游客,你好!登陆/注册

第31章 大梦初醒

“今天逃课了,又推掉了Tiffany和Jake的见面。明天晚上如果你没有什么事情的话,能不能去看看Jake?他很想你。”

“好啊。”盛淮南笑起来。

走到宿舍楼的路灯下时,他突然停下来,从背后的书包里拽出了一个大纸袋。

“我那天从书店经过的时候买的,本来想改天送给你,但是今天早上出门的时候一激动就背出来了。这一路,累死我了。”

洛枳瞪大眼睛接过沉甸甸的纸袋— 一共六大本,纪伯伦全集。

他背了一天?脑子抽风了吧?—不过,他不是说喜欢叶展颜的时候,朋友总说他间歇性羊痫风吗?

她胡思乱想,大脑慌乱,也不知道应该摆出生气的表情还是高兴的神态。

“我……我特别喜欢纪伯伦……喜欢《沙与沫》……你的后背疼不疼?”

洛枳的结结巴巴似乎让盛淮南特别开心,他亲昵地揉了揉她的头发,也不管这个举动是否会让洛枳更加害羞。

“喜欢就好。”

身后突然传来哗啦啦的响动。洛枳回过头,看到一个穿着紫色呢绒大衣的女孩子正在踹一辆自行车。

女孩抬起头露出面庞,是郑文瑞。

洛枳有些局促,小声地问:“车子坏了?”

“链子掉了。”郑文瑞没有看她,依旧狠狠地踹着自行车的后轮,发出一阵阵哗啦啦的响声。

“我第一次看到有人能把掉下来的链子踢上去。”盛淮南依旧笑着,眼睛却微微眯起来。洛枳第一次发现,他的气质冷冽起来的时候真的有些怕人。郑文瑞听到这句话深吸一口气抬起头,在和洛枳目光交错的一瞬间,盛淮南一把揽过洛枳的肩膀把她带走,转过路口直奔宿舍楼的门口。

洛枳站到楼门口的台阶上,不远处郑文瑞仍然在大力地踹着那辆自行车,仿佛已经把自行车当作了她来踢。道别变得很尴尬,她把目光从郑文瑞那里收回,看到盛淮南一脸关切。

“别怕。”他说。

他的温暖让她一下子振奋起来,点点头,搂紧了怀里的纸袋,书尖锐的边角戳到了胃部,她也不觉得疼,微笑着说:“真的真的,很谢谢你。”

他双手插兜闲闲地站着:“该道谢的是我,我好久没这么开心过了。明天下午去找Jake玩,是吧?今天你也挺累了,快回去休息吧。”

宿舍大门吧嗒一声自动上锁,他却不离开,努努嘴要求洛枳先走。她背过手,低下头像个小媳妇一样地笑,然后抬起眼睛朝他点点头,转过身大步离开。

然而那一声声哗啦啦的噪音,在她转过拐角奔进走廊里的时候,仍然在身后不放弃地纠缠着她。

她闭上眼睛,告诉自己,你没有错。

第二天中午,正准备给盛淮南发短信告诉他下午的见面时间,他先发来了短信。

“有点儿事情,不能去了,抱歉。”

突兀而简洁,洛枳握着手机愣了半天,觉得有点儿棘手。先是回复了一条“没事,你忙你的”,然后开始犯愁,如果这次再放Jake的鸽子,两个孩子可能要把她拖进自己家的小仓库里关门放狗咬死了。

她拨了一个电话,朱颜去上海了。Jya告诉她刚好要联络她,两个孩子有点儿发烧,已经由保姆陪着去看病了,她下午不用过去了。

被两方一起放鸽子,事情虽然好办了很多,她仍然觉得心里空落落的。在宿舍里转了五六圈,终于镇定下来,把外出的衣服脱下来,换上随意的格子衬衫和运动长裤,坐到书桌前面翻开单词书,休息的时候又看了几集英剧。差不多五点二十的时候,她披上毛线外套,奔向三食堂热腾腾的面包饼。

端着餐盘坐下的时候,她看到张明瑞从远处走过来,她嘴里塞着吃的,只能摆摆手,指指眼前的座位。张明瑞看到她点的菜,嘴巴张成O形:“你还真是……天天晚上都吃面包饼啊?”

“就是觉得挺好吃的,每周都要吃好几次。不过也说不准什么时候就会觉得腻烦了。”

他笑了。

“什么时候你觉得腻烦了,一定记得告诉我。”

“为什么?”

“不为什么。”张明瑞低下头去认真地喝粥。

“对了,昨天法导课,你和盛淮南怎么都翘课了?不会是去约会了吧?”

洛枳抬头正考虑要不要说实话,手机忽然响起来。她几乎想要去给中国联通写赞歌,每次她窘迫的时候,手机都会善解人意地来电,这不就是科技以人为本吗?

