游客,你好!登陆/注册

第22章 其实是赌气

又是一个周六的法律导论课,洛枳坐在惯常的角落里,最后一次检查自己要交上去的期中论文。

抬头看讲台的间隙,她居然瞥见了讲台边拿着水杯的郑文瑞,对方将论文放在讲台上交给助教,然后从左侧的门出去接水。

这门课在阶梯教室上,人太多,她从来没有发现郑文瑞也在。

她果然也选了法双。洛枳心想。

郑文瑞边走边拧盖子,然后在门口撞到匆忙进门的盛淮南,洒了对方一身水。

不过看样子杯里原来存着的水,应该是凉的吧?

洛枳笑了,这几天来第一次真正开心地笑了。盛淮南还真是跟水有缘哪,弱水三千,到底要哪一瓢?

郑文瑞的脸红了,隔着这么远都看得一清二楚。盛淮南依旧是礼貌地微笑,摆摆手就走到讲台前掏书包交论文。郑文瑞站在门口愣愣地看着盛淮南,看着他头也不回地向后走去寻找座位,然后黯然低头走出了教室。

洛枳有些感慨,但是她并没有怜悯之情—即使要怜悯,也应该先可怜一下她自己。她和郑文瑞之间的区别,不过就是郑文瑞会站在那里傻傻地看他,而洛枳会掩饰一下自己目光的方向而已。

那么江百丽呢?

百丽并没有与戈壁摊牌分手。江百丽只是死死地攥着戈壁。她不是不在乎感觉,不是不希望有一份完满干净的爱情,但是面对现实的时候,她能做到不管他心里在想什么,只要攥住他的手就好了。

你活着时爱谁无所谓,总之你死的时候,只能跟我埋在一起。

倦意涌上来,她起身去交论文。

“洛枳!”

张明瑞出现在旁边,和她一起下台阶。

“论文写的什么啊?”他问。

“《中世纪的婚姻制度起源》,算是跟婚姻法沾边的题目吧,反正这个教授好像很喜欢胡扯些边缘的东西。你呢?”

“啊,就是各国宪法和社会制度……什么乱七八糟的,都是从百度、google上面粘贴下来的,就是整理了一下。他估计不会发现。唉,我从小时候开始就不会写文章。”

两个人把论文送到助教手里,助教象征性地翻了翻洛枳的论文,油腔滑调地长叹一声:“女人啊。”

她对助教吐了吐舌头,笑得很灿烂。

“你认识助教?”张明瑞问。

“不认识啊。”洛枳恢复了面无表情。

张明瑞皱着眉头盯着她,觉得女人简直太难懂了。

洛枳刚要跟他挥手说拜拜,张明瑞忽然说:“我和你一起坐好吗?”

她点点头。

“盛淮南,一起来吧!”张明瑞回身大声喊。

她微微眩晕,盛淮南拎着书包站在过道上点头,然后朝张明瑞身后的她微笑着打招呼。

搞什么?

她认真努力地修炼了很久,才平静下来,才认赌服输,吃瘪一样地告诉自己,认了吧,算了吧。

现在这又算什么?老天爷该不是想要玩死她吧。

洛枳又看了一眼打完水进屋的郑文瑞,告诉自己,洛枳你要冷静,你要说话算话。

她回到了自己的座位,然后往里面挪了两个空位,把靠近走道的外侧座位留给他们俩。戴上耳机播放久石让的钢琴曲,她舒服地靠在椅背上翻开新买的《八百万种死法》。

张明瑞和盛淮南走过来,每个人都从书包里拿出一台笔记本电脑。

“赶紧赶紧,助教是说下午两点发到邮箱里吧?我靠,你怎么也忘了?”张明瑞急急忙忙地掀开电脑。

原来是这样,怕坐在前排明目张胆地打开笔记本赶作业会被老师骂。她苦笑了一下。

“我不知道留作业了。”盛淮南的声音有点儿迷糊,迷糊得可爱。

“你最近魂不守舍的。”

