游客,你好!登陆/注册

第14章 鸡同鸭讲

洛枳很久都没有再看到盛淮南。

没有短信,甚至第二次、第三次法律导论课,盛淮南也都没有去。张明瑞倒是一直坐在她身边。

她轻描淡写地问起:“盛淮南去哪儿了?”

张明瑞说:“准备辩论会,所以翘课了。”

“辩论会?”

“我们院前几天还在辩论会上力挫你们经济学院呢。大家都说,别看是什么社会科学院系,口才照样不如我们逻辑强大的理科生。”

看到洛枳一脸茫然、魂不守舍的样子,张明瑞觉得自己刚才的话题被严重浪费了。

“你的嘴也挺厉害啊,损我的时候一套一套的,怎么没参加辩论赛?”

洛枳笑笑:“我的口才只负责除暴安良。”

张明瑞“切”了一声,转过头。

国庆长假结束后第一周的周末,洛枳见到了Tiffany的妈妈。她对洛枳提起Jake的改变,以及两个孩子对那个陪他们玩遍游乐场的大哥哥的喜欢,进一步问洛枳,那个男孩子是否愿意每周来陪Jake几次,和她一起做家庭教师,算是搭档。

洛枳答应帮忙问问。

游乐场归来之后,她确信那种诡异尴尬的气氛并不仅仅是自己的错觉。她等待盛淮南的短信,等他解释些什么—哪怕是一句道歉,明明白白地说,对不起我不该一时冲动牵你的手—然而什么都没有。

她没有主动去联络。洛枳确信自己不必多说,当时她没有拒绝,抓紧了他的手,她的这个举动意味着什么,他那么聪明怎么会不懂?

洛枳知道,如果说她还有可能再收到对方的短信的话,那么一定是圣诞节时的群发祝福了。

然而关于Jake的事情,她必须联络他,否则下午去做家教时没办法交差。法导课间,她不情愿地发了短信,简单转达了女主人的谢意和邀请,字斟句酌,努力让措辞听起来不像是没话找话。

很久才收到回信。

“不用谢,我说了很喜欢他们。不过抱歉,我最近很忙,学生会和辩论队都有很多活动。帮我告诉他们的妈妈,有时间我会经常和他们一起玩的,不过不收钱。^_^”

洛枳愣住了。收钱很卑鄙吗?

她告诉自己,他不是有意的,他不是在挖苦你,洛枳你不要小心眼儿,不要多想,他不是故意的……

她差点儿忘记了,奥德赛之旅游览下来,他趁两个孩子跑去扔垃圾的空当,问她每周要去做几次家教。她说一小时一百五十元的工资,每周陪着两个孩子学习玩耍六小时左右。

似乎一闭上眼睛,就能看到盛淮南波澜不惊的脸和那句淡淡的:“不错啊,肥差,而且又是这么可爱的孩子。”

“讨好小孩子很累,不过做什么工作都很累,赚钱的确不容易。”她当时那样真诚地告诉他,她以为他不会误解。

她太天真。钱有多重要,他怎么会知道。

他还是那个穿着干净好看的儿童套装,站在台阶上抱着球,对她伸出手的小男孩。

只是她从一开始就仰视他,有些姿势中掩藏着不容易发现的卑微和愤怒。她努力挺拔地站直,努力地朝高处走,却仍然是仰着头看他。

洛枳疯狂地告诉自己,你想多了,你想多了。可是,眼泪却转了无数圈,滴答滴答地落下。

“你没事吧?”张明瑞在一旁有点儿张皇失措。

“没事。”她用面巾纸擦干眼泪,继续抄笔记,好像刚才什么都没有发生一样。

什么都没发生,被他牵住的手,以及掩藏好的鄙视,全部都是误会。

张明瑞默默地看着她,许久。这两周坐在一起上课的机会让他发现,洛枳大多数时间都是温暾迟钝的。在只有两个人单独相处的课堂上,她几乎不讲话,不知道到底在想什么,一层厚厚的隔膜扼杀了张明瑞所有未出口的没话找话。

