游客,你好!登陆/注册

第62章 最是微笑虐人心

洛枳轻轻抬起袖子,闻了一下,不出所料地沾染了三食堂油烟的味道。

然而身边的男孩,脱掉在食堂一直穿着的羽绒服后,露出了里面的深灰色衬衫,坐下的时候带过一阵轻微的风,仍然有清香的洗衣粉的味道。

凭什么。

他用银白色的钢笔在纸上唰唰地写着,发出好听的沙沙声,让人恍惚的沙沙声。

她低头抿嘴笑了一下,掏出耳机戴上。

洛枳盯着手里的马原教材,目光只胶着于一个字上,周围的字都围绕着这个字开始打转,慢慢地成了一个旋涡。

困了。

尽管知道刚刚吃完饭就趴在桌子上容易胀肚,她还是俯身从地上的书包里掏出了米黄色的大象抱枕扔到桌上。对于这个像变魔术一般出现在桌子上的抱枕,其他三个人都吃了一惊。洛枳习惯性地做了两个深呼吸,揉了揉胃部,然后眼睛微闭,很惬意地向下倒。

她直接砸到了桌子上,颧骨和桌面接触的时候发出巨大的响声,半个自习室的人都回头朝她的方向看。洛枳没有叫出声来,只是用手狠狠地压着脸颊,疼得泪水在眼圈里打转。

她抬起头,恶狠狠地瞪着坐在桌子对面的张明瑞。

张明瑞手里拿着大象抱枕,嘴巴张成“O”形,故作惊讶地看着她。洛枳许久没有说话,只能低着头按住颧骨来止疼,等到眼泪慢慢归位,她才重新慢慢抬起头来,咬牙切齿地轻声问:“你,你想死是不是?”

张明瑞笑得像个恶作剧得逞的七八岁孩子。

七八岁,狗都嫌。

洛枳迅速站起来,身子探到前方一把将抱枕抽回来,按在桌子上,冲对面的人狠狠地一龇牙,然后脸朝下把自己埋进米黄色的梦里。

她睡觉的时候喜欢用双手环抱住枕头,脸朝向右侧。闭上眼睛还不到两秒钟,她就觉得脸上发烧。

他坐在右边。

即使他可能根本没有看她,她也能隔着眼皮感觉到射向自己的视线。她皱了皱眉,迅速把脸转到左边去,只留下后脑勺儿。

洛枳渐渐入梦,恍惚中听到对面椅子被挪开的声音,好像有人离开了书桌。等她睡眼惺忪地爬起来的时候,对面的位置没有人,张明瑞和许日清都不见了,桌子上面只有两堆书和几张草稿纸,还有凌乱的七八支笔。

她朝右边看了一眼,盛淮南也不在,银白色的钢笔还没有盖上笔帽,反射的阳光一下子晃到了她的眼睛。她一偏头躲开,肩头的衣服滑下来。

她这才发现,自己身上竟披着盛淮南的黑白灰拼色羽绒服,滑落下来的时候带走了大部分的温度。她打了一个哆嗦,赶紧把衣服拉上,小心地把胳膊伸进袖子里穿好。宽大的羽绒服把她包围起来,有一种难以言说的温暖。

洛枳忽然想起什么似的,小心翼翼地举起袖子,闻了闻,然后满足地笑了,果然也是有油烟味道的。

其实他们都一样。

她把脸颊贴到抱枕上,双手环抱住自己,用羽绒服的温度温暖自己。胸口有个角落变得酥软,可是,也只是一瞬间。

洛枳伸手帮盛淮南盖上笔帽,然后站起身,抓起桌子上的手机、钱包,打算到空气清新的地方转转清醒一下。她把手伸进羽绒服口袋的时候,不小心碰到里面一个硬硬的东西,掏出来一看,是一个棕色牛皮钱夹。洛枳用指尖在皮面上轻轻敲了两下,想起江百丽钱夹里陈墨涵的照片,她不禁猜测,这里面会不会也有一个人的照片?

