游客,你好!登陆/注册

第55章 真相有什么所谓

他的话被拦腰截断,面前的女孩尖叫一声,他第一次看到她这么失态。然而她大喊之后,又不说话了,只是定定地看着他,祥林嫂一般,只有眼珠间或在转,勉强证明她是个活物。

“我……”她冒出个单字,顿了顿,又笑起来,“放心,我就当自己什么都没听到。刚才就当什么都没发生。”

“什么都没发生?”

“你,你慢慢考虑一个月,如果还没变卦,再过来跟我说……说你刚才想说的话吧,三思。”

这似乎就是她刚才考虑许久的结果了。

盛淮南有些赌气了:“我用不着考虑。”

“不不不,你冷静点儿,要考虑,一定要考虑,”她用力抽出手,一个劲儿地边摆手边往后退,“我刚才算了一下,你基本一个月变卦一次,我不知道你是不是也每个月都有那么特殊的几天,但我觉得你还是应该考虑一下,我怕了你了……”

“你才每个月都有那么特殊的几天……”盛淮南被她气红了脸。

“我的确每个月都有那么特殊的几天啊。”她继续笑,可是他分明看得出她的笑容像糨糊贴上去的,颤颤地,快掉下来了。他甚至已经能窥见笑容下是怎样的悲哀和恐惧。

盛淮南上前一步去拉她,她就更往后退。他看到了她眼睛里明显的惶惑—她应该是真的怕他了。

他垂下手,勉强地笑了一下:“对不起。”

洛枳不再躲,也没有像以前一样调侃或者嘲讽他的“对不起”,只是站在原地低下头,脚尖轻轻地摩擦着雪地,划出一道道伤痕。

“我不是好了伤疤忘了疼的人。”她的声音很轻,不像她从前说过的任何一句话,即使在被他逼到愤怒的时候,她也可以平静地开着玩笑反讽他,从未如现在一般对他示弱。

“你可以上一秒热情,下一秒就连一条短信都不发,消失好多天,拒人于千里之外,再见面的时候仍然一副别来无恙好久不见的样子,我受不了,”她苦笑,“但是我早就知道,你吃准了我喜欢你,你勾勾手,我就不计前嫌,配合你演好朋友。”

还演得天衣无缝,甘之如饴。

“你太自以为是了,盛淮南。”

声音轻轻的,每个字却都像是在指控。

不知道是不是因为热情被一桶冷水泼下,那句被她打断而没出口的话像咽不下去的馒头,梗在胸口,憋得盛淮南越发难受。他也不再假笑,带着一点点不悦,说:“你不会以为我之前的行为都是精神错乱吧。”

感知到了他话里的情绪,洛枳敛去悲伤的神情,扬起脸反唇相讥:“你是不是觉得,自己都不问前尘了,我现在应该三呼万岁啊?”

他越来越难堪,面子也有些挂不住。

“今天把话说明白吧。我到底做错什么了,你又勉为其难原谅我什么了?省得你开了天大的恩,我还不领情。”

她背着手看他。

盛淮南脸上忽然闪过一丝乏力。刚刚讲述学生会那样大的一个烂摊子时,他的脸上都不曾出现这样的无奈与疲惫。

“我一直不说的原因是,如果我能用自己的力量证明你是无辜的,那么事情的原委你都不必知道。虽然我不能说了解你,但至少清楚,你绝不会低姿态地去解释或者辩白。我指责你,你洗清罪责,可是这个过程之后,自尊和感情都伤到了。我……我很珍惜我们之前的……”

他没有说下去,懊恼了一番中心词,复又抬起眼,用一种苦恼的目光看着洛枳。

她一瞬心软,几乎要被这番说辞打动了,鼻尖落上点儿清雪,丝丝湿意让她蓦然想起那个雨天。

“你如果真的珍惜,之前就不会那样对我了,感情已经伤了,自尊也戳烂了,我们也回不到以前的状态,你还有什么不好说?”

盛淮南愣了。

“呵呵,是啊,”他有点儿破罐子破摔地笑了,背靠大树轻松地站着,晃了晃脑袋说,“我都搞砸了,是吧?”

洛枳不置可否。

“所以,有人和我说,你从高中时就开始暗……暗恋我,这是真的吗?”