钢琴曲无法盖过他们的对话。洛枳把CD音量开大,然后埋头看书。

每次她想要假装淡然但又觉得很难做到的时候,都会埋头看侦探小说,能很快入迷到人事不省的状态,对周遭麻木到浑然天成。

直到张明瑞轻轻地推推她的肩膀。她摘下耳机。

“助教抽查点名。”张明瑞小声说。

他刚说完,助教就很大声地喊:“洛枳。”他的南方口音发不出L这个辅音,更是将“枳”字从三声擅自改成了四声。听上去就像“弱智”。周围同学纷纷笑着回头寻找,张明瑞更是笑得捶桌子。

没想到洛枳依旧低着头看着书,面不改色地举起手说:“到!”

助教坏坏地一笑,形象非常猥琐,好像某只松鼠从《冰河世纪》里面逃了出来。洛枳瞟了一眼,也不由得笑出来。

张明瑞问:“那个家伙是不是看上你了啊,刚才交论文就不对劲,现在隔这么老远还调戏你?”

她白了他一眼,说:“看上我不是正常吗?我这么好的女生。”然后把耳机塞回去。

张明瑞又气急败坏地怪叫了几声,声音淹没在音符中,她没有听清楚。

盛淮南也说了句什么,她的余光看到他的嘴唇在动。

听不到自然有听不到的理由,她相信上天为她好。

她低下头,继续看书。

课间休息,张明瑞站起身伸懒腰,推推她。

“又什么事?”洛枳正看到精彩的地方,有点儿不耐烦。

“休息啦!我们要下楼买点儿吃的,早上没来得及吃饭。你要不要捎点儿什么?”

“不用,谢谢。”

“那就和我们一起下去转转吧,总坐着多累啊。”盛淮南笑得很温暖。

温暖得好像什么事都不曾发生过。

的确什么事都没有发生过—如果她的心事不算事的话。

盛淮南的笑脸,还有那和缓熟络的语气让洛枳这些天来第一次认真地把目光投向他,也第一次发现,他的笑容和别人眼里的自己有多么相像,又有多么可怕。

她又看看张明瑞。

“我帮你们看电脑。”她说完就重新准备挂上耳机。

“你—”张明瑞又开始扯她的袖子。

“你烦死了!罚你请我喝水溶C!外加乐事薯片!少废话,赶紧去!”

张明瑞被吼得张大了嘴巴不知道该说什么顶回去,倒是盛淮南笑着把他拉走。

两个人刚迈出去一步,盛淮南忽然回头喊她。

“洛枳,要什么味道的薯片?”

洛枳面无表情,盯着张明瑞。

“各、要、一、袋。”

她的思维最后还是被盛淮南的各种笑脸集体攻占,索性合上书,关上CD,坐在座位上发呆。

直到被头顶倾盆而下的大袋薯片惊醒。

原味、番茄、烤肉、黄瓜、比萨,一共五袋,还都是最大袋的。盛淮南靠在墙上,笑吟吟地看着她,而空投薯片的张明瑞正在她头顶上方拿鼻孔对着她出气。

她没有说话,拿出自动铅笔朝包装袋扎过去,一袋一袋地放气,直到它们都变得瘪瘪的。

“你干吗?”张明瑞问。

“这样节约空间,要不书包里放不下。”

“你倒是聪明。”这句话是盛淮南说的,他正在吃一袋小袋的黄瓜味薯片。

“是啊,我聪明得连我自己都害怕。”她忍不住引用了九把刀某部小说里主人公的名言。

“满意了?”张明瑞居高临下地说。

“谢啦。”她举起一袋薯片朝他摇摇。

“跟我没关系……是盛淮南买的。”张明瑞说。

她感觉到靠在墙上的盛淮南好像对她的反应很期待。

“哦?铁公鸡啊你,不是说让你买吗?”她没有理会。

“什么啊,你当我傻啊,傻子才真去一样一袋地买呢!”

“喂,你什么意思啊?!你说谁傻?”

被她刻意忽略掉的盛淮南终于插话进来。

但是不知道为什么,张明瑞突然闭上了嘴,另一边,洛枳丝毫没有讲话的意思。

三个人陷入奇怪的沉默,是谁说的,这种情况往往预示着头顶有天使飞过?

