司的账目。但到目前为止,它只审计了少数在纳斯达克或柜台交易的此类公司。中正达没有对置评请求作出回应。

在对瑞幸2020年账目的审计中,中正达将瑞幸缺乏“实体层面的控制政策和程序,包括未能展示对诚信和道德价值观的承诺”确定为一个“重大缺点”。该机构还称瑞幸缺乏适当的职责分工,包括投资决策和资金使用。

据基金经理透露,即便如此,由于瑞幸有着优秀的增长前景,依然有一些投资者可能会被瑞幸重新上市的股票所吸引。一位交易过瑞幸场外股票的基金经理表示:“按单店价值计算,它是一种成本低、吸引力大的资产。这意味着人们不会因为欺诈例如而放弃这支股票。”

然而目前为止,对瑞幸股票感兴趣的,主要都是以中国为重点的对冲基金和来自中国内地的资本。这位基金经理表示:“很难看到像富达这样的机构在瑞幸重新上市第一天就再次买入其股票。”

赢回大型国际投资者的支持,对瑞幸的复出来说至关重要。国际公司治理网络(International Corporate Governance Network)首席执行官Kerri Waring表示:“我怀疑在这之前还有赎回的工作要做。”该网络是一个机构投资者的游说团体,其成员管理着全球5900万美元的资产。

她还补充说:“对于投资者和监管机构来说,他们关注的焦点将是财务披露的完整性,以及未来数字的可信程度。新的外部审计机构也将成为外界关注的焦点。”

当投资者思考他们是否能相信瑞幸的回归时,一位前美国监管人员表示,该公司受到如此严格的审查,意味着它可能不太可能重复过去的罪行。他说道:“有时候,最干净的地方是一个在被卫生部门关闭后刚刚重新开张的地方。”

评论列表共0条

    今日推荐

    首页资讯科技互联网正文

    相关资讯

    热点资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