游客,你好!登陆/注册

第50章 只要得不到

乏味的课程在她的走神儿中进入尾声,教室又渐渐热闹起来。洛枳在笔记本上匆匆记下期末考试的时间地点和复习范围,在教授宣布下课的瞬间抓起书包和大衣冲出后门。

今天是这一年的最后一天。之前朱颜问过她愿不愿意到自己家去住几天,一起度过元旦假期。她原本要一口答应,没想到百丽在几天前神情落寞地问她:“洛枳,可不可以陪我去参加学生会的跨年酒会?”

她错愕:“你什么时候加入学生会了?”

不是一直作为编外人员给戈壁跑腿的吗?她把后半句吞进肚子里。

“我是书友会的成员,他们这次的酒会也邀请了各个社团的负责人,总之去的人很多。”

“干吗要我陪?”

百丽低着头,眼珠仍然四处乱转。

“我听说,陈墨涵要去。”

洛枳感到自己的双肩不受控制地下沉:“你该不是要……”

“我不是去闹,不是去给他们脸色看。人家要是会看我的脸色就不会甩了我。我只是好奇,我真的很好奇,他们在一起真的有多般配,我就是想看看,就是想看看……”

洛枳及时地止住了百丽话语中的哭腔:“行行行,你要是能控制住自己的情绪,我就陪你去。”

百丽忙不迭地点点头:“相信我。”

信你才怪。洛枳揉揉太阳穴,突然反应过来,学生会?那岂不是……她想要反悔,看见百丽瘦得尖尖的下巴,拒绝的话却讲不出口。

从百丽发短信告知洛枳她分手的消息到现在,整整一个星期过去了。江百丽夜夜听歌失眠,红了眼眶,瘦了相思。曾经在戈壁偷瞟美女的时候气愤地叫嚣着要减肥大作战,现在真的瘦下来,却失去了意义。

最恐怖的是还要打起精神,虚弱又虚伪地对院里一群打着谴责戈壁的旗号来幸灾乐祸的八婆说,一切还好,还好。

人前装欢。

再消沉,都要摆出笑脸。谁愿意白白让别人捡笑话?

洛枳将给两个孩子上课的时间提前,以便晚上早些回来陪百丽。站在东门口的冷风中等车时,她收到了洛阳的短信。

“你嫂子来北京了,明天一起吃饭吧。”

洛枳感到一股久违的暖流流过心间。

她在玄关处换拖鞋的时候觉得家中安静得过分,总是在客厅转来转去嘟囔着谁也听不大懂的英语的两个菲佣没有现身。洛枳曾经问过朱颜,为什么一定要用菲律宾女佣,她们在北京理应不具备香港菲佣价廉物美的特性。

当时朱颜微笑着说,听不懂中国话的最好,心里踏实。

洛枳愣了一会儿,心领神会。

两个孩子的课一上完,洛枳就被小丫头拉进她的房间里。Tiffany大病初愈后和朱颜一起去了香港,粉红色的小衣橱里立时挂满了战利品。洛枳坐在床上,看她一件一件地把新衣服秀出来。朱颜晚上要带他们出席一个酒会,Tiffany万分认真,于是她也很热心地帮忙参谋到底是选择小洋装还是小旗袍。

终于选定了,Tiffany兴高采烈地去洗澡。洛枳不经意地侧过头,看到朱颜默默地站在门口,正微笑地看着女儿的背影。

“你是什么时候进来的?我都没发现呢。”

“还真是好久没看见你了。”朱颜笑着走过来,递给她一杯茶。

“生了一场大病。”

“流感?”

“不知道,一半着凉一半心病吧。”

“怎么了?”

洛枳笑着跟她讲了自己的经历,从第一次勉强算是约会的出游,到盛淮南忽然的翻脸,雨天她被逼迫承认的表白,回家祭奠时的奇遇……直到行李箱的回归。

以及窗台边迟到的那句“你叫什么名字”。

“大概就是这个样子,”她停顿了一会儿,笑,“你可以理解为我被狠狠地耍了。”

朱颜沉默良久,往茶杯中加了一块冰糖,搅拌着问:“那个男孩子,真的像你想象的那么好吗?”