她看向盛淮南,盛淮南脸庞微微泛红,眼神明亮,有点儿尴尬,但是仍然执拗地看着她。

这算什么?这到底算什么?

她突然笑了出来。也许是觉得这种场景实在讽刺,却又说不出为什么。无视张明瑞一脸的困惑,她只是不停地笑,把薯片一袋一袋塞进书包,然后站起身来经过两个沉默的男孩子,向后门走过去。

“洛枳,你也选法双啊。”

郑文瑞端着水杯,看着她,礼貌地笑着,眼神却飘向她的身后。

洛枳猜,其实郑文瑞很早就注意到了自己前几次法导课偶尔和盛淮南、张明瑞一同走出教室的情景吧,她会不会不开心?毕竟洛枳熟知她的心思,却又和她喜欢的人混得很熟络的样子。

无所谓了,跟我有什么关系?洛枳漠然地想。

她指指自己手上的书包说:“你也选修法律双学位啊?呵呵,改天再聊,我先闪人了。”

洛枳需要很久才反应过来,她以为自己泄气了、放弃了,其实从她故意不看也不理盛淮南的时候开始,她就是在赌气,在耍脾气。

原来她真够矫情的。

所谓矫情,就是明明在赌气,偏偏做出一副看破世事的样子,动不动就说自己已经心冷。

她承认,她没有办法在面对这个人的时候坦白豁达,纯粹放松。所以她没有办法和他做朋友,当作什么芥蒂都没有—能做到那样的只有两种人,真正纯良清澈的人,或者心计城府极深又懂得忍耐和等待的人。洛枳两种都不是,只能赌气。这样混沌的状况让她无法前进也无法后退,缺少某种形式,就算想放弃,也连一个洒脱的“放手”的姿态都做不出来。

她突然懂得了百丽当年给戈壁郑重其事地发短信表白时的心态。

她们都需要一个交代。

怪不得丁水婧埋怨她的漠然。其实对于感情,她什么都不懂,偏偏让懂的人感觉到她在用自己所谓的超然嘲笑众生。

她真的不懂感情。

洛枳刚迈进宿舍门,手机里就窜进一条短信息。

盛淮南问:“你……是不是一直在生我的气?”

