游客,你好!登陆/注册

第163章

冷宇轩感到抱歉地低俯下身子,关心地问道:“小姗姗,哪里疼?”

轩辕羽姗眨着一双委屈的泪眼,可怜兮兮地说道:“PP疼,里面也好疼。这一摔,害得姗姗下面像被撕裂了一样,火辣辣地痛。”

听了轩辕羽姗的话,冷宇轩的脸再次胀红,他握紧拳头说道:“谁让你要设计我?终于尝到苦头了吧?”

轩辕羽姗含着眼睛点点头:“谁知道做那种事会这么疼啊?冷哥哥,疼死我了,姗姗可怎么办呀?总不能疼死吧。”

“你等我一会儿。”冷宇轩拿起长裤匆匆地套上,衬衫抓在手里来不及套上便跑出寝室。

当冷宇轩离开后,轩辕羽姗脸上的痛苦与可怜全都消失不见,只剩下一脸的窃笑。

当冷宇轩回来后,尴尬地将一盒药扔给轩辕羽姗:“这个药膏,抹在那里。”

说完,冷宇轩就要转身离开。

轩辕羽姗一把将他拉住:“冷哥哥,姗姗够不到,你给我抹好不好?”

冷宇轩红着脸,看着轩辕羽姗那无邪的小脸,他竟然狠不下心来拒绝。可是要他一个大男人给小姗姗那种地方上药,毕竟不是一件很容易的事。

“哎哟,疼死我了。”轩辕羽姗动动身体,咬着牙呼痛。

冷宇轩只好坐在床边,掀起小姗姗身上裹着的被单,将药膏轻轻涂抹在她那红肿的地方。

看着那一大片红肿,冷宇轩额头直冒冷汗。

自己昨天是头野兽吗?竟然把小姗姗搞成这样!

被冷宇轩的手指轻轻碰触,轩辕羽姗只感到身体一阵阵火热,她的嘴里情不自禁地发出粗重的申吟声。

听到轩辕羽姗的娇吟,冷宇轩就像被烫到一样,扔掉手中的药膏便逃出卧室。

看着冷宇轩把自己关进书房,轩辕羽姗整整被单坐起来。

一想到昨夜的事,她的脸就好红。冷哥哥昨夜好猛啊!可是也把她弄得好疼。

咬着牙,自己把药膏抹在伤处。不知道明天还能不能走路。

长叹一口气,轩辕羽姗躺到床上。

冷哥哥还不肯打开心结接受她,这一场霸爱之战真的不好打。她可以把别的女人赶跑,却没办法掌控冷哥哥的心。

看来自己以后还有得拼。

加油!默默羽姗,你一定行的!她咬着牙擦拭着眼底的湿意,不断鼓励自己。

轻轻地合上眼睛,那带笑的眼角竟然滴落一滴泪珠,在没人发现的角落静静绽放。她的唇角渐渐扯出一朵苦涩的笑花,在那甜美的脸上显得那么突兀。

是她的心在低泣,被冷哥哥拒婚,深深地刺痛她的心,可她一直在强忍。她告诉自己要坚强,冷哥哥的拒绝只是暂时的,他总有一天会是她的。

抱着已经失去温度的枕头,轩辕羽姗就像一只被女人丢弃的小狗一般,可怜地蜷缩在床上,渐渐进入冷清的梦中。

坐在书房的转椅里,冷宇轩从书桌里掏出一个精致的小盒子,打开后,呈现在他面前的是一对精美的结婚戒指,虽然那式样有些老旧,但戒面依然光亮如新,闪着晶莹的光泽。

“灵儿,已经十六年了,被你丢弃的我,没有一天忘记过你。”冷宇轩伤心地抚摸着那晶莹的戒面。

将戒指紧握在怀中,冷宇轩像握着一生的至爱,怀着哀伤进入梦里。

梦中,他与灵儿正手搀手站在圣坛前起誓。

只听神父面庄重地问道:“冷宇轩,你是否愿意迎娶你身边这位漂亮的姑娘做你的妻子,爱她、安慰她、尊重她、保护他,像你爱自己一样。在以后的日子里,不论她贫穷或富有,生病或健康,始终忠诚於她,相亲相爱,直到离开这个世界?“

他深情地扶起云灵儿的小手,放在唇边吻了一下,才站直身子正色地说道:“我愿意!”