是妈妈。洛枳一边咬着热乎乎的面包饼,一边认真地跟电话另一端的妈妈扯皮。挂机的时候,张明瑞已经吃完了。

“你吃饭这么快?”洛枳有点儿不敢相信。

“是你打电话太慢好不好?”

她有点儿不好意思,毕竟打了半天电话把人家晾在一边也不是很礼貌的行为,赶紧快速咬了几口面包饼,又往嘴里塞了几口菠菜以表诚意。张明瑞皱着眉头看她,伸手按下了她的筷子:“得了,你别噎着。”

洛枳慢慢地吃了一会儿,面前的人悠闲地靠在椅背上,双手枕在脑后,目不转睛地盯着她,这让她有点儿不解。

“你……没吃饱?”

“轰我走是不是?”他愤愤地瞪她一眼。

“不是不是……”她摆手的时候,张明瑞已经把盘子和碗筷都收进餐盘里并站起身来。

“行行行,我走,我还得给我们宿舍老大和盛淮南捎外卖呢,这两头猪。”

洛枳伸出去拦他的手停在半空。

“他怎么不自己出来吃饭啊?”她缓缓地说。

“谁知道,从今天早上起床就不对劲,窝在宿舍打了一天魔兽,也不怕眼花。我们老大更猛,在床上看了一天的《大唐双龙传》,中午饭就是我捎给他的煎饼果子。我告诉你,这就是异地恋的坏处,没有女朋友天天缠着,全都成了宅男……”

张明瑞还在说什么,洛枳已经听不进去了,她木然地咬着面包饼,木然地跟张明瑞道别。

他不是说自己有事吗?

胸口有种胀满的感觉,钝钝地痛,却又不是特别难过,悬在空中半死不活。她胡乱地收了盘子回到宿舍,戴上耳机继续看英剧,费了很大劲儿才看进去。

临睡前,盛淮南没有发送道晚安的短信。她很想问一句怎么了,想了想,终于还是关机。

周一早上开始正常上课,她的世界里,盛淮南再次慢慢消失。她想要伸手抓住什么,却是徒劳。她能握住的只有短信,可是思来想去找不到一个适合开头的方式—她以为他们已经很亲近,但不得不承认,他想要靠近她,轻轻松松就能走过来得到她的笑容招呼,然而她想要追上他把他的背影扳过来却那么难—她那么多年都没有勇气做到,现在仍然如此。

距离横亘在面前,驱散几天前密集的甜蜜烟雾之后,她清晰地看到,他仍然在远方,只有一个背影。

洛枳连着三天都能在晚上的三食堂碰到张明瑞,他也和自己一样排队等待面包饼。洛枳一直没有提起盛淮南,她担心他,却也有些怒气,更对自己还是被他牵着鼻子走这一点感到沮丧,尽管,她从很早之前就一直这样。

“对了,盛淮南感冒了,这两天不知道怎么了,也不说话,也不理人,也不正经吃饭,病得挺重的……那个,你们俩……其实我一直不知道,你们是不是真的……但是……”

对面的张明瑞径自纠结着措辞,洛枳却将目光慢慢放到远处砂锅居窗口的长队上。

他感冒了吗……

一个念头种下,被她打压下去,却又在她坐在一教写作业的时候浮上来。她觉得心里很不踏实,英文原版书上密密麻麻的字符好像乱码,根本看不进去。她索性合上了书,收拾干净桌面,背起书包冲出了门。

站在嘉禾一品的门口时,她突然懂得了自己曾经百般鄙视的江百丽。即使在她这个外人眼里看来江百丽实在太傻,即使戈壁对她不好,即使付出没有回报反被嘲笑,但是那时候,她那么晚站在这里抱着给生病男友买的热气腾腾的外卖,一定是幸福的。

她现在才明白。如她此刻一样幸福而悲壮。

皮蛋瘦肉粥、香甜玉米饼和清炒芥蓝,感冒的人应当吃清淡些—洛枳满心欢喜地把塑料袋抱在胸前,匆匆跑了几步,身子忽然往前一倾,手里的袋子就飞了出去。

路上的地砖缺了一块,她正好陷进去。膝盖猛地跪在地上重重地撞击了一下,刚开始没什么反应,只是微微地麻了一下,几秒钟后,刺骨的疼痛顺着膝盖蔓延到全身。她低下头忍了半天,眼泪还是滴答滴答大颗地掉下来打湿了地砖。

不会这么幸运地……残废了吧?