洛枳没想到他第一句就问这个,肩膀微微抖动了一下,目光躲闪。

“你说重点。”

“你先回答我……这是不是真的。”盛淮南有些脸红。

“是不是又怎样?”

“你以前连喜欢我都承认了,为什么要在这个问题上拉锯?”

洛枳苦笑,伸手紧了紧衣领:“不是的。这不一样。”

“因为我高中有女朋友?”盛淮南浮现出了然的神色。

洛枳闻言,啼笑皆非:“这两件事情之间有什么关系?”

“那为什么不回答?”

她又沉默下去,眼里波光闪烁。盛淮南刚要开口说话,却看到洛枳转过脸,好像有颗眼泪掉下来。他很诧异,下意识地伸出手想帮她擦掉,手刚一碰到她的脸就被推开。

“说重点。”她的声音突然变得很冷。

他收回手,苦笑:“那你是不是因为……因为暗恋我而一直……忌妒叶展颜?”

洛枳并没有如他想象中一样惊慌失措或者无辜地瞪大眼睛。从他开始问那个关于暗恋的问题开始,她回答问题的速度就变得很慢,每说一句话都要想很久,仿佛在思考应答的对策一般,盛淮南的失望之情溢于言表。

“我没有。”她依旧低着头,慢慢地,语气平静。

“你没有?”

“我没有。”

“那么……羡慕呢?如果你认为忌妒是带着恶意的话,那么羡慕—”

“羡慕也许有一点儿,”她忽然仰头去看远处交流中心缥缈的灯火,“但并非因为她是你的女朋友。”

她的缓慢回答不是因为杜撰谎言,而恰恰是在努力坦诚。盛淮南似乎是明白了这一点,于是也放轻了声音问,像在哄小孩子讲话:“那你羡慕什么?”

洛枳像个任性的小孩子一样地笑了,说:“水晶很明亮,是因为折射了光。我羡慕背后的射灯。”

洛枳看到盛淮南的眼神里布满疑云,竟然有些谅解。她不知道他为什么对这些细枝末节那么感兴趣,是拖延着不想说出那些指控,还是不知不觉偏离了轨道,突然来了兴致想要了解她?

了解?洛枳笑容惨淡。其实他们之间,好像一直有千山万水阻隔着,他没注意到,而洛枳明明白白都看在眼里,在那辆摇晃的小三轮车上,他认真许诺的时候,她却转过脸,感动之余,仿佛早就升腾起了悲伤的预感。

承诺唯一的用途就是有朝一日用来对着自己抽耳光。

“好冷,你快说吧。”

“对不起,我磨磨蹭蹭,只是突然觉得对你直说……很难为情。”

“连我是不是暗恋你都好意思问了,还有什么难为情的?”

盛淮南一怔。

“我……和叶展颜分手之后,”他有些艰难地说,“她是不是在大一寒假末尾,也就是临开学前找到你,跟你哭诉了我们分手的原因,然后让你帮忙将一封重要的信和一个白水晶的天鹅吊坠一并在开学之后带给我?而你并没有。你反而告诉她,信我看都没看就和吊坠一起扔进了垃圾桶。是吗?”

洛枳半晌才想起,自己本应第一时间猛地抬头,用一脸惊诧无辜甚至愤怒至极的表情望着他。然而,她的姿势和表情都纹丝不动,安静地低着头,情绪越来越平静。

“难道是……真的?”

洛枳抬起头:“就是这么一件事?”

“你觉得这是小事?”

“你的意思是说,我从中作梗,破坏了你们两个?”

“是。”

“你是什么时候知道的?”

“……在我们溜冰那天的半夜。”

洛枳歪头想了想,笑了:“哦,所以第二天约好了去看Tiffany他们,你放我鸽子。”

盛淮南有点儿不自在,没有接茬儿:“是有证人这样告诉我的。”

“证人?”她忍住笑意,“谁?”

“洛枳,我只是想听你说一句,到底有还是没有。”

“谁?”

“我不能告诉你……”

“谁?”她微笑着,平淡宽和。

盛淮南努力用平静的语气对她说:“其实谁说的你不必知道……”

“我最后问你一句,谁?”