神父又继续问着灵儿:“云灵儿小姐,你是否愿意嫁给你身边这位英俊的青年做你为丈夫,爱他、安慰他、尊重他、保护他,像你爱自己一样。在以后的日子里,不论他贫穷或富有,生病或健康,始终忠贞於她,相亲相爱,直到离开这个世界?”

灵儿含笑注视着自己,她的脸上充满着幸福的光芒。

他屏息等待着灵儿的回答,却在灵儿要开口时,听到门外一个焦急的声音大喊道:“小灵儿,你不能嫁给他,就是他的父亲毁了你的爸爸,难道你要嫁给仇人之子吗?”

一段父辈的恩怨毁掉他的婚礼,灵儿自他的生命中消失。只一眨眼,他便被轩辕傲世从幸福的天堂打入地狱。

“灵儿!不要走!”冷宇轩慌乱地醒来。

睁开眼,那梦中的一切全都消失,只留一室冷清。

“灵儿,你要我怎么办?”冷宇轩迷乱地喃喃自语。那戒指割破他的手指,这份痛提醒着他的无奈,似在提醒着他那无法再圆的婚礼。

这戒指早已被灵儿丢弃,就只有他还视若珍宝,十六年来,一直带在身边。

双手痛楚地插入发中,将头埋在桌前。

突然一个甜美的声音在他耳边响起:“冷哥哥,你要不要来杯咖啡?”

冷宇轩惊讶地抬起头望向轩辕羽姗:“小姗姗,你什么时候进来的?”

轩辕羽姗将手中的咖啡摆到桌边,托着小巧的下巴说道:“好久了,好像从冷哥哥闭着眼睛说愿意时,姗姗就已经站在你身边了呢。”

“什么?这么早?”冷宇轩慌乱地望着小姗姗,他不会在梦中说出什么吧?

尴尬地抚着自己的头,冷宇轩感到一阵茫然。

“小姗姗一点儿也不觉得早呢。”轩辕羽姗咬着下唇,冲着冷宇轩露出一个盅惑的笑容,“冷哥哥,渴了吗?这是小姗姗亲手煮的咖啡,你快尝尝。”

“怎么又是咖啡?”一想起昨天的咖啡迷魂汤,冷宇轩便感到额头一股股冒凉气。这个姗姗不会又给他端来加料的咖啡吧。

轩辕羽姗见冷宇轩不伸手,便调皮地噘起小嘴:“冷哥哥,这杯咖啡绝对安全,不信我先尝口试试。”

说完,轩辕羽姗端起咖啡就要喝,被冷宇轩一把夺回:“不许抢我的咖啡!”

说完,冷宇轩就咕咚咕咚地喝起来,一滴都没剩,喝个精光。

看着冷宇轩手中的空碗,轩辕羽姗不满地抗议:“讨厌,怎么把姗姗的份也一起喝啦?”

“下次别煮这么好喝,冷哥哥会考虑给你留点儿。”冷宇轩捏捏轩辕羽姗的鼻尖,宠溺地说道。

轩辕羽姗突然笑眯眯地靠到冷宇轩面前,对他讨好地说道:“冷哥哥,有样东西要给你看。不过,你看完可不许生气。”

“什么东西?”冷宇轩纳闷儿地问道。怎么小姗姗脸上竟然有股幸灾乐祸的表情?