洛枳看向朱颜,对方的眼里满是狡黠的笑意。她转过脸,万分认真地想了想,才慢慢地说:“我知道你想说什么。”

“高中的时候我不了解他,但他的确是个不错的人。一个各方面都值得被忌妒的人,能让所有人都夸赞而不中伤他,这已经很难得了。后来凭我仅有的几次和他面对面的接触,我觉得,他的确是个招人喜欢的人。”

她叹气,眼睛有些酸:“至少招我的喜欢吧。”

朱颜若有所思地点点头:“原来是这样,他还真是平安地长大了。”

“你的口气好奇怪,好像他原本应该死于非命一样。”

朱颜不知为何有点儿尴尬,沉吟了一下,才继续笑着说:“不,我,我是说,我也觉得他很难得。你曾经跟我说过他,你形容的那种略带世故的早慧,往往会害了他,但是看起来,好像也没有。”

“我倒真的希望他不是那么好,这样我可以尽早回头是岸。”

“别找借口了,”朱颜笑,“看不破就是看不破。我敢说,如果有一天你发现他很差劲,一定比现在还难受。”

她看向透着稀薄暮色的窗台:“也许有一天你不再喜欢他,但不可以厌弃曾经喜欢他的你自己。毕竟他是你的全部青春,他如果很不堪,那你的青春就等于喂狗了。”

洛枳咧咧嘴:“简直酸倒牙了。”

朱颜没理会她,好像沉浸在了自己的思绪中。很长时间之后,她才直直地看过来:“你怎么不去问他,到底是为什么?”

“他不说,”洛枳低头啜饮,露出了一点儿这个年纪的女孩子应有的恼羞成怒,“说了,我恐怕也不想听了。”

“矫情。”

朱颜语气软软的,却让洛枳红了脸。她干巴巴地接上一句:“随缘而已。”

朱颜笑得愈加让她背后发毛。

“你之前也算是处心积虑了,又做导演,又做演员,埋了一路伏笔,现在又想假装一无所知,听从命运安排了?”

洛枳的茶匙磕在杯壁上,她狼狈地岔开话题:“对了,我今天怎么没看到你家的那两个菲佣?”

朱颜欲言又止,下一秒钟绽开一脸笑容,对着刚从洗手间蹦出来的Tiffany。

百丽的催命短信一条条冲进手机,洛枳五点钟气喘吁吁地推开宿舍门,看到的却是她穿着睡衣盘腿坐在床上举着手机的样子。

“你怎么还穿着睡衣?”

“我不知道穿什么。”

“这是什么规格的酒会?如果要求穿礼服,恐怕我就进不去了。”

“不用穿得特别正式,穿球鞋也可以进门。”

“那你为难什么?不必太费心想这些,你没办法跟陈墨涵斗艳。”

“我知道。”百丽没有反驳。

洛枳诧异地抬头看了她一眼。今天的江百丽平静得有点儿反常,她迎上洛枳疑惑的目光,微微一笑,苍白脱尘。

“我不会是看到圣母马利亚了吧……你别那样笑行吗?”

“对不起,我刚才突然想到,其实今天晚上盛淮南也参加这个酒会。我不知道你想不想见到他……”

洛枳咧嘴一笑:“这有什么好躲避的,我们之间又没有什么。”

然后在嘴角无法抗拒地下垂之前,赶紧转过身假意去整理书柜上的复习资料。

虽然百丽对于他们之间的故事知道得不多,但是她每天喊着“洛枳加油”,朝夕相处,眼角、眉梢总能读出点儿故事,洛枳不知道怎么掩饰。

她听到背后江百丽下床的声音,伴着一句幽幽的“如果我当初也和你一样,把一切都烂在肚里,静悄悄的就好了。你喜欢别人也都是悄悄的,不被任何人知道,失败了都不丢脸”。

洛枳闻言一头撞在柜子上:“这有什么丢脸的—等一下,我哪里失败了?”