“好吧,”盛淮南耸耸肩,“她说她叫丁水婧。”

洛枳的目光好像平静无波的湖面,深得望不见底。

“我知道了。那么,你已经向叶展颜求证过了吧?”洛枳自顾自点点头,然后转身就要离开。盛淮南上前几步拉住她:“就这样?”

“那应该怎么样?我应该泪流满面地说,你听我解释,事情不是这样的,真的不是这样的,你一定要相信我……嗯?”

她的嘴角上扬,笑容讽刺。

“可是我为什么要解释?你难道不知道无罪推定吗?”她边说边打着手势,“谁指控,谁举证。短信也好,通话记录也好,没有任何拿得出手的证据,我为什么要跟你在这件事情上面废话?嘴巴一张一闭,什么样的故事都可以编得出来,子虚乌有的事情如何驳斥?我问你,叶展颜高中时的好友列表里,有我这样一个人吗?这么重要的东西,为什么费尽心机由我转交?她有我的手机号码吗?因为她是你的女朋友,你们班上一同考上P大的几个男生和她关系都不错,为什么不交给自己的好哥们儿,而要将信交给我?”

洛枳的每句话都掷地有声,她甩开他的手继续往前走。

“我能不能知道,为什么你一开始不肯回答我关于……关于暗恋的事情?”

洛枳已经走出了一段距离,听了他的问题又转过身来。这个问题是她不能提的死穴,她周身因为刚刚的辩驳而聚拢的怒气转瞬消散,眼里又开始流动着汹涌的情绪。

“暗恋这件事,也是丁水婧说的?”

“是……她们都这样说。”

洛枳半眯着眼,目光迷离,穿过他飘到了很远的地方。

“那……听说的时候,你开心吗?”

盛淮南动了动唇。他开心吗?

真正“重点”的部分从一开始就被他们忽视了,兜来转去,他只是执着于一个关于暗恋的答案,而她,关心的竟是这件事。

“如果不是听说你因为暗恋做了后面的这些事,我想我会开心的。”

洛枳静默了片刻,忽然问道:“你为什么要带叶展颜的雨衣来接我?”

“你果然知道是叶展颜的雨衣。”

“很多人都知道那件粉色雨衣。叶展颜很喜欢在班级炫耀你们的事情,事无巨细,”洛枳抬起下巴,嘴角有微微上扬的弧线,目光里竟然有了几分挑衅的意味,“我知道一件雨衣也有罪?”

盛淮南愣住了:“她很喜欢讲这些吗?”

“你不知道吗?”洛枳笑,并没有继续这个话题,“于是叶展颜那件雨衣是你用来报复我的?替她出气?还真是不问青红皂白。”

“我……太冲动了。但也不是报复,不是为了她。我也说不清。她们都说,你很能伪装,但是这件雨衣能试出你真正的样子。”

你真正的样子。洛枳几乎要放声大笑。

“其实就算是报复,也没什么不对。你应该立刻相信叶展颜的。”

洛枳淡淡地说,那份事不关己的明事理,让盛淮南很难堪。

“所以你什么都没有做错,我理解的。如果是我的男朋友或者我的妈妈告诉我这样的事情,我也会无条件相信他们说的。你能来问问我,我已经很感谢你了。”

“洛枳,这跟亲疏没有关系。”

“死无对证的事情,怎么与亲疏无关?”

她摆摆手,留下了一个极其善解人意的笑容。

洛枳前行的时候,每一步都在雪地上留下咯吱咯吱的声音,毛茸茸的外套让她的背影看起来像童话中寻找归途的小动物。

盛淮南突然大脑一片空白。

“洛枳!” 他脱口而出,“其实如果你说一句,你什么都没做过,我也许……我也许就能信任你。”

“我什么都没做过。”

洛枳扭过身子,淡淡地说。盛淮南措手不及,热血沸腾的一句挽留竟然被她的一句话浇灭。

“所以你信吗?我现在说了呀,”她笑起来,“你不信的。如果信任我,就不需要我说什么,也不需要费心求证,因为你的心会告诉你,这种事情,我不屑于做。”

盛淮南突然厌恶起自己。他明明是讨伐的一方,明明是质问的一方,为什么现在看起来却像一个胡搅蛮缠、胡言乱语的小孩子?