她动不了,连后背都僵硬了,偏偏双腿是软的,想要坐,又坐不下来,只能直直地跪着,勉强用双手扶地支撑。抬眼看到白色的袋子就在自己前方不远处软塌塌地躺在地上,粥盒已经滚出来,盖子翻落,粥洒了一地,此刻正嘲弄地冒着热气。

洛枳苦笑了一下。

她演的哪出苦情戏,居然这么到位?

摔倒的地方是一条比较僻静的小街,白天还有些人气,到了晚上九点过后,除了网吧的大牌子还亮着灯,其他的店早就已经漆黑一片。她就是在这里孝顺地跪上一夜,也不会有人注意到她。

不知道过了多久,洛枳缓缓地挪动了一下刚刚摔到的左膝,没有想象中那么痛,更多的是酸软。她用诡异的姿势一点点挪动着,终于从屈辱的三跪九叩变成了席地而坐,才发现一直五指张开死死地撑住冬天夜晚冰凉的地砖,现在双手已经僵硬冰冷了,稍稍蜷起五指都会觉得疼。

又过了很久,她才深吸一口气,站起来,缓缓地拍掉身上的土,一步步地走回嘉禾一品。

当初想要给他买夜宵的炽烈心情已经灰飞烟灭,她的心和晚风一样飘忽凄凉,现在的一切举动只不过就是一种执念,一种即使没有人在看也要完成这场戏码的骄傲的执念。

领位的服务员仍然是刚刚的那一个,看到她愣了一下。洛枳朝她苦笑着,举起双手:“摔了一跤,都洒了。”

服务员是个俏丽的小丫头,听到她的话体谅地笑了笑,把她让到靠门的一桌,拿来了点菜单和铅笔让她自己画,又过了一会儿,端来了一杯白开水,冒着热气。洛枳吹了半天才喝下一口,在小服务员经过自己身边的时候抓住机会朝她微笑道谢。重新点完菜,她慢慢地走到洗手间整理了一下,镜子里的人并不是很狼狈,裤子也没有破,仿佛刚才刺骨的疼是做梦一样,居然没有丝毫痕迹。

她总是这样,内伤外伤,全都让人看不出来,仿佛看破红尘刀枪不入,让丁水婧她们白白冤枉。她说自己不在意,也不想解释,然而车夫的确话糙理不糙,如果真的有天有人因为这些误会产生的恶意而捅了自己一刀,她也不怨?

想不通。摔了一跤仿佛老了十岁,她重新把粥抱在怀里,小心看着地面,更加慢吞吞地。

到了盛淮南的宿舍楼下,才想到最重要的一点—自己要怎么送上去?

男生楼门口来来往往的数道目光已经让她头皮发麻了。她慌忙拨通了张明瑞的电话,响了很多声都没有人接。该死的,洛枳在心里狠狠地诅咒了他一下,又傻站了几分钟,还是害怕粥变凉,又掏出手机,往他们宿舍打了一个电话。

宿舍电话自然也是从学姐那里得到的。至于为什么不打给盛淮南本人,她也不知道。

接电话的是一个不熟悉的声音。她松了一口气。

“你找哪位?”

“请问是盛淮南的宿舍吗?”

“是是是,你等等—”

“别叫他!”洛枳慌忙大叫,电话那边被她的气势震慑住了,很久才小心翼翼地问:“女侠,你……有何贵干?”

洛枳被他气笑了,但也不知道该说什么,深深吸了一口气,觉得还是直说的好。赶紧把粥送走,她腿软,想回去睡觉。

“我是他的崇拜者,听说他感冒了,所以买了热粥,不过不好意思见他本人。你要是方便的话,能不能下楼一趟帮我捎上去?麻烦你了。”

洛枳的声音清甜,电话那边估计是想到有热闹可看,忙不迭地答应:“成,立马下楼!”

想到对方不认识自己,洛枳放松了许多,看着从玻璃门走出来的穿着拖鞋睡裤、邋邋遢遢的男生,她笑得眼睛弯弯,打了个招呼把塑料袋送上去。

“美女,我可先说好,我们老三可是人见人爱花见花开,仰慕者能拿簸箕往外撮了,编上号直接就抽六合彩。你这份心意好是好,期望别太高,否则最后伤心可就难办了。”

对方半是戏谑半是认真的一番话让洛枳哭笑不得,她点点头,说:“谢谢,我知道了,辛苦你了。”

老大对她平静的样子有点儿惊讶,认真地看了她几眼:“你……叫什么名字?”