想要嘴硬一次,却发现嬉皮笑脸的样子怎么也摆不出来。

她把《玛丽·斯图亚特传》抽出来又放进去不知道第几遍,始终找不到一个合适的位置,最后终于放弃,往桌上随便一扔,一屁股坐了上去,转过身,语气冰冷地说:“对,我是挺失败的,我就是看准了自己有一天会很惨,当初才不像你一样,搞得满世界都知道。”

百丽正站在寝室中央,脱睡衣脱到一半,胸罩带子还挂在肩上,冷不防被洛枳吓到,惊慌失措地跌坐到下铺的床上。

她第一次听到洛枳用这样的语气讲话。掺着冰碴儿,却透着一股邪火。

两个人都沉默了。

江百丽刚想开口说“对不起”,就看到洛枳脸上浮现出的夸张笑容。

“快点儿换衣服吧,”洛枳顿了顿,又特意用很有精神的语气说道,“我突然想起来,《傲慢与偏见》里面好像说过,‘将感情埋藏得太深有时是件坏事。如果一个女人掩饰了对自己所爱的男子的感情,她也许就失去了得到他的机会。’所以,名著都证明了你才是对的,要热烈表达。”

江百丽笑起来:“读书人说话就是一套一套的。”

转眼,脸却又垮下去:“……那为什么我还是没得到他?”

尴尬却默契地无言对望之后,洛枳笑出声,江百丽则乖乖地爬起来,说:“我穿你的衣服好吗?咱们身材差不多。”

洛枳指指衣柜,说:“自己挑吧。你不是一直说,我的衣服都是寡居的人才穿的吗?”

百丽从衣服堆中抬起头,一本正经:“我的确在寡居。”

洛枳浅笑,抬眼去看窗外飘起的清雪。

她曾经以为,她会这样沉默,怕的并不是丢脸,在意的也不是得到与否,只是不想被误解。她的那份感情里有着太多的曲折,不足为外人道也,思维直通到底的旁观者只会将她婉转的心思戳得鲜血淋漓。

直到那天,她提起那时候的阳台,他说:“我问,你叫什么名字。”