“你高中……怎么会喜欢上我的?”他忽然豁出去了,揪住自己想知道的问题,纠缠不休。

真相如何,他已经不再关心了。他只是很想问她,如果她真的喜欢他这么多年—那么她到底喜欢他什么?他们都不认识彼此,她为什么喜欢他?而她如果真的喜欢,为什么紧紧地抱着自己的回忆,却对真正的他这样抗拒?似乎这段感情为他所知晓,对她来说不是值得欢喜的,而是莫大的屈辱和悲哀。

她只是停顿了一下,没有回头,也没有回答,就抬步继续向前走。

“你说,如果这一切都没有发生,当年在窗台前,你没有逃跑,我们是不是……”

盛淮南话没说完,忽然眼前一黑,额头冰凉一片。他吓了一跳,扶住旁边的矮松,不明就里地拂掉正中脑门儿的雪球。

模模糊糊的视野中,洛枳还保持着投掷的姿态,似乎用了很大力气,可惜新雪松软,完全不能传达她的怒火。

“你……”

“……有时候,”洛枳低着头,声音微微颤抖,克制着汹涌的情绪,“有时候,我觉得和你说什么都没用,真恨不得痛扁你一顿。”

她觉得自己好像马上就要哭出来,连忙收敛了表情,转过头大步离开。

盛淮南的心情一点点平静,僵硬的后背肌肉慢慢松弛下来,摇摇头抖落发丝上的雪,把垂在身体两侧都有些冻僵的手轻轻插回羽绒服的口袋。

眼前的女孩子,背影不复当初的单薄孤寂。她微扬着头,每一步都走得踏实有力,步伐舒展而明快。盛淮南低头时忽然发现羽绒服的拉链上挂了一根长长的头发,一半绞在锁链中,一半随着风轻轻地飘。他伸手去拉,却怎么也拽不出来。