她没有打开,重新放了回去。

手揣在口袋里。新年那天,叶展颜的手也揣在这个口袋里取暖。

她揉揉发麻的脸颊,觉得胃里存了好多气,想打嗝儿又打不出来。走廊清冷的气息让她微微打了一个寒战。

窗外是一片灰白色的景致。洛枳印象中的北京没有红墙绿瓦,也没有方方正正的盛大厚重。P大所在的区域是这个城市最为尴尬的地带,老的已毁掉,新的未建成,一切都披着灰沉沉的外衣,挟带着灰沉沉的空气。暗淡的色彩像是用落了叶的枯枝涂抹的,偶尔一阵冷风带着尘埃和废纸翻滚,给画面带来那么一点儿可怜的动感。

洛枳抬头发现自己已经绕了好几个圈,走到了二楼的科技图书文库。她心知这一类著作自己能看懂的不多,除了里面的《十万个为什么》,正要移步离开,突然听到一声轻微的啜泣。

走廊空无一人,文库门口只有一个正在打盹儿的工作人员趴在借阅处的漆木桌子上。她四处打量了一下,在右侧的楼梯口看到一抹红色的身影。洛枳挪过去一点儿,抬起头——许日清正坐在二楼通向三楼的楼梯台阶上,头埋在膝盖上,看不清脸。透过栏杆,她还能看到站在通向三楼的那段台阶上的一双鞋,侧面一个大大的白色对号。

张明瑞和许日清。

许日清努力压抑着,仍然有隐隐约约的哭声传过来。洛枳退后一步,轻轻地走开。

背后突然传来一声沙哑的带着鼻音的问话:“你是报复我吧。我是想跟你道歉的,但是觉得重提那件事很难堪,所以才当作什么都没发生和你相处的。其实你是在报复我,对不对?”

“我真的没有。”

“你有!”

“你听我解释……”

“我才不听!”

洛枳差点儿不合时宜地笑出来,不由得停下脚步。

“其实我是知道的,”许日清的声音幽幽地在走廊中回荡,“圣诞节那天,我们一起去798。你们宿舍有人和我说,你刚一回去,就被他们几个押解进屋,他们逼着你说和我的进展,你却说我们只是朋友。”

“你说,你喜欢的是别人。”许日清慢慢地说。

张明瑞沉默着,洛枳等了许久,也没听到他的回应。

“我早就想问你,可总觉得问出口实在是难堪,万一呢,万一你是因为不好意思而胡说的呢,万一呢……那样多伤感情。”

世间大多数阴差阳错,其实一开始是可以说清楚的,不是不可回避,也不是造化弄人。阻挡在其中的,都是彼此的自尊和所谓的体谅。洛枳轻叹。

“其实我都猜到了,”许日清冷笑,“其实你喜欢——”

“我以为你能吃一堑长一智。你适可而止。”

张明瑞冷淡干脆的声音让抱着胳膊靠在墙上偷听的洛枳略吃了一惊。她知道,自己其实一直低估了张明瑞。盛淮南是一道光,硬是把周围的一切都照出了阴影,比如张明瑞。他在洛枳的生活中,是以一个爱傻笑脸红、总是掐架却常常嘴拙的单纯大男孩的身份出场的。然而今天在报刊亭门口,他态度极为自然地接了一句话,缓和了三个人的尴尬,洛枳才开始正视他。

正视的结果,让她心中不安。

“我怎么不知道适可而止?我要是不知道适可而止,我凭什么回头?真正爱一个人,连几个月的耐心都没有,连等待都做不到?好,我的确没有资格让你等,可是你为什么天天和我在一起?我找你自习、吃饭,你为什么不拒绝?你还敢说你这么暧昧不是在报复我,不是在给我错觉?你和他有什么区别?”