洛枳才忽然明白,那种忽然爬满心房的痛楚和不甘,就叫作得不到。

说出来,咽下去,万众瞩目的追求,或者不为人知的爱恋,并没有哪种更加高明,也没有哪种更为高贵。

只要得不到,就一样百爪挠心,痛得不差分毫。

同类热门
  • 我是女孩我怕谁我是女孩我怕谁张品成|青春文学朱若纯是个女孩,可她像男孩;康小为是个男孩,可他像女孩。表姐、表弟俩心血来潮,在去外婆家度暑假时相互交换性别角色……歪打歪着,朱若纯过足了当“小少爷”的瘾,康小为也潇洒做了一回“还珠格格”。虽然难堪事不断,尴尬事连连,但朱若纯默念“我是女孩我怕谁”的咒语,居然瞒天过海,逢凶化吉。康小为最终也找回了男孩的感觉。
  • 幸福像花儿幸福像花儿陈磊|青春文学自从爷爷去世后,蓝芷若已经很久没有体会到幸福的感觉了。可是老师却偏偏让大家以《幸福》为题目写篇作文。蓝芷若看见爸爸妈妈经常为一点小事吵嘴,非常担心他们会因此离婚。一个偶然的机会,蓝芷若被选为辩手参加“金钱是否能带来幸福”的辩论赛。在准备辩词的过程中,蓝芷若慢慢地找回了幸福的感觉。
  • 桢爱·金桢勋桢爱·金桢勋陌上之薰|青春文学《桢爱·金桢勋(随书附赠至爱金桢勋精美随笔薄)》讲述1980年,一个名叫金桢勋的男孩出世。2000年,一个叫做UN的组合闪亮登场。2006年,《宫》中一个帅气、忧虑的王子李律出现在银屏前。2007年,《魔女幼熙》中一位气质非凡,冷酷而又极富野心的柳俊河再次闪耀银屏。不久前,《恋爱兵法》中他又以深厚实力打入中国市场。以男一号:金正浩的身份再一次迷倒银幕前的无数观众。如今,被我们亲切地称之为社长的金桢勋,经过一次又一次华丽而又完美的蜕变之后,成为了一个令所有人眼前一亮的全能艺人!无论是以前现在还是将来,所有的公主骑士都会在你的背后默默地支持你。守护你!
  • 初恋别嚣张初恋别嚣张提拉诺|青春文学祝千双清晰地记得,那一天有着很美好的天气。云朵飘浮在空中的形状,都有些像爱心。即使是夏季,依旧带着一丝凉爽的微风。怪不得经常听到有人说,人在心情好的时候,就连空气都带着香味,而人在恋爱的时候,世界都是粉色的。
  • 帅小子帅小子王霞|青春文学成长的岁月,有着花的色彩与芬芳,有着风的轻柔与随意;成长的过程,定然有欢笑和泪水的洗礼;成长的记忆,定会在生命的相册中永远的定格……让我们打开这本《帅小子》,紧随主人公郭抒予的步伐,和这个个性帅气、不可一世的少年,一同感受成长的喜悦与泪水。
  • 千山万水人海中(上)千山万水人海中(上)雪影霜魂|青春文学本千山万水,茫茫人海,据说每个人都会有缘遇见自己的真爱。千山万水人海中,你曾经遇见过谁?谁曾经爱上过你?是否、计划过要相守一生?最后,是心愿得偿?还是,心事成灰?时光水逝山沉,最爱的人……最难忘的事……最甜蜜的一刻……最痛苦的记忆……
  • 蹉跎年华蹉跎年华谭天|青春文学记忆是斑驳的时光碎片,青春是一抹明媚的忧伤。青春终会远去,但我希望记忆里的你一直都好。曾在青春里肆意挥霍,以为还有时间可以放纵;曾任意地纵容着年少轻狂,以为一切都会重来。恍然如梦,却发现青春早已逝去,再也无法回到过去……
  • 魔镜俏女生魔镜俏女生饶雪莉|青春文学新的学期又开始了,漂亮有气质的小才女叶俏俏报名参加了学校的文艺汇演——《白雪公主》,她想借此机会展现一下自己的艺术天赋。后来,叶俏俏得到了神秘人物的帮助变得越来越自信,以为自己可以在文艺汇演上一鸣惊人,不料就在演出前她的演出服竟然失踪了……通过演绎魔镜,俏女生领悟到了生活的经验及教训,骄傲女生改变心态,完美演绎魔镜,精彩蜕变为不一样的魅力星!
  • 痴情皇子追逃妃痴情皇子追逃妃阙上心头|青春文学她是晋国最受宠的瑞玉公主,有着绝美的容颜、聪明的头脑。为了抗婚,她逃离皇宫,藏匿民间,不料惨遭暗算,坠崖受伤!令她遗恨终生的是,她这一去,居然山河变色,家国破碎!亡国公主将如何面对失去家国与亲人的生活,在这敌众我寡的逆境中,她将如何忍辱偷生、力挽狂澜?他是俊美多情的皇子,甘愿为心中纯美的爱情执著守候,无怨无悔。为了爱,他不惜追随她的脚步,苦苦寻觅,历尽艰辛,为了爱,他不惜蒙骗天下人,精心策划一出求婚计谋。一切,只为逼她现身!两个倾心相爱的人,在时光交错中追寻、躲藏,挣扎、重逢……
  • 莱茵河的囚徒莱茵河的囚徒田中芳树著[日],王玉真|青春文学《莱茵河的囚徒》以“拿破仑是否还活着”为谜面,以五千万法郎遗产为引子,以莱茵河畔的异域风光为背景,以一个为父亲之荣耀而战的少女,一个转战欧洲的第一剑术高手,一个三国悬赏通缉的海盗之王,一个自鸣得意的天才作家这样团队为冒险主力,以“拂晓四人组”和上百号凶狠的爪牙为反派势力,展开同时发生的这些事件:诡奇灿烂的遗产争夺战,莱茵河畔双角兽之塔里囚徒身份之探索,以及女主角珂莉安和大军事家拿破仑一起为自己身份正名的大冒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