同类热门
  • 我在梦见你我在梦见你卢丽莉|青春文学集结了卢丽莉创作之初到现在的青春篇章里最精彩的短篇小说,绝大多数曾发表于《最小说》,包括《怪物》《永恒复现》《爱的最终回》《我在梦见你》更有近期悉心创作的最新作品,书中按相似的题材归为青春校园、梦想情感等四类。
  • 致花季:汇佳男孩女孩致花季:汇佳男孩女孩响石李纯|青春文学王志泽先生这20年的身体力行,以及结出的累累硕果,已经为我们指出了一条突围之道。希望他的突围之道,能为更多的教育同仁提供借鉴。汇佳的IB国际文凭教育,注重对自我认识、自我表述能力、自我管理的培养,注重对世界管理、共享地球、生活失控的概念的营造。与国内当下的课程设置与教学方法大相径庭,与千人一面、整齐划一、以分数为标杆的有天壤之别。在汇佳,我们看到了不可思议的汇佳一代:有学生,开时装秀、合唱团、办文学社,举办辩论会、与各国学生论辩“金融海啸”;这样的孩子,堪称“汇佳一代”。孩子可以拥有他们的梦想,成为胸怀广阔、生活多姿多彩的世界公民。
  • 致花季:汇佳男孩女孩致花季:汇佳男孩女孩响石李纯|青春文学王志泽先生这20年的身体力行,以及结出的累累硕果,已经为我们指出了一条突围之道。希望他的突围之道,能为更多的教育同仁提供借鉴。汇佳的IB国际文凭教育,注重对自我认识、自我表述能力、自我管理的培养,注重对世界管理、共享地球、生活失控的概念的营造。与国内当下的课程设置与教学方法大相径庭,与千人一面、整齐划一、以分数为标杆的有天壤之别。在汇佳,我们看到了不可思议的汇佳一代:有学生,开时装秀、合唱团、办文学社,举办辩论会、与各国学生论辩“金融海啸”;这样的孩子,堪称“汇佳一代”。孩子可以拥有他们的梦想,成为胸怀广阔、生活多姿多彩的世界公民。
  • 朝朝暮暮朝朝暮暮七微|青春文学《朝朝暮暮》为青春文学畅销作家七微最新中短篇作品的结集,是作者对近几年来创作的一个总结,集结了作者写作六年来关于青春、成长、爱情、友情、亲情的感悟,带给青春成长期的青少年读者无限感动与正能量。
  • 恶魔契约恶魔契约夭夭|青春文学一个普通的高中生,因为有一个完美弟弟被其他女生误会敌视。不起眼的她因为一次意外闯入了一个她陌生的世界——吸血鬼的世界。由五个新贵族首领组织的学生会组织,暗地里进行着杀垡,维持与人类的契约。因为特殊原因她与吸血鬼签订了恶魔的契约,变成了学生会的一只狗。从此参与进了诡谲的事件中。欧洲之行留下一堆迷团。判徒潜伏在暗处,道奇家和道格拉斯家族又是什么关系?宝暇里真的存在撒旦的力量吗?为何死掉的纯血又出现了?一切扑朔迷离的真相都指向普通人缪音!
  • 故人西辞故人西辞青红浅碧|青春文学本书是青红浅碧最新力作!十八年前,她的生命中只有疯癫的母妃,以及那一双妙笔丹青手。十八年后,她不再是她,而是权倾天下的九公主。当血迹狼籍遍地,换来的是满目疮痍。人间久别不成悲,梦中未比丹青见。故人西辞帝都去,一片伤心画不成。
  • 致我们的后青春致我们的后青春张旗|青春文学张小扬和林媛媛,一个是穷苦农家的孩子,一个是出身名门的富家千金;进初中时,他们分别以全镇第一和第二的成绩考入了同一所学校。开学第一天,这位富家千金的漂亮无意中导致张小扬经受了生平一次囧事,让他在同学老师面前出尽洋相。林媛媛本想挽回尴尬的局面,却不料适得其反。为了照顾张小扬的处境,她最后选择了转学。在新的学校,林媛媛遭到学校“老大”的欺负。张小扬得知情况后义愤填膺,集结了自己的一帮子兄弟携刀带棒与那“老大”大干了一场……
  • 青春荷尔蒙青春荷尔蒙莫熙儿|青春文学古灵精怪的十八岁少女莫菲,和很多九零后的年轻人一样,认为父母所给的关爱方式并不是自己想要的。一次“意外事件”让本是“街头大姐大”的莫菲对校园生活产生兴趣。凭借一些天资、一些好运,一些赌气,莫菲进入了郊区的一所北京音乐学院学习。结识了调皮捣蛋的大佬大姜潮、分不清自己爱男人还是爱女人的娘娘腔时小天、龌龊男郑直、校花于小曼,男人婆NIKITA,乖乖女林妙妙、韩国留学生崔俊昊,初入大学的男生女生品尝着或青涩、或朦胧、或萌动、或热情的青春爱情滋味,很多啼笑皆非的碰撞由此诞生。街舞系废除的危机,让关系错综复杂的大伙团结在一起,发挥特长,为了艺术节紧张筹备,可偏偏此时莫菲父亲的出现又打乱了所有的平静……
  • 穿越异度空间:异海1穿越异度空间:异海1蛇从革|青春文学20世纪80年代,一个在对越自卫反击战中立下战功的军人吴××接到国家指派的神秘任务:化名曹沧,参与一个中美合作的物理实验。这个实验的目的是尝试进入另外一个空间——异海。随着中美联合实验在诡秘异海的展开,一系列离奇惊险的状况不断发生,很多神秘事件的谜团也慢慢浮出水面:疍族的《水路簿》、神秘的百慕大三角、西汉黄金的消失、罗布泊实验、大西洋科考、星球大战计划、末日黎明计划、费城实验……曹沧逐渐发现此次联合实验的目的是为了在异海建立新的世界秩序。
  • 致花季:汇佳男孩女孩致花季:汇佳男孩女孩响石李纯|青春文学王志泽先生这20年的身体力行,以及结出的累累硕果,已经为我们指出了一条突围之道。希望他的突围之道,能为更多的教育同仁提供借鉴。汇佳的IB国际文凭教育,注重对自我认识、自我表述能力、自我管理的培养,注重对世界管理、共享地球、生活失控的概念的营造。与国内当下的课程设置与教学方法大相径庭,与千人一面、整齐划一、以分数为标杆的有天壤之别。在汇佳,我们看到了不可思议的汇佳一代:有学生,开时装秀、合唱团、办文学社,举办辩论会、与各国学生论辩“金融海啸”;这样的孩子,堪称“汇佳一代”。孩子可以拥有他们的梦想,成为胸怀广阔、生活多姿多彩的世界公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