同类热门
  • 精灵勇者2迷宫之战精灵勇者2迷宫之战观海之鱼|青春文学从异世界之门回来后,烟菲的手臂上出现了洗不掉的黑点,昼夜时间失去平衡,黑夜开始笼罩大地,这时新的火龙宝宝出现并开始大肆破坏校园……新的挑战即将来临!面对拥有复制精灵使者能力的恶魔对手,勇者们毅然接受迷宫挑战,去赢取精灵王的祝福与勇者荣耀。傲娇任性的火龙宝宝、优雅温柔的冰河鱼姬、萝莉身大叔心的百药大王、“一个萝卜一个坑”的铁头萝卜精灵、胃洞直通异世界的草菇精灵、审美奇异的南方灵将凤……众多性格各异的精灵使者们出现,与勇者们并肩作战。
  • 因为有梦,所以远方因为有梦,所以远方尹文思|青春文学一本激励都市奋斗小青年的暖心书,让独自为梦想打拼的你,找回温暖及奋斗的力量。没有一代人的青春是容易的,虽然经历各不相同,但那其中的苦涩和迷惘代代相通。80、90后的远行,是为了心中那些年轻的梦想。作者孤身一人,远赴重洋,在离家万里之遥的美国求学深造。在经历了乱流、高烧、飓风、逃难,克服了孤独、想家、情感创痛、亲人离世等重重困难后,她出色地完成了学业,实现了自己的梦想。最重要的是,在最美好的青春时光,收获了人生最宝贵的成长。既然不忍虚度流年,既然青春不再迷茫,既然选择了远方,我们只有奋力向前。走过人生的风风雨雨,前方必将是阳光灿烂。
  • 今生无缘:烽火美人泪今生无缘:烽火美人泪瑶瑶|青春文学特种部队首席女法医冷艳果决,她一朝回到古代,没有继承小大姐的嚣张跋扈锦衣玉食,却亲眼目睹家族被灭门!权势滔天的死神九皇子视她为猎物,势必诛杀;集万千宠爱于一身的十一皇子却对她一见倾心,替她换身份,为她立誓言。无人能逃过的乱世抉择,无人能抗争的烽火硝烟。皇宫阴谋,让她步步惊心;天下之争,令她肝肠寸断……褪去残暴外表,哪怕刀山火海,死神皇子也要与她生死相守;苦有一腔深情,十一皇子深爱成痴,为夺芳心却不择手段……
  • 一不小心爱上你一不小心爱上你芒果影业|青春文学当他带着未婚妻季芬芳归国再一次遇到蓝晴晴时,秘密再也无法掩饰。站在十年的两端,这对曾经的“兄妹”发现自己早已成为彼此不可割舍的一部分,而所谓亲情只不过是两人爱情的伏笔,同时也理所当然成为不可跨越的世俗障碍。秦朗义无反顾地丢下婚礼现场那贤淑美丽的未婚妻,追随心中的爱情而去……
  • 致花季:汇佳男孩女孩致花季:汇佳男孩女孩响石李纯|青春文学王志泽先生这20年的身体力行,以及结出的累累硕果,已经为我们指出了一条突围之道。希望他的突围之道,能为更多的教育同仁提供借鉴。汇佳的IB国际文凭教育,注重对自我认识、自我表述能力、自我管理的培养,注重对世界管理、共享地球、生活失控的概念的营造。与国内当下的课程设置与教学方法大相径庭,与千人一面、整齐划一、以分数为标杆的有天壤之别。在汇佳,我们看到了不可思议的汇佳一代:有学生,开时装秀、合唱团、办文学社,举办辩论会、与各国学生论辩“金融海啸”;这样的孩子,堪称“汇佳一代”。孩子可以拥有他们的梦想,成为胸怀广阔、生活多姿多彩的世界公民。
  • 那一季飞扬跋扈的青春那一季飞扬跋扈的青春芳馨|青春文学那些爱过我和伤害过我的人,我并不憎恨你们,因为你们都是我青春存在的意义。不管结局是悲是喜,伤疤是大是小,都是我青春里最珍贵的礼物。我的青春就是要跌汤起伏、飞扬跋扈。
  • 节节最爱声光电节节最爱声光电石一枫|青春文学歌剧团大院出生的节节伴随着声、光、电长大,她从小就向往五彩缤纷的生活,她美丽活泼、生机勃勃、心高气傲,与妈妈斗智斗勇,对爸爸不屑一顾,让男生神魂颠倒……父母志趣不合,三口之家分崩离析,剩下母女二人相依为命,绵延数年的母女对峙也由此展开……
  • 喜欢一个人可以多久喜欢一个人可以多久魏鹏|青春文学本书是一部三线合一的小说,文章以爱情为明线,个人成长,对亲人的恨与愧疚为暗线,只为述说一个当代青年在成长过程中所遇到的迷茫。文章有塞林格《麦田里的守望者》细腻的心理描写,也有海明威“冰山”式的风格。最后意想不到的结局,更是留给读者以想象。
  • 民间幽默笑话集(俗语)民间幽默笑话集(俗语)《民间幽默笑话集编委会|青春文学笑话在古今民间文学中都大量存在。为了给读者提供精神食粮并使之读后内心发笑、精神受益、心灵得到陶冶,编者从古今笑话中精选了一些优秀篇章,根据现代人口味作适当修改,并根据国内外笑话分类学的方法,主要从便于读者阅读的角度出发进行了分类。
  • 网球少女成功记:后篇网球少女成功记:后篇夏悠然|青春文学木筱晴作为交换生来到圣兰学院,为了离开W班,她向玄枫和司南野发起了无畏的挑战。在安宇哲的魔鬼训练之下,木筱晴居然奇迹般地打败了两人,成为圣兰百年不思议事件之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