然而,某些时候,她仍然寡言,却妙语连珠,能用简单的话把话题完美地继续下去,有声有色。

那些时候,她是醒着的,是时刻准备去战斗的,是在努力“呈现”着的洛枳。

那些时候,就是第一次在法导课见面,某个人也在的时候。

张明瑞的目光里有一丝自己也说不清的自卑和怜悯。

她们都是这样。洛枳也是,她也是。曾经他看不懂,可是现在他全明白了。

秋天的空气有种特别的味道,清冷甘洌,让洛枳很喜欢。她勉强上完了前半堂课,放下笔冲出教学楼,还没站定就深深地吸一口气,一直吸到肺部生疼,再缓缓地吐出来。

她已经很久没有去操场跑圈了。

突然在门口看到郑文瑞。她们那次长谈之后,郑文瑞每每在教学楼里看到洛枳都会移开目光,尴尬地抿紧嘴巴。洛枳也很知趣地假装没有看到她。洛枳觉得自己能理解她的感觉,心里的闸口承受不了,急急忙忙地找一个人倾诉,当情绪平复的时候回想起来会觉得很羞耻,好像倾听者正在张着大嘴毫无同情心地耻笑自己一样,比被扒光了还难堪。

郑文瑞不会知道,其实她们很相似。她没有资格耻笑什么。

洛枳忽然想起郑文瑞那句“她要回来了”。

游乐场那天的急转直下就是出现在叶展颜的新信息之后。叶展颜回头了吗?

是又怎么样,重点根本不在叶展颜。洛枳苦涩地笑。

突然想给妈妈打个电话,问问她过得好不好,北方已经这么冷,膝盖会不会痛。

即使洛枳每周都沐浴在金色阳光下和美丽的兄妹俩,还有那只金毛寻回犬开怀地玩接飞盘游戏,她仍然时时刻刻感觉得到自己的沉重和恐惧。她需要时刻记得,同一个世界,同一个梦想,却不是同一种命运。

他们的轨迹只是偶尔相交。

可是盛淮南不会知道。聪明如他,也许能够理解,却永远无法体会。

这一切混沌的思绪纠缠在一起,让洛枳第一次觉得,原来他们这样遥远。

曾经她刻意疏远,所以那遥远看起来像是自己造成的一样,想起来至少觉得不难堪。而现在,她哆哆嗦嗦欲拒还迎地伸了一次手,发现原来真的差了十万八千里,根本够不到,而且自己伸手的姿态还被对方笑了个正着。

进屋的时候,张明瑞忽然神秘兮兮地凑近她说:“刚才我跟盛淮南发短信来着,他跟我把你们高中的所有美女都描述了一遍。”

“哦?”

“他也提到你了哦。”

“少来。”

“啧啧,你们这些美女就喜欢表面谦虚心里高兴。”

“大家都虚伪。”

“你看,承认了吧?”

“承认什么了?我在高中的确不算是美女啊。”

“为什么?”

“嗯……”洛枳假装认真地想了想,“高中的小男生只顾盯着早早就打扮起来并且表现得很成人化的女生,还没有学会欣赏我。”

她大言不惭地盯着他笑,张明瑞一下子就脸红了。

他虽然长得黑了点儿,可脸红还是看得出来的。

“喂,你看,我不谦虚了,你又摆出这种样子,让不让人活啊。”

张明瑞回过神来,清清嗓子说:“真的,我们两个真的提到你了。盛淮南说,高中的时候,他们几个男生除了喜欢打球和看篮球杂志以外,仅剩的乐趣就是搜寻美女列名单。只要长得略、有、姿、色,”张明瑞故意强调了最后四个字,“全部都被他们收进名单。”

“然后呢?”

