游客,你好!登陆/注册

第26章 念好长情

得知母亲生病的时候,夏天已经开始了。

虽然我和弟弟都知道母亲生病了,但这个病到底有多大,多严重,难到整整一个星期都没有回家来。突然有天晚饭后,挪了把矮椅子坐在门口,坐得矮矮的视角,刚好看着右边路口转角的地方,一辆单车后座驮着瓶瓶罐罐顺着坡度溜过去,一辆四轮单车咿咿呀呀滑过来,对面的阿姨端碗肉汤和邻居拉拉家常,几个妇女围在一起看打牌的大爷大妈,跑来跑去的小孩,一切都是有声有色,可是,那一刻只觉得和眼前的美好隔开了。

有个恶魔的声音竟然在说:“会不会是绝症?”

又一个周末傍晚了,还要有多少个傍晚,路口才会等来想念的人。

晚上七点——

手机响了,接通母亲打来的电话。

平常地问问吃饭了没,锁门了没,有没有打架,不知怎么地,母亲就谈到了生病的事。

“罗湛,你知道这病有多严重吗?哈?”

电话那头传来严肃紧张的问题,不想弄得沉闷,支支吾吾说:“不……知道啊……怎么了。”

“我跟你说啊,你妈这次啊,好大涡(好大祸),怕是差点就死去了。”她强忍啜泣的声音,擤鼻涕,听声音好严重。

“啊……怎么……”不知道说点什么好,应该是要说安慰的话,像没事啊,妈妈,有我们陪你,不会有事的,或者是坚强起来,可以的,加油打气的话说不出来,像被堵住了嘴。

“你猜哈(一下)啊。”她强装笑意。

“不知道……”

“是癌啊,癌症。”

“……”我没有反应,但肯定没有听错。

“不知道前世做过什么孽……得什么病不好,偏撞上这个……暗得人畏(那么可怕)的病……绝症哦——冤枉嘛……”

“……哈?”为了让她知道我还在听电话,给点语气词反应。

她继续边擤鼻涕边停停顿顿讲下去。

“现在这个病啊,好在发现及时了,又做手术,一麻醉不知道会怎样,想到你们……还那么小,早早地就没了妈……真的好伤心,不知道怎么办才好……”她在担心手术会不会顺利,万一的事怎么办。

“不会的……啦”听她说着,想是要告别一样,鼻子酸得一通。

“不会就最好,我都不想那么早早地离世,想看你们结婚啊,成家立业,观音菩萨保佑哦。”那一句“不会的”,好像给她了她点安慰。

“一开始你爸说,不要把这个事告诉你姐,告诉你们,怕影响你姐。还有啊,老弟呢,你多督促他学习啊,他听你话。”

“哦好……”

原来“报喜不报忧”是相互的。

那一通电话打了很久,听母亲说她的难处与担忧,眼泪都不止地流。

挂断电话后,在客厅呆呆坐了几分钟后,我把谈话内容告诉了老弟,他听到后以为我在夸大其词,反复告诉他没有开玩笑,才相信了。

我们都沉默了,隔张桌子坐着久久没有说起话。

“那老姐知道吗?”他扣着指甲问出一句。

“应该知道吧——老妈让你好好读书啊。还叫我监督你,拜托你努力点吧。”

“哦……”或许他在得知消息的那一刻真的有想乖乖听话,好好念书,接着问我,“罗湛,那怎么才能考到高中呢……英语好难啊。我都不会读。”

我说了很多鼓励他的话,还有通用的办法,并让他多努力总行的。

……

又一周后。

接了通电话,父亲说明天早上有个亲戚(老爸的妹妹的丈夫)要来县城的医院看望母亲,到时候会顺道接我和弟弟过医院。

心情不知道怎么形容。

那么久没见,终于有机会见上一面,有点紧张,有点害怕,见了面该说什么。她会不会很憔悴。

我也想,像剧里久别重逢有暖暖的拥抱。或者敢说句:“我有想你。”

好像去医院得带点什么东西过去吧。时间紧张,真的没什么礼物可准备。回到房间,看着桌上的纸笔,忽然想到了什么。犹犹豫豫,怕不好意思,写了信又不敢送出去,怕被母亲看到,又担心她没看到,白白搞了一出。