许日清的声音空洞而凄凉,响亮得几乎不需要偷听了。洛枳眼前浮现出那天咖啡厅中流泪到无助的美丽脸孔。她有些担心地看了一眼身边,文库的管理员居然打起了鼾,一声接一声,脸部赘肉下垂,堆积在桌上叠了两层。

她想自己这辈子也不会忘记这个滑稽而悲哀的场景。

张明瑞却笑了起来,好像许日清说了什么很冷的笑话。可是即使看过这么多次他的笑容,洛枳无论如何也想不出来此刻他的表情究竟是什么样子。

“是你跑过来跟我说旧事不提了,大家还是好朋友——当初你喜欢盛淮南的时候,你跟我也和现在一样经常一起自习、一起吃饭,所以现在好像我没有跟你玩什么暧昧吧?至于你说等待……那我问你,如果现在盛淮南回头,你接不接受他?”

“不会,我不会。有人回头我会等,有的人我不会了,我不是不长记性的人。”

“对,我也不是不长记性的人。”张明瑞轻声笑了。

洛枳低下头,长长的刘海儿投下的阴影遮住了眼睛。

“你就这么恨我?连朋友都做不成?非要报复我?”

“做朋友完全可以接受,其实我已经在这样做了。我没报复你,我只是很正常地拒绝了一个我不喜欢的人,你想的太多了。”

洛枳叹气,许日清完全不是对手。不论口才也不论气势,喜欢一个不喜欢你的人,还与之理论爱情,根本就是找死。

她拔腿离开,最后听到张明瑞温和而冷漠的一句:“我不跟你玩暧昧,今天开始,就当彼此不认识吧。”

洛枳闭上眼睛,仍然能回忆起报刊亭前那一幕:张明瑞帮许日清拿着杂志,许日清双手插兜,在洛枳面前很羞怯地低头微笑,齐刘海儿被冬季的冷风吹起来又落下去,像招摇的裙裾。

张明瑞真的看不出来吗?

那时许日清很久很久才道谢,小声说:“你老是对我这么好。”而他笑嘻嘻地说:“啧啧,你反应真慢。”