张明瑞挑挑眉毛说:“然后呢,然后呢,盛淮南刚刚说—”

他盯着洛枳,憋着笑。

“他说,他高中从来都没有注意过你。”

他说完,两个人又沉默了几秒钟。

张明瑞忽然蹲在地上大笑。

“洛枳,我气死你!”

说完这句小学生智商水平的话,他很开心地跑掉了,还一跳一跳的,后脑勺儿的一撮头发随着动作起伏跳跃,背影看起来像个得到糖果的孩子。

这时手机振动,盛淮南的短信来得很是时候。

“抱歉,他问我高中认不认识你,我说从来没有注意过。他特别高兴地说一定要拿这句话向你报仇,谁让你总噎他。对不起……”

她哭笑不得。

虽然不会跟做出幼稚举动的张明瑞一般见识,但洛枳还是觉得有一点儿苦涩。

无论怎样,真的一点儿都没有注意过吗?

真的吗?一点儿都没有?

她高中时的许多猜想,现在一个个无情地得到了答案。

她坐在座位上漫无目的地翻弄讲义,过了几分钟,手机又振动。

“生气了?”

洛枳很想说,我从很早之前就开始生气了。

但她没那个胆量说,因为她在乎这段模糊脆弱的关系。谁在乎谁就吃不了兜着走。

“心碎了一地,正一块一块地往回拼呢。你帮我告诉张明瑞,我认输了哈。”

“不管怎么样,我道歉。”他回复。

“你的道歉总是很诡异。先是为张明瑞喜欢我而道歉,现在又为高中不认识我而道歉,你让我怎么说‘没关系’?”

盛淮南没有再回复。

这时上课了,张明瑞端着水杯重新回到座位上,小心翼翼地看洛枳的脸色。

“生气啦?”

“其实没有,但是为了卖你一个面子—嗯,气死我了。”

“卖我面子?”

“气死我不是你的目的吗?”

“谁说的?!”