“问这个干吗?您给编个号吧,我回去等着抽奖。”

迎面慢慢吹来一阵风,拂过半分钟前还紧贴着热粥外卖的腹部。她打了一个哆嗦,把手放在余温尚存的肚子上摩挲了几下。

她回头看看灯火通明的男生宿舍楼,又抬头看看北京没有星星的夜空,忽然觉得一切都很没意思。

同类热门
  • 我是女孩我怕谁我是女孩我怕谁张品成|青春文学朱若纯是个女孩,可她像男孩;康小为是个男孩,可他像女孩。表姐、表弟俩心血来潮,在去外婆家度暑假时相互交换性别角色……歪打歪着,朱若纯过足了当“小少爷”的瘾,康小为也潇洒做了一回“还珠格格”。虽然难堪事不断,尴尬事连连,但朱若纯默念“我是女孩我怕谁”的咒语,居然瞒天过海,逢凶化吉。康小为最终也找回了男孩的感觉。
  • 痴情皇子追逃妃痴情皇子追逃妃阙上心头|青春文学她是晋国最受宠的瑞玉公主,有着绝美的容颜、聪明的头脑。为了抗婚,她逃离皇宫,藏匿民间,不料惨遭暗算,坠崖受伤!令她遗恨终生的是,她这一去,居然山河变色,家国破碎!亡国公主将如何面对失去家国与亲人的生活,在这敌众我寡的逆境中,她将如何忍辱偷生、力挽狂澜?他是俊美多情的皇子,甘愿为心中纯美的爱情执著守候,无怨无悔。为了爱,他不惜追随她的脚步,苦苦寻觅,历尽艰辛,为了爱,他不惜蒙骗天下人,精心策划一出求婚计谋。一切,只为逼她现身!两个倾心相爱的人,在时光交错中追寻、躲藏,挣扎、重逢……
  • 姻缘石姻缘石沐容嫣|青春文学迷林,青风碧云,小桥流水,落花有意无意的散在水中,装作不经意似的流淌,经过洞前开阔的大平台时,稍驻停留,打个旋顺流而去。
  • 幽默笑话幽默笑话王丙杰|青春文学幽默笑话,具有语言诙谐、故事生动、短小精悍的特点,深受群众喜爱。本书编者遵循健康有趣、雅俗共赏的原则,从现今流行的幽默笑话中精选了上千则,并对其中一些作品作了文字上的润色,有些原无标题的加了标题,汇编成册,以飨读者。
  • 独立独立林疋|青春文学伙伴们背对着夕阳,在厂外的铁轨旁一边走一边聊着各自的作业有没有写完。
  • 我只是害怕忘记你我只是害怕忘记你芥末绿|青春文学你爱过这样一个人吗?一呼一吸都宛如为他而存在,你贪婪他的一切,渴望他的拥抱,可是,你却不能爱他。她开车载他冲向大海逼他说爱她,否则同归于尽。他冷冷望着她一言不语,她发誓不再爱他。可朋友聚会上,酒醉的两人却误打误撞突破最后一道防线。道德的罪恶,好友的背叛,母亲的怨恨,这一切都无法阻止她爱他,但所有的坚持都在意外怀孕又突然失明时瞬间溃不成军。另一个男人的承诺成了她救命的稻草,可她又忽然消失,让他无迹可寻。几年后再遇,狭小的车内他阴冷地望着身下的她低语:“你千方百计离开我就是为了要和你亲哥哥私奔?”一场穷途末路的爱的逃亡终究躲不过命运的审判,唯一能够自由的是心,是莫失莫忘的回忆。
  • 罗环夜间骑士团罗环夜间骑士团云狐不喜|青春文学下一个月圆就是你的死期——叶想的梦里,有人对她如此说。你们是一切毁灭的开始——罗环的梦里,有人对她如此说。可以窥视别人梦境的少女;梦中被人索要心脏的少女;可以将过去抹消的少年;流着漆黑的血液,没有心脏的少年——零学院中,一切一切都如同那雾中的风景,不知何处是彼岸,什么是真相——
  • 摩合罗传2摩合罗传2飞花|青春文学由摩合罗引发的三段惊世之恋,天上人间的分分合合,八部众的内忧外患.前世今生,命运轮回,终究逃不过为天下的悲剧。
  • 一别百年一别百年早春芳华AND余静若|青春文学百年三万六千天,一别何日得相见。八年执着,痴恋随着生命和表针戛然而已。越回前生,醒来时却已成皇子侧室。淡然,她心如止水愿做挂名皇妃。权衡,她困在权欲中央傍徨奈何。
  • 奉子成婚奉子成婚娓娓安|青春文学二十八岁的都市男子倪轩辕是一家证券公司的部门经理,可谓年轻有为。其女朋友优秀、独立,不想生活在倪轩辕成功的阴影之下,一个人跑去美国读书。倪轩辕在独自旅行的路上认识了一个叫他“大叔”的十八岁大一女生季雨凡,并且发生了一夜情。一个错乱的晚上,在他几乎遗忘的两个月后突然有电话打来,对方告诉他,那个女孩子怀孕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