一句戏言,却错过了千山万水。

“如果错过了太阳时你流了泪,那么你也要错过群星了。”泰戈尔总是说些看似温暖实则残酷的话。

最是微笑虐人心,比如张明瑞,比如盛淮南。

同类热门
  • 恰似你的蚊柔恰似你的蚊柔冶文彪|青春文学满怀敬意为苍蝇、蚊子、屎壳郎立传,三桩离奇谋杀案引出三段可悲可叹的昆虫往事……嘤呀嘤,世界辽阔,翅膀太单薄,趁着没有风,就让我轻轻、轻轻、轻轻飞过;嘤呀嘤,生命太难得,我总是出错,换一个方向,就让我小心、小心、小心飞过;嘤呀嘤,这这样飞过……
  • 成长进行曲——我们的秘密成长进行曲——我们的秘密刘娟主编|青春文学对于校园生活,最有发言权的就是学生,他们用自己的思维方式和语言创作的文字,能更加鲜活地反映当代的校园生活。
  • 幽默笑话幽默笑话王丙杰|青春文学幽默笑话,具有语言诙谐、故事生动、短小精悍的特点,深受群众喜爱。本书编者遵循健康有趣、雅俗共赏的原则,从现今流行的幽默笑话中精选了上千则,并对其中一些作品作了文字上的润色,有些原无标题的加了标题,汇编成册,以飨读者。
  • 世相西游世相西游马少华|青春文学本书用现代的眼光将古典名著《西游记》里的精彩故事重新演绎,讽喻当今社会人间百态。全书两百多个故事,并配以个性独具、相映成趣的讽刺漫画。
  • 下一站爱情下一站爱情李珂|青春文学四个懵懂单纯的少女一同走进了大学校园,她们的大学、她们的爱情故事就此展开——林槿阁和苏阳,真心相爱却因前辈的恩怨纠葛无法牵手。夏爽与秦天阴差阳错却无缘,韩国留学生金正南又来到夏爽身边。罗箩干练精明、『仕途』平坦,但爱情之神却迟迟不眷顾她。校花美丽骄纵,却落入了错位爱情和放纵选择的漩涡……光阴似箭,四年的磨砺,她们都从稚气的高中女生,蜕变为成熟感性的女人。
  • 十七年表十七年表曹寇|青春文学本书叙述了1990年至2006年间一个当代中国平庸青年的成长历程,萨达姆从1990年登上《新闻联播》,到2006年被绞死,权势起伏贯穿其间。这十七年被作者定义为有别于传统意义的“萨达姆时期”,也可看成那个时代青年的成长年表。如曹寇本人所说,“或许两相参照倒别有趣味”。和曹寇一如既往独树一帜的语言和结构一样,这个小说仍然是曹寇式的,但更加绵密和平实,语言也更为简洁、质朴、野性、畅快。小说在成长的快乐与迷惘中,折射出的是某种反都市的迷思。
  • 月夜神祈月夜神祈黄莉可|青春文学一个骨髓里的两个灵魂,一个心脏里的两个影子。一场残忍的恋人猎杀游戏,改变了生死部书上的字迹。命运的齿轮开始回旋,吟唱着一曲又一曲的绯色歌谣……来自尸魂界的死神少女虽和那些人或妖住在同一个屋檐下,但他们却仅是狩猎者与猎物的关系。她在这里——没有一个朋友,一个也没有。而这场饱含生命意义的游戏,到底想要证明些什么?为什么要不断制造死亡的假象,让那些猎物们一个接一个的面临绝望……——游戏即将开始。你,准备好了吗?
  • 最深的爱,最好的你最深的爱,最好的你江雪落|青春文学因为幼时遭逢家庭巨变,父母双亡的陆璃被展母收养,与展皓同住一个屋檐下。十几年的光阴里,两人一起成长,展家上下无人不知,展皓将陆璃宠成了宝。哪知展皓早在不知不觉间对陆璃情根深种,陆璃却一心一意只当展皓是亲人。为了完成复仇计划,陆璃借故接近以风流闻名B城商圈的宋枫城,试图通过他找到扳倒宋家的缺口。她以为一切都不过只是演戏,却不想宋枫城这个风流浪子对她一见倾心;她以为整个计划完美无缺,却没料到将自己和展皓一同卷入危险的漩涡。当假戏真做的完美情人对上心机深沉的青梅竹马,当复仇大计开始影响到身边人的安危,陆璃还能否坚持这条复仇的不归路?展皓与宋枫城一较高下后,谁又能最终抱得美人归?
  • 郭靖的迷幻青春郭靖的迷幻青春张旭辉著|青春文学如果你在书里读到了荒诞,那是因为生活本身如此。如果你在书里读到了苍凉,那是因为生活本身如此。情色背后是苍凉,幽默背后是无奈。郭靖的青春无可挽留地逝去了,你我的青春呢?本书是对金庸作品的重新解构与阐释。金庸作品的电影版演绎中,著名导演王家卫的《东邪西毒》和著名导演刘镇伟的《东成西就》分别将金氏原作推向了两个极致:前者是一部缠绵忧伤的情史,后者则是娱乐至上的无厘头之作,让人看后不禁捧腹。
  • 郭靖的迷幻青春郭靖的迷幻青春张旭辉著|青春文学如果你在书里读到了荒诞,那是因为生活本身如此。如果你在书里读到了苍凉,那是因为生活本身如此。情色背后是苍凉,幽默背后是无奈。郭靖的青春无可挽留地逝去了,你我的青春呢?本书是对金庸作品的重新解构与阐释。金庸作品的电影版演绎中,著名导演王家卫的《东邪西毒》和著名导演刘镇伟的《东成西就》分别将金氏原作推向了两个极致:前者是一部缠绵忧伤的情史,后者则是娱乐至上的无厘头之作,让人看后不禁捧腹。