实在的,我也不知道信里该写点什么好。那一整晚都没有想出来,好多好多话……

第二天早上七点醒来了,接我们的亲戚大概八点半来。洗脸,梳头,吃早饭,刷牙,反复地照镜子,在座位前踌躇不决。我还在犹豫写什么称呼显得不那么矫情,又活泼一点,轻松一点。

点开歌单,不知道怎么一首张信哲的《亲爱的小孩》会作为我信里的开头句。在信里我对母亲的称呼:亲爱的小孩。

信里的内容大概是让她不要担心我们,我们会好好听话的,生病了会好起来的。

写好后,默念完毕,找到一个信封,撕断双面胶,牢牢粘住封口,不让自己打开去修改。

没一会儿,车来了,我把信藏在口袋里,一路上想怎么给母亲,当面?我做不出来,也许有人逼逼我行。那偷偷放哪里她一定会看到呢?

颠颠簸簸到了医院,这是我第二次见到穿着病服的病人在医院散步,第一次见到躺在病床上的病人被推进电梯,第一次见到医院走廊躺着病人,我们两个跟在亲戚后面,不敢说话,相互给眼神,直走,进了医院一股浓烈的味道冲上来,不像消毒水的味道,接着右转,左转,匆匆几眼看到住院部三个红色大字,上电梯。

心想:快到了,怎么办,逃跑还来得及吗?摸摸口袋的信,看来是要我送出去了,还好没落在车上。

匆匆赶路找病房的脚步突然慢下来了,快到了。面对吧。

他停在一扇门前,推开门,我和弟弟走进去,他再进来把门关上。

病房里有两个病人,一个是母亲,一个是病友。病房里有两个我们认识的人,一个还是长头发的母亲,一个是头发过于糟的父亲。母亲靠着床,旁边有个矮矮的可折叠床,父亲坐在那里,看我们进来,起来接过亲戚带的水果。

大人之间的问候完毕,母亲让父亲跟我们一起去吃饭回来再聊。

再回到病房,我才发现她的伤口在哪里,那里还插着管子,流着血。母亲让我给她梳头发,说:“你爸前几天给我梳得很松,头发乱乱得,脖子很热。”

梳完后,她也嫌弃我梳得不好,我有点轻松下来了。

“嗯……我自己都梳不好自己的。”我说。

“你们吃不吃苹果,那苹果很甜的。”

“吃。”我说。

老弟也跟着说:“吃。”

那个苹果真的很甜,甜了我的午觉。

我和弟弟在父亲的折叠床上睡了个短短地午觉,醒来后听母亲说父亲是怎么照顾自己的,说医院的饭菜不好吃,每天要父亲拿着电饭锅去护士那里煲汤喝,额外加餐。洗头发要父亲帮忙……还有父亲很搞笑地去问医生医院的WIFI怎么连,父亲睡觉打呼噜很吵……

黄昏时,我们答应父亲母亲回去要继续乖乖听话。

关于信,我真的是离开病房的最后一刻假装找东西吃才把它藏在放电饭锅的柜子里,确保一打开柜子就看得到。

晚上接到母亲的电话。她说:“信我看到了,难得有心,你同老弟听话就好。”