张明瑞的脸又红了,扭过头不理她。

这种时候,她仍然应对自如,看不出一丝尴尬。她有那么好用的一副面具。

张明瑞大大咧咧,可是套哥们儿的话很有本事。他问盛淮南,洛枳高中时是什么样子。盛淮南的答复是:没注意过,只知道是文科班的第一名。

他不知道为什么非要去刺痛她,好像看她失控是很好玩的事情一样。

或者只是想唤醒她。仿佛她醒了,另一个人也会看得通透些似的。

同类热门
  • 奔跑,在梦将消失的地方奔跑,在梦将消失的地方罗勇|青春文学你想成为他/她?或是成为他/她?你终究还是没能成为了自己?因为,你不知道什么是自己?这个很难?但你知道,你一直奔跑在梦想即将消失的地方。用最真实的心去面对终将对得起那回不去的时光。
  • 我是女孩我怕谁我是女孩我怕谁张品成|青春文学朱若纯是个女孩,可她像男孩;康小为是个男孩,可他像女孩。表姐、表弟俩心血来潮,在去外婆家度暑假时相互交换性别角色……歪打歪着,朱若纯过足了当“小少爷”的瘾,康小为也潇洒做了一回“还珠格格”。虽然难堪事不断,尴尬事连连,但朱若纯默念“我是女孩我怕谁”的咒语,居然瞒天过海,逢凶化吉。康小为最终也找回了男孩的感觉。
  • 没有禁忌的青春没有禁忌的青春刘小逡|青春文学小说的最高意义或许在于,书写人类精神的真实,想象的真实。该书以大胆、出格、极具僭越性的想象,颠覆了既有青春主题的书写,让我们看到了一场勇猛、强悍、自我、个性的青春。一个女孩,她与自我的关系,与母亲的关系,与男人的关系,都因她几无禁忌的青春冲动,她对世界真相的揭露与探寻,而呈现出一种崭新的从未有过的面目。可以说,作者以此抵达了精神的真实,想象的真实。或许,在每个人的内心和想象中,都渴望经历一场真实无忌、挣脱虚饰的青春。只是,绝大多数的人没有这个心力,所以,在现实与文字中,都只能收获波澜不惊、“西线无战事”的青春。从这个意义来说,该小说为原有青春主题的小说增添了新的维度。
  • 这一生,只为爱而活这一生,只为爱而活陈晓辉|青春文学这个世界上,有一种情,与生俱来,血脉相连,不以贫富贵贱而改变,不以个人喜好厌恶而取舍,这就是亲情。本书精选的一个个温暖心灵的亲情故事,是每个人对家的深情回忆。你能感受浓浓的亲情、对父母的深深谢意、对父母的愧疚,或者有太多来不及说的话……
  • 华夏之赜华夏之赜张敛秋|青春文学据说钩赜派是江湖中最神秘的门派,而钩赜派最神秘的兵器则是“钩赜剑”,相传每一位钩赜派弟子,都身佩一柄独一无二的“钩赜剑”,只消驾驭得此剑,便可剖辨万物,阐幽明微。举世神兵,莫可与之相较。
  • 寂月下的恋情寂月下的恋情[韩]金彩荷|青春文学伽倻国大臣金孝元的女儿金佳朗被选为年迈国王的殉葬对象。在被拉进宫里的前夕,佳朗收到三年前逃亡新罗的恋人卢仙剑送来的书信,约她夜里在以前常见面的小山坡相见。为了在临死之前能够再见爱人最后一面,佳朗最终决定赴约。事实上,派人送信给佳朗的其实是仙剑的义兄薛錀——一个爱慕她很久却未曾表露的冷血男子。夜幕之下,佳朗误以为薛錀就是仙剑,两个男女炽热地交融在一起,呻吟声唤醒寂静的树林……那一夜之后,佳朗与薛錀的命运就紧紧纠缠在一起。
  • 百界歌百界歌九鹭非香|青春文学百界,是她的名,也是她手中这支笔的名。收齐一百个执念之后,百界笔将替她圆一场千年遗梦。俗世沉浮,她已不知穿梭过多少时空,看过多少悲欢离合。岁月荏苒,她已渐渐忘了故人,没了情感,只是心中那个夙愿从未改变……
  • 骑士风云录I骑士风云录I陆双鹤|青春文学大陆历596年,“卡德莱特平原之会战”以卡奥斯帝国的全面胜利而告终,索菲亚王国军自国主诺兰德夫六世以下,全军覆没,仅杰克·佛利特将军一人生还。覆巢之下,焉有完卵。自死神指间侥幸逃生的王太子阿斯尔和利特大公爵这子莱恩斯成为索菲亚复国的最后希望。而当人类互相残杀时,兽人正在海峡的另一边窥视着……
  • 我是女孩我怕谁我是女孩我怕谁张品成|青春文学朱若纯是个女孩,可她像男孩;康小为是个男孩,可他像女孩。表姐、表弟俩心血来潮,在去外婆家度暑假时相互交换性别角色……歪打歪着,朱若纯过足了当“小少爷”的瘾,康小为也潇洒做了一回“还珠格格”。虽然难堪事不断,尴尬事连连,但朱若纯默念“我是女孩我怕谁”的咒语,居然瞒天过海,逢凶化吉。康小为最终也找回了男孩的感觉。
  • 我是女孩我怕谁我是女孩我怕谁张品成|青春文学朱若纯是个女孩,可她像男孩;康小为是个男孩,可他像女孩。表姐、表弟俩心血来潮,在去外婆家度暑假时相互交换性别角色……歪打歪着,朱若纯过足了当“小少爷”的瘾,康小为也潇洒做了一回“还珠格格”。虽然难堪事不断,尴尬事连连,但朱若纯默念“我是女孩我怕谁”的咒语,居然瞒天过海,逢凶化吉。康小为最终也找回了男孩的感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