上一章第162章
下一章全书完
同类热门
  • 总裁老公有点贼总裁老公有点贼青丝绊心|现代言情安若若知道沈文瑞恨她,却不想他这么恨她。五年的婚姻,他从未碰过她,她亦从未逼过他,因为这份婚姻本就是她逼迫而来。她等着他,没想到等来的却是安氏破产,她的父亲变成植物人,而她因涉嫌盗取商业机密而做了三年的牢。八年时光,女子最美好的时光都葬送在了这里。安若若是在牢里签下的离婚协议寄给了沈文瑞,她从未想到沈文瑞这么恨她,可是却并没有签下这份协议。更没想到出狱那天沈文瑞会来接她……【纯属虚构,请勿模仿】
  • 一页钟情一页钟情即成天涯|现代言情最是人间留不住,朱颜辞镜花辞树
  • 重返黄金年代重返黄金年代锦炫澹|现代言情重返黄金八十年代。在大锅饭转型承包到户的春风里,固水村梁后成一家,在自带限制多多的随身空间,具有清华大学工程系硕士学历,穿越三十年的女儿梁少芬带领下,率先步入先富起来的一部分人队伍里……幸福的花儿心中开放爱情的歌儿随风飘荡亲爱的人啊携手前进我们的生活充满阳光充满阳光
  • 别惹慵懒魅公主别惹慵懒魅公主绝代轻狂|现代言情百里轻纱,一个虚无飘渺的名字,正如她本人一样,如梦似幻。她是谁?是百里家的大小姐,是最骄傲的公主。据说,她拥有仙人一般的绝美容颜,回眸一笑迷倒众生;据说,她一出生就和6个娃娃定了婚约,不知羡煞了多少人;据说,她聪明绝顶,没有什么可以难倒她;据说,她……可“据说”,终究是“据说”没有人知道到底是真是假,因为。她也是最神秘的公主……她拥有所有人都羡慕的家世,却对于她来说是束缚,她拥有最完美的未婚夫,她却认为是负担,其实她想要并不多,只是一份无拘无束的……自由。
  • 孕夫之道孕夫之道许壹一|现代言情梁青青遇上了刑警生涯中最惊心动魄的案件--消失的安全套,犯人正是眼前这位全市最帅妇产科男医生严肃。梁青青指着严肃说:桃花眼小白脸,惹人嫌招人厌,性格还特么的无耻!是精心设计的试探?是巧立名目的装傻?还是心知肚明的爱情游戏?严肃露出一排大白牙,亲身告诉大家一个道理:孕,夫之道也!梁青青一旁冷笑:孕夫之道,调教训导,总之家暴!--情节虚构,请勿模仿
  • 霸道表白:结婚便宜,我请你!霸道表白:结婚便宜,我请你!梵缺|现代言情“女人,我这么喜欢你,你喜欢我一下会死啊?”某帅哥嚣张地指责。无奈正主儿不甩他,他撇了撇嘴继续嚷:“别再犹豫了,嫁给我吧。”终于正主甩了他一眼。他很有面子却装着不耐烦地拉着她的手:“走吧,听说现在结婚很便宜,我请你!”^^【PS:浪漫又精彩的言情文。】
  • 血:我与你的约定血:我与你的约定影尔fly|现代言情『无论如何,我们的约定是不会变的,即便是在血的洗礼下』她,皇室的公主,却空有其表,一场车祸,因为妈妈的死,她看清了一切,立志要报仇,唯有那个血红铁盒隐藏着一个她还不知道的秘密……她的人生,不止只有报仇,还有她们,以及他……她们,也因不同的原因走上了黑道。当复仇的她们遇到了他们,会怎样?曾经的天使已经变为恶魔,“你愿意做我的天使吗?”“在你眼中,我永远都是……”(更文慢,望读者见谅!有兴趣的,加群:481709923验证任意角色名~)
  • 初恋.等待初恋.等待吴凡妻|现代言情他和她是青梅竹马,在16岁的时候他被JYP星探发现去当了练习生,而她等了他三年,三年后他回来了,可是他只呆了不到一个月,甚至连面都没有来得及见,他就回去了……“林在范,你就那么不在乎我吗?为什么回来都不见我,也不告诉我,如果不是莫希,我也不会知道!”转过身发现自己已经泪流满面!……
  • 假婚真爱:帝少追爱100天假婚真爱:帝少追爱100天火凰|现代言情一次意外的醉酒,她落入了他的魔爪。他将她逼到角落处,森森冷笑。她推他,“朋友妻不可欺。”他邪魅地笑,冰冷的指腹在她的唇上暧昧地摩挲,“是你先欺上了我的身,游戏由你开启,却不能由你结束。吻我。如果味道不错,至少今天,你是安全的。”
  • 相思系有时相思系有时金丙|现代言情你觉得我残忍,你觉得我恶心,那我就让你尝尝,被这样一个恶心残忍的人爱着,是什么滋味!赵有时,我等你回来。然后,他养成了一个习惯,这个习惯叫做——赵有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