我庆幸她真的收到信了。因为这样,我开心,她快乐。这是母亲生病以来我们第一次去探病也是最后一次。

没多久母亲出院回家了。父亲在家照顾她。化疗让她在家剃了长长的头发,洗澡不方便时,需要

父亲帮忙。好几次需要在房间里打吊针,血压忽上忽下……

谢谢父亲一直陪着母亲坚强生活着。

下一章连载中
同类热门
  • 清春系清春系仨柒月|短篇原名《公主与公主殿下》 “小姐,董事长要你一下飞机就给他回电话。”一个穿着黑色西装的女人说道“不要,我好不容易脱离他的掌控,才不要自投罗网呢!”穿着黑色连衣裙的女生撇撇嘴。 …………………………………………风每时每刻都在我们身边,就是在烈日高照的日子里,也有他的存在,其实每个人都能听到风的声音,只是没有人愿意停下脚步去聆听他们的细语。……………………………………………………………………她是个毛毛躁躁,没心没肺的小仙女;他是个严谨,全能才子,对陌生人有轻度洁癖的医学院大才子,要想知道他们发生了什么,请看书中所言。........................................................................................网恋有风险,认真需谨慎。一个痴迷游戏,一个优秀大神,不算青梅竹马,只因那次她的出手帮忙。
  • 忆笙所爱隔山海忆笙所爱隔山海阿玺妹|短篇穆笙从初中开始喜欢林凡,整整追了六年,她一直都在追逐着他。好像这是她人生第一次被同一个人拒绝了那么多次。 努力了六年的穆笙最终选择放弃。因为林凡对她说了一番话,他突然明白了自己对他的真实感觉。 季忆好像第一次觉得自己很失败,在他过去的人生里,什么都一帆风顺,现如今,到了穆笙这里缺样样不精通。到底哪里出问题了呢? 穆笙:好吧我承认我喜欢上季忆了。那能怎么办当然是娶回家喽 ———————————————————— 婚前: 穆笙对季忆温柔,体贴,季忆觉得自己太幸福了找了个温柔体贴的老婆 婚后: 季忆你要是敢和别的女的说话我打死你。季忆滚回来给我做饭。
  • 如果时光能再来如果时光能再来知蓝|短篇新书《我老公超暖哒》已发,敬请关注! “宝贝儿乖,过来我抱抱……” 面对顾震沅娴熟的动作,肖婉婷抬腿就是一脚…… 第一次见面,她二话不说就是两脚。 第二次见面,一盆热水兜头淋下。 第三次,她害他被当作流氓差点被挠破了相! 只是,这位爷怎么越虐越黏人? 都说帝都顾少清心寡欲,冷漠无情。 肖婉婷暗暗鄙视:胡说,明明是个抖M。 上一世,一场误会,她离他而去。 时光再来,顾震沅只有一个目的,宠她宠她再宠她!
  • 玄宗随笔玄宗随笔匠心极致|短篇感悟生活的真谛,阐述真理所在,讲述残酷的现实社会,表达对美好生活的追求。
  • 赶嫁赶嫁二族|短篇刘雯三十了,至今未嫁,视为洪水猛兽,得赶快嫁掉了。
  • 糟糕我竟爱上了一只小白糟糕我竟爱上了一只小白吉纳君|短篇太可恶了!我就知道你不怀好意,一定是想让我吃的圆滚滚的,走不了路。你再悄咪咪的溜走,然后留我在这儿刷碗......嘤...诶......罢了罢了你走吧 诶诶诶诶?!你喜欢我?!难道你发烧了?天哪不会是我发烧了吧!
  • 深山里的巨树深山里的巨树初始之风X|短篇两个孤儿寻找过世爷爷留下的宝藏,踏上的一场冒险之旅......
  • 希冀影希冀影艾米莱|短篇一群青年人在一场聚会中集体消失,当天露希回到了她的高中,见到了读书时期的自己。后来在得知太爷病危的消息时,她赶回了老家,在太爷去世那晚见到了他最后一面,弥补了十年前的遗憾。当晚她在阁楼发现了一张老照片,照片中出现了聚会中消失的其他六人。他们怎么会出现在露希太爷家中的照片上?他们和露希的家族有什么联系?他们几人究竟去了哪里?他们都经历了什么?
  • 景圣诗词散文集景圣诗词散文集雷雷更健康|短篇这是我以前写的一些古体诗词散文,如今整理出来发表,不为别的,只是想看看还有多少人喜爱传统文学。 另外,除了我以前写过的诗词散文会加上写作背景后集中上传以外,新的作品不敢保证更新,因为古体诗词并非是想写就能写得出来,这需要感觉,因此更新是不定期的,建议读者们收藏一下,这样一旦有了更新,必然可以及时看到。
  • 忙碌忙碌武湖|短篇生活在随走随歇,人的生命也在慢慢运行,就让时间来一起见证我们一